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陆箫孟炎小说完整版

陆箫孟炎小说完整版

小轻轻 著

连载中免费

人气长篇耽美《非你不可》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小轻轻倾心创作,主角是陆箫孟炎,全文讲述的是:陆箫曾以为那个家世样貌样样都好的孟炎,是他这一辈子可望不可即的梦想,却不知道孟炎对他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当陆箫把生生撞进他怀里的孟炎抱住的那一刻,他觉得,要是不抓住这个人,都对不起来世上的这一遭…

更新:2019/12/03

在线阅读

人气长篇耽美《非你不可》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小轻轻倾心创作,主角是陆箫孟炎,全文讲述的是:陆箫曾以为那个家世样貌样样都好的孟炎,是他这一辈子可望不可即的梦想,却不知道孟炎对他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当陆箫把生生撞进他怀里的孟炎抱住的那一刻,他觉得,要是不抓住这个人,都对不起来世上的这一遭…

免费阅读

  “哼……少特么给老子阴奉阳违的,箫子你说说这都多少天了,哥不来找你你是不是就不认识哥是谁了?”

  卢俊把酒杯重重地往桌上一跺,身上那股子戾气就抖落出来。

  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他这不是来喝酒来了,是上门来找麻烦的。

  四下的人都往这边看过来,那几个小黄毛混混往两边散开,对看过来的视线恶狠狠地又瞪回去。

  吓的有几位客人都搁下杯子走人了。

  陆箫的脸色直接就不好了,招呼道:“大武,俊哥是贵客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待着?”

  武钦把手上的瓶子往空中一抛,又轻轻松松的接住,“好勒,贵客请。”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人已经轻松走到卢俊跟前。

  这回小混混一个没敢上前。

  武钦是他们这群人中块头最大的,个子最高的,比起卢俊身边弱鸡似的小混混儿,他就光身高就能碾压掉所有人,那气势不是盖的,直接把人给震慑住。

  其实他们不知道大武也就块儿大,实质上是个环璃心,要不然几小时之前也不能哭的跟弱智似的,打架还不如陆箫呢。

  当然虽然他是假哭——还有小混混们并不知道这事,所以场面还是给镇住了。

  卢俊就是来立威顺便要点钱花的,没真想把陆箫给惹急了。

  他不是没见过陆箫打架,知道这也是位要面子不要命的主,他仗着的不过就是三年前替陆箫挨的那刀。

  就这够他吃陆箫一辈子。

  “哟大武练的不错啊,这才几年没见你又壮了。”卢俊皮笑肉不笑地道。

  “拖箫哥的福,没亏着兄弟,俊哥请吧,里面安静有什么话慢着点说,别吓着其他客人。”

  武钦这话可算不上客气,卢俊脸一阵青一阵百的,比舞台上闪耀的光还来得精彩。

  “也是,那就进去,箫子哥刚说话语气重了你别往心里去,手下的兄弟不懂事吓着你的客人了,我道谦道谦,还不赶紧的都给我进去,别他妈都杵在这儿丢人。”

  卢俊回过头踹了旁边的小孩一脚。

  陆箫看不过去,走过去把小孩儿拉起来:“没事吧?俊哥就这脾气其实人是个好人,下回注意着点别再惹俊哥生气。”

  瞧瞧这锅甩得有多干净,还趁机装了波好人,收买了下人心。

  当然这人心收不收买得了再另说,反正这些小孩子的心会动摇是真。

  卢俊那脸色更加精彩了,心里窝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箫子你管他们做什么,一个个不长眼睛的玩意儿,这不是……。”

  “没事儿俊哥,我这酒吧生意也不好,吓跑一两个客人关系不大,真犯不上动气,走走走喝酒。”

  陆箫推开包厢门,把一群人给请进去。

  回手皱着眉对大武说:“招呼着酒管够,一会再拿两万块钱过来。”

  “箫哥…真给啊?”

  “嗯,就当还他那一刀之恩了。”陆箫倒不是太在意这钱,主要是怕给卢俊养成了把他当饭卡的习惯。

  “当时他就不凑上去那一刀也挨不着你身上,箫哥你没必要卖他这个人情。”武钦瞧不上卢俊,从最开始就瞧不上。

  他跟小伍一样从最开始就是跟着陆箫的,卢俊算个屁。

  “唉……兄弟这话不是这么说的,人真挨了一刀不是吗?而且人在江湖混重的就是个义字,当年这事都在道上传遍了,我要真对他不管不问也说不过去。”

  “操,不要脸的玩意儿,当年那事要不是兄弟几个一时疏忽能让他把话传出去,说的跟真的似的,受那点伤跟菜刀划了个手指似的伤他愣能说成……。”

  武钦想起一回就气一回,恨不得把卢俊拉出来凑一顿,他要真是救了陆箫再伤了这事陆箫要不还恩,他都会看不起他。

  可事实并非如此。

  “行了,少说两句,我让你干嘛就干嘛,赶紧拿酒去。”陆箫叹了口气,转身又回了包间。

  “俊哥,这杯我敬你。”陆箫拿起酒杯猛灌了一口。

  “够意思,我陪你。”卢俊跟了一杯,“哈哈……哈哈……箫子,你这两年可混得不错,这酒吧开得有模有样的。”

  “唉……行什么啊,混口饭吃,不能让底下的兄弟饿着是不是?”陆箫没往卢俊的话套子里钻。

  “没事儿,哥哥我出来了,以后跟着我混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日子比我们当年过的还风光。”

  “我先谢谢俊哥的好意,不过弟弟我老了,混不动了,现在就想守着这酒吧过点小日子,就不耽误哥哥发财了。”陆箫道。

  “你算什么东西?别给脸不要脸啊,俊哥叫你那是给你面子,你真当自己是根葱啊。”旁边有着急表现的小弟不耐烦了,冲上来就想拎陆箫衣领子。

  还没碰上就被陆箫一脚踹翻,“大哥说话呢,有你小弟插嘴的份?俊哥现在的人可真不行了,一个比一个不懂规矩,小弟帮你教训教训你不介意吧?”

  哪里还有半点刚刚在外面时的‘温润君子’形像,这一脚下去愣是没让那货爬起来。

  “不懂规矩就该收拾。”卢俊嘴角抽了抽,没想到他手底下的人这么没战斗力。

  不知道是陆箫下手太狠吓住其他人了,还是这帮人本身就心不齐,那不长眼的玩意儿被踹翻之后,愣是没一个人上前来为他出头。

  “那俊哥你先喝着,我就先失赔了。”陆箫是再没心思跟他耗下去。

  “箫子,你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不把哥哥我当回事了。”卢俊手指拈着他手腕上的上色大金链子,笑眯眯地看着陆箫。

  “噗……俊哥,我明白你的意思,等着哈,小弟不会忘记的。”不就是要钱吗?明说就是,这么委婉可真不像是你地痞的风格。

  陆箫觉得当初是眼瞎了才会认识卢俊这号人。

  他拉开包间门,没瞅见大武,反是看到孟炎站在门外。

  “你怎么来了,赶紧上去这没你的事儿,大武呢,那混蛋跑那去了?”陆箫往他身后看了一眼。

  孟炎从兜里拿出两万块现金,冲着他扬了扬道:“要这个?”

  陆箫嘴角一抽:“嗯。”心里已经把大武给凌迟了千百八遍,这混蛋什么事能办成?就这么点小事愣能捅到孟炎那里去,还有种让人把钱给送来,出息了。

  陆箫伸手去拿钱被孟炎躲开,男人推开他自己走进包间。

  陆箫一脸懵,拉住孟炎压着嗓子说:“这里没你的事儿,赶紧给我上去。”

  “怎么没我的事儿,这不都是老熟人了谁不认识谁的,你可别拦着我见老朋友。”孟炎看了他一眼,咬着牙道。

  陆箫一脸崩溃,孟炎的态度让他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

  “孟炎。”

  陆箫还想说什么,孟炎已经挣开他的手走到卢俊跟前儿。

  “卢俊是吧,在里面的时候忘记打听你名字了,真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还能在外面碰上。”

  孟炎拉拉裤腿往卢俊对面的沙发上一坐,伸手把两万块搁在了茶几上。

  卢俊眼皮子一跳,万没想到进来的人是孟炎:“你…怎么在这儿,你跟陆箫什么关系?”他紧张地看了陆箫一眼。

  “朋友。”孟炎从兜里拿出烟,点上一支,抽了一口朝空气中吐了口烟圈,两腿伸直人往后仰,双手略分开地放在沙发两侧,眯着眼睛看着对面快把衣服撑破的混混头子。

  那气场全开的架势简直是帅爆了,加上他吐眼圈的动作,又撩又迷人,陆箫看直了眼腿有些发软。

  一手扶住沙发摊倒似地坐到他身边压着嗓子问:“孟炎你搞什么?”

  孟炎冲他摇了摇头没说话。

  卢俊身体不太自然地往后缩了缩,看向陆箫道:“箫子哥不是来管你要钱的,你这什么意思?”

  陆箫掀眼皮瞅了一眼他,直觉得辣眼睛,“那又不是我给你的,俊哥你误会了。”

  说完把两万块拿回来往孟炎怀里一塞:“财不外露,就这点别在俊哥面前显摆了,人瞧不上。”

  “噗……嗯,知道了。”那模样又乖又撩,天…要疯。

  孟炎发现陆箫这人反应挺快的,而且挺贱。

  嘴损的程度不亚于他,旗鼓相当,有点意思。

  卢俊整张脸都黑了:“箫子,哥是来找你叙旧的,无关的人还请你让他出去。”

  陆箫一头雾水:“孟炎俊哥说谁呢,我怎么听不太懂,是这群人吗?”

  他抬手指向卢俊带来的那群小弟。

  “可能是,要不你给开开门?”

  孟炎似笑非笑地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陆箫的错觉,他发现卢俊的后背贴的沙发更紧了,面色也跟着紧绷起来——他怕孟炎?

  这个认知让陆箫为之一怔,不由得转头看向孟炎。

  干净的白衬衣……修长的手指、大长腿、细腰、带着笑意的脸,除了没完没了的撩之外,他什么也没看出来。

  这样的孟炎为什么会带给别人怕意?

  卢俊在怕什么?

  还是说在孟炎身上发生过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对……孟炎当年到底是因为什么进去的?

  陆箫头一次对这事儿产生了好奇。

  “操……孟炎你特么别以为老子怕你,这没你什么事儿滚出去,陆箫他妈是你什么人需要你来管他的闲事,老子是为他挡过刀的人……他拿点钱给我花怎么就不行了?”

  卢俊突如其来的咆哮惊了陆箫一跳,转过头抹了把脸:“老子真特么服你…。”

  瞎几把吼什么?这一句没能说出来茶几已经飞出去。

  旁边有人倒下了,接着又有人被扔了出去,陆箫都没来得及出手,卢俊带来的那几个小混混都被孟炎给收拾了。

  孟炎似乎没想打人,只想把人给请出去。

  完事后转过来冲陆箫跟卢俊笑了笑:“这不就舒服多了,人多忒烦。”

  人才啊。陆箫想给他竖大拇指,特别给面儿地点头:“嗯,有道理。”

  也不觉得刚刚卢俊吼那一声欠骂了——反正气也都出了,出得还挺过瘾再计较就没意思了。

  “是不是真的?”孟炎突然转过头看着陆箫,面色冷然地问道。

  “啊什么?挡刀,算真的吧,有机会跟你解释。”陆箫看了眼卢俊,这事儿也不好当着当事人的面否认,不管是真是假都太损人面子。

  虽然卢俊不是个东西,不过陆箫习惯性的给人留点脸,这是在江湖上混的规矩。

  “那就不是真的。”孟炎没打算让陆箫给他解释自己下了结论。

  “……。”陆箫有点想笑,还别说孟炎现在这态度有点像是在为受了委屈的女朋友出头的男朋友,相当给力特别man……啊哈,莫名的好开心。

  卢俊可笑不太出来,“怎么就不是真的了,你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在里面我可没打过你主意,当初那事我也没参与…你……。”

  “什么玩意儿,你还想打他主意?”陆箫听得冒火了直接掀了桌子。

  刚刚被孟炎踹翻的茶几这下彻底报销了,飞溅起来的玻璃渣跟长了眼睛似的直往卢俊身上蹦。

  逼得他又是后退又是伸手挡,手被飞起来的玻璃渣上滑出好几道血印子。

  “陆箫你他妈疯了……。”卢俊涨红着眼睛跳起来,像要干架的野狗。

  “卢俊当初那事儿你比我清楚是怎么回事,我愿意叫你一声俊哥那是给你面子,真要说透了这事能让你在道上混不下去你信不信?操……真他妈的操蛋玩意儿,打他主意…你他妈敢打他主意…老子杀了你信不信……。”

  陆箫扑过去的时候被孟炎一把拉住,卢俊吓得像兔子似的逃远了。

  “箫子你疯了……你真疯了。”卢俊吓的话都说不利索。

  陆箫还要扑过去的时候被孟炎死死按住。

  他转头从怀里抽出刚那两万块钱朝卢俊直接砸过去道:“滚……别再让我在这里看到你。”

  卢俊张了张嘴,对上陆箫恨不得要咬死他的表情,赶紧弯下腰抢起那钱灰溜溜地走了。

  陆箫这气还没消呢,卢俊那话的信息量太大,他不是傻子太知道是怎么回事。

  想到自己心尖上的人被别人惦记过,还有可能发生过让他无法想像的事时,他这心就像是被撕了一块似的生疼生疼……气的眼框发红。

  孟炎没想到陆箫的反应会这么大,除了感动之外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想别的了。

  “冷静……冷静一点,他已经走了。”

  孟炎的声音像是镇定剂,陆箫的情绪稳下来之后,就不得不开始思考自己刚刚的反应是不是太大了,孟炎会怎么想?会不会怀疑?

  可当时他是真没想那么多,只觉得生气跟愤怒……。

  哎……就这么着吧,孟炎真要怀疑什么他大不了实话实说,他就是喜欢他。

  他要觉得他恶心接受不了……不不不,这不能想,陆箫转头挠了自己脑袋一下,低骂一句:“操…我刚刚的反应……。”

  “谢谢。”孟炎后退一步依靠在沙发边上看着陆箫。

  他的眼睛里没有笑意,也不见冷漠,平静地出乎陆箫的想像。

  “那什么你别误会,我就…我太了解卢俊是什么人了,就…就觉得你这么好的人不该受到委屈……。”

  陆箫不敢去看孟炎,吞吞吐吐毫无逻辑的解释。

  “我不委屈,在那种地方什么人都有,像卢俊这样的根本排不上号,他不敢把我怎么样。”

  孟炎盯着陆箫没错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这人有秘密瞒着他,至于是什么他现在还猜测不到。

  从他刚刚的反应来看,他应该很讨厌那类人,所以他对自己不可能是那种意思。

  难道他是真把自己当偶像了?看不得自己受委屈受欺负,想为自己出头?

  想到这里孟炎发自内心地笑了一下:“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真的。”

  已经太久没人关心过他,陆箫冲动的维护让他觉得很暖心,很舒服。

  “不客气,我就觉得吧你现在既然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就应该保证让你不受欺负。”陆箫傻嘿嘿地冲着孟炎一乐。

  “你的人?”孟炎眼睛危险地眯起来。

  “对,大武小伍……孟孟还有酒吧内所有的员工都是我的人,我们是一个整体,是一家人当然得一致对外。”

  陆箫脸滚烫滚烫的臭不要脸的解释。

  “哈……行吧,你的人,谁让你是老板呢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孟炎偏头直乐。

  “操…你别笑,我问你刚卢俊说的那事到底是什么事儿啊?”陆箫问。

  “打架,一对四,他没上他上的话就一对五。”孟炎轻描淡写的道。

  “什么?他们欺负你?”陆箫气的眼珠子都瞪圆了。

  “噗……嗯,他们是想欺负我来着,不过结果可能不如他们意。”孟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看陆箫像只炸毛狮似的表情没忍住抬手在他脑袋上摸了摸。

  跟顺毛似的。

  这动作让陆箫立马就乖了,还怂了吧唧地缩了缩肩膀,恨不得整个人钻孟炎手底下去让他再顺两下。

  孟炎不由得想到了家门口的流浪猫,每次他给完吃的的时候小东西都是这副样子。

  不过陆箫不是猫,就算是也是只大型的猫科动物,这又萌又蠢的样子可一点都不适合他。

  容易让人想起智障。

  噗……,孟炎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掩着嘴笑到停不下来。

  陆箫意识到什么,赶紧后退一步,恢复了他的直男形像,还是高大挺拔那种。

  “笑屁,哎…我问你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啊?”

  心里隐隐的有了那么点想法,可陆箫还是想再问一遍,关于孟炎的事他每一个细节都想知道。

  “嗯是。”

  “什么?”陆箫一脑袋问号。

  “笑屁。”孟炎乐着看向他。

  陆箫被气笑了:“操……孟炎你真特么欠(欠什么没敢说),欺负大武一个不过瘾,上这儿欺负我来了是吧?”

  “你不能欺负,你是老板,还有欺负大武的人是你跟我没关系,这锅我不背。”

  “哈哈……哈哈,我发现你这人真逗。”

  陆箫看着孟炎咯咯一通乐。

  “还行吧,因为我长得好看。”

  孟炎一点没觉得这两句话搁一起说有什么问题。

  幸好陆箫有点知道他说话的习惯了。

  戛一下笑不出来了,脸色有些难受地道:“你是说他们欺负你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嗯,没欺负成,打了一架后我就被单独关了,这之后便没有人再惹过我。”

  “……。”陆箫心里一阵发沉,只恨自己为什么要去问这话。

  明知道是孟炎的伤疤,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私心去把它揭开。

  “唉…至于这副表情吗?都过去了我并不在意,你也别往心里放,反正你也知道我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所以……。”

  “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有什么说不得的苦衷,不过我不会问,就冲今天你办的这事儿以后你就是兄弟(当然别的你要愿意我是求之不得也是不能说的内心话),有我吃一口绝对饿不着你,有事儿咱们一起抗。”

  不离不弃的那种,绝不让你再受委屈,也没人敢再欺负你。

  貌似人不需要你维护也不会受委屈,一打四的战斗力一般人可比不了。

  “哈哈……陆箫我说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不该是我一打四那段觉得我帅爆了吗?”孟炎说。

  “哎…还真是哦,你真厉害,没看出来学霸也会打架还这么牛。”

  夸的毫不走心的陆箫,心里那点难过劲儿还没下去。

  他知道孟炎并不是忘记也不是不在意,只是学会了淡然,可他做不到,只要一想起他受过的苦,他在那种地方待过的事,他的心就一阵阵地发疼。

  疼的他呼吸发紧。

  “我们学霸是做什么都行的,明白了吗?”孟炎说过不希望陆箫再叫他学霸,可如今听来也不觉得讽刺。

  在这个人的心理,他或许永远都是那个好学生的形像吧。

  不要去破坏别人心目中的偶像,这是尊重。

  如果陆箫真把自己当偶像的话,他愿意为了他去维护这一点。

  “明白了,厉害。”陆箫冲孟炎竖起大拇指。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