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姜浅歌夏空最新章节

姜浅歌夏空最新章节

西小洛 著

连载中免费

《余生无你何以歌》人气作者西小洛的成名力作,该文以姜浅歌夏空两人为主角,讲述了一系列豪门恩怨与失而复得的故事,跟小编一起来欣赏吧,小说概述的是:二十三岁的姜浅歌没想到,她再次和男友相遇时,男友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而她也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名门千金,一切都是阴谋和算计,唯有夏空一直陪在她身边,成为她赖以生存的支柱…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余生无你何以歌》人气作者西小洛的成名力作,该文以姜浅歌夏空两人为主角,讲述了一系列豪门恩怨与失而复得的故事,跟小编一起来欣赏吧,小说概述的是:二十三岁的姜浅歌没想到,她再次和男友相遇时,男友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而她也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名门千金,一切都是阴谋和算计,唯有夏空一直陪在她身边,成为她赖以生存的支柱…

免费阅读

  四合院里已经没有养鸡了,因为现在城市里不准养鸡。

  浅歌换了一身职业装,正准备出门参加面试,刚一出门,她便看见从外面回来的夏空。

  这时的夏空出落得更为干净帅气,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还有一个浅浅的梨涡。

  “夏空,你看我今天这个样子好看吗?”浅歌在夏空面前转了一个圈儿。

  夏空笑道:“好看,浅歌穿什么都好看。”

  浅歌嘟着嘴,说:“你就会使劲夸我,对了夏空,你今天面试得怎么样?”

  “还不错,就在我们A区那边的一家影楼。”

  “太好了!”浅歌握着拳头,说,“分一点你的幸运给我吧。”

  夏空笑着与浅歌碰了碰拳头:“加油!”

  “嗯!我先走啦!”浅歌往四合院外面跑去,像一只活泼的兔子。

  “夏空回来啦。”姜母正巧从屋子里出来,笑着问。

  “嗯,芳姨。”

  “那赶紧进来,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夏空走过去,说:“好啊,芳姨做什么呢?”

  “啤酒鸭呢,你和浅歌最喜欢吃啤酒鸭了。”姜母笑着往屋里走去,说,“小时候,你经常把啤酒鸭里的最后一块肉留给浅歌,把她吃得都胖了不少。”

  夏空一边挽起袖子,一边跟着姜母走进厨房帮忙:“浅歌胖一点才好看呢。”

  姜母笑盈盈地说:“这话要是被她听见了,一定得好好招呼你。”说着,她又叹了一口气,扭头看着夏空英俊成熟的脸,说,“时间过得可真快,你和浅歌都长这么大啦。”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

  高考后那几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大的风浪。或者说,除了夏空以外的人没有发生什么过大的风浪。

  高考毕业后,林方可跟青釉表白过,但是被青釉拒绝了,于是,林方可继续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表白,还是被青釉拒绝了。

  可为什么说除了夏空以外呢?因为在高考毕业的那一年,夏空碰见了一个人,那个被浅歌心心念着的俞安久,可是,夏空一直隐瞒着浅歌,直到现在……

  至少到现在为止,浅歌没有因为什么而影响到生活,夏空希望她永远这么开心地活下去。

  开心到哪怕等她知道他骗了她,也不会特别的难过。

  浅歌面试的公司叫宣氏集团,宣氏集团在B城算是综合实力排名前十的企业了,能收到宣氏的面试通知,浅歌可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

  不光简历做得漂亮,更是前前后后把宣氏的历史查了个遍,对自己所应聘的市场部这个职位也是做了不少的功课,因此,在面试官面试她的时候,她对答如流,形象在同时面试的五个人里面迅速醒目起来。

  “那好,你们都回去等待通知吧。”面试官一本正经地说。

  浅歌道了谢,背着包包一边去洗手间一边给姜母打电话,她眉飞色舞地说:“放心吧,妈,我今天表现得很好,面试官让我回家等通知,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呢!”

  正在洗手的一个女孩听到她的电话,忽然冷笑一声,说:“叫你等通知,百分之九十九都没戏,还在这里高兴呢,嘁——”

  浅歌听到声音,扭头看了她一眼。她认识这个女生,跟她一起面试的,因为打扮得花枝招展,身上喷的香水十分刺鼻,因此浅歌对她的印象还比较深,她叫周嫣嫣。

  浅歌挂上电话,问她:“你怎么知道?”

  周嫣嫣嗤之以鼻:“一看就是职场新人,人家要是十分满意你啊,当场就决定要你了。”

  浅歌抿唇,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机。

  “小白就是小白,唉,一腔激情被浇了盆冷水吧。”周嫣嫣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看好戏似的笑了笑,准备离开。

  浅歌嘟囔:“你不也一样等通知嘛……”

  还未嘀咕完,浅歌就听见洗手间门口传来一声尖叫“啊——”

  抬头一看,原来周嫣嫣出门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的,周嫣嫣甩了甩一头长卷发,嫌弃地说:“干什么?眼瞎了啊。”

  骂了一句,周嫣嫣就满腹怨气地走了。

  被撞的那个人扶着门框扭头看向周嫣嫣,半晌才低声说:“这些人都这么神气吗?明明我才是被撞的那个。”

  看着那个女的俯身揉了揉脚踝,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浅歌小心翼翼地走上去,问:“你没事吧?”

  “没事。”女子头也没抬,正准备站起来,忽然左脚脚踝传来钻心的疼,她立刻往旁边倒去,浅歌眼疾手快地扶住她,问:“你刚刚崴着了吧?”

  “有点。”女子低头一看,脚踝那里果然开始肿了起来。

  浅歌顿了顿,连忙跑到前台处,说明了事情缘由。前台安排保安去洗手间门口查看情况,浅歌见有人过去帮忙了,这才放下心来离开宣氏集团。

  这件事对浅歌来说不过是个小插曲,但没想到最后却变成了改变她生活的重要一步。

  浅歌不会知道,在宣氏集团无意遇见的这个女子,竟然会是宣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宣璐。

  正如周嫣嫣说的一样,浅歌自从从宣氏回来后,就一直没有收到宣氏的复试或者面试成功的通知。

  人生第一次的面试,已经石沉大海。

  浅歌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手指无力地在笔记本电脑上敲击,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一家招聘网站,她正在一家一家公司地海投简历。

  电视上老是演女主角工作不好找,浅歌以为电视剧就是电视剧,不过是拍戏,但没想到工作难找这种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唉。”浅歌叹了一口气,“只剩我没找到工作了。”

  “浅歌——”院里有人在喊她。

  浅歌从床上爬起来,穿好拖鞋奔出房间,看见青釉、林方可和夏空正在院子里等她,夏空和林方可一人找了辆单车,对浅歌说:“出去散散心吧!”

  不能老待在屋子里,浅歌知道这个道理,自然同意了。

  于是,夏空载着浅歌,林方可载着青釉,沿着北戴河一路骑行。夏日的风裹着河水独有的微凉气息扑打在脸上,让人十分享受。

  林方可骑在夏空后面,兴奋地对青釉说:“青釉,我好高兴啊!”

  青釉没好气地一笑:“高兴什么?”

  林方可骑得更卖力了:“因为你在我后面,还抓着我的腰,我觉得有要保护的东西,心里就高兴了!”

  青釉没有答话,只是微微伸长脖子,看向骑在前面的夏空。

  浅歌也稳稳地坐在夏空身后,双手紧紧地抓着夏空的腰,夏空应该和林方可一样高兴吧?想到这里,青釉的神色暗了暗,旋即,又迅速地抬起头,迎着微风,盈盈地笑着。

  “嘟——嘟——”手机在兜里嗡嗡地震动。

  浅歌连忙掏出手机接听,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你好,请问是姜浅歌姜小姐吗?”

  “是我。”浅歌茫然地回答。

  “你好,姜小姐,我是宣氏集团人事部负责人,恭喜你通过了我们的面试,下周一即可到岗上班。”

  “什么?”浅歌不敢相信地反问一声,连忙扯了扯夏空的衣服,“停车,夏空停车。”

  夏空手忙脚乱地捏紧刹车,单车还没停稳,浅歌就跳了下去,对着电话确认:“是宣氏集团吗?我面试通过了,可以上班了?”

  “是的。”对方肯定地说。

  “好的谢谢!周一我一定准时到岗!”浅歌双手握着手机,语气里是抑制不住地兴奋。

  她挂完电话,转身看着夏空他们,立时扑上去抱住夏空,又抱了抱青釉和林方可,轻轻一旋身子,笑道:“从此以后,我也是一个上班族了!可以自己赚钱了!快恭喜我!”

  青釉和林方可都笑着恭喜,唯有夏空沉默不语。

  浅歌疑惑地看着夏空平静的神色,问:“夏空,你怎么了?”

  夏空摇摇头,问:“浅歌,你真的很喜欢宣氏吗?”

  浅歌想了想,老实地回答:“其实不能说是喜欢,只是觉得宣氏各方面都比较优秀,能在刚毕业就进入这么大的公司历练自己,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夏空将心里的话憋了回去,笑起来:“既然这种机会来之不易,那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啊。不管怎么样,如果在公司里做得不开心,你就回来,知道吗?”

  “知道啦。”浅歌笑嘻嘻地应道,没有太将夏空的话放在心里,她去拉青釉的手,说,“青釉,咱们去买衣服吧!正式上班了,我可不能马虎!”

  青釉向来由着浅歌,这次也就陪同她去了。

  夏空微笑地看着他们,只是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疙瘩,他不知道浅歌进了宣氏是好还是坏,宣氏的千金与那个人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这种密切,浅歌一定承受不来。

  浅歌来宣氏报道那天,天气也很舒适,阳光灿烂却不灼热。

  宣氏是大集团,坐落在B城二环内,处在商业中心的极佳位置,而且,这还只是总部,宣氏在其他地方还有分部。宣氏总部很大,内有员工千人,部门多得浅歌数都数不过来。

  哪怕入职培训结束了,浅歌也似乎还在云里雾里。

  中午,浅歌收拾收拾正准备去吃饭,头顶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嘿,姜浅歌?”

  浅歌抬头一看,是那日在洗手间她帮助过的女子。

  “是你啊。”浅歌站起来,微微招手算是打招呼。

  女子笑了笑,说:“我叫宣璐,一起去吃饭吧。”

  “好啊。”正好没找到人一起结伴吃饭,浅歌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宣璐看起来是老员工,在公司里轻车熟路,很多人见了宣璐,都会行礼说一声“宣总好。”

  浅歌咬紧下嘴唇,不敢发声。她没想到宣璐的职位会这么高,顿时就像手足无措的后辈一样,巴巴地跟在宣璐身后。

  宣璐看出了浅歌的拘谨,笑着问:“你这是干吗?”

  浅歌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我不知道你是……”

  “这算什么,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呢。”宣璐笑着点了几份餐厅的特色菜,大大方方地承认,“总经理只是我的职位,我的身份可是宣氏的千金大小姐呀!”

  “啊?”浅歌惊呼一声,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宣璐笑出声来:“是不是很惊讶?其实我是看你心眼儿好,帮过我,所以我才告诉你的。不像那个什么周嫣嫣,一身山寨货还在那里装白富美。”

  “周嫣嫣也来宣氏了?”

  “嗯。”宣璐点点头,“也是市场部的,可能培训没跟你在一块儿,所以你没看见。”

  浅歌尴尬地笑笑,市场部也挺大的,就算培训在一块儿,没遇到对方也挺正常。

  “浅歌,你别那么拘谨嘛。”宣璐握着浅歌的手,说,“虽然我是经理,是千金,但是我喜欢你,咱们可以做朋友,我在公司一个朋友也没有。”

  浅歌咽了咽口水,这位大小姐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说话间处处在显露自己的身份,即便浅歌真心想要与她做朋友,也不能完全放松啊。

  但宣璐看上去显得天真无害,浅歌拒绝不了,只能说:“好啊。”

  “太好了。”宣璐笑起来,宛如孩子得到心爱的玩具一样满足。

  很快,菜上上来,两人开始用餐。饭吃到一半,宣璐接了一个电话,宣璐无论做什么都不在意身旁是否有其他人,所以,那一句“哈尼”也清晰地传到了浅歌的耳中。

  浅歌无声地笑笑,继续吃自己的午餐。

  只听宣璐忽然又说:“好啦,那你来接我嘛,谢谢哈尼,谢谢我的安久久。”

  安……久?

  是安久这个名字吗?

  浅歌浑身一怔,仿若有刺骨的冰雪穿透了她的皮肉。

  宣璐挂上电话,心满意足地享用午餐。浅歌的表情有些僵硬,她咬着勺子,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自然:“刚刚……那是你男朋友啊?”

  “对呀!”宣璐大大方方地说,“我男朋友下午来接我下班!我男朋友对我可好啦,又帅又体贴。”

  一提到男朋友,宣璐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似的,看到浅歌没什么表情,宣璐又问:“浅歌,你有男朋友吗?”

  浅歌无力地扯着嘴角,摇了摇头。

  “哦,这样啊。”是遗憾的语气。

  浅歌抿了抿嘴唇,低声问:“你,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刚才听你叫安久久,一不留意听成了舅舅……”

  “哈哈哈!”宣璐捧腹,摇着浅歌的肩膀,“浅歌,你怎么这么可爱呢?怎么会听成舅舅?我还舅妈呢!哈哈哈,我男朋友,不是什么舅舅,他全名叫俞安久!”

  俞安久。

  从宣璐口中说出的名字就像是一颗炸弹似的,把浅歌的脑海炸得一团乱。

  这一次,断然不会听错了。

  俞安久……俞安久……

  真的是她苦苦寻觅的安久哥哥。

  他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这真是太好了,可是,他怎么会认识宣氏集团的大小姐,还成了她的男朋友了呢?

  不对不对,浅歌猛然摇了摇头,会不会只是同名的巧合?

  “浅歌,你怎么了?”看着浅歌的反应,宣璐一头雾水。

  浅歌回过神来,说:“哦,没事,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以前有个朋友也叫俞安久。”

  “啊?”宣璐双手撑在桌上,问,“你那个朋友也叫俞安久?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我也不太清楚,我很久没和那个朋友联系了。”浅歌笑笑,“那个朋友是我初中同学,后来跟他爸妈飞美国去了。”

  宣璐听完,挥了挥手,坐稳在椅子上,说:“那就不是了,我男朋友比你大好几岁,不可能是你同学,再说了,我男朋友是孤儿,没有父母的。”

  “轰——”若说刚才只是一枚炸弹爆炸,那么此刻一定是世界骤然倾塌!

  大她好几岁?孤儿?俞安久……

  这些关键词叠加在一起,那不是他还能是谁?

  浅歌低着头,眼前一片雾蒙蒙的。她浑身瑟瑟发抖,就像在寒冷的冬夜被泼了一盆冰凉的水,耳边嗡嗡直响,世界天旋地转。

  “浅歌……浅歌?”宣璐在摇她的肩膀,可是宣璐的声音像被层层厚重的墙阻隔住了,到达浅歌耳膜里时只有依稀的一点。

  浅歌恍恍惚惚地站起来,说:“我肚子疼。”

  说着便离开了位子,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宣璐讶然地看着这一切,一头雾水。

  浅歌并非肚子疼,只是当她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罢了。

  少年时期,福安孤儿院的景象与宣璐的话重叠在一起,正像滚烫的火在煎灼浅歌的内心。

  浅歌躲在洗手间,缓了半个小时才出来。

  这半个小时,她迫使自己恢复正常的样子,又洗了好几把脸,把红通通的眼睛藏了起来。

  宣璐一直等在外面,看到浅歌出来时,关心地迎上去:“浅歌,你没事吧?你脸色很不好。”

  浅歌摇了摇头,疲倦地笑着:“我没事,上个厕所就好些了,我上去倒杯热水就好啦。”

  “我去帮你倒吧。”宣璐一路搀扶浅歌回到了公司,并给浅歌倒了一杯开水。

  “如果身体一直不舒服,就请假,你的直属上司不同意,我给你解决。”宣璐说。

  浅歌摇了摇头:“我没事,已经好多了。”

  “啧,才来公司第一天就出幺蛾子。”不远处是周嫣嫣的座位,她看见浅歌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嘲讽了一声。

  宣璐瞪了周嫣嫣一眼,周嫣嫣虽不知宣璐是宣氏集团千金,但知道她这个经理也算是她们的上司了,只好悻悻闭嘴。

  宣璐拍拍浅歌的肩膀,一脸担心的样子,说:“那你好好休息,支撑不住就告诉我。”

  浅歌点点头,没有力气答话。

  宣璐担心地看了浅歌几眼,慢腾腾地回自己部门上班了。

  浅歌出神了一会儿,用手机给夏空发了一条微信:

  ——夏空,我找到安久了。

  两分钟后,夏空回:

  ——你见到他了?

  浅歌:

  ——没有,他成了宣璐的男朋友。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