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武魂圣帝韩宁小说

武魂圣帝韩宁小说

无尽风华 著

连载中免费

《武魂圣帝》是作者无尽风华所著一部长篇玄幻热血小说,主角是韩宁,讲述的是一个原本被认为天才的少年,因为某种原因成为了人人唾弃的废物,再度崛起的故事,小说概述:韩宁天生没有心脏,却意外获得巨石武魂,逆势崛起,踏过无尽尸山血海,震慑人妖魔三族,成为一代圣帝!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武魂圣帝》是作者无尽风华所著一部长篇玄幻热血小说,主角是韩宁,讲述的是一个原本被认为天才的少年,因为某种原因成为了人人唾弃的废物,再度崛起的故事,小说概述:韩宁天生没有心脏,却意外获得巨石武魂,逆势崛起,踏过无尽尸山血海,震慑人妖魔三族,成为一代圣帝!

免费阅读

  韩宁将手中的兽皮收好,望着陈云天摇了摇头。

  “你先前猜对了一点,我这般设计陷害你韩家,的确有一部分是为了我儿子陈嘉。但是,我实在是被逼无奈。”

  陈云天脸色凝重,继续道,“我想救儿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说到底,在这百铭城只要不是傻子的,都知道我想救我儿子陈嘉。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那欧阳贤才找打了我。

  我和欧阳贤的交易很简单,但是说出来,你可能不太愿意相信。欧阳贤一直以来就对你韩家的宝物有心思,这么多年来,一直以南屿城城主的身份主动接近你韩家,为的就是想要你韩家的宝物。

  可是你爹呢?你爹就是个傻子,我想欧阳贤应该不止一次跟你爹暗示过,表明自己想要你韩家的宝物,可是你爹就是一根木头啊,压根就没把欧阳贤的话当做一回事。

  也正是因为这么多年,欧阳贤花费心思与你韩家相交,却迟迟看不见一丁点回报的影子,这才让欧阳贤这个小人动了杀心。无论你韩宁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欧阳贤让我对付你爹时,对我说的原话是杀掉你爹。

  可是我陈云天却没有这么做!为什么?欧阳贤可以为了得到你韩家宝物,不惜杀掉这么些年交情的韩永年,可是我陈云天却做不到。你小子说我在乎面子也罢,说我狠不下心也罢,反正我无愧于心,没有对你爹下杀手。

  如此来说,我已经算是仁义。不管这仁义是真,还是假。就算是表面功夫,起码我陈云天也是做足了。我没想要说上那么多,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跟你小子说清楚。”

  韩宁望着陈云天越发虚弱的表情,点了点头张嘴道,“云天叔叔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就说吧,只要是韩宁能够做到的,韩宁绝不含糊!”

  陈云天费劲心思跟他说上那么多话,要说一点无所求,韩宁是一点儿都不会相信。

  就拿欧阳贤来说,这么多年,一直以君子之名和他韩家相处,多番对他韩家示好。

  他未曾不是相信欧阳贤就是一个无所图的君子?

  可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欧阳贤才是那个真正想要他韩家毁掉的人,才是那个因为久不得利就想着要杀掉他爹,不惜许诺勾达陈家,也要得到他韩家宝物的小人。

  陈云天本就是假仁假义的正人君子,又怎么能没有所图。

  “好!”

  陈云天看着韩宁的眼睛,郑重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如此说来,我陈云天所做的事情,无论对错,也是值得。我的确有事求你,但是这件事也不是硬要你去完成不可。

  你若是能帮就帮,不能帮的话,你就是想帮也没用。我儿子陈嘉的情况,想必你也听说过一些,如今他应该只剩下百日不到的时间可以活命。

  这小子生来就是一个病秧子,这些年来,全靠我陈家的天材地宝不断的堆积,才可以续命活到如今。不然的话,只怕是早早的就死了,只是今年这小子的病情不断恶化,哪怕就是我为了陈嘉这小子堆积了家族一半的资源在他一个人身上,可却也没有什么用处。

  我寻访了南屿城所有的名医,甚至沧澜府中,能找到的名医都问遍了,却依旧没人能治得了我儿子陈嘉的病,非但如此,陈嘉这小子的病情已经继续恶化,只怕如今连百日的时间都没有了。

  若是你小子能侥幸在欧阳贤的手里活下来,更是能救回你爹,你一定要让你爹想办法救救我儿子,无论如何请他答应我陈云天最后的请求。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求过你爹,让你爹交出你韩家的宝物,好让我可以跟欧阳贤交换,可你爹都没有答应。

  但愿这一次,你爹会听我陈云天的话,好心救救陈嘉。若是陈嘉能够活命,咳咳……我陈云天……死也足矣……”

  看着陈云天咳出最后一口血,再没有半点生息倒在了陈世坤的怀中,韩宁默默闭上了眼睛。

  他早就听韩永年说起过陈云天对陈嘉的爱,可是他没想到,陈云天爱得如此深沉,好多事情,并不像外面所传言的那样,陈云天因为儿子是傻子,是个废物病秧子,出于面子从不肯多看一眼。

  可是直到如今,他才明白,这么多年来,陈云天一直对陈嘉视而不见的原因。

  为陈嘉续命,几乎要耗去陈家一族大半的资源。陈云天若是又耗去了家族资源,还表现出一副偏袒陈嘉的模样,只怕是陈云天作为一家家主,也会落人口舌。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韩宁自认为自己无法做到陈云天这般深沉,更无法顶着家族所有的压力,冒着全城人都以为自己是个无能父亲的骂名,还一直一直偷偷地对着一个人人口中的废物,耗费资源,耗费心血。

  甚至在这个废物,只剩下百天可以活命的时候。

  陈云天心里面想着的,竟然还是在临死前,想出一个让陈嘉可能继续活下去的办法。

  如此深沉!

  谁又能掂量得动?

  睁开眼,韩宁跪在陈云天面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起身回到府库之中,韩宁抓起府库中的储物袋,将绝大多数的疗伤丹药都放进了储物袋中,自己也吞下几颗,将先前因为反噬而造成的内伤疗愈得七七八八,一刻也没有耽搁,飞快地离开了韩家。

  南屿城,城主府内。

  一中年男子满脸阴鸷的坐在高台的椅子上,望着地上跪着的信使,冷声道,“你确定你的消息无误?那个废物韩宁,杀了陈云天那个老家伙?”

  “禀欧阳城主,小人句句属实,这消息来源绝对可靠,全部都是由你安插在韩家和陈家之中的眼线传回来的消息,小人怎么敢有半句假话。

  非但如此,听说那陈云天临死之前,告诉了韩宁韩永年的下落,只怕是韩宁此刻动身离开韩家,就是前去寻找韩永年了。要是那韩宁真的找打韩永年的下落,这可就……”

  “够了!”

  欧阳贤脸色沉如黑水,他没想到陈云天竟然没有听他的话,韩永年并没有死在妖魔战场之中,想来如今的韩宁应该是知道了他欧阳贤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些麻烦起来。

  一番思索,欧阳贤脸上的阴沉消散了不少。

  “传令下去,就说我欧阳贤身为韩家好友,今天要亲自追捕韩宁这个无情无义的小儿。”

  欧阳贤说到这里,顿了顿,手掌中的真元被他鼓动地咔咔作响,继续道,“至于这小子的罪名,你就在南屿城的所有下城都这么说。你就说韩宁这小子,为了一丝蝇头小利,踢伤韩家四位长老,为了自己个人恩怨情仇,不惜踢杀自己亲堂兄。

  抢夺了韩家家主令之后,陷府库守卫于当场不义之地,将其轰杀。又接连杀死前去韩家帮忙的陈家家主和陈家二长老。如此丧心病狂,心狠手辣的歹毒小辈,欧阳贤哪怕是身为城主,与韩家更是往日交情深重,也绝不会姑息半分。

  定要在半月之内,亲手将韩宁小儿抓到这南屿城上,亲手轰杀,告示众城,以慰死者之心。”

  跪在地上的人,抬头看着欧阳贤,十分激动地说完这番话,立即回应道,“城主是否还有别的事情需要交代!”

  “暂时没有了!你下去吧。”

  欧阳贤对着跪在地上的报信人摆了摆手,示意这人退下去。只是突然之间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又叫住了这报信之人,补充道,“确定此令传到十八下城之后,立即回来向我禀报,我要即刻动身去抓这韩宁小儿回来!”

  “小的明白,小的这就去办!”……

  韩宁离开韩家的半个时辰之后。

  南屿城的十八座下城之中,城中的街道上,就好似炸开了锅一般,议论纷纷。

  “这韩宁是谁啊?这么狠?”

  “是啊,这也太狠了吧,踢伤自己家的四位长老这也就算了。竟然因为一点个人恩怨,就一脚踢杀了与自己一样是嫡系的亲哥哥,这样的人,还能叫人吗?简直就是畜生!”

  “呸!这还不算,这小子连畜生都算不上,他竟然连前去帮忙的陈云天都杀了!陈云天的名头,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吧?那可是众口相传的仁义之辈啊!这小子的恶行,已经不是我辈可以容忍的了!”

  “如此说来,这小子是百铭城的人?”

  众人听到人群里的疑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不敢确定这是不是真的。

  “不会是假的吧?没听说百铭城有这号狠人啊!再说了,那陈云天可是先天极限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无名小子给杀了?”

  “我呸!你们不知道真相的人就不要瞎说了!南屿城的城主亲自下发的追捕告示还能有假?你们不知道这个叫韩宁的小子是谁,我可是清楚的很呢!”

  “你他娘知道就赶紧说啊!”

  “是啊,你在这卖什么关子啊!”

  “别嚷嚷了,我这不是正要说,这小子可不是凡人,几年前的时候,这小子可是拥有南屿城第一天才的称号呢!仅仅一年就从炼体初期修炼到炼体极限的存在。”

  “我擦!你不会是骗人的吧!要是有这么离开的天才人物,我们大家怎么会不知道,再说了,现在的南屿城第一天才,洛问天,已经前往沧澜府的沧澜学宫了,哪里又凭空冒出来一个韩宁?”

  “是啊!我看你就是想跑出来蹭一波热度!”

  “赶紧滚,让知道的人出来说!”

  一时之间,街上的气氛有些尴尬,就连说出自己知道内情的后天武者自己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

  直到一个先天期的强者站了出来。

  “我来作证,这人说的不假。”

  众人一看先天强者都跑出来说话了,也没有人敢在怀疑先前那个后天初期的家伙说话的真实性。

  “那照此说来,韩宁这小子就纯粹是个垃圾,还是欧阳城主仁义,竟然可以放下自己身为超凡期强者的架子,要亲自去追捕这个韩宁,声势力争要还死去的人一个公道!”

  “是啊,欧阳城主圣仁!”

  “依我看啊,这不出十天,我们就能在南屿城上,亲眼看到这韩宁死在欧阳贤城主的掌下。”

  “那是当然,就算那韩宁再强!也不过是个先天而已,要知道欧阳城主可是超凡境的存在,那能一样吗?”

  “可不就是,听说这次的追捕行动,不光欧阳城主一个人去,还有八名先天极限的强者一通前往。”

  “我擦!那么厉害,这么多强者,这小子哪怕就是插上翅膀,也死定了!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妖魔战场,这里一片诡异气氛纠缠,一股极其血腥的气味从中浮现,让人全身不由得胆颤。

  一道黑影闪烁,韩宁的身形从中浮现出来,其俊俏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该死的,妖魔战场这么大,父亲到底在哪?”

  这时,一声野兽的嘶鸣声从中响起,夹杂了一股别样的恐怖气息,刚一出现四周的空气都不由得冷了几分。

  韩宁的身子猛的一顿,目光向着野兽望去。

  只见黑雾中一道残影从中闪烁,一头形状老虎的野兽从中走出。

  这野兽全身淡淡的黄色条纹交织在一起,刚一出现,一股浓郁的煞气从中扩散,吸引着天地间的灵气。

  不仅如此,其一双褐色的眼眸更是饱含着浓郁的杀机,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见到这野兽的第一眼,韩宁瞳孔一缩,惊讶之色从中浮现出来。

  “虎纹兽?没有想到竟然是此兽?”

  虎纹兽不是寻常的野兽,乃是虎王的存在,敏捷之力更是极其强悍,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仅如此,这头虎纹兽明显是先天极限的存在,不是凡物,身上蕴含的杀气,比韩宁遇到的任何一位修士都要强。

  虎纹兽冷哼一声,目光看向韩宁时有着不屑之色。

  “区区人类修士,竟然敢来妖魔战场,找死!”

  说着,其身上黄光从中闪烁,整个人陡然化为一道黑色的残影向着韩宁冲去,不仅如此,其手上漆黑的利爪从中凝聚,一股极其强悍的煞气从中绽放,向着韩宁狠狠的抓去。

  感受到这股浓郁的煞气,韩宁俊俏的脸上一变,一双眼神中凝重之色从中浮现出来。

  只见其脚下一道道鬼影从中晃动,轻而易举的躲避掉了虎纹兽的攻击,紧接着手上灵力从中凝聚,陡然间绽放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向着虎纹兽打去。

  轰!

  一声清脆的响声,虎纹兽的身形陡然停止住,一双褐色的眼眸瞪的老大,看向韩宁时惊骇之色从中闪烁。

  “怎么可能?”

  说着,一口鲜血从中吐了出来,染红了大地,看其模样极其惨烈。

  韩宁见此,一双眼眸中不屑之色从中闪烁。

  “本来以为先天极限的妖兽有多强悍,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说着,其脚下用力瞬间出现到了虎纹兽面前,手上的拳头绽放出一道灵力向着虎纹兽狠狠的打去。

  虎纹兽见此,一双褐色的眼眸中大惊之色从中浮现,身形一翻,便要化为一道黄光向后倒退去。

  但这时,韩宁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脚下的步伐陡然加快了几分,绽放出一道诡异的弧度,瞬间出现到老虎后方,手上的拳头狠狠的向着头部打去。

  轰!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中响起,虎纹兽的头部陡然被打碎裂开来,化为一道血红色的迷雾从中消散开来,看起来极其的血腥。

  韩宁瞥了一眼,目光平静,手上的爪子猛的用力向着妖兽腹部挖去。

  噗嗤!

  一声轻微的脆响,妖兽的妖丹陡然被挖了出来。

  这妖丹全身血红色,其上一道道纹路交织在一起,刚一出现,四周的空气都不由得冷了几分,一股莫名的诡异从中形成。

  “不错,据说妖丹有着提升人类体魄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韩宁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手中一扬。

  妖丹陡然化为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冲入到韩宁的口中。

  丹药刚一入体陡然化为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从中席卷丹田,一道闪烁,转瞬间从中消失不见了踪影,速度异常的快。

  与此同时,韩宁体内一股极其强悍的气血之力从中形成,充斥着每一条经脉,散发着极其诡异的气氛。

  “痛快!”

  韩宁兴奋的大喝一声,闭目盘膝开始缓缓的吸收这股浓郁的气血之力。

  一炷香后,韩宁陡然睁开双眼,眼眸中有着血光从中缠绕,他瞥了一眼四周,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弧度。

  “这丹药果然不是凡物啊,其上的气血之力竟然这么浓郁?确实有些佩服。”

  “有了如此肉身之力,想必对抗超凡其的修士都小意思了。”

  说着,身形一闪,陡然化为一道漆黑色的残影向着妖兽战场深处走去。

  现在他的修为不过先天中期,需要吸收野兽的气血之力,用来提升修士。

  三日后。

  本来平静无比的妖兽战场,随着一名黑衣少年打破了。

  这黑衣少年手段极其强悍,并且为人异常的嗜杀,所过之处,遇到的弱小野兽都是纷纷杀死,一时间,威名传遍百里。

  这一日,韩宁的身形从中浮现出来,他一双目光凝视着眼前的小草,疑惑之色从中浮现出来。

  “奇怪,眼前的小草为什么有些眼熟?莫非是什么珍惜的宝物不成?”

  只见前方一道绿色的小草从中形成,其上方一道道妖艳的血色光芒从中绽放,刚一出现,四周的空气都不由得冷了几分,显得邪魅。

  韩宁扫视了一会,俊俏的脸上大惊之色从中浮现。

  “这小草?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不会是邪灵草吧?”

  邪灵草生长在野外,传说本来只是普通的草,但由于常年吸收嗜血之力,变的狂暴无比,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之感。

  传闻要是有人能吞噬此草的话,全身经脉都将会得到不同程度的脱变,并且极有可能进化。

  韩宁一双眼神中贪婪之色从中闪烁,但却没有抓捕此草,反而盘膝在地,静静的等待下来。

  邪灵草不是一般的草,常年吸收嗜血之力,只会在阴暗的环境才会开花。

  时间缓慢流逝,天空上的神色眨眼间的功夫从中黑了下来,一股阴邪之力从中形成。

  与此同时,原本静止不动的邪灵草身躯陡然从中摇晃起来,一股邪魅的血色光芒从中浮现,充斥着四周,与此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从中浮现出来。

  感受到这股香气,韩宁嘴角微微翘,眼神中赞赏之色从中浮现出来。

  “没错,正是这股香气,有了如此香气,想必已经成熟了。”

  说着,手中用力,便要向邪灵草抓去。

  但这时,远处在夕阳的照耀下,几道黑影从中浮现出来。

  这些黑影刚一出现的瞬间,陡然吼叫一声。

  一股极其强烈的狼嚎声从中响起,让韩宁的身形不由得一顿,转头向着来人望去。

  只见三头黑狼从中浮现出来,其一双眼神看向邪灵草时贪婪之色丝毫不加掩饰的从中流露出来。

  为首的是一名白色的狼王,全身一道道毛发从中飘起,一股极其强悍的邪魅之气从中荡漾,让四周的空气都不由得冷了几分。

  韩宁扫视了几眼,嘴角微微一翘。

  “实力不错,竟然有着先天极限的修为,可是还是差太多了。”

  说着,手中一用力,将邪灵草从中抓起,身形一道闪烁,陡然间化为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向着远处疾驰去。

  白毛狼王见此,眼中杀机一闪,脚下猛的用力,化为一道白色的残影向着韩宁追去。

  不得不说,狼王的速度实在是快,眨眼间的功夫追上了韩宁,手中白色利爪猛的用力向着韩宁挖去。

  感受到这股浓郁的煞气,韩宁俊俏的脸上微变,手上灵力从中缠绕,向着其打去、

  轰!

  一声轻微的脆响,两者陡然间从中相撞,一股金属交鸣的声音从中响起,让四周的空气都不由得颤抖了几分。

  白毛狼王一双眼神瞪的老大,惊骇之色从中浮现出来,身形忍不住的向后倒退。

  只见手上的利爪不知何时沾染了一道道血痕,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韩宁冷哼一声,非退反进,手上一道道灵力从中缠绕,妖艳的血色光芒从中绽放。

  “邪灵拳!

  一声轻喝,拳头上一道黑芒从中闪烁,隐约有一头恶鬼从中咆哮,让四周的空气都不由得冷了几分。

  这拳头不是普通的拳头,乃是邪灵拳,是韩宁小时候学来的,不仅极其诡异,更是充斥着莫名的煞气。

  白狼王见此,眼眸一缩,惊骇之色从中浮现出来,慌忙的咆哮一声。

  震天动地的狼嚎声从中形成,一道黑色的光芒从中闪烁,浮现出来。

  这黑色的光芒正是一头黑狼,全身血腥之气纠缠在一起,嘴角有着邪魅的弧度。

  轰!

  一声轻微的脆响,邪灵拳狠狠的打在了黑狼上。

  黑狼身躯一阵颤抖,陡然化为一团血雾从中消失不见了踪影,速度异常的快。

  一时间,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从中形成,充斥着四周。

  白毛狼王一双眼眸中惊讶之色从中闪烁,身形忍不住的向后倒退去。

  但这时,黑毛狼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身形陡然化为一道黑色的光芒出现到了韩宁面前,速度异常的快。

  韩宁冷哼一声,手腕一翻,邪灵草从中浮现出来。

  这邪灵草刚出现的一瞬间,其身躯颤抖,疯狂的吸收空气中的嗜血之力,一时间,气血都不由得浓郁了几分,散发着极其邪魅的气息。

  韩宁手上猛的用力,将邪灵草甩在黑狼上方。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