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地府小旅馆叶忱长泱全文

地府小旅馆叶忱长泱全文

醉后渔歌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叶忱长泱的小说名是《地府小旅馆》是由醉后渔歌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灵异类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忱是没有心没有感情的地狱勾魂使,去勾一个男人的魂魄时,却发现自己的心在那个男人身上。而自从这天开始,花间一壶酒从来没有人住过的“花”字一号客房住进了一位客人。而小旅馆的服务员总是听见自己的老板在里面鬼哭狼嚎:“你还给我,还给我,只要还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做什么都行?”“……”

更新:2019/12/01

在线阅读

主角是叶忱长泱的小说名是《地府小旅馆》是由醉后渔歌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灵异类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忱是没有心没有感情的地狱勾魂使,去勾一个男人的魂魄时,却发现自己的心在那个男人身上。而自从这天开始,花间一壶酒从来没有人住过的“花”字一号客房住进了一位客人。而小旅馆的服务员总是听见自己的老板在里面鬼哭狼嚎:“你还给我,还给我,只要还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做什么都行?”“……”

免费阅读

  叶忱睁开眼睛时,天色还有些暗,拿起手机看了看表,不过才凌晨五点。

  木质的房门处传来窸窸窣窣抠门的声音,叶忱便是被这个声音所吵醒的,他睡眠浅,一丁点儿的声音便会惊醒。

  叶忱起身,并没有去开门,而是打开抽屉从里面的盒子里拿出一颗沉香放进桌上的小香炉里点燃,袅袅云烟。

  拉开窗帘,打开窗子,从三楼看下去,院内的绿竹葱葱翠翠,带着些清晨特有的清新。

  打开音响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去浴室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等到他穿好衣服打开房门时,已经是七点了。

  门外的大理石地板上半卧着一个七八岁的漂亮小男孩,一手托腮,一手在木质的门板上用指甲划着,因为房门被打开,最后一下挠在了修长的腿上。

  叶忱后退一步,微微弯腰,伸手拍了拍刚刚被触碰过的裤腿。

  男孩不雅地翻了个白眼,仰身躺在地板上,两眼发虚道:“忱忱,快给我做饭,我要饿死了。”

  “今天想吃什么?”叶忱毫不留情地踢了踢地上躺着的人,说出口的话却悦耳动听,一点儿也不像是做出粗鲁动作的人。

  地上的人像是被踢习惯了,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跟在叶忱身后有气无力道:“我有的选吗?你做什么都是一个味道,饿不死我就成。”

  叶忱从三楼下到一楼,然后进了厨房,用手机放了音乐,袖口半折,洗干净手,才开始做饭。

  昨天杀的鸡,放到热水里滚了滚,然后捞出来放进高压锅,倒入老抽生抽盐和味精。

  等高压锅焖鸡的过程中,叶忱转进院中,折了几只清晨方开的艳红色花朵放在鼻间轻轻嗅了嗅,将其插在了白瓷花瓶中,然后坐在院中的凳子上开始修剪起来。

  舒缓的音乐-透过半开的窗子传了出来,带着些明黄的光线落在俊朗的面庞上,坐在那里认真修建花枝的男人面容俊朗,几缕黑发散落在额前,遮掩了半截细长的眉眼,薄唇微微抿着带了三分笑意。

  握在花枝上的手白皙修长,动作优雅,加上那人俊颜长腿,怎么看怎么好看。

  二楼临院的窗边倚着一个红衣美人,被竹叶遮了三分脸,只看得到嫣红的唇和光洁的额头。

  “小老板,今天做的什么早饭?”美人拨开竹叶,问院中的人。

  “焖鸡块。”叶忱头也没抬,依旧摆弄着手里的花,“你要来一份吗?”

  “不了。”红衣美人忙摆手,“无福消受,还是留给悦泽吧。”

  被人暗喻自己做的饭不好吃,叶忱也不恼,只是道:“你该续房费了。”

  听闻此话,二楼的窗子被“砰”的一声关了上,红衣美人也没有了身影。

  花瓶里的花修剪完成,叶忱将这花瓶摆在了院中的小桌上,进了厨房洗净手,煮开水,放进面条,加盐和香油,恰好高压锅焖的鸡块也好了。

  将面条盛了一小碗出来,剩下的全都倒进一个大的方盆里,然后将高压锅的鸡块倒进去,还顺手将刚才剪下的一朵红花放在盆中算是摆盘,这才满意的点头,将盆子端到院中,喊了一声:“悦泽,出来吃饭。”

  男孩耷拉着脑袋走出来坐在凳子上,看着面前那一盆早饭,托着小脸越发惆怅起来。

  人活着,真的需要这么艰难吗?

  叶忱优雅地吃着自己小碗里的面条,表情像是吃到了这世上难得的美味一般,让人觉得面前这些吃食就是满汉全席,滋味十足。

  悦泽嘲讽地扯了扯嘴角:“一个没有味觉的人装什么装。”

  叶忱也不恼,倪他一眼:“有本事你自己做,你别吃啊。”

  悦泽看了看自己的身高,气呼呼地开始吃盆中的饭。

  人家还只是个宝宝,远庖厨!

  悦泽个子小小的,胃口却不小,这一方盆的饭竟然都被他吃了下去。

  吃饱饭后,叶忱躺在院中的躺椅上闭目养神,身边燃着沉香,放着音乐,而悦泽则手脚摊开就那么躺在了扶疏地草木间。

  微风习习,有幽香袭来。

  红衣美人从屋内出来,手中撑了一把时下流行的遮阳伞,眸子瞥了一眼闭目养神的两人,然后扭着腰肢往门外走去。

  “记得你要续房费了。”懒懒地声音响在身后。

  红衣美人仿佛没听见一般,脚下步子越发快了起来,步入长廊,出了大门,方才放缓了步子。

  青石板的小路上,没什么人,转过拐角,回身看了一眼,雾气缭绕间,黑底白字的招牌:花间一壶酒。

  *

  “去花间一壶酒,那里有人可以帮你。”

  混沌的世界里,只听得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不断地回响在耳边,而那个声音有些像自己年幼时听到过的爷爷的声音。

  章春阳猛地睁开眼睛,面前是陌生得却又泛着熟悉的街道。

  月河街位于川市东边,紧邻月河街的是川市的花鸟市场和水果批发市场,再往东走,就是郊区了。

  小时候的章春阳就是住在这里的。

  章家是大门大户,祖上是文人,还考取了功名当了大官,这宅子不知是哪一辈传下来的,小时候,章春阳还跟着爷爷在这住过几天,后来搬走了,只偶尔上香时才回来。

  街道两边都是卖东西的小铺子,他印象当中,爷爷每天清晨都会领着他在街上转。

  青石板路上,是糖炒栗子,糯米糍粑的香味,还有货郎挑着担子到处去,担子里什么都有,姑娘家喜欢的胭脂水粉,婆婆喜欢的银针彩线,小孩子喜欢的糖人玩具,应有尽有,好像一个百宝箱。

  茶楼的店小二拿着鸡毛掸子掸着门上的灰尘,还不忘与门口卖花的小姑娘调笑两句。

  而现在的这条街道,好像变了,又似乎没变。

  青石板路还是那条青石板路,街铺变旧了,但是招牌倒是挺新,许多紧随潮流的店铺也出现在了这里,像是某某茶饮,某某蛋糕房,还有一家少儿英语学习机构……

  这些像是旧年代的舶来品,似乎与这老旧的小巷子并不怎么相配。

  没有了摆在街边的小摊子,也没有了沿街叫卖的货郎,更加没有了拿着白毛巾揽客的店小二。

  章春阳信步转进了巷子里,越往深处人越少,明明是清晨,日光本应越来越亮,但到了巷子内,光芒却忽然之间黯淡了下来,像是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幕布,似从熙熙攘攘中不小心踏进了另一个世界,僻静没有声音。

  章涵永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起了雾气,那某某茶饮的绿色招牌已经看不见了,再转头,路的尽头有一栋三层小楼,门外的栅栏上爬满了碧绿的枫藤。

  青砖绿瓦白墙,还有绿绿的枫藤,记忆当中,似乎在那里见过。

  “爷爷,你看,那是什么?”

  “那是枫藤。”

  “好漂亮。”

  “爷爷带你进去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

  恍然回神,章春阳抬头,黑底白字的招牌:花间一壶酒。

  这是李白《月下独酌》里的诗词: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年少时熟读背诵,直至暮年也能张口就来的诗句,可是此时此刻,章春阳只觉心里一悸,浑身泛凉,初夏的天,从脚底冷到了心里。

  梦中的那句话再次响在了耳边:去花间一壶酒,那里有人可以帮你。

  章春阳几乎是本能地往小院走去,木质的栅栏上布满了绿色的枫藤,贴着栅栏旁是挺拔而又苍翠的绿竹,挡住了外人想要窥探的视线。

  而与栅栏门相连的是一个幽深的长廊,只觉入目又深又暗,一眼望不到头。

  清晨的雾气让竹林里看起来烟云缭绕,隐隐还有一个穿着红衣的人影,章春阳心里一个咯噔,心底那股寒意越发重了起来。

  章春阳本能地转身想要远离这个地方,但是脑中那个声音一直在说着:去花间一壶酒,那里有人可以帮你。

  章春阳抬起的脚又放下,一抬头便看到了明明挂在屋檐的招牌,此时却像是被加粗放大一般就在眼前,距离近到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招牌上那些繁复而又古朴的花纹。

  鬼使神差,章春阳步子一转,推开了栅栏门踩上了幽深的长廊。

  当迈入长廊的那一刻,章春阳就闻到了一阵奇异的香味,这香味浓郁却不刺鼻,反而让人心神舒缓,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片五颜六色的花海,阳光下,两个漂亮的男孩子在草地上奔跑着,笑闹着……

  章春阳眼中浮现出一抹慈爱的笑容,伸手想去抚摸跑到自己身边的孩童。

  “来客一位……”拖长的尖利嗓音突然响起,章春阳的手从孩童的身体穿了过去,孩童对他笑了笑,然后化成一抹云烟消失在了眼前。

  章春阳恍然回神,原来已经走到了玻璃门前,回眸,不过是古朴的长廊,并无异样。

  相较于幽深的长廊,院内的玻璃门很现代,就是一般公司里会用的感应玻璃门,因为人的靠近,玻璃门往两侧打开,大厅内窗明几净,带着花纹的大理石地板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章春阳微微眯了眯眼,只听一个甜甜地软糯糯的声音传过来:“您好,请问是要住店吗?”

  住店?

  章春阳四下看了看,这确实是个酒店的前台。

  花间一壶酒是个酒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