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东方不败之莲爱东方免费

东方不败之莲爱东方免费

十世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东方不败离他大约三步远,身穿一身月牙色滚金长衫,头未戴冠,只一枚青玉碧簪束了黑发。腰间一条青带,与玉簪朝相辉映,越发映衬得此人丰神隽美,从容淡雅
  杨莲亭心下微惊,立时感应到此人武功深不可测,精神能力也极为强大。他刚才故意对着空座拜礼,便是想试探一下周围人的反应和精神波动。但无疑,此人于大殿之上所有低等人类中,乃是最皎皎者。尤其其不动声色地精神能力,数倍于这些普通人类。他做出略为尴尬慌乱的模样,重新施礼道:“属下疏忽,未见教主站在殿下,请教主恕罪。”东方不败道:“无碍。你伤势未愈,有些疏忽失神,在所难免。”他侧了侧身,与身边人道:......

更新:2018/11/12

在线阅读

  Rox醒来时,感觉自己浑身都疼,尤其后背,好像被劈裂了一般。这种久违的痛感,对于高级精神体人类来说已经太过陌生,所以他一时竟不知该有何反应,只是皱了皱眉。

  精神系统还停留在试验爆破时的晕眩中,但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起来,正和这个身体的记忆缓缓融合。

  Rox沉静了一下,转动头部,发现自己趴在一张床上,喘气有些费力。不过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呼吸过了,就算不是身受重伤趴在这里,估计喘气一样费力。

  房间很陌生,也很新奇,和他在一些历史图片上看到的相仿。因为受到肉体的限制,他只能转动自己的头部来打量这个房间和自己的处境。

  根据他的判断,如果没有自己的精神体与这具肉体相结合,现在这具肉体变成一具尸体了。

  他现在能力不足,只能恢复部分体力。好在记忆的融合十分顺利,所以当他闭上眼决定再继续休息时,他已经和这具肉体合二为一,以后他就是这个名叫杨莲亭的青年男子了。

  他刚要休息,忽然门外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啊,莲亭哥,你醒来啦。”

  那人看见他睁开眼看向自己,不由高兴地低呼出声。

  Rox,或者说新生后的杨莲亭,对来人笑了笑:“小桃……”

  不过这一开口,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这声音活像被砂粒碾过,破碎沙哑,实在难听。

  被唤作小桃的少女大概十五六岁,眉清目秀,丫鬟打扮。她匆匆奔到床边,眼睛湿润,哽咽道:“莲亭哥,你昏迷了好几天。幸好你今天醒了,不然我真怕、真怕……”

  杨莲亭勉力笑了笑,没有说话。

  小桃反应过来,忙擦擦眼泪,道:“莲亭哥,我给你熬了药,这是平一指平神医亲自给你开的药方,你喝了它马上就会好了。”

  杨莲亭有些诧异:“平神医?”

  他记忆中知道平一指是教中神医,医术高明,江湖佩服。但一向只给教中堂主和长老级的人物看病,似他这种年轻小卒,实还用不上平一指的力。不过东方教主继位后,曾下令日月神教所有教徒,只要是为教受伤,都有资格接受最好的治疗。想必是因为他伤势过重,终于还是由平神医亲自出手了。

  小桃眼睛红红的,低声道:“杨总管为教牺牲,东方教主特意下了令,一定要治好莲亭哥的伤。”

  杨莲亭的爹杨敬忠,是日月神教的大总管,对东方教主忠心耿耿。当年东方教主登上教主之位,也有他一份功劳。

  杨莲亭武功低微,在黑木崖上做了个侍卫,平日给父亲打打下手,学着处理教中事务。他此次受伤,乃是因为前几天教主引教中潜伏的逆党叛乱,于黑木崖上剿灭时,被敌手误伤。而他父亲杨敬忠,却是以身殉教了。

  杨莲亭刚刚重生,对人类的感情还不太熟悉,虽对杨敬忠还残留着浓浓地父子之情,但一时却做不出什么反应。

  小桃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还在神伤父亲之死,忙转移话题:“莲亭哥,快快喝药吧。等你伤好之后,教主一定会重用你。”

  杨莲亭此时已经可以自己动作,但为了不让小桃起疑心,还是由着她给自己喂了药,然后假作虚弱地睡了过去。

  他的精神体与肉体结合后,肉体的恢复能力大幅提高,但他怕被人看出异样,不敢立即痊愈,便控制着伤口的恢复速度。

  如此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多,期间平一指曾来看望过两次,惊异于他的恢复能力迅速。不过想到杨莲亭年轻体壮,好得快些也不稀奇。

  寻常人这等伤势没有三两个月下不得床,但杨莲亭二十多天后已可下床活动。背后的伤口几乎看不出来了。

  这日他正在院子里散步,说是散步,其实是在慢慢协调掌握对肢体的控制能力。毕竟高级精神体的人类生命,对肉体的掌控已十分陌生。

  忽然烈火堂一人前来传令,说教主听说他伤势大好,今日要见他。

  杨莲亭顿了顿,道:“知道了。”

  他回屋换了身衣服,与那人一同向大殿走去。

  黑木崖十分广大,除了日月神教的正殿外殿,后面还有教主的起居之所,两侧的长老堂主的院落,以及无数侍卫教仆的居所。

  杨莲亭之前很少来正殿,一来他没那个资格,二来他爹对他的最大愿望就是将来有一天他在武艺上能出人头地,为教主所重用,所以天天逼着他练武。

  但教中武功高强的长老和堂主虽然不少,杨莲亭却一直不曾拜得什么名师。杨敬忠本身武艺低微,在现任教主东方不败继任教主之前,并不曾如何出头,只因他与东方不败素来交好,在东方不败尚为风雷堂副香主时,给了他一套剑谱。杨敬忠于是便将这套剑谱给了儿子,天天督促他练习。

  杨莲亭此人于武功上天赋一般,又缺少名师指点,练得浑浑噩噩。但他为人甚是勤勉,又有一股傲气,坚持了几年,竟让他练成了个二流身手。放到江湖上,也可混得名号。只是无奈黑木崖上高手众多,人家又都练得是高深的武功,他如何能比?因此越发显得自己身手普通,一般得不能再一般了。

  杨莲亭低着头随那侍卫进了大殿,也不抬头,直接对着大殿正座上的人就拜了下去。

  “属下杨莲亭,参见教主。”

  “扑哧……”

  “呵呵……”

  不知是谁失口笑了出来,大殿上传来低笑之声。

  杨莲亭正莫名其妙,忽听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身畔响起。

  “起来吧。”

  杨莲亭抬头,这才发现教主并未坐在大殿之上的正座上,而是正站在他身边。

  东方不败离他大约三步远,身穿一身月牙色滚金长衫,头未戴冠,只一枚青玉碧簪束了黑发。腰间一条青带,与玉簪朝相辉映,越发映衬得此人丰神隽美,从容淡雅。

  只是他虽淡淡而立,看上去俊美随和,但目光冷冽,一双黑眸仿佛幽潭,看着杨莲亭时,视线似乎直入他心腑之间。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