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军事 → 独步天下之绝世神兵江弑小说结局

独步天下之绝世神兵江弑小说结局

波痕 著

连载中免费

《独步天下之绝世神兵》是由作家波痕所写的历史军事作品,主角是江弑和赫连灵灵,小说讲的是江弑是隐士家族目前唯一残留的血脉,从小跟着师父在山上习武的他得知家中发生的事故后立马下山以报血海深仇,此后也因绝世神物神羽而让他开始了一段爱恨纠葛之旅......

更新:2019/12/04

在线阅读

《独步天下之绝世神兵》是由作家波痕所写的历史军事作品,主角是江弑和赫连灵灵,小说讲的是江弑是隐士家族目前唯一残留的血脉,从小跟着师父在山上习武的他得知家中发生的事故后立马下山以报血海深仇,此后也因绝世神物神羽而让他开始了一段爱恨纠葛之旅......

免费阅读

  黑衣人眼睛微微合了一下,突然转身刚插好的剑瞬间又被抽了出来,举起对着背后。剑锋居然出现一人,

        又是一个白素衣男子,额头轻扬,才没有碰到剑。白素衣男子年龄比上一个死去的稍长一些,脸上没有伤痕,但是模样比前一个差多了。

  白素衣男子不敢轻举妄动,输了口气,道:“大侠,我没有想要杀你!”

  “我察觉到了!”黑衣人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声音充满了磁性。

  “那,你不会杀我吧?”白素衣男子有些紧张,自从黑衣人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察觉到了黑衣人的武功强悍之处。

        所以在自己雇主高哲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没有出手相救,那个时候没有人可以救高哲。可是到后来刘大人遇害的时候,他依旧没有出手,只为保住自己的性命。

  “你不想杀我,我就不会杀你了吗?”黑衣人反问。

  “啪!”一声,白素衣男子居然跪了下来,乞求语气道:“大侠,我上有老………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黑衣人就用带着剑鞘的剑割烂了他的嘴,冷声说:“撒谎!如此贪生怕死、拿人钱财却不为人效命之人,杀了,太便宜你了。”

  “唔……唔唔”白素衣男子捂着嘴,想说,多谢大侠不杀之恩。

  当他再次抬头时发现黑衣人已经消失了,这等轻功,怎么能让人不震惊。白素衣男子赶紧起身,不顾现场的一切,也快速的飞走了。

  第二日,高府被血洗的事情就传遍大江南北,汉高祖刘邦得知此事,龙颜大怒。立下口谕,能活捉昨夜开国大典闹事杀手者,

       封官晋爵。能斩杀者,赏黄金百万。知其下落并上报者,奖黄金十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全国各地杀手组着纷纷行动了起来,告示贴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

  就在处处喊着要捉拿黑衣杀手之时,不知从哪里又传来一条小道消息:黑衣杀手今晚将在金銮殿上,斩杀所有官员。

  消息如同瘟疫一般,瞬间传遍了大江南北,到了刘邦的耳朵里,龙威再次被触动。都知道,晚上金銮殿中不可能有官员在的,

      黑衣杀手是不可能在金銮殿上杀死全部官员的。刘邦刚做皇帝一天,竟出现如此这般狂妄之徒,不生擒此人,难熄心中怒焰。

       于是召集文武百官,坐守金銮殿之上,以引来黑衣杀手。

  谁知,黑衣人杀害高哲、刘大人的事情被传的神乎其神。诸多官员都认为黑衣杀手有此等能力,竟抱病不上朝,

       为此刘邦不得不去找真正一直在背后帮助他打江山的兄弟刘标星。

  刘标星,有勇有谋,还练得一身好武艺。是刘邦同父异母的兄长,对刘邦照顾极佳,可以说他的江山一半是刘标星的功劳。

       但是对外人而言,他们是绝对不认识的二人。刘邦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人见人爱,而刘标星是山头土匪,无恶不作。

  刘邦穿着粗糙的衣服,补丁上还有补丁,头上带了一个破烂斗笠,来到了并州一个无名山脉。刘标星早已对事情了如指掌,

       也料到刘邦回来找自己,在山寨里沏好了茶等待着他。

  刘邦被一山寨弟兄引进屋内,随即就离去。刘邦此时浑然没有半点君王气息,进门就冲到了刘标星的身边,

       晃着刘标星的手臂乞求的说:“大哥,你一定帮我!我不能让那个人如此嚣张。”

  “不要急,事情我也知道了。逍遥仙吴逍遥的宝贝徒弟江弑前一阵子刚刚出师,昨天就发生如此大事,其中必有联系。”

        刘标星抿了一口山茶,淡淡的分析。

  “逍遥仙?他要出手朕这个皇帝不是做到头了?”刘邦心慌了起来。

  “兄弟不必担心,逍遥仙想要你的江山,早就可以拿去了,没人可以阻拦的了。”

  “这么说,是那个才下山的江弑?朕这就找人杀了他!”说着,转身刘邦就要走。

  “不要操之过急,现在尚不明江弑身在何处。”刘标星急忙劝说。

  “大哥也不知?”

  “此人乃逍遥仙的徒弟,想来水平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果然是一国将才,可是你没有料到我会来你这里。”一个声音从房屋四周每个角落传来,让人分辨不清到底来人出自何方。

  “谁?!”刘邦问了一句废话。

  “江弑,真的是你。我们刘家与你无冤无仇,你这是为何?”刘标星并没有慌张,虽然江弑来的时候他没有发觉,

        他不认为暴露的江弑还能斗得过他。他曾经可是与逍遥仙交过手的,虽然败在了逍遥仙的手上,

         但也可以算得上虽败犹荣了。现在只是逍遥仙的徒弟,对付起来应该更加容易了。

  “无冤无仇?说的好!也许在别人看来,这个仇真的不应该找你们报,不过我不一样!受死吧!”

  江弑话音一落,身体已经出现在屋内,还是那一身黑衣、那把宝剑。刘标星一把推开刘邦,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软剑横在空中。“乓!”双剑相碰,软剑的一头慢慢的向下弯曲,江弑的剑也跟着滑落了。当滑落到软剑的顶部时,恰巧已经伤不到刘标星。江弑身体平躺在空中,一剑劈向刘标星的腰部。此剑气势如虹,剑身还与刘标星的腰部颇有距离,腰部衣物却像被灼烧一般向两边缩卷开来。

  若是再不进行阻拦,等剑身到达刘标星腰部,那么他就已经命丧黄泉了。刘标星怎么说也是久经杀斗中的好手,遇到紧急情况自然知道如何处理。在这关键之时,他持剑柄的手松开,软剑即刻下落挡住了江弑的剑。然后刘标星用手抓住软剑剑刃,死死的向前推着,江弑这才没能前进。

  “江弑,明人不做暗事,话讲明了在动手也不迟!”刘标星在这两招交手当中已经发觉自己可能不是对手,想要拖延时间,也确实很想知道究竟所为何事,江弑非要致自己兄弟二人与死地。

  “要问就问这个狗皇帝!哼!”江弑一个空翻稳稳地站在了地上,冷眼看着刘邦。

  刘邦身体一个哆嗦,惊讶道:“问朕?朕何曾与你相识。”

  “你我不曾相识,若是相识,此处便少了一人,地下就多了一只江家的鬼!”江弑说的有些激动了。

  刘氏二人越听越糊涂了,听江弑的口气,应该是一个家庭或者家族的人都和刘邦有关。他们不曾记得何时与江家的人打过交道,也不曾杀过大规模的江家的人。二人努力在想,刘标星褶皱的眉头没有解开,可是刘邦回忆过程中眼神略微的变化了一下,应该是想起了什么。眼神轻瞟大哥刘标星一眼,发现他还在想着,于是忙又装作在回忆当中。

  他那一切行为骗的过在想事情的刘标星,却躲不过一直观察二人的江弑。江弑心中杀心顿时再起,心中已经了明一切,就算自己现在说明事情缘由,刘邦也是不会承认的。

  “江弑,你……”刘标星始终没有想起当初有过什么事情,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莫非是误会了。

  “不用说了!那个狗皇帝已经承认了一切!你来替他受死!”江弑再次把剑举起,指着刘标星的脖子。

  “既然是他犯的错,为何要杀我?”刘标星不是不想为自己的弟弟去死,而是有些不明白这是为何。

  “很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是他最靠得住的人。你死了,他一定痛苦万分,好不容易得来的天下却也在痛苦中度过,这不比杀了他痛苦百倍?”

  “你!”这句话说到了刘邦心坎儿了,刘标星对他的好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刘邦也并非无情无义之人,若是刘标星死了他必定天天都活在复仇的痛苦当中。

  “你不想也可以,你把当初做的事情说出来,我可以考虑杀你!”

  刘邦当然也不想自己死,没有考虑太多,心中倒是另生一计,豪气的说道:“你我本无冤无仇,奈何你武艺高强,我无力反抗,若你要杀我哥哥必定踏我尸过!”

  此话一落,刘标星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刘邦竟放低了自己身段称自己为“我”,不再是朕。而且一心想要维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刘标星此时也不多想,完全相信刘邦没有任何隐瞒。

  刘标星张开双臂,拉起刘邦向后滑行了半尺的距离,避开了江弑能轻易杀掉自己等人的地方,不屑的说:“你认为,我们已经是板上的鱼肉了吗,异想天开!”

  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江弑改变了自己自信的心态,淡淡的道:“你不用救那个狗皇帝,我不会杀他的!”

  “少废话!看招!”刘标星认为事情已经明了,就是江弑这个杀手胡扯一通,现在可以将其斩杀。虽然可能不敌对手,但还是要试上一试。完全是虚荣心在作怪,不过倘若他想要逃,江弑也是不会让他逃走的。

  江弑退后一步,高举手中宝剑,白色剑芒无比耀眼。眼睛盯着手中宝剑,脑中却没有宝剑的影子,这只是一个动作。房间内人物的一举一动完全都避不过他那无形的眼,就连他们的心跳、呼吸都被他所察觉。他能感觉到刘邦现在呼吸紧促,心跳速度超过平日的两倍,但却强力压制着表面装作镇定。

  刘标星身体已经化为七道虚影,遍布江弑周围,每个虚影中都拿着那把软剑。其中一个虚影忽地刺出一剑,剑还没有刺到江弑的身上,忽然腾空而起,一剑向江弑眉心砍来。与此同时,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四个虚影也挥剑向江弑刺来,江弑不曾紧张,将剑锋转向朝地面。左手四指并拢贴在剑身上,瞬间变成了四个江弑,神情完全相同,动作也无任何差异。

  “铿、铿、铿、铿”四声参差不齐的响起,刘标星的四个虚影手中软剑无一例外的扎在了四个江弑手中的宝剑上。紧跟着,四个江弑急速旋转,成了一道黑柱,白色剑芒在黑柱中间分外鲜明。黑柱飘离地面直戳上方的虚影刘标星,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剩余的两个虚影都还没能出手。

  黑柱飞向了空中,劈开了那个虚影手中的软剑,接着那虚影的右肩上。瞬间的功夫,刘标星的七个虚影中的六个都化为乌有,仅存的的一个也被江弑戳伤了肩膀。刘标星握着软剑的右手,颤抖着松开了,“哗啦……”几声清脆的断剑与地面撞击的声音传来,他的剑竟断裂成了七节。

  “弑杀剑果然不简单,咳咳……没想到逍、逍遥、遥仙会把他给你。”刘标星身受重伤,有些底气不足。

  “若是手拿弑杀还不能将你斩杀,何颜面对家师!”江弑没有任何得意,认为打败刘标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你的四重影也不再他之下了!”刘标星对于刚才江弑打败他的那一招还是很佩服的,曾经与逍遥仙比试就败于此招。

  “江弑何德何能怎敢与师傅媲美,若……”忽然门外一阵凌乱脚步声,看了刘标星一眼,“谁!”

  没等刘标星说什么,屋门被打开,门外踉跄跌进一人。此人向前缓行两步才得以稳住身形,头发蓬松一团,灰迹斑斑。脸上也是尘土覆盖,可以辨别出是个少女,但分不清美丑。眼睛有些干涩却看得出几分倔强,精神萎靡,摇摇欲坠。身上衣物虽也污垢不少,有些破碎,却可以看出价值不菲。

  接着又进来一人,四十岁左右男子,满脸络腮胡子,头发同样凌乱不堪,但却一脸猥琐笑容。进来后未发现屋内状况,张口就道:“大哥,看我给带了什么!”

  络腮胡子男人抓起蓬乱头发少女的下巴,脸上笑容更加让人恶心,不停的点着头。少女似乎已经无力挣扎,眼睛都已经微微闭上了。过了片刻发现屋内没有人说话,这才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头观望。表情立刻有了变化,左手轻轻的伸到了背后,准备抽出自己的刀。看到刘标星都被刺伤,心中逃跑的念头忽然占据整个脑子。可是他却没有做出来,此刻所有的人的目光盯着他,心中莫名的害怕。

  此时刘标星心中也有了想法,突然集中内力向江弑推出一掌。江弑身体快速向侧边一闪,躲了过去,没想到手中的弑杀竟划落了刘标星的右手手臂。“啊——”刘标星痛苦的喊出了声,脚上动作却没有减慢,左手拉起刘邦就向门口飞出。江弑哪能就让他这样就逃走,脚尖一点地身体飞了起来,下一刻便已经到了门口。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