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地官解厄莫知薇全文

地官解厄莫知薇全文

莫知薇 著

连载中免费

《地官解厄》是由作家莫知薇所写的灵异作品,主角是穆玄瑛和容涔,小说讲的是穆玄瑛本是高岭之花的女武神,可死后却成了冤死鬼,而后还被鬼帝坑完签下卖身契成了地官,瞬间从天堂掉落地狱的穆玄瑛在当地官时却发现有个妖孽容涔一直尾随她,看外弱内刚的穆玄瑛和唯我独尊的戏精容涔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地官解厄》是由作家莫知薇所写的灵异作品,主角是穆玄瑛和容涔,小说讲的是穆玄瑛本是高岭之花的女武神,可死后却成了冤死鬼,而后还被鬼帝坑完签下卖身契成了地官,瞬间从天堂掉落地狱的穆玄瑛在当地官时却发现有个妖孽容涔一直尾随她,看外弱内刚的穆玄瑛和唯我独尊的戏精容涔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这时,容涔突然百无聊赖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站直身子又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说了一句,“我乏了!”

  再然后……

  就堂而皇之地走了。

  “……”

  “……”

  留下余管家和项上清一脸莫名其妙地互看了一眼。

  直到等看见容涔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尽头,项上清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愤然拂袖而去。

  *

  不远处的假山后面,上面爬满了蔷薇,藤棘密布。

  花锦主仆就站在假山后面的缝隙间,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幕。

  待人都离去了之后,秋鸢道:“姑娘,迟姑娘看起来一点也不傻。”

  “她根本就不傻,原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装傻!” 花锦的手愤然抓住了一把蔷薇藤,狠狠扯了下来扔在地上。

  “姑娘,小心刺。” 秋鸢忙去检查花锦的手。

  花锦气呼呼地甩开秋鸢的手,目眦尽裂道:“一点刺算什么!真正让我痛的是清哥哥,原来他一直都知道花迟在装傻!”

  “姑娘……”

  花锦死死攒住拳头,血丝从指缝里一点点渗了出来,落在满地碎红间,黯然失色。

  “让我痛,我就让你们更痛!”

  秋鸢劝道:“姑娘,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啊。”

  花锦平息了一下怒气,突然侧目,厉色斥责道:“东芝茯苓两个死丫头,竟然敢瞒着我把还没死透的花迟捞起来,跑神药门领赏,真是蠢才坏我大事!”

  秋鸢道:“这些日子担心卫姨生疑一直没找这俩死丫头算账,这么算来也有好些日子,没有收到云姑子她们的消息了,不然,我们怎会连迟姑娘兄妹下了山都不知道。”

  花锦眉心微蹙,想了想,道:“派人去一趟花家观看看”。

  *

  小厮领着花迟顺理成章地来到了朱绝住过的院子,世安苑。

  世安,世安,一世长安,抬头看着门上的牌匾,再想到朱绝的下场,倒是莫名觉得几分讽刺。

  那小厮好像很害怕走近世安苑,人在前头刚推开院门后就连忙靠到一边,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垂着头,也不进去,等着穆玄瑛先进去。

  穆玄瑛负着手,抬脚刚踏进去,小厮立马一溜烟地跑了。她无语地笑了笑,慢慢地在院子里踱着步,四下看了看。

  正面三间,两边各带耳房,东西暖阁各三间,三面抄手游廊相连,曲折往复,院内有一株硕大的芭蕉树,叶子已经焦枯败落,几株光秃秃的老海棠,这院子好像长时间无人搭理,地上到处都是枯叶残花,一阵风起,卷着几片落叶盘旋往复的乱飞。

  朱绝去世了,这院子里的人看来早已撤干净了,正好如她意。

  走进正屋瞧了瞧,房间里倒还算整齐,只是久没人打理,家具,茶具,桌椅等陈设上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这屋子左右暖阁分别是卧榻和书房,正厅设有大理石圆桌,与卧室间用了一块大理石山水屏风隔离,整个屋子倒是一览无余的简单。

  折腾了一天一夜,穆玄瑛实在疲累的很,占舍重生之后,不是昏昏沉沉,就是迷迷糊糊,还没来得及好好调息,撩衣上卧榻,盘起腿,开始打坐。

  自从儿时那件事情之后,穆玄瑛就养成了一个习惯,睡觉能坐着不躺下,打坐龟息而眠,不仅可以养精蓄锐,还可以修炼吐纳,增进内功。

  穆玄瑛运气在体内试着游走一个小周天,可气息总是无法顺利沉入丹田,她强行下压,只觉得体内一股反力猛地将气息反弹至肺腑,一口腥咸急冲而出,哇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穆玄瑛捂住胸口,一只手撑在床上,秀眉紧蹙。

  花迟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为何连正常的运气吐纳都做不到?

  就这样的身体,别说报仇,就是活下去都是个奇迹。

  “连练气都做不到,果然是个废物!”怀里传出来一个闷闷的嘲笑声。

  穆玄瑛擦净嘴角的血,坐直身子,保持好打坐姿势,闭着眼,冷幽幽道:“这个废物可是掌管着另一个废物的生死去留。”

  吉祥:“……”

  穆玄瑛又试了一次,这次在血涌向喉咙的瞬间,强行给压了下去。

  看来,这具身体想要练气还不能操之过急,穆玄瑛颓然叹道:“花迟啊花迟,你误我大事!”

  举起右手露出手腕,只见血饵又进了半寸。

  深吸一口气,她暂时放弃练气,静坐入冥休养,休养一个时辰后,穆玄瑛忽然觉得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正源源不断地被吸入体内,不过片刻功夫,她就觉得丹田温热了起来,体力变得充沛,精神气也好了不少。

  不由得暗自思忖道:“难不成花迟的身体不能修炼,只能休养?”

  睁开眼时,入了夜,屋内黑漆漆的,双眼却也变得清明如镜,竟能在黑夜中视物,她不由得暗暗一喜,看来花迟的身体还有救。

  “咯吱——”

  一声轻响。

  穆玄瑛猛地抬头,看见菱花门外,有一道黑色的人影,正扒在门上一动不动。

  “咻!”地一声,穆玄瑛本能地拔下束发银簪射了过去,只可惜力道不够,银簪卡在门纸上了。

  惊动了那黑影扭头就跑。

  一头齐腰长发瀑布似的泄/了下来,穆玄瑛也顾不得收拾,下床就追,打开门时,正好看见一道黑色的人影冲出大门外,穆玄瑛一边追,一边轻喊了一声,“解厄!”

  解厄剑立马穿囊而出,穆玄瑛迅速握住解厄剑追到门外。

  门外是一片竹林,夜风中,哗啦啦的作响,影影绰绰,摇曳不定,看起来鬼影幢幢。

  穆玄瑛站在门口警惕地观察着四周,隐隐约约觉得正前方有人影站在那里不动,她提剑慢慢靠近。

  忽然,从身后蹿出一个人,猛地将她从后面抱住,哈哈大笑道:“美人儿,爷可算逮到你了,让爷亲亲你,亲亲你!”

  说着,低头就来啃穆玄瑛的脖子。

  穆玄瑛双手被对方从后面紧紧环住,挣脱不得,那人的口水早已流了穆玄瑛一脖子。

  恶心的穆玄瑛直起鸡皮疙瘩,水眸一凝,瞬时杀气四溢,一边啐道:“找死!”一边提起右脚使劲力气踩在对方的脚上。

  对方“啊!”地一声惨叫,松开双手的一瞬间,解厄剑被穆玄瑛反手一旋,扭到对方的手腕处,一个利索的手起剑落,顿时,血花四溅,一只血淋淋的手掌飞了出去。

  “啊!!!”那人痛得杀猪似的嚎叫,左手握住血流不止的右手肘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两三步。

  穆玄瑛扭身回去,三步并两步扑上去,将那人扑倒在地上,飞快地在地上抓了一把泥土,往那人嚎叫不止的嘴巴里用力地塞了进去。

  那人猝不及防,吞了一口泥土,顿时趴在地上呛咳起来“咳咳……”不一会儿人已经咳得两眼泪汪汪,满脸通红涨紫的。

  穆玄瑛这才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借着月色打量起那人来。

  那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个头还挺高,圆脸盘,表情因疼痛变得扭曲,束着发,带着一个鎏金小冠,身上穿着银丝滚边的紫檀色华服,在月光下扎眼的很。

  穆玄瑛已经猜到是谁了,不由得目光一沉,回头又看了一眼四周,那个若隐若现的黑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男子连连呸掉嘴里的土,浑身颤抖不已。

  穆玄瑛突然踢了他一脚,他吓得猛地往后一缩,惊恐地瞪着她,连吐土的动作都停住了。

  这下,这个人的眉眼更是像极了朱义才。

  “滚!”穆玄瑛冲那人道。

  那男子的脸色此刻白的像个鬼,额头的汗,如雨下似的,听见穆玄瑛一身怒喝,吓得立马屁滚尿流地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刚跑出几步,突然折回身子,见穆玄瑛盯着他瞅,又猛地止住,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穆玄瑛。

  慢慢向前挪了几步,缓缓弯下腰,抖抖索索地伸出手去捡起地上被解厄剑割断的断掌,然后转身,撒腿就跑,连嚎叫都忘记了。

  *

  这一夜,穆玄瑛睡的不怎么踏实,实在是……

  太饿了。

  世安苑没个下人确实安静,但是也没个人敢过来送吃的了。

  一大早的,穆玄瑛就摸去厨房找吃的,吓得正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的仆人们,鸡飞狗跳的躲了出去,穆玄瑛堂而皇之地端了一盘子桂花糕点,右手抓了一块红烧肘子边啃边在园子里遛起了弯。

  *

  项上清正带着几个弟子在神药门内各处望气勘察,顺便在各个关键位置布置降妖除魔的阵法,一行人走到园子的河水附近,觉得这里一时鬼气森森的,于是指挥着众弟子在水边上望气布阵。

  这时,朱义才和余管家带着几个小厮大步走过来,“贤侄啊,天色尚早,你就带人出来布阵了?”

  项上清向朱义才拱手,肃然道:“昨夜我已暗观朱府之气,府中西北角,黑中带红,恐有血光之灾,提前布好阵法,以防万一。”

  朱义才感激道:“贤侄有心了,我也正要找贤侄谈谈府中的一些离奇怪事……”

  项上清却打断道:“在此之前,关于我师妹花迟的事情,我还是希望能够亲口听见朱门主给一个交代。”

  朱义才一脸歉意道:“关于花迟姑娘的事情……”

  “大师兄,有情况!”正在河岸边布阵的归元宗弟子忽然冲项上清大喊。

  项上清只好先快步走到那名弟子身边,“怎么回事?”

  那弟子用剑指了指地上的草,项上清低头一看,草上有大量的血迹,且草丛有明显碾压的痕迹,他浓眉微微一皱,蹲了下来,扯断一根粘着血迹的草细细一看,血已凝固,又送至鼻端嗅了嗅。

  “贤侄,这是?”急急忙忙跟过来的朱义才见到地上的血面色一白。

  “是人血。”项上清起身,吩咐弟子,“你们先沿着河岸四处查看,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不知谁喊了一句,“看!前面——”

  众人闻言,下意识看向斜前方,这河岸曲折往复,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座高大的三层圆形攒尖顶的琉璃亭子,亭子底层临水边的围栏上,正趴着一个石青色人影,手里拿着一个碧绿色的长竹竿,正在往水里戳着什么东西。

  那石青色极其眼熟,项上清目光一动,正要亲自前去,忽然有弟子看清了那水里起起伏伏的东西惊呼一声,“水里有个人。”

  项上清还没说什么,朱义才已经大吼一声,“快!你们几个快下去捞人。”

  噗通几声,几个小厮已经跳进了河里去捞人了。

  亭子里的人似乎被身后的动作惊动了,扭头看了众人一眼,项上清脸色一变,果然是花迟,他连忙快步走向亭子。

  穆玄瑛见大家都朝她走了过来,扔掉了竹竿,站起了身,低头拍打着斗篷上的褶子。

  “迟妹妹,你怎么在这儿?”项上清问。

  穆玄瑛漫不经心地答,“玩啊。”

  本来她在园子一边吃肘子,一边荡,无意间看见地上的血迹,于是她沿着血迹一寻,就寻到了河边,看见河边飘着一具尸体,那尸体离她太远,她便折身回世安苑砍了一根竹竿来,正戳着,就来人了。

  这时,水中的几个小厮已经将人捞上了岸,刚上岸,其中一个小厮几乎连滚带爬地冲到亭子前跪下,颤颤抖抖地说:“老爷,是,是六哥儿。”

  “谁?!!”朱义才似是不敢相信似的吼道。

  小厮又道:“回老爷,是六哥儿。”

  朱义才呆了好一会儿,才跌跌撞撞地从亭子里猛地冲了出去,余管家连忙亦步亦趋地跟着,生怕朱义才跌进了河里。

  穆玄瑛依旧站在亭子里,听着那边传来一声悲痛的哭嚎,“铮儿啊!!!”

  项上清不用过去也已经猜出朱铮已死,他忙拉着花迟低声道:“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赶紧回去。”

  穆玄瑛眨了眨眼睛,问:“回哪儿?”

  项上清气息一滞,半晌后才道:“先回花家观,等我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就去接你回归元宗。”

  “清哥哥。”

  项上清转头望去,见花锦和秋鸢,不知何时站在了亭子外。

  穆玄瑛心头忽然一动,目光微微沉凝。

  看见花锦,项上清显得有些不悦,“你来做甚?”

  花锦道:“我好歹也算是归元宗弟子,清哥哥在作甚,我就作甚。”

  项上清一听,浓眉皱的越发紧了。

  花锦转脸看向穆玄瑛,似笑非笑地问:“迟妹妹,你在这里作甚?”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