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幻想 → 常十肆裴善全文免费

常十肆裴善全文免费

三言君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常十肆裴善的小说名是《我只想赚奶粉钱》是由三言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星际耽美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常十肆一朝穿越到了星际时代,身边还多了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并且与他那便宜道侣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为了养娃,常十肆不得不踏上一条搬砖挖矿养家糊口的心酸旅程……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主角是常十肆裴善的小说名是《我只想赚奶粉钱》是由三言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星际耽美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常十肆一朝穿越到了星际时代,身边还多了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并且与他那便宜道侣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为了养娃,常十肆不得不踏上一条搬砖挖矿养家糊口的心酸旅程……

免费阅读

  伽马星下午三点。

  天色阴沉,空气灰蒙蒙一片,伴随着呜咽的寒风,偶尔能听到巨型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

  哈塔大叔打了个寒颤,裹紧身上的破夹克衫,垫着脚尖费力去够卷帘门——这对他那矮小肥胖的体型来说是个艰巨的任务。

  这位看起来营养过剩的杂货店老板憋红了脸,嘴上骂骂咧咧地嘟囔着:“那个酒鬼查理到底什么时候能过来修修这破玩意!当时买的时候我就说这家公司的自动热感门板质量不好!你非要买他家!”

  “呸!明明是你看中了他家的促销优惠!”哈塔夫人坐在货柜后津津有味地看着肥皂剧,头也不抬,“快点儿关门,不然一会——”

  她话还没说完,脚下突然猛烈地震动起来!肥皂剧的投影瞬间熄灭,门口好不容易碰到卷帘门拉手的哈塔大叔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这震动只有两三秒,很快便又重新归于平静。

  早已习惯的哈塔夫人皱着眉,不满地拍了拍再也显示不出任何画面的二手投影盒,气哼哼地抱怨着:“就知道打来打去!一天到晚打个没完!害了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

  “你小声点儿!”哈塔大叔揉着肚皮回头瞪她一眼,“这要是被也都派他们听到……”

  哈塔大叔不敢再说,这对年龄不小的杂货店老夫妻共同陷入沉默。

  做为阿尔法星系中最小的星球,伽马星一直没有一个稳定统一的政府组织。也都派和拉莫派的争权斗争由来已久,战争摧毁了大半伽马星,大多数人不过是在战火之中夹缝生存。

  也不知道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

  “啧。”

  哈塔大叔晃了晃脑袋回过神,和平什么的那都是大人物们才会想的事,哪用得上他们这种市井小民瞎操心?

  他勒紧了腰带,深呼吸,转过头准备继续和这个破烂卷帘门斗争——

  “啊!”

  “你又鬼叫什么!”

  哈塔大叔根本没听清妻子的怒喊,他瞪大了眼,满是风霜的粗糙手指颤巍巍地指着门口仿佛突然出现的男人。

  一个年轻俊美,打扮诡异的长发男人。

  “你、你……”

  “冒昧打扰。”

  这人开口说话的时候,甚至吓得哈塔大叔猛然向后退去!

  “小心。”

  年轻男人身体前倾,伸手拽住他,免得他被脚下没注意到的杂乱废铁架绊倒。

  ——哈塔大叔只觉得自己两百多斤的肥肉在这看似瘦弱的年轻男人手上就像是根轻飘飘的羽毛,他甚至毫无反抗之力就被男人拽到面前!

  脑中闪过无数午夜血腥谋杀故事的杂货店老板抖得更厉害了。

  “你是谁!”

  完了。

  哈塔大叔听到自己那没脑筋的妻子跟过来凶巴巴地问。

  然而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并没有像是哈塔大叔预料中那样直接沉下脸让他们这对可怜的夫妻命丧当场,甚至还很有礼貌地回答说:“你好,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暂时在这边休息一下?”

  男人的声音其实轻柔低缓,听在耳中让人感到如沐春风,加上那张比肥皂剧男主演还要俊美迷人的脸庞——哪怕他留着一头漆黑浓密的长发,在十一月的冬天里穿着一件看起来轻薄透风的雪白色长衫,甚至凭空出现在了一家老旧杂货店门口……

  不过这种种诡异之处,在颜控的中年妇女眼中都不值一提。

  哈塔夫人的理智已经被年轻男人那张脸吞灭了一半,声音也没像之前一样硬邦邦:“暴风要来了,那你……还是进来休息一下?”

  哈塔大叔因自己妻子的愚蠢翻了个白眼——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这男人很明显不准备给他们一个痛快,甚至很会将他们关起来不停地奴役!

  年轻男人并没有顺势走进来,反而犹豫片刻,抬手拽下脖子上挂着的红绳。红绳上系着一枚艳红色的菱形石头,没经过任何打磨,看起来有些粗糙。

  ——如果说第一眼见到男人时无意间发现这块石头,哈塔大叔没能忍住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声,那么现在看清这块石头的完整面貌后,这位见多识广的杂货店老板眼睛都直了。

  他的目光一路跟着那块红石头,直到红石头就这么递到他的眼前——哈塔大叔咽了下口水,强忍着伸手把这东西抢怀里抱紧的冲动。

  “不嫌弃的话……这是报酬。”

  天籁之音响在哈塔大叔的耳边。

  “那您就太客气了!”哈塔大叔搓了搓手心,勉强把视线从红石头上移开,“其实如果只是暂时休息一下的话……”

  年轻男人干脆直接将红石头塞到他的手里:“麻烦了。”

  “不!不麻烦!”

  哈塔大叔咧开嘴角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之前明明还被吓得动弹不得,现在反而热情的把男人往屋里领。

  ——没有哪个亡命之徒会用这种价值连城的宝贝开玩笑!绝对没有!

  面前这个人虽然打扮的有些奇怪,但不得不说这样一身装扮的确衬着他的俊美外形。得了好处的哈塔大叔推测这可能是其他星球的潮流时尚,当下更是笑眯眯地说:“这鬼天气糟糕透了,让我家爱人给你做份玉米浓汤暖暖胃。不是我夸大,整个伽马星里,我家这位的手艺绝对数一数二!”

  “多谢,不过在那之前……”

  年轻男人迟疑片刻(至少比他拽下那颗红石头时迟疑的时间要久很多),在哈塔大叔还想多展现几分自己的热心好客时,就看到男人不再顾忌,直接拉开了衣领——

  咳!

  哈塔大叔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又想到什么午夜故事,一声啼哭忽然从男人的胸口传出!

  一个白嫩中透着淡淡粉色的小婴儿蜷缩在年轻男人的怀里,眼睛紧紧闭着,双手握成小小的拳头有些不安地挥舞着,时不时发出轻微细小的哼唧声。

  年轻男人有些无可奈何地低头看了一眼:“能先给他来点儿什么吃的吗?”

  “我的天……”

  这一幕让哈塔夫人剩下另一半的理智也彻底崩塌,她几乎没忍住凑上前去。女人对这种小巧可爱的萌物向来有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喜爱,更别说哈塔夫妇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当然没问题!我们刚好还有几条婴儿食用营养液。”哈塔夫人踹了哈塔大叔一脚,让他赶快去拿。自己则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这个小小的孩子,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孩子——比哈塔夫人见过的所有婴儿都要精致可爱。“他简直就像是一个天使!”

  常十肆扯了下嘴角。

  他并没有听懂‘天使’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自己怀里这软绵绵的一小团肯定不是什么“天使”。

  这不过就是粒种子。

  至少在常十肆飞升之前,这玩意还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圆润坚硬、偶尔会往人手心上蹭着撒娇的种子。

  “啪。”

  一滴血红色的水珠刚好抵在了婴儿的小拳头上。

  哈塔夫人抬头看去,满脸震惊:“……你流血了!”

  怀里这团小东西似乎也敏锐的感受到了什么,跟着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常十肆抬手抹了下唇角,却没留心从眼中流下的血痕。他伸手擦去婴儿拳头上的血滴,下意识地拍了拍婴儿的背,不知道是在安慰哈塔夫人还是这粒种子,轻声说:“没关系。”

  只是在抵抗飞升时,误入空间乱流的后遗症罢了。顶多再加上灵根尽断,元神大毁,现在是七窍流血,接下来他说不定还会疼到彻底昏过去……

  因为早有预料,常十肆顺从地放松身体,任由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只是双手还不忘抱住那粒他家道侣精心照顾了许久的种子。

  ***

  修真界第一宗门,万道宗道真峰顶。

  裴善穿着一件玄色长衫,姿态随意地坐在悬崖边的一颗大石头上,仰头望着天空的眼神却深邃专注。

  “你果然在这儿。”

  万道宗宗主笑着走过来,也学着他的样子坐在旁边。而往常只要宗主出现就会恭敬起身行礼的男人这时候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他。

  准确的说,在常十肆飞升之后,他就懒得再维持那副面面俱到的好人模样。

  “师叔祖飞升之后,你好像也和以前不太一样。”被冷落的万道宗宗主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其实当初师叔祖要和你这个不明身份的外人办结契大礼的时候,我和其他长老都不太赞同……但我们说话向来没什么用,毕竟大家加起来都打不过师叔祖。”

  提起常十肆,裴善连眼神都温柔起来。

  宗主偏头看他:“不过现在师叔祖也已经飞升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道真仙人常十肆飞升突然,除了一粒不为人知的感愿种之外什么都没来得及带走,现如今这些东西都属于道真峰的另一位主人,也就是道真仙人那广为人知的便宜道侣。

  这修真界谁又不知道,道真仙人的道侣天资低下,数百年来全靠道真仙人用无尽的天材地宝当饭喂才勉强撑到结丹——有人曾见过他连御剑飞行都不会,歪歪扭扭飞到一半摔下来,还是道真仙人眼疾手快救他一命。

  在多数人眼中这基本就是废物一个,道真仙人飞升后,若不是他背后还站着名头响亮的万道宗,道真峰里的那些宝贝恐怕早就被虎视眈眈的众多修士吞吃干净!

  然而就这样一个人,现在却对着万道宗宗主大言不惭地说:“总要先把十肆留下来的东西守好。”

  万道宗宗主笑而不语,等他后话。

  “然后……”裴善看着那好似永远触摸不到的天际,轻声笑道,“去找他啊。”

  这不过就是场时间有些长的异地恋,他和常十肆老夫老妻过了这么多年,偶尔分开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大不了。

  “勇气可嘉。”这些话别人听到可能会笑掉大牙,可万道宗宗主的眼神中却不带丝毫鄙夷,他甚至欣慰地点了点头,“我有东西给你。”

  听到这句话后,裴善才终于舍得给他一个视线,万道宗宗主摇头轻笑,也不介怀,大大方方地从怀中摸出来了银色的储物袋递过去。

  裴善认出储物袋上的封禁属于常十肆,而常十肆对他从不设防。果然,感受到裴善的气息,那储物袋便轻松打开——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球从其中飞出,瞬间变作数人高的巨大球体悬于半空之中。

  空中雷声轰鸣不绝,引得整个修真界都忍不住震颤,无数修士望向万道宗的方向目瞪口呆。自那位抬手便可呼风唤雨的道真仙人飞升之后,万道宗再也不曾闹过这么大的动静……不,这次甚至比以外的震撼加起来还要大!

  外人是如何震惊,裴善并不关心,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已经巨大到甚至要撕裂天际的圆球所吸引。

  没有人能够否认,这是一颗美轮美奂、又生机勃勃的小星球,星球内里隐约可见白色的雾气流转,伴着星星点点的蓝绿色,还带着一抹让裴善再熟悉不过的,属于常十肆的气息。

  “这是师叔祖放在我这里的一方世界。”万道宗宗主的话在震耳的雷声中都有些听不清楚,“其中有万条灵脉堆积,灵植草药无尽,伴有多种灵兽……他交代过,待他飞升之后让我把这个世界托付给你,说是,咳,补偿给你的定情信物,还说就是个俗物,比不得你送给他的有意义。”

  万道宗宗主几乎是咬牙说出‘俗物’那两个字,一字不差艰难地复述完师叔祖的交代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不过我还挺好奇你到底送给师叔祖什……等等,你这、你该不会是感动哭了吧?”

  裴善轻轻眨了下眼,却无法掩饰泛红的眼眶。

  万道宗宗主识趣地转移话题:“谁要是送我这么一个世界,我肯定能哭得比你还感动。”

  “在其中修炼一日,比得上在道真峰修行千余年。”这种令人心惊的大手笔,哪怕宗主早就知晓,却仍旧免不了感叹一番,“师叔祖对你的确是用心良苦。”

  不仅仅是这样。

  裴善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小星球,看着……他至爱之人送给他的独一无二。

  他在很久以前和常十肆提起过,他其实有一颗属于自己的荒芜星球,是他出生那年父亲送的礼物。

  于是他把荒芜星球上随处可见的红色石头,也是他和自己从前世界仅剩的关联,早早就送给了常十肆作为定情信物。

  其实说是定情信物,也不过是裴善的玩笑话。他来到这里一无所有,常十肆又什么都不缺,他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一切都送给常十肆,而拿得出手、在这修真界面前勉强算是个稀罕玩意的,除了他自己,就只剩下那块石头。

  每次看到常十肆面上嫌弃那石头一文不值,却时刻用一根红绳穿起戴着,裴善心底总是在开心之余多了一点点恼怒,恼怒自己没能给他更多更好的——可在常十肆心中,那么一个小破石头,值得用一个世界来交换。

  ……他的十肆才刚刚飞升一天,自己就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的想他了。

  一柄银色长剑随心而至,裴善抬手握紧剑柄,无需御剑而行,就已经在转瞬之际顶着令人心惊的响雷飞出数十里,直冲那耀眼星球而去!

  万道宗宗主仍然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坐在那块大石头上眯眼看着这一幕,低声笑骂道:“果然是装傻。”

  也亏得他们那位师叔祖每次都真情实感的为自家道侣担忧。

  待裴善的身形被那方世界容纳的那一刻,天地间恍然有一种玄妙的气息震荡开来!修真界内所有的大小世界在那一刹那都感知到了一位小伙伴的诞生,它们开心地奉献出自己的礼物,为这位‘小婴儿’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而世界内的所有生灵,都能共同感受到已方世界的愉悦。

  万道宗所在的万道大世界,所有修士呼吸着比以往浓郁的灵气,目光怔怔地看向天际——那夺目耀眼的星球在接纳裴善的瞬间就已经脱离了万道大世界,成长为一个独立的世界。

  “……万界碑,”有人颤巍巍地指着一个远方悬于半空中的一座石碑,“换了。”

  万界碑是修真界内万千世界的排行,百位之后的排名常有变化,但前百位的顺序基本固定不变,更别说在修真界的所有修士眼中早已认知深刻的十大世界。

  而现在,有一个闪着金色光芒的名字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上攀爬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安分在了一个位置上。

  “第七位,”有人声音沙哑地喃喃道,“道真大世界。”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