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花册裴花朝小说

情花册裴花朝小说

丁大十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裴花朝东阳擎海的小说是《情花册》是由丁大十原创所著的短篇小甜饼文,讲述了十六岁那年,裴花朝和祖母离开京城,嫁给娃娃亲的未婚夫。谁知等着她的不止是未婚夫,还有一个喜怒无常伺候难的山大王……大王东阳擎海上马能治军,下马能治民,唯独治不了裴家小娘子,两只情场菜鸡一朝狭路相逢,互啄不住。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情花册》是由丁大十原创所著的短篇小甜饼文,主角叫裴花朝东阳擎海。讲述了十六岁那年,裴花朝和祖母离开京城,嫁给娃娃亲的未婚夫。谁知等着她的不止是未婚夫,还有一个喜怒无常伺候难的山大王……大王东阳擎海上马能治军,下马能治民,唯独治不了裴家小娘子,两只情场菜鸡一朝狭路相逢,互啄不住。

免费阅读

    裴花朝离乡背井出嫁,成亲那日无有亲友到场,在客店很快完成亲迎礼。

  她一身青色嫁衣,在喜娘扶持下,坐上搁在地面的马鞍,前方是一重重锦绣坐帐,坐帐另一头新郎崔陵吟颂去障诗。

  “夜久更阑月欲斜,绣障玲珑掩绮罗……”

  他颂毕诗句,童男童女便上前,撤下横亘两人之间的坐帐。

  裴花朝低眉垂睫,低不下突突的心跳,眼角余光中,身前坐帐一点一点给挪开,前方影影现出一红衣人。

  那便是崔陵了,父亲给她定下的夫婿,今生今世她将与之白首,扶持到老的良人……

  此时是新人相见时分,裴花朝粉腮滚烫,羞怕与好奇在肚内交战,终究乍着胆子,抬眸往对过一扫。

  这匆匆一瞥,她捕捉到崔陵大致相貌,算得上唇红齿白,一表人物,只是大喜之日,脸上笑影勉强。

  看来崔家祖母病情堪忧,裴花朝忖道。她与自家祖母感情深厚,以己度人,轻易想见崔陵此刻煎熬。

  她思量过门后,要善尽妻子本份为崔陵分忧,人则随着喜娘扶引,向唐老夫人辞别。

  唐老夫人在座上缓缓叮嘱她:“要勤谨供承翁姑,敬奉夫主如宾……”此刻老夫人不复平日矜持内敛,笑中带泪,话声亦有些哽咽。

  裴花朝跪在地上,默默握住唐老夫人的手,泪光闪烁。其实婚后数日,崔家便会接老夫人到宅中奉养,然而今日此去,祖孙再相见,她便不能再只是唐老夫人的孙女,还要为人媳、为人妇,融入全然陌生的家庭,为此十分不安。

  她依依不舍含泪登上婚车,一路上满心感伤,浑未留心身外事,但觉过不多时,婚车停下,喜娘提醒已至崔家。

  “咦,这便到了?”裴花朝问道。

  “是。”

  宝胜不时行“障车”吗?裴花朝疑道。

  大虞风俗,新郎接新妇子回家途中,向例有人“障车”拦路,对迎亲队伍唱歌跳舞,拿到财帛酒食才肯散去。双方一番应对下来,要耽搁不少工夫。

  她下了车,经过一通繁琐礼仪,末了进到崔家某处院子,在圆房用的青庐布棚拜堂却扇。

  这一路行礼下来,裴花朝渐渐觉得了,今晚婚礼诚如她婆母孟氏担保,张灯结防,陈设隆重,但观礼亲朋殊无欢声笑语,场面异常冷清。

  也难怪,她忖道,崔家祖母重病,自然大家不好放肆作乐。

  临到行合巹礼,事情就真不对劲了。

  彼时喜娘领她到崔陵跟前,递来盛了酒的半只瓢,她酒量极差,接过那半瓢小小抿一口便罢。才咽下酒浆,她听到另一个喜娘劝说崔陵合巹。

  崔陵低头盯着地下一动不动,迟迟不接过喜娘递上的半瓢,喜娘索性将半瓢凑到他嘴边。

  “起开!”崔陵抬手挥甩,打翻喜娘手上半瓢,连带搧中人家头脸。

  观礼的亲戚终于有了动静,七嘴八舌劝道:“大郎,忍耐则个。”

  “快完事了。”

  喜娘摀住额头挨打处,冷笑道:“奴不过受命办事,大郎何必动粗?”

  崔陵脸涨成猪肝色咬牙切齿,裴花朝问向她身畔那位喜娘:“怎么回事?”

  喜娘只是干笑,几乎同时,一阵杂沓靴声由远处度来,听其声势,来人者众。

  崔陵面色由紫红转作青白,“他……他他他来了。”

  其他人彷佛都知道怎么回事,齐齐面露惧色,一哄而散退出青庐,避到院里他处。裴花朝环视身畔,眨眼间,偌大的青庐布棚剩下她和崔陵。

  不多时,来客踩着橐橐靴声,挟带火光进入院落。十名全副武装的男子打头跨进院子,崔家宾客悄无声响,眼睁睁观看他们长驱直入。

  那批武人执着火把走到青庐前,不声不响分作两队,左右列开。他们服色并非正规官兵,行动时却秩序井然。在他们夹道的路上,一个魁梧汉子不紧不慢,踱了过来。

  那人身着盔甲,手里执刀,兜鍪(头盔)下,俊朗五官在火光映照下分外深邃。

  裴花朝乍看那人便觉着面熟,再与他四目交投,但见一双瞳眸湛湛光明,令人莫敢逼视。

  “是你?”裴花朝失声道:“饮子店的狂徒。”

  狂徒咧嘴一笑,舒展的眉目匪里匪气,随后他眼珠转向崔陵,“兀那崔陵,还债了。”

  崔陵侧身低眼,全不敢正视那狂徒,他嘴皮起了一阵颤抖,立刻波及周身。

  狂徒转身四望,洪亮的嗓子无须高声,言语便回荡院内。

  “诸位,全宝胜都晓得,当年崔陵这鸟汉勾搭我成奸。我东阳擎海放过话,他撬我墙脚,我夺他妻房。今日,一报还一报。”

  说完,他一个箭步伸出猿臂,抓过裴花朝。

  裴花朝对于东阳擎海言语字字听得清楚,却无法置信。分明自己今日出嫁是为了替崔家祖母冲喜,怎地成了崔陵填还孽债的赔补品?

  她六神无主,没做理会处,直至东阳擎海触上她手臂。

  “别碰我!”她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本能对着东阳擎海捶打踢蹬,不遗余力要挣开箝制。

  东阳擎海微轩剑眉,“有些意思。”笑着往她身上几处按去。

  裴花朝登时使不上力,教那东阳擎海轻而易举打横抱走。

  “救命!”她放声求援。

  院内宾客数十来人视若未睹,一一别转脸,彷佛她的惊骇恐惧,乃至于她这个人都是不存在的。

  她眼睛骨碌碌转,在满院人里捕捉到一抹红色身影,崔陵不知何时躲入角落,拱肩缩背遥遥看着她。

  裴花朝病急乱投医,喊道:“郎君,救我。”

  崔陵吃了一惊,火速背转身去。

  背转身去。

  他火速背转身去。

  裴花朝脑中一片空白,眼前不断重覆崔陵转身那刻。

  这便是她终身归宿,骗她过门做替死鬼,见死不救……

  东阳擎海经她这一喊,似记起什么,略缓脚步,道:“崔陵,前债既清,准你崔记商行重新开张。”说完,带着从人鱼贯步出前院。

  眼看无人搭救,裴花朝在东阳擎海怀中挣扎,偏偏她拼尽吃奶的力气,临到实际发挥,不过是一阵蠕动。

  她不肯放弃,道:“东阳擎海,冤有头债有主,是崔陵抢你,并非我……”

  东阳擎海看也不看她,抱住人径往前行,“夫妻一体,夫债妻偿。”

  “这……你这是强抢良家妇女,有违王法……”

  东阳擎海放声大笑,俯视她说道:“我的小娘子,现今天下大乱,谁拳头硬,谁就是王法。”他低头凑近她面庞,“这节骨眼还能讲理,小娘子小嘴生得漂亮,舌头也灵活。”

  裴花朝见他视线停驻在自己嘴唇,神气轻浮,慌忙将唇抿成一线,生怕他作出非份之举。

  东阳擘海哈哈笑,“放心,回山寨后,有的是时间。”

  你这么说,谁能放心?裴花朝简直要尖叫,突然灵光一现,抓住东阳擎海话中蛛丝马迹。

  “回山寨?”她问。

  “对,镇星寨。”

  “魏妪说,你是帮会头子……”

  东阳擎海嗤鼻笑道:“崔家人说话能听,屎也能吃了。”

  裴花朝背脊发凉,记起绿林山贼种种传说,比如他们占山为王,拦路劫财,杀人越货……比帮会还要无法无天,百无禁忌。

  转念她又生出一线希望。

  如今世局浮动,四方城门无不驻守重兵,自己权且对东阳擎海虚与委蛇,到得他们经过城门,大声呼救……

  “别指望搬救兵,”东阳擘海眼观前方,健臂牢牢挟抱她,脚下大步流星,“我叫宝胜县令往东,他不敢往西。”

  裴花朝欲待不信,远远瞧见崔家宅外火光冲天,一会儿来到大门开处,门外又是一批铁甲骑士持炬等候。

  她脚底板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宅外骑士加上东阳擎海身边亲随,人数足达百来名。这么一行人三更半夜策马街头,声势浩大,竟无官吏前来查看阻拦?

  这贼子在宝胜的确能一手遮天。

  霎时她泄了劲。

  自她遭到挟持,纵然使不上什么气力,始终挣扎自救,这下停了抵抗,东阳擎海立时发觉。

  火光照耀,他看得仔细,那叫他抱在怀中的崔家新妇子,娇嫩的脸蛋额生细汗,神色凄惶,颇有几分楚楚可怜。

  然而两人视线一旦撞个正着,这小娘子立时变了颜色,水眸灿灿尽是倔强防备。

  东阳擎海扬起唇角,带着她驾马离去,百来名武士兵分两路,前后簇拥。

  夜幕下,上百铁甲人马驰过街道,马群踩着马蹄铁敲打青石路面,声若雷动;武士手上火炬穿透黑暗,如同一道道金色流星划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