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宋臻叶灏小说全集

宋臻叶灏小说全集

楚让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美人祖宗》是作者楚让所著一部长篇古言小说,主角是宋臻叶灏,全文讲述的是:重来一回,宋臻不想当救世主,不想当皇帝,只想当一个有颜有钱又有权的祖宗;可事情却没有如同他料想的那样顺顺利利的开展,反而把他缠进了一张巨大无比的网里。爱情、亲情、友情,三者不融,死亡还是挣扎着活着?这或许根本就只是一个单选题。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美人祖宗》是作者楚让所著一部长篇古言小说,主角是宋臻叶灏,全文讲述的是:重来一回,宋臻不想当救世主,不想当皇帝,只想当一个有颜有钱又有权的祖宗;可事情却没有如同他料想的那样顺顺利利的开展,反而把他缠进了一张巨大无比的网里。爱情、亲情、友情,三者不融,死亡还是挣扎着活着?这或许根本就只是一个单选题。

免费阅读

  宋臻急急忙忙得和刘殷那几人走了,徒留叶灏一个站在宿舍门口乍一看还有点孤单寥寂之感。

  叶灏抿着嘴眼神执着地盯着要掉不掉的树叶,脑海里正在质问着‘叶灏’一些事情。

  叶将军翘着腿吊儿郎当的坐姿硬是给他坐得霸气十足:“我问你,你是不懂改观两个字的含义吗?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时期的宋臻发生过什么事情啊?”

  “你刚刚不还想让宋臻做你外室吗?”叶灏笑着讥言讽刺,他站得笔直脸色虽然笑着可戾气不比久经沙场的叶将军少个一分半毫。

  “那也只是想想,宋臻那种人玩不起碰不起。”叶将军皱着眉回答,他的手指摩擦着手杖精致的杖头过了一会儿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我之前确实挺讨厌宋臻的,不仅仅是因为小流。还有为数不多的接触。”叶将军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眉毛微微拧起,“他……怎么讲呢。和你有点像但是不一样。你是利益至上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一切,而他更像是理智至上的人。在面对事情可以把自己感性的部分完全无视,像是个机器人。”

  “特别是他有时候看人的眼神,其实包括现在你去仔细看你也可以发现。在他眼里没有什么爱恨情仇,淡然得很。在他眼里你大概就是一个会动的生命体,无论你的身份是什么。”

  “高傲、自大、自命不凡。这三个算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其实也不止我。基本上和他接触过的都会有这种感觉。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至于你想知道的他这个时期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就真的有心无力了。我上辈子和他接触……除掉因为公事不得不的交接剩下的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而且我两见面基本上都是针尖对麦芒——永远不能好好谈话的那种。”

  叶灏却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嘴角的笑容高高扯起可里面的嗜血让叶将军看得都心禁胆颤:“那么,为什么现在就改观了呢?”叶灏知道主要问题不该是这个,可是刚刚宋臻和‘叶灏’之间那种轻松自在的氛围总是在他的脑海里徘徊流连。

  为什么不仅仅‘叶灏’改观了,连宋臻也会改观呢?宋臻不是很讨厌‘叶灏’的吗?不是连看见都不想看见吗?

  “发现其实他挺有趣的,就像是一个……嗯,怎么讲呢,涉世不深的一张白纸,不会被轻易污染。而且必须要承认一件事情,他的理智至上才能保证每个人都会得到公平的对待。”

  “可能是天生的、骨子里自带的。也有可能是后面被盛家宠出来的。这个我也不好讲。至于为什么他会对我改观,实话我两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大概只是看不惯白清流,然后我喜欢喷的古龙香水又是他讨厌的吧。”叶将军说到后面也有点不自信,可是今天的宋臻确实脾气比之前的要好得多,最起码他们相谈了半个小时说不上敞开心扉,但最起码没有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心。

  “呵。”叶灏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贴在裤缝上的手指握成拳头咔咔作响,“我可以告诉你,宋臻,我的猎物。”所以哪怕是未来的自己,也绝对不能沾染一丝一毫。

  “你确定不是他才是猎人?”‘叶灏’挑挑眉,嘴角的笑容也趋向危险。宋臻绝对不像是他们看到的那么的简单,相比于猎物,‘叶灏’更倾向于他是披着羊皮的狼,那种欺骗他人利用视觉失误的猎人。

  “不说这个,我问你到底有多少人过来了?还有为什么你会说宋臻背后的研究资源巨大?”叶灏转移话题,自信到自大。可‘叶灏’却是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重回严肃。

  那个笑容仿佛说他看透了一切,他看透了叶灏恐惧不安、摇摆不定的内心。

  “来的人,具体不太清楚。反正我敢保证的就是三大势力最起码都来了一个人。盛家比较特殊,老大是在政部,其他三个都在研究部,所以盛家应该会来两个人。”

  “盛知行代表政?”

  “不,政部另有他人,暂时应该接触不到。”

  “盛家……按照你的说法他们只有军部没有参加对吧?”叶灏的眼眸深沉如黑夜,他突然明白为什么之前说给宋臻权,宋臻就同意了交易。

  盛家没有参军,军部是盛家触及不到的地方。宋臻,还真是打了一个好算盘,把他给算计得结结实实还不能有怨言。毕竟是他开口提的不是吗?

  看着叶灏突然醒悟过来叶将军脸上的笑意莫名的大了一点点:“对。不过他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但是宋臻绝对不会是一个很好的恋人,太过理智带来的只能是悲剧。

  “除此之外,为什么宋臻身后的研究资源巨大?”

  “明星。”‘叶灏’察觉到叶灏投来的疑惑的目光,“他是科学界的一颗明星,说是宠儿也行。二哥、三哥都在研究部,恋人也在。而且他本身的天赋让那群老不死的科学家喜欢,跨越时空这个研究一直都在做但是所有人报的希望都不大。”

  “直到宋臻出了车祸,但是精神力还没消失这才给他们头绪。大概……之后宋臻身上又要被冠上一个非常厉害的头衔。”

  总而言之理由非常多,那种说不尽道不完的多。而这一切带来的后果就是宋臻背后巨大的研究资源。

  叶灏理解的点点头黑色的眼眸与黑夜融为一体,浓重的算计与对利益的势在必得让人感觉到寒风侵肌:“我,明白了。”在非必需的情况下,得到宋臻的好感无疑会为他的事业得到一个非常好的垫脚石。

  时间就在眨眼间流逝,宋臻的眼底满是乌青冰凉的手指捏捏鼻梁,深呼吸一口才把自己放松地瘫在座椅上。

  “你还好吗?”盛杰走到宋臻的身边,手指抚开宋臻的手替他按按额头——轻柔而有度。宋臻蹭蹭盛杰的手指,脸颊上细小的绒毛弄得盛杰有些痒。

  “三哥。”宋臻软绵绵地喊道,他的手指揉揉眼睛强行打起精神,“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吗?”桃花眼微微眯起黑色的框框衬的宋臻脸色苍白。

  盛杰抿着嘴,手掌盖在宋臻的眼睛上,另一只空闲出来的手推推眼睛,目光凌厉:“休息一下吧。”又长又密的眼睫毛一下一下得在手心中颤抖着,过片刻安静下来空气中充满宁静的气息。

  钢琴曲打破了满室的安静,宋臻恹恹地抬起眼睛看向震动不安的手机像是在做思想的挣扎,过了三十秒他终于向手机伸出了手看着屏幕上闪烁的联系人,薄唇紧抿。

  叶灏。

  倒也称不上讨厌,特别是他和叶将军的关系“突飞猛进”之后,日常发短信他也会回。可是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真的就有点不会挑时间了。

  “有事吗?”宋臻的心情被他隐藏得妥妥当当,对面听不出一点宋臻不耐烦的情绪。

  听着电话那头的话,宋臻的神情越来越严肃,片刻后他就从喉咙里挤出了嗯这一个单薄的字眼。

  宋臻急匆匆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勾住那件薄外套没来得及和盛杰打招呼解释缘由就把外套往身上一披急急忙忙地离开了他呆了许久的实验室。

  咖啡厅外,宋臻刚走到就看见坐在窗边还对他笑的叶灏。眉毛微蹙,淡粉的唇紧紧的闭合在一起,脸色苍白无力,说是被人欺负了大概别人十有八九会相信。

  “怎么回事?”屁股刚碰到凳子,宋臻就直接进入正题。他的眼睛像是波光粼粼的湖水,荡漾着水波,容纳着百川。

  叶灏扬扬下巴:“先喝口咖啡再说。”他把早就点好的咖啡往宋臻的方向推了推,眉毛微微皱起。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看着宋臻因为‘叶灏’急匆匆赶来的样子他的心不是很舒服。

  宋臻听话的喝了几口,乱成麻团的脑子也冷静下来了:“什么叫做,你两人格融合?”他的手指敲在玻璃桌上,眼神带着探究的看进叶灏的眼眸里。

  “你是要进化成大熊猫吗?”不该属于叶灏的开玩笑,宋臻不可置信地眯起眼睛,多情多爱的桃花眼这刻变得凌厉、冷漠、警惕。

  “你是谁?”宋臻冷静的眼睛里透露着警惕,手指虚握放在桌面上,在表明自己毫无攻击力的同时又让人知道他绝对不是好惹的。

  叶灏微微一笑手指弯曲在玻璃桌面上敲了三下,冷静狭长的眼睛眯起而锐利地刺透别人的心灵:“叶灏。”他的声音低沉,大提琴的优雅,钢琴的端庄,融为一体。

  宋臻脸色没有好转,反而更像是一只炸毛的猫泛着绿光的眼睛瞪大地盯着这位侵入者:“据我所知,融合人格是多重人格治疗中的一个过程。”

  “你们并没有,不是吗?”宋臻有点不敢确信,可是依旧强撑着身子故作强势。

  叶灏点点头眼神犀利地盯住宋臻,嘴角轻缓地扯出一点点的笑意:“理智。”牛头不对马嘴,宋臻的神态倏忽地冷了,不是一点点而是从九月艳阳到寒冬腊月。

  宋臻把目光移开不再放在叶灏那双披着人皮可血腥味浓重到要实体化的眼眸上:“融合到哪一步了?”他的心底,有隐隐约约的答案。

  “很少出现两人共存。”他们之前就像是两个单独的个体,会有自己的思想,会有自己的感情。而自从融合后,叶灏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内心中多出了很多与他本身坚持的原则不符合的思想。

  几乎是在那一刻,他和未来的‘叶灏’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到底是人为,还是规则?

  宋臻的手指摊开按在玻璃上留下几枚指印,阴晴不定:“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从一开始就很怀疑为什么叶灏的情况如此特殊,现在的变化倒也算是意料之中,只是太快了……

  如果是幕后的人为操控,那么现在绝对不是把两人融合的最佳时机。想着宋臻就忍不住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蓝天,a市的天空从来没有这么蓝过,蓝的铺天盖地、蓝的纯洁无瑕。

  “半年前。”对上了,宋臻的眼眸微微闪烁。他紧抿着唇,看不见的瞳孔仿佛扑捉到了什么天外之物,可没有抓住又让那一个不明物体随风飘去。

  “看过医生吗?”宋臻很认真地重新看回叶灏的眼眸,纯黑的眼眸翻山倒海,像极了无数个风暴的集合体——永无天日。

  叶灏微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宋臻为何要这样问:“你感觉我受到的影响比较多?”如果是这样,那么是不是可以假设是‘叶灏’找了心理医生想要消灭他,所以才会出现人格融合的情况?

  “……”宋臻张张嘴在叶灏锐利的目光下点点头,还没等到叶灏发问他就先打断了,“你两终究不是一个人。”所以,想要消灭另一个人,自己掌控身体这是一件及其正常的事情。

  “不过,我只是有这个想法,不代表就是正确的。”宋臻的思维严谨,手指从桌面上滑下眼睛咕噜咕噜地转动了一周才继续道,“毕竟你们情况特殊,不一定是这样。”

  比如,外面的那片天空是不是真的有他们所探索不到可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我明白的。”叶灏自然也不会像毛头小子那样莽,他皱着眉朝着服务生招招手,“你好,帮我那一张白纸和一支笔可以吗?”有些事情很难讲出来,但是或许写出来就行。

  宋臻的手机屏幕亮了三次,宋臻把现在的思绪一扫而空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第一期的成果会在一个月后出来。”他们做的交易,现在或许才刚刚开始。

  “我们公司有专门负责科研的团队。”回归到生意上的事情,叶灏更是分毫不让,“你们需要派一批人过来协助我们的团队。”

  “……成。”宋臻不是很想,但是当年谈合作的事情他们并没有规定的非常明确。

  叶灏的眼眸闪着精光,手指碰碰鼻梁才发现今天的他又忘记戴眼镜:“第一期的成果是关于哪方面的?”他希望是关于异能强化的。

  宋臻懒洋洋地扫他一眼仿佛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淡粉色的嘴唇扬起多情的微笑:“关于人体强化的。”不少人撑不过接受异能的那一晚,这是人体问题。

  更何况……如果天上面真的有规则,那么是不是就说明世界的进度不一定会按照他的那个时空来呢?宋臻想着他的头都要炸裂,如果是真的,那么有很多东西都需要赶紧提上进程。

  无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整个人类。

  叶灏没有讲话只是盯着宋臻,眼神中的质疑让宋臻紧抿嘴唇。

  “人体强化?”不可置信的、轻又像是魔音灌耳地徘徊于宋臻的脑海之中。

  宋臻矜持地点点头,手指尖泛着绿光。这一抹绿光映照在瞳孔里,对面的叶灏情不自禁地竖起浑身的刺,黑色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宋臻的指尖,风雨欲来。

  “呵……”宋臻这才乖乖把绿光收回,手指尖轻轻地点在玻璃桌上——苍白无力,可就是这根苍白无力美得像是造物主的恩赐的手指带着所有人都不敢轻视的能量。

  “人体强化很有必要,毕竟有很多人熬不过第一关。”宋臻半解释半安慰自己不安的心。

  “有什么比较明显的突出点吗?”叶灏的思维以利益为先,如果可以针对某些不治之症那无疑是一条康庄大道。

  “……免疫系统?”宋臻不太肯定得开口,他皱着眉会想着实验中的小细节,“强化免疫系统,对恶性肿瘤有影响。”具体是什么影响他也没讲只是干净纯粹的眼眸保持着科学家的严谨作风。

  叶灏听着皱着的眉也松开了不止一点点,他像只正在缓缓苏醒的狮子盯住猎物,不紧不慢,宋臻的鸡皮疙瘩被这样的目光看得忍不住冒出来,有点冷。

  “具体的话,你可能需要去实验室看实验报告。”他们搞研究的凭数据说话,叶灏自然也清楚所以顺从地答应了脸色好转。

  那种像是要把他吃干抹净的目光还是久久徘徊没有离开,宋臻皱着的眉放松下来,他调动着自己身上的应激肌肉,脸上勾起公式化、没有任何真心实意可是好看的笑容:“那么请吧。”他率先站起来,往前走,没有回头看叶灏到底有没有跟上来。

  叶灏跟了几步眼眸微暗地盯住宋臻的背影,今天宋臻穿的是白衬衫,有些透,随着他的走路纤细的腰时隐时现。喉结微动,叶灏的眼神染上了深意:“盛家还来了谁吗?”根据‘叶灏’给他的消息,盛家应该来了两个人。那么,另一个会是谁呢?

  “你没必要知道。”宋臻转过头,清泠泠的眼眸带上深厚的防备,警惕着叶灏的一举一动。

  “我只是和你做交易,你没有知道的需要。”

  “这就是你的诚意?”叶灏挑挑眉,快步跟上宋臻,手指虚虚地搭在宋臻的右边肩膀上低头看去,可以看见那精致的锁骨。

  宋臻往外一退就离开了叶灏的范围,他用手指揉揉鼻梁眼睛闭上,长密的眼睫毛被微风拂过,一颤一颤:“不需要。”咬牙切齿,眼神里的情绪差点就要隐藏不住。

  “融合后的你更让人讨厌了。”宋臻不轻不重的搁下这话就大步流星地要走开,他还没来得及发挥自己长腿的优势就被迎面而来的小学妹给扑了满身的香水味。

  学妹的脸撞到了宋臻的胸膛上,她的脸瞬间通红,抬起头眼眸里是满满的崇拜与爱慕:“学……学长!我喜欢你!”小学妹往后退一步弯下腰,双手递给宋臻一朵一看就是花费了非常多的心思的玫瑰花。

  她的脸红彤彤得像个苹果,宋臻的眼眸瞬变,变成了他们所熟知的那个宋学长——温柔、多情。骨节分明的手指接过那朵在叶灏看来无比碍眼的玫瑰,公式化的笑容稍稍一变复生:“谢谢喜欢。”他的声音如同小溪,清脆悦耳,她的脸更红了。

  宋臻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去除自己身上的味道,瞳孔因为分神而注视着弯下腰的女孩,充满温情蜜意。女孩的脸红成了猴子的屁股,她不敢再停留也怕打扰男神工作,就一溜烟地跑开;留下静静的注视着玫瑰花的宋臻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怒气冲冲的叶灏。

  叶灏的脸色黑了不止一个度,他本以为宋臻会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可宋臻只是仔仔细细地端详着那朵一文不值得玫瑰花。就在他要忍不住心中的怒气爆发的那一刻,宋臻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

  骨节分明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把玫瑰花放进口袋,脸上的笑意收敛重回冰冷没有温度:“叶总,走吧。”连名字都不叫了,叶灏盯住宋臻的脸特想让这人的眼睛里只能看见他一个人。

  “呵,对刚刚那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女孩有兴趣啊?”讥讽,宋臻却像是没听见那样扫都没扫他一眼继续往前走,脚步丝毫不乱。

  叶灏刚要继续开口讽刺,脑袋一片刺痛。‘叶灏’终于虚弱的爬了出来掌控了这一时半会的身体:“宋臻?”他惊讶地看着头也不回的宋臻,眨眨眼。

  宋臻听见名字回头就看见懵懵懂懂的‘叶灏’,气极反笑:“我说你两玩我呢?”不是说融合了吗?现在又是什么状况啊?

  “哎,不是,真融合了。”‘叶灏’赶紧趁着宋臻还没炸把一切都解释清楚,“我现在想出来很困难,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他说的干脆利落,不见一丝一毫的隐瞒。

  “你没找心理医生?”宋臻的关注点清奇,他往回走几步最后止步于叶灏的三步外,桃花眼微微眯起,太阳散发出来的热量照得他的眼眸看起来深沉了不少——深不见底。

  ‘叶灏’听见这个问题第一反应和叶灏一样愣了一会儿,才哭笑不得地看着宋臻:“我要真找了,消失的该是他。而不是我两开始融合。”他一边说着一边对宋臻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一点。

  久违的香味被沾染上了什么难闻的气味,‘叶灏’皱着眉心情不是很好:“开始我发现我的时间和叶灏的开始同步了,我原本不是很在意。但是我精神疲乏的程度越来越严重,我才开始注意。”他再说精神疲乏的时候语气情不自禁地放轻。

  “你想说什么?”宋臻敏锐的察觉到‘叶灏’的话中有话,他凌厉的视线盯住‘叶灏’的脸,薄唇紧抿。

  “进化。”

  “你疯了?”宋臻不敢相信这话是由‘叶灏’这个和他一个世界的人说出来的,“进化的前提是他已经拥有异能!”

  “你应该可以察觉到他在某些方面越来越像我了,而有些方面则是更加过分了不是吗?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往这方面想?”而且,那群老不死的想要的结果就是两个世界融合,人类得到进化。

  宋臻闭上眼睛,手指控制不住的捏住裤袋的布料神色冰冷:“那么,为什么只有你有?”如果是进化,除掉他,其他的、穿越而来的都应该有这种改变不是吗?

  “你怎么就确定你没有?你是因为你是你身体的主导,所以不会有任何的异样感。”‘叶灏’冷静地分析,“我其他不知道,但是我记得你上辈子绝对不会做出接受别人的情书还认认真真回复得事情。”

  ‘叶灏’亲眼见过和宋臻表白的人,也亲眼见过宋臻那冰冷、毫无人情味的态度。

  “对外人披上人皮,不是你的作风不是吗?”‘叶灏’的话尖锐,宋臻冷静地看了他一眼脑海极速转动。

  宋臻紧抿的唇在刹那松开,眉眼弯弯:“所以呢?”这一件事并不能为进化提供证据。

  “人类进化这是趋势所在。”

  听着‘叶灏’冷静甚至胸有沉竹的语气,宋臻歪歪头疏离的眼眸像只小猫观察着不熟悉的人:“你知道什么?”或者换种说法,那个世界的人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野心勃勃,贪得无厌。

  “……反正知道的比你多。”‘叶灏’没想到宋臻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他的手指按住太阳穴想要努力支撑自己可精神上的难受让他不得不退出这个身体。

  可能没有下一次了,‘叶灏’很清楚这应该是融合前最后一次独立的个体了。融合后,他即是叶灏,叶灏即是他。

  宋臻就像是事先预知那样往后退了三四步,眼神淡漠地看着清醒过来的叶灏:“走吧。”他转过身,脚刚要抬起来就感觉到如同钢铁般的力道紧紧的拽住他的手腕。

  “他说了什么?”这个他,不言而喻。

  宋臻指尖微微一转,触碰到他皮肤的手马上像是被电到抽搐那样松开,宋臻没有回头,他对他自己掌控的异能非常自信:“你不需要知道。”

  如果没猜错,他们在干一件颠覆世界的事情。而带来的会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后果。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