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他悄悄地亲吻过大结局无删减

他悄悄地亲吻过大结局无删减

公子凉夜 著

连载中免费

出版甜宠小说《他悄悄的亲吻过》是作者公子凉夜所著,主角是苏南顾冉,全文讲述的是:苏南没想到,一个他以为死去的人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更没想到顾冉跟别的男人坐在一起吃饭,笑的开怀,苏南被怒火烧的失去理智,强行将顾冉绑到民政局结婚,曾经他失去她一次,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放手!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出版甜宠小说《他悄悄的亲吻过》是作者公子凉夜所著,主角是苏南顾冉,全文讲述的是:苏南没想到,一个他以为死去的人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更没想到顾冉跟别的男人坐在一起吃饭,笑的开怀,苏南被怒火烧的失去理智,强行将顾冉绑到民政局结婚,曾经他失去她一次,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放手!

免费阅读

 顾冉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她想起了六年前,她刚去美国没多久,和爸妈租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那一天晚上,爸妈出门散步,她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突然,她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火红的亮光映入她的眼帘,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她便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一阵巨大的热浪冲了出去。

  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她的背上,整个背部都痛得失去了知觉,她眨了眨眼,想要呼救,却发现自己竟然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周围都是喧嚣声,她看到自己的手机落在不远处的地上,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她想要去拿,想要给爸妈打电话,可又一声爆炸声响彻耳边,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便彻底不省人事。

  那一次天然气爆炸事件,成了当地最轰动的新闻,因为有三十多个人当场死亡,有一大部分人受了重伤,还有一些人甚至找不到完整的尸体,只能从现场的一些残留物判断他们的身份。

  顾冉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因为她的爸妈躲过了那场灾难,而她自己,尽管伤痕累累,可终究还是好好地活了下来。

  所以,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其实我已经很幸运了,真的……”

  一滴滚烫的液体突然落到她的背上,烫得她倏然一僵。她还未翻过身来,身后那人已经从后面抱住了他,然后她就听到他闷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疼不疼?”

  顾冉一愣,老实道:“挺疼的,尤其是还要植皮,医生都不给我打全身麻醉,可把我给疼死了!”

  身后那人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植了几次?”

  顾冉当真细细思索起来,她想了好半天,才道:“记不清了,反正好几次……”

  苏南再次陷入沉默,那一次爆炸事故,将他从天堂拉入地狱,听到消息的当天,他便飞往美国,他盼望着她能够躲过这一劫,可大部分证据都显示,她已经遇难,连带着她的父母,也都丧生在那一场灾难中。

  那是他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他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个人会重新回到他的生命里,带着鲜活的温度和熟悉的笑容。

  他本以为她当真躲过了那一劫,并为她的隐瞒耿耿于怀,可他没想到,她受了那么多苦,她当真是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好在她命大,阎王也不肯收她。

  命运如此善待他,在她经历生死、遭受折磨之后,还能还他一个鲜活又富有生命力的顾冉。

  见苏南迟迟没说话,顾冉又有些昏昏欲睡,说实话,她并不愿意回忆那段往事,毕竟那次事故给她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过,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在她出院的当天,她就去买了张彩票。

  而事实证明,那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因为她真的中了五块钱……

  当然,这种事就没必要告诉苏南了……

  顾冉渐渐陷入了沉睡,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他柔软的双唇在她背上轻轻流连,带着难以言说的温柔和怜惜……

  (3)原谅她曾想要放手

  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顾冉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掀了掀眼皮,看到苏南已经拿过手机,她便又闭上了眼。

  “顾冉!你怎么把酒店给退了?你跑哪儿去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失踪个六年,我非得拿把菜刀砍死你!”电话那头传来秦昭气急败坏的嚷嚷声,声音之大,把一旁的顾冉都给震醒了。

  她连忙翻身要拿手机,可还没拿到,苏南已经帮她开了口:“酒店是我退的,她在我这儿。”

  电话那头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顾冉连忙把手机拿过来,咳了两声,道:“昭昭,你找我?”

  秦昭压低了声音,但再低的声音也挡不住她高昂的八卦之情:“你还跟苏南在一起呢?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顾冉摸了摸鼻子,有些为难,如果直接说他们结婚了,她会不会被吓到?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缓一缓,于是她干笑了两声,道:“他能把我怎么样啊?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我们就是一起聊聊天什么的……”

  “老婆,别说了,再睡会儿……”一只修长的手突然放到了她的腰上,伴随着一道低沉的声音。

  顾冉的声音顿了顿,电话那头也顿了顿。

  过了会儿,秦昭亢奋的声音穿透了顾冉的耳膜:“啊啊啊啊!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我晚点再跟你交代。”顾冉当机立断扔下一句话,然后挂了电话。

  “你故意的?”顾冉瞪了瞪眼。

  苏南按住她的后脑勺,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问道:“你难道不是我老婆?”

  顾冉竟然想不出反驳的话。

  苏南轻轻一笑,突然翻了个身,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两枚对戒,然后转身看着顾冉。

  顾冉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上的对戒。那对戒很有特色,是一把小提琴的样式,琴身上镶嵌着三颗细小却精致的钻石,有一种极致的美感。

  她怔了怔,他究竟准备了多少东西?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顾冉不敢细想,只是配合地伸出手,让他给她戴上。她仔细地看着那枚戒指,发现上面还刻了他们的名字——su&ran。

  她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

  “发什么愣?轮到你了。”苏南非常不合时宜地打消了她的情绪,把手伸到她面前。

  顾冉忍不住翘了翘唇角,拿过戒指,套上了他的无名指。

  再次见到秦昭,已经是两天后了,两人约在了市中心的咖啡馆里。

  “老实交代,你都干吗了?”秦昭的双眼闪着绿幽幽的光,若不是顾及咖啡馆里的人,只怕此时她已经毫无形象地扑到了顾冉身上,音量也绝对是现在的N倍。

  “我结婚了。”顾冉挠了挠头,开门见山。

  秦昭愣了愣:“等等,我没听清楚,你说的是‘我结婚了’还是‘我要结婚了’?”

  “不是将来时,是完成时。”顾冉抽了抽嘴角。

  “和苏南?”秦昭保持镇定地问道。

  顾冉摊了摊手:“除了他还会有别人吗?”

  秦昭猛地抓住她的右手,盯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细细看了一眼,然后道:“啧啧,卡地亚高定啊!”

  顿了顿,她突然跳了起来,后知后觉地吼道:“你真结婚了?”

  咖啡馆里的其他人顿时循声看了过来,秦昭怏怏地坐了回去,压低声音道:“你真结婚了?”

  “证都领了,还能有假吗?”顾冉有些无奈。

  秦昭呈惊呆状:“我说顾冉,你够神速啊!”

  顾冉只能从头到尾把事情说了一遍,完了之后,她问秦昭:“你说他会不会是想报复我?”

  秦昭呵呵一笑:“他想报复你?然后跟你结婚?又买房子,又送戒指?还给你准备了睡衣和泡芙?”

  顾冉直点头。

  “他脑子有病啊?”秦昭翻了翻白眼。

  “可我们都这么多年没见了……而且,当初是我提的分手……”顾冉道。

  秦昭琢磨了会儿,摸着下巴道:“说起来,你那时候好像是做了很多浑事……”

  顾冉心虚地咬了咬唇,一想到自己做下的那些浑事,就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有道理的。

  那时刚步入大四,她本来满心期待苏南说的“毕业就结婚”,可惜,有人断了她的念头,让她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他们的差距。

  所以,她就开启了一个“求被分手”模式。

  那段时间,她把苏南讨厌的事全都做了一遍,比如说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吃饭专点苏南不吃的菜、你让我往东走我偏要往西走……当然这些都是小事,厉害的是她把女生最作的一面发挥到了极致,从前苏南说什么她都说好,那段时间是苏南做什么她都要对着干、各种挑三拣四,存心要把自己作死。

  她还记得她生日的时候,苏南破天荒亲手做了一个奶油蛋糕送给她,她心里感动得要死,可是她只吃了一口就把蛋糕摔到了地上,很嫌弃地道:“这蛋糕怎么这么难吃?”

  苏南的脸色当场就冷了下来,咬着牙道:“你这几天是不是生理期了?这么难伺候?”

  “那你做这么难吃的蛋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

  她瞪着眼,知道那一刻自己有多么无理取闹,所以她紧张得期待他说“是”,可他只是深吸了口气,摔门而去。

  那时他们在学校附近的餐厅里,苏南为了给她过生日,特意订了个包厢,他走了之后,顾冉立马蹲下,手忙脚乱地把地上的蛋糕捡起来,她小心翼翼地剔掉弄脏的地方,然后泪眼汪汪地拿起叉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哪个没良心的说不好吃的?明明很好吃好不好!

  一想到这应该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吃到苏南亲手做的蛋糕了,顾冉就很伤心,所以她就化伤心为食欲,一口气吃了半个蛋糕。

  苏南突然折返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如饕餮般风卷残云的情形,眼睛里有水雾,然而表情分明很享受。

  顾冉怎么也没想到苏南受了这么大的气,竟然还会去而复返,所以她当场噎住,猛烈地咳嗽起来。她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他问:“你回来做什么?”

  苏南看到她那副样子,心情显然好了很多,他指了指手里的盒子,无奈道:“你不是嫌我做的蛋糕不好吃吗?所以我只能去给你买一个。”

  顾冉一愣,“哇呜”一声就哭了起来,边哭边抱怨:“你怎么这么笨?”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为什么要放低自己的骄傲、忍受那样无理取闹的她?

  害她每一次堪堪硬起的心肠,最后都功亏一篑,让她原本想要放手的心,都更加不舍……

  那段时间,他对她的忍耐几乎到了极致,而她,却变本加厉。

  那时他要去法国办一场音乐会,他对那次音乐会很重视,几乎每个晚上都在练习。

  顾冉显然是个扯后腿的能手,那段时间她特别不安分,经常三天两头找苏南吵架。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顾冉在吵,苏南只是皱眉听着,然后总结性地发表几句意见,比如说“顾冉,你是不是没事找事”,或者是“太闲了就去看书,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没意义的事上”……

  有一回顾冉自己都被自己给作到了,可苏南却还是无动于衷,她气馁得要命,便跟着秦昭一伙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酒吧晃悠。

  她第一次去酒吧,对什么都觉得新鲜,尤其是菜单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分不清是啥原料的饮料名称。秦昭他们点的都是啤酒,她不爱喝啤酒,对着菜单研究了半天,然后点了杯“夜的惊喜”。

  事实证明,惊喜不小,因为那是好几种酒调制而成的,后劲很大,一杯下肚,她就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于是,一群人第一次领略到她醉酒后的窘态——眼泪鼻涕双管齐下,哭得停不下来。

  一开始秦昭还把她当笑话看了许久,甚至拍了照片和视频存证,最后见她没法停止,实在忍无可忍,给苏南打了电话。顾冉只模模糊糊地记得秦昭欲哭无泪的声音:“大哥,快来拯救你女朋友……我是拿她没办法了……对,我们在……”

  然后顾冉便看到苏南板着脸来了酒吧,直接将她拽了出去。

  那次苏南很生气,后果也很严重。她酒醒之后,苏南一个星期都没有搭理她。

  顾冉以为这一次苏南无论如何也会跟她分手了,可她没想到,一周后,苏南却给她送了去法国的来回机票和音乐会门票。

  那是个傍晚,夕阳的余晖还未退下,苏南就站在她寝室楼下,告诉她:“我今晚会先过去,到时候我会让司机去机场接你,你直接来音乐厅。”

  她愣愣地看着他,没有作声。倒是他叹了口气,伸手捧住她的脸庞,在她唇上印上一吻,然后道:“你乖乖来,你之前做的那些浑事,我都当没发生过。”

  他走的时候,顾冉站在原地看了许久,一直到他的背影和夕阳的余晖一同消失,她才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转身回了寝室。

  什么是差距?差距是他年纪轻轻便能在法国最著名的音乐厅开音乐会,而她,却买不起音乐会的门票和去法国的机票。

  她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他却假装看不见。所以她最终也没有去。

  音乐会结束后,她给苏南打电话,他的心情显然很差,语气亦很恶劣:“为什么不来?”

  她什么话也没有多说,直接开门见山道:“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对方似是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她能明显地感觉到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冷冷道:“顾冉,你最好这辈子都别再让我见到你!”

  (4)泡芙小姐的心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秦昭突然指了指门外,顾冉下意识地转头看去,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门口,身材颀长的男人从车上下来,面容英俊,穿着一袭黑色的风衣,举手投足尽显优雅气派,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发光体。

  顾冉看得有些失神,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臃肿的羽绒服,裹得跟个熊似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他是审美被狗吃了才会看上她吧?

  他到底为什么要跟她结婚?会不会是为了跟她离婚……毕竟在国内二婚的男人仍然很吃香,而二婚的女人就有点不好嫁了……

  这个报复手段有点狠哪!

  顾冉正想入非非,苏南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秦昭冲苏南挤了挤眼,嘿嘿一笑:“苏南,速度可以啊,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

  “很快。”苏南微微一笑,然后看向顾冉,习惯性地伸手抚向她的秀发,“谈好了吗?”

  顾冉还未开口,秦昭就抢先道:“谈好了,谈好了!接下来她是你的了!”说着,她已经拿起包包站了起来,朝顾冉抛了个媚眼,“姐姐先撤了,有空找我。”

  秦昭撤得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犹豫。顾冉有些郁闷,这家伙永远习惯把她丢给苏南!

  可她还没告诉她接下来该怎么应对苏南啊!

  分开六年的前男友突然变成了老公,完全都没给她缓冲期,搁谁身上也会蒙啊!

  “怎么?有心事?”苏南在她旁边坐下,问道。

  “没有,我在想奶油泡芙……”顾冉睁眼说瞎话。

  苏南瞥了眼她面前的盘子里吃剩的奶油泡芙。

  “不够吃?那再来一份。”

  “不不不,不用……”顾冉连忙拒绝,她咬了咬唇,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措辞,“我是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泡芙先生和泡芙小姐谈了恋爱,泡芙小姐做了很多坏事伤了泡芙先生的心,最后还甩了他,但是泡芙先生却坚持跟她结了婚,你说泡芙先生是不是想报复泡芙小姐?”

  “怎么报复?”苏南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淡淡地问道。

  “比如说跟她离婚,让她变成二婚什么的……”顾冉打量着苏南的脸色,小心翼翼道。

  “呵……”苏南突然嗤笑一声。

  顾冉顿时闭了嘴,心虚地垂下了头。

  “这算什么报复?”苏南的声音很淡,淡得听不出情绪,“我要是泡芙先生……”

  顾冉的心突然提了起来,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他,眼眸里露出一丝紧张的情绪。

  “我就把泡芙小姐卖给顾冉,让她吃得渣都不剩。”

  “……”顾冉默默地抹了把汗。

  “走吧,回家吃泡芙小姐……”苏南挑了挑唇,牵起她的手。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怪异哪……

  顾冉窘得面色通红,只能乖乖地跟着苏南走了出去。

  坐上车的时候,苏南递了他一个精致的信封,封面上印着简洁的几个字——苏南演奏会。

  “明晚六点半,我让司机去接你,七点半开场。”

  六年后,相似的一幕,有那么一瞬,顾冉竟有些不敢接。

  见顾冉犹豫,苏南的眸色沉了沉,脸色亦有些不郁:“顾冉,你如果敢不来……”

  “我去。”顾冉打断苏南的话,她伸手接过信封,抬头直视着他,“我会去。”

  见苏南没什么反应,顾冉犹豫了会儿又开口:“我如果去了,我以前做的那些浑事,你能当没发生过吗?”

  苏南怔了怔,声音沉稳,似是许诺:“能。”

  顾冉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就答应了,不由得有些雀跃,伸手覆到他的手背上,嘿嘿一笑:“那我们回家吧。”

  苏南的眸光倏地变柔和了,他的唇角勾了勾,眉眼之间仿佛有掩不住的笑意。

  第二天下午,苏南已经出门,顾冉睡到自然醒,才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

  到了三四点的时候,有人来按门铃,顾冉开了门,发现外面有好几个陌生的年轻女人,当先一个手里捧着一个大盒子,见她开门,马上露出礼貌的微笑,道:“苏太太您好,这是苏先生为您订制的礼服。”

  顾冉听了,伸手要去接:“好的,给我吧。”

  那人继续道:“我们来就可以,苏先生是请我们来为苏太太服务的。”

  顾冉愣了愣,那群人已经鱼贯而入,每个人手里都拎了箱子,她们一进门就各自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服务的道具。

  顾冉完全是被动的,被捣腾着做了脸部SPA,然后各种按摩护理,连脚趾甲都被修了一遍,最后是换衣、捯饬发型、化妆。

  等她们终于折腾完毕,已经是六点了。顾冉被推到穿衣镜前,带头的女人笑着道:“苏太太,您可真漂亮。”

  顾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呆,那个光鲜亮丽的美女真的是她吗?

  这世上果然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

  不过她最喜欢的倒不是妆容和发型,而是礼服。黑色的经典款小礼服,衬得她皮肤白皙,非常典雅,也非常适合她。

  顾冉美滋滋地看着镜子,突然发现吃晚饭的时间没了,她火速吃了几个奶油泡芙,这才放心地出了门。

  顾冉万万没想到,会在音乐厅门口遇到何卿卿。

  何卿卿何许人也?韩大的校花,金融系的高材生,不仅是苏南大学四年的同窗,亦是跟他们一起长大的,曾经被她视为头一号假想敌。

  她还记得,当年她醒过来后,趁着爸妈不注意,给苏南拨打了电话,她想告诉他,她后悔了,她不想分手,她想他陪在身边。可是,电话拨通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何卿卿的声音。

  她说:“苏南睡了,有什么事我可以替你转达。”

  顾冉沉默许久,才沙哑着开口:“没事,当我没有打来过,不用告诉他。”

  那个时候,国内的时间已经是凌晨12点了,那么晚的时间,他们不在寝室,能在哪里?

  顾冉的心里,就跟吃了一个酸得冒泡的橘子一样,酸涩到极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想起以前何卿卿去苏南家,和苏南的妈妈聊音乐、聊芭蕾、聊外国文学、聊高雅艺术,而她却跟个傻子一样,只能默默地坐在一旁听她们聊。

  何卿卿和苏南的世界是一样,他们都住在别墅区,从小就接受音乐的熏陶。苏南擅长小提琴,何卿卿擅长钢琴,他们甚至一起开过演奏会。在外人的眼里,他们是一对璧人,赏心悦目,天作之合。

  “顾冉,真的是你?你回来做什么?”何卿卿看到顾冉,显然吃了一惊,她甚至不敢相信,仔细确认了一遍,才问道。

  顾冉扯了扯唇角:“想家了自然就回来了。”

  “我看你不是想家了,是想苏南了吧。”何卿卿意味深长地看着顾冉,撩了撩一头火红的长发,妩媚又迷人,说出来的话却是直接得很。

  顾冉只微微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我先进去了,失陪。”

  “等等,苏阿姨也来了,一起吧。”何卿卿突然叫住她,笑道。

  顾冉一愣,抬头一看,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正从车里下来,看到何卿卿的时候,她的唇角自然地绽放出一个笑容,但很快,她的笑容就僵住了。

  顾冉心底苦笑一声,她上前一步,礼貌微笑:“苏阿姨,好久不见。”

  苏妈妈很快收起惊讶,调整出一个礼貌性的笑容:“是冉冉呀!没想到你从国外回来了,真是巧。”

  “阿姨,顾冉也是来听苏南演奏的呢。”何卿卿这会儿已经走到了苏妈妈边上,巧笑焉兮。

  “是吗?我替苏南谢谢你。”苏妈妈客气地道。

  顾冉的手心紧张得直冒汗,笑容也有些僵硬,好在苏妈妈也没有为难她,继续道:“进去吧。”

  苏妈妈和何卿卿先行一步,顾冉跟在她们身后,还未进场已经萌生退意,这简直就是“度秒如年”啊!

  好在她并没有和她们两个坐在一起,这让她大大松了口气。

  没过一会儿,苏南就拿着小提琴走到了舞台上。他穿着一袭黑色燕尾服,英俊帅气如白马王子华丽登场。聚光灯落在他身上的那一刻,顾冉觉得,这个世界都是他的。

  顾冉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一想到苏妈妈和何卿卿就在现场,顾冉就觉得如坐针毡,她甚至做不到专心听他的演奏,她满脑子都在想着以后该怎么面对苏妈妈。

  演奏结束的时候,顾冉还有些恍惚,她正在纠结该不该直接走人,罗岚已经走到她面前,笑着道:“学妹,跟我来吧。”

  顾冉放弃纠结,露出一个笑容,点头道:“好。”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