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第九特区秦禹小说

第九特区秦禹小说

伪戒 著

连载中免费

末世灾难之后,地球上的人们会如何生存,也许你有过千万种想象,但在《第九特区》这部小说里,你或许可以得到最直观的感受,跟小编一起走进作者伪戒的笔下,感受主角秦禹在末日的生活吧,小说概述:地球遭遇巨变,人们从丰衣足食变成食不果腹,不过短短几年时间,而从重灾区杀出来的秦禹,走进了一个相对安宁的地方,成就了一段传奇故事…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末世灾难之后,地球上的人们会如何生存,也许你有过千万种想象,但在《第九特区》这部小说里,你或许可以得到最直观的感受,跟小编一起走进作者伪戒的笔下,感受主角秦禹在末日的生活吧,小说概述:地球遭遇巨变,人们从丰衣足食变成食不果腹,不过短短几年时间,而从重灾区杀出来的秦禹,走进了一个相对安宁的地方,成就了一段传奇故事…

免费阅读

  胡同内。

  秦禹抿着衣怀儿,皱眉看着老猫问道:“齐麟在你那儿?”

  “嗯。”老猫点头:“他中枪了,我刚找了医生给他看。”

  “他到底怎么了?”秦禹追问。

  老猫斟酌半晌后,才话语详尽的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跟秦禹阐述清楚。

  秦禹听完,低头在原地转了一圈后问道:“事儿整的这么大,你觉得自己能藏住他吗?”

  老猫闻声一愣。

  “我觉得你藏不住,不管因为啥,袁克那边都会继续搞他。”秦禹低头补充道。

  老猫低头掏出电子烟,狠狠嘬了一口说道:“我这么急的找你,是想替齐麟求你办点事儿。”

  秦禹略微一怔:“你说吧。”

  “我想办法保住齐麟,送他和老妈,还有小妹离开松江。你帮帮忙,在待规划区外面联系一些朋友,给他们安排个落脚的地方。”老猫话语非常直白的说道:“他能不能出去,看命,但该做到的事儿,我还得做。”

  秦禹盯着老猫,同样话语直白的回应道:“我觉得自己和齐麟的关系没到这一步。”

  老猫闻声愣住。

  “……这不是一件单纯持枪杀人的案子,它背后有多少利益冲突和隐性原因,你肯定也清楚。我帮他了,陷进去了,那如果我出事儿,谁能帮我?”秦禹非常冷静的问道。

  老猫再次嘬了口烟。

  “老猫,我能来松江买个居住权和工作,那是在待规划区拼了几年才拼出来的。你上面有李司长,但我没有。”秦禹坦诚的看着老猫:“不好意思,这事儿我帮不了。”

  老猫抬起头看向秦禹,突然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很有野心,也很有想法,所以你的选择我能理解。”

  秦禹没吭声。

  “小禹,你知道齐麟为啥会走到这一步吗?”老猫轻声问道。

  秦禹愣住。

  “其实你和他挺像的,平时都知道自己要啥,做任何事儿都很冷静,目的性很强,以为自己总能在关键时刻分清楚事情利弊。只不过你俩是一个太刚,一个太软,看着有些反差而已。”老猫吸着电子烟,笑吟吟的说道:“可我想跟你说,这人要活的太冷静,没点性情,也不一定就干啥啥成,齐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更何况,人生路上要连个交心的朋友都没有,我也不信他能走多远……今天我能来找你,是拿你当哥们,以为咱们是朋友了,所以就没见外……但对不起, 是我冒失了。”

  秦禹皱了皱眉,没吭声。

  “事情我自己想办法,你回去吧。”老猫转身就走。

  秦禹双手插在袖口里,看着老猫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声:“你心里清楚,李司长一直在躲着贩药的事儿,你掺和进去也容易折的。”

  老猫闻声头都没回,大步流星的走到街上应道:“老虎那B样的,在关键时刻还知道保他朋友呢,我老猫能连他都不如吗?折不折的我没考虑过,但齐麟我肯定保他。”

  说完,老猫上车离去。

  ……

  齐麟在没出事儿之前,老猫时不时的就像骂儿女一样的骂他,在外人的角度来看,齐麟似乎跟他根本就不是对等的朋友关系,仅仅只是老猫身边的一条舔狗而已。可当齐麟遇到事儿了,那些能躲的熟人也全躲开了,最后咬牙要帮齐麟的,却正是那个平时有些瞧不起他的老猫。

  有些瞧不起是真的。

  但朋友关系也是真的。

  老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混的再好,我不一定能跟你处到一块,但只要我拿你当朋友,你遇难了,我肯定伸手。

  回往寝室的路上,秦禹低着头,心里情绪有些复杂,他在回忆着老猫的话,内心多少有些触动。

  在待规划区的时候,秦禹基本是谁都不信任的,因为他见过太多人性恶劣的一面。为了一口吃的,一份工作,连老婆和孩子都卖掉的畜生大有人在,所以他见多了,慢慢心也就冷了。这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在作祟,秦禹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现在虽然内心强大,可却有些丧失了人性中该有的温度。

  而如今老猫的话,还回响在秦禹的脑海中,他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过分的冷静和充满目的性的行为,究竟是否正确?待规划区的做事风格,在九区是否也能通行呢?

  人生路是如此的漫长和孤独,而自己一个人真的能走完全程吗?

  老猫在警司内的地位,关系,明显强于自己,而他都敢去保齐麟,那秦禹这待规划区来的恶鬼,却过分的担忧自己这点小地位,是不是显得格局太小了呢?

  齐麟和秦禹的关系,肯定没达到生死之交的地步,可别人的生死之交又是怎么来的呢?

  秦禹想着想着停下了脚步,脑中又突然闪现出老猫的影子。

  他能天天骂齐麟,表面上玩世不恭,做事儿不靠谱,但关键时刻却真敢为朋友俩字趟地L,那他这样的人,又值不值得自己深交呢?

  秦禹犹豫着,彷徨着,但最终还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妈的,再聪明的人也总能被傻子感染……。”秦禹叹息一声,立马拨通了一个号码。

  数十秒后,电话接通:“喂?”

  “谈谈贩药的事儿吧。”秦禹转身离开单位后门,并且加快步伐向道路另外一侧赶去。

  ……

  世纪大道的独栋二楼内。

  袁克锁上门,拿着手机站在窗口说道:“齐麟没啥朋友,就一个老猫。”

  “老猫跟李司长的关系……,”电话内的汉子,眉头轻皱的提醒了半句:“让我不太好查啊。”

  “你就负责挖出来齐麟在哪儿,上面的事儿我来解决。”袁克红着眼吼道:“他必须得没,渠道咱还必须得拿到。”

  “好,我明白了。”

  ……

  福元路某仓库内。

  医生清洗完齐麟的伤口刚要离开,老猫直接持枪给他绑了:“你暂时走不了,等我朋友出去了,我再放你离开,钱不会差你的。”

  “你这人怎么没信誉呢?”医生破口大骂:“粗鲁,你太粗鲁了!”

  “别BB,整急眼了干你。”老猫不由分说的将医生拽走锁到屋内,紧跟着转头看向帮忙的朋友说道:“能不能想办法,给齐麟送出去?”

  “……他杀的是袁华的亲小叔……外面都翻天了,送走太难了。”朋友脸色非常难看的说道:“我有多大能耐你清楚的。”

  老猫挠了挠头:“你说找驻军那边的人,能办到吗?”

  “不好说。”朋友摇头。

  破旧的木板床上,齐麟剧烈的咳嗽着喊道:“别管我了……送我妈和小妹离开就行。”

  “你闭嘴!”老猫心烦的骂着。

  ……

  世纪大道独栋二楼内。

  老三瘸着腿下楼,冲着屋内站着的二十多人喊道:“大哥发话了,手里的活儿全给我放一放,把咱的人全撒出去,12小时内必须给我挖出齐麟在哪儿!”

  次日,一早。

  世纪大道独栋二楼的枪案已经正式被黑街警司接手,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李司长却罕见的没有露面,找了个要去奉北开会的理由,人就离开了。而最后负责这个案子的最高长官,也只是警司内一个马上快退休的副司长。

  这样一来,负责侦办此案的二队队长心里也含糊了。他搞不清楚上面到底是啥意思,所以就只能磨洋工拖时间,完全没有顺着线索往下查。

  ……

  早晨九点半。

  老猫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李司长的声音响起。

  “你知道了?”老猫低头问道。

  李司长沉默半晌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我不管你咋想的,但齐麟的事儿你不要掺和,马上给我回单位,这几天都留在办公室。”

  “不行。”老猫干脆的拒绝道。

  “你踏马的是不是没长脑子?”李司长急了:“贩药的案子,我都置身事外,你愣呵呵的往里掺和什么?你知道齐麟手里的供货渠道,会产生多大利益?内部外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事儿?你一个小副队长,能起到什么作用,啊?”

  “老李,我是我,你是你,我自己干的事儿,跟你没有多大关系。你不用着急。即使最后事情兜不住了,我也自己去扛雷,完全影响不到你。”老猫很违心的顶了一句。

  “放屁!”李司长暴跳如雷的骂道:“你是你,我是我,这话你咋好意思说的?没有我你拿个毛当副队长,你拿个毛在警司里瞎搞?”

  “那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也只能摊牌了。”老猫厚颜无耻的回应道:“要么你别管我,要么你连我和齐麟一块管。”

  “放尼玛的鸟屁,你是不是傻B?”

  “老李,你最近**逸了。袁克拿着他大哥的钱和关系,在警司内疯狂交朋友,他仅仅只是为了当一个小队长吗?这可能吗?袁克想在警司内抬头,这是明摆着的事儿,你以为你置身事外就拉倒了?坐在你那个位置,它就不存在左右逢源的可能。”老猫看似很愣,但却想法奇特的抻着脖子吼道:“你也别犹豫着做选择了,我也把你激活了吧。”

  “我用你激活个JB,你踏马……!”

  “嘟嘟!”

  话说一半,老猫直接挂断了电话,紧随其后李司长又给他打了两遍,但这货都没有接。

  ……

  车上。

  李司长皱眉斟酌半晌,立马拨通了秦禹的号码:“喂?小秦。”

  “您好,李司。”

  “老猫有点要往歪路上走的意思,你和他最近处的还不错,你给他打个电话……。”

  “李司,我和老猫在一些事情上刚达成共识,正想打电话跟你说呢。”秦禹已经准备开始滔滔不绝的BB了。

  李司长一听这话,气的扑棱一下坐直身体:“你们这些小年轻能不能踏马的稳重一点啊?老猫那是个不喝酒都上头的人,你跟他达成个鸟的共识……?!”

  “不,李司你先听我说。”秦禹试探着打断了对方的话。

  “你说。”

  “我刚才接触了一下袁家对面的人……。”秦禹低着头,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

  世纪大道,独栋二楼内。

  袁克左手插兜,右手拿着电话,站在窗口处说道:“老李今天躲了,连警司都没去。”

  “你觉得他什么意思?”袁华问。

  “很明显啊,他不想掺和这事儿,所以找个借口避开了。但从侧面上来看,这事儿他也算给足了咱们面子。”袁克低声回应道:“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警司内没有老李拍板,下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该咋办案,所以他是想给咱们点时间,让咱快点找到齐麟就完了。”

  “老李这个事儿办的还是有头脑的。”袁华阴着脸说道:“既然对方给咱空间,那就快点把事儿办完。”

  “你放心,齐麟跑不掉的。”

  “就这样。”

  兄弟二人结束通话,袁克刚想往门外走,老三就推门迎了进来。

  “怎么样?”袁克皱眉问道。

  “土渣街一个黑大夫昨天晚上被人叫出去了,但一直没回家。”老三言语轻松的回应道:“咱在街口放货的人,也没见他离开街面。我估计啊,他还在街里,而且很可能是给齐麟治伤,因为他中了一枪。”

  袁克在屋内转了一圈,回头又问:“老猫有消息了吗?”

  “他昨天本来在区边境抓捕,但临时接了个电话走了,再就没出现。”老三消息很灵通的回应道:“并且今天也没来单位。”

  “他和齐麟在一块呢。”袁克做出了判断。

  “老猫跟李司长的关系,你也清楚。”老三轻声提醒道:“面对他,咱有点束手束脚的。”

  “这小子没脑子。”袁克低头斟酌半晌吩咐道:“先找人,只要摸准地点,你们直接越过老猫就行了,不要碰他。”

  “好。”老三点头。

  ……

  晚上六点半。

  土渣街红灯区的“快餐店”内,一个面相猥琐的青年,扭头吐了口痰说道:“我去了一趟黑大夫家,他助手跟我说,这小子走的时候拿的医疗器械和药物,都是治疗枪伤的。”

  “还有呢?”

  “查了一下通话记录,最后给黑大夫打电话的人叫吴龙,是个混牌桌的小角色。”猥琐青年笑着说道:“他就在土渣街,咱的兄弟已经摸到他了,他一天没出家门。”

  “再确认一下,我马上带人去土渣街。”

  “好。”

  ……

  一个小时后。

  满是冰溜子的街道上,停了二十多台车。

  袁克和老三坐在车内,等了大概能有不到十分钟,猥琐青年就抿着衣怀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站在车窗外说道:“人在里面。”

  “几个?”

  “最少三四个吧。”猥琐青年低声应道:“咱的兄弟是在窗口看见的,瞧的不是很清楚。”

  老三闻声推开车门,摆手喊道:“下车。”

  “一块。”袁克也推开了车门。

  老三一愣,立马提醒道:“这种事儿,你不方便露面吧?”

  “老李都默认了,还有啥可装的,摊牌打了。”袁克皱眉回了一句,迈步就下了车。

  ……

  另外一头。

  黑街某仓库内,一个老头坐在破旧的木椅子上,喝着茶水说道:“可以码牌了,通知跟咱吃饭的,安静了这么久,今晚闹点动静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