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苏清幽墨深寒番外全集

苏清幽墨深寒番外全集

金九月 著

连载中免费

以苏清幽和墨深寒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言情作品《妈咪要宠傲娇爹地请靠边》是由作家金九月所著,小说讲的是苏清幽在四年前因不得已苦衷狠心抛弃墨深寒独自离开,而四年后再次回来且带着孩子的苏清幽和霸总墨深寒重逢了,他恨她以至于百般折磨她,可殊不知当初墨深寒究竟伤她有多深.......

更新:2019/12/05

在线阅读

以苏清幽和墨深寒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言情作品《妈咪要宠傲娇爹地请靠边》是由作家金九月所著,小说讲的是苏清幽在四年前因不得已苦衷狠心抛弃墨深寒独自离开,而四年后再次回来且带着孩子的苏清幽和霸总墨深寒重逢了,他恨她以至于百般折磨她,可殊不知当初墨深寒究竟伤她有多深.......

免费阅读

  司机胆战心惊的开着车,透过后视镜时不时往后看一眼。

  已婚妇女?余情未了?有钱人的感情生活都这么混乱吗?

  不过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可不敢提出任何质疑。

  墨深寒闷闷的倚靠在后座,双眸紧闭冷着张脸,浑身写满了生人勿近。

  片刻后,他掏出手机,找到宋薇兰的微信编了条短信:

  中午的事我很抱歉,有时间请你吃饭。

  很快,宋薇兰回了信息:

  墨总我就是不小心摔倒的,和你没有关系,而且一点也不疼啦!最近我都有空,看你怎么安排!

  墨深寒没有再回复,随手把手机丢在一旁,狭长的眸子缓缓眯起。

  ‘往后我看到您绕道走,绝不碰面’

  他倒要看看怎么个绕道走!

  苏清幽打车到了公司,同事告知经理扔给她一个大单子,对方签下话,光奖金就够吃半年的。

  原本她是心动的,可当看到耀V两个字,所有的期待转瞬成空。

  这个单子,她接不了,也不能接。

  她把这个单子送给较好的同事萌萌,可经过几个回合,萌萌自认道行太浅,实在没有福气发这财,最后还是落在了苏清幽的手里。

  经理那边也给了通知,这周签不下这份合约,那她也不用来了。

  累了一天的苏清幽回到家,打开门一抹小身影扑过来。

  “妈咪回来了,宝宝好想你啊!”

  苏清幽目光柔软起来,摸了摸他的毛绒绒的发顶,“宝宝在学校乖不乖?有没有听老师的话?”

  锡泽黑亮的眼睛眨了眨,在她脸上亲了亲,“当然咯,我在学校可乖了,老师还奖励小红花了呢!”

  “嗯嗯,宝宝是最棒的!”

  婆婆走了过来,没好气的道,“有什么好腻歪的?我今天累了一天了,晚饭你去做。”

  苏清幽让锡泽去看会电视,走进厨房准备晚餐,没想到婆婆也跟了过来。

  “妈,你有什么事吗?”

  婆婆倒三角的眼剜着她,冷冷质问道,“你怎么把明志的电话微信都拉黑了?你生的什么心思?”

  有些事情,苏清幽到现在还不想戳破,一时沉默。

  婆婆见她性子这么木讷,更加得寸进尺,“明志在外创业难免有亏损,你不能大度点,给他点钱,就当是借你的,让他维持一段时间,真不知道你那些钱都花哪了?”

  苏清幽声调冷下来,“妈,我一个月累死累活赚那些钱,锡泽要上学,家里一切花销,都算在我身上,我能有多少钱?更何况宋明志根本不是创业,他是在赌博!”

  婆婆自然不会信她的说辞,以为是她胡思乱想,对她更没有好脸色。

  七点四十分。

  宋薇兰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家。

  婆婆责怪她乱花钱,宋薇兰说这些东西都是墨深寒送给她的,婆婆一听立即喜笑颜开。

  “乖女儿和那个墨总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宋薇兰脸色微沉,她要怎么开口,至今还没再见墨深寒一面,每天送的礼物不过是由助理转交给她。

  “妈,你想什么呢?墨总不是那种人,他很尊重我。”

  “薇兰,我看他肯定对你用情至深,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做豪门太太了。”

  苏清幽手里拿着儿童餐具,听到这句话,神情微怔。

  平民百姓想嫁入墨家,兴许宋薇兰会面临当年与她同出一辙的待遇,被人怒甩一张支票。

  “妈咪你怎么了?”

  锡泽发现苏清幽在出神,圆碌碌的眼睛不解的盯着她看。

  苏清幽回过神,笑着把餐具放在他面前,摇了摇头。

  扭头对婆婆道,“妈该吃饭了。”

  宋薇兰先拎着战利品放回房间。

  虚荣心极强的婆婆,肯定了女儿会嫁入豪门的同时,心更高气更傲了。

  瞥了她一眼,双手环胸,“看你这没眼力见的样?到现在还不明白?做娘家嫂的多巴结巴结小姑子,往后有你的好处。”

  苏清幽淡淡的听着,没有搭腔,很快宋薇兰入了座,婆婆亲昵的替她夹菜。

  “嫂子,听说耀V和你们公司有合作?”宋薇兰突然提到这个话题上。

  苏清幽点点头,“嗯。”

  “我也是听同事说,你们公司那边交接了很多次,都没成功。”

  平时她们很少会谈到工作方面的事,出于礼貌苏清幽简单回应了一些问题。

  宋薇兰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不屑的笑道,“这种小事简单,嫂子要我帮你吗?”

  婆婆一口应下,“当然要啦!有人脉为什么不用,都是自家人帮谁都一样。”

  苏清幽眉头微拢,只听她们俩在那说个不停,识相的没有插话。望着锡泽努力扒饭的乖巧模样,觉得受什么委屈都是值得的。

  第二天下午。

  耀V公司的电话被苏清幽打了一天。

  接电话的助理一直在说:抱歉女士,总裁在忙,请您隔二十分钟打来。

  就这样,二十分钟之后又是二十分钟,没休止的二十分钟几乎击溃了她。

  苏清幽多少能猜出来是墨深寒在整她,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份工作她不能丢。

  相隔几公里的耀V国际。

  外形俊美非凡,一身矜贵气质,仿佛从古代里走出来的贵公子。

  此时正悠闲的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看着窗外的风景。

  一旁脸色难堪的助理,紧张的盯着墙上的石英钟和眼前的座机,特么的都成条件反射了。

  “总…总裁…苏女士那边,什么时候给个准信?”

  他神经衰弱,真的受不了这种折磨。

  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叩在桌面,狭长的黑眸流露着狩猎者必胜的自信,他看了看腕表,淡淡道。

  “你去找家餐厅,告诉她地址,六点前必须赶到。”

  助理喜大普奔的应道,直接把话传达过去了。

  墨深寒伸手扯了扯领结,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

  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顿饭。

  很快便看到屏幕上出现一行内容。

  有时间!

  苏清幽收到答复,根据地图找到了地址,赶着下班的点乘车先行到达。

  她不知道墨深寒打的什么算盘,她只是想在离婚之前,保住这份工作。

  温城特别有名的西餐厅,众多网红情侣打卡圣地,苏清幽报了自己名字,被服务员领到一处。

  她盯着时间,心情忐忑的等待着。

  很快,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餐厅,当看到与他同行的宋薇兰时,她的心揪了一下。

  容不得她想太多,两人已经走到她面前。

  苏清幽硬着头皮唤道,“墨总。”

  宋薇兰错愕的扭过头,脸上的震惊不是装的。

  “…大嫂,你怎么在这?”

  苏清幽脸色苦笑了笑,凝着宋薇兰膈应的脸,解释道。

  “我来谈合作的事。”她想了想继续道。

  “我看墨总今天不方便,还是改日再约吧!”她总不能留下看他们吃饭吧。

  说着拿起包,看那架势是要走人。

  墨深寒冷眸敛了敛,唇畔泛出幽冷的弧度嗓音淡淡说道,“是我忘了与苏女士约定的时间,如果不介意的话,刚好可以坐下来边吃边聊。”

  他把目光落在宋薇兰那,挑眉的间隙想了想她的名字,“薇、兰,你介意吗?”

  宋薇兰忍着发怒的情绪,瞪着苏清幽,她等了这么多天,终于在今天收到了总裁的邀约。

  本以为吃过饭他们能更近一步,谁知这个碍事的女人从哪里冒出来的,谈合作什么时候不能谈,非要破坏她的好事。

  宋薇兰依偎着墨深寒,娇声道,“这可是我大嫂,我当然不会介意啊!都是一家人嘛。”

  “感谢招待,但是今天不方便,我还是再约吧。”苏清幽闷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垂着头更看不到表情。

  墨深寒本就厌烦身边女人的接触,但是苏清幽在这他又不好把她推开。抬头看见她这副死德性,薄唇紧抿,冷冷发笑,他是对她太好了吗?还敢违抗他的命令。

  “看来贵公司并没有多大的诚意,苏女士可以走,不过往后耀V绝不与你们公司合作。”

  苏清幽仰起一张粉黛未施的脸,唇角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既然墨总盛情难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宋薇兰恨恨的咬牙,好不容易得到独处的机会,苏清幽竟然这么没有眼色。

  但是她又不能明面的说出来,只能附和着墨深寒。

  服务员过来点餐,墨深寒客套的询问了两人的喜好。

  苏清幽只想快些结束这顿晚餐,吃什么都无所谓,随便点了份意式面。

  趁着等餐的空隙,苏清幽再次把文件拿出来。

  “墨总,我们公司…”

  墨深寒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蓝色首饰盒,递到宋薇兰面前。

  宋薇兰捂嘴惊讶着,他当面送她礼物,难道是…

  她很激动,满眼闪烁着泪光,“深寒,送给我的吗?”

  “傻瓜,还能送给谁?”

  宋薇兰双手接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当看到一条铂金项链静静的躺在里面时,很是失望。

  只是条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项链,连颗钻石都没有,不像出自他的手。

  而坐在一旁的苏清幽,双眸失色,慢慢的抿起嘴,脸上还绷着最后的冷静,不至于在他们面前失态,可是整个人的灵魂好像瞬间消失,抽离身体…

  “这条手链意义重大,是我攒了很久的钱买的第一件礼物。”墨深寒一张英俊如斯的脸淡漠静然,淡淡的说着。

  宋薇兰不了解墨深寒的身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苏清幽身为当事人,没有比她更清楚。那时的墨深寒还只是名普通的大学生,这是他辛辛苦苦赚钱送给她的礼物。

  可她那时候已经不能和他在一起,所以残忍的和他分手。

  “深寒你对我真好,这件礼物我特别喜欢。”

  “你喜欢就好。”

  苏清幽低眸,耳边回荡着两人的交谈很久。

  他真的把它送给别人了!

  她伸出颤巍的手掌,捂住胸口的位置,原来隐藏那么久的地方还是会疼。

  有什么好难受的,这不是她一首策划的吗?

  他们本该形如路人,他该有自己的新生活。

  一顿晚餐吃的毫无食欲,苏清幽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宋薇兰没怎么吃过西餐,望着眼前的牛排不知道如何下手,墨深寒注意到她的窘迫,即使心里再不悦也装作体贴的切好盘子里的牛排端给她。

  他们两人全程在‘秀恩爱’,苏清幽只得闷头吃饭,做个知趣的电灯泡。

  她没有忘记是带着合同来的,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一直等待两人吃完饭。

  “墨总,时间不早了,我们的工作是不是…”

  “苏女士,您当我们耀V是什么?您说谈工作就要谈工作?您把我当成什么了?”墨深寒嘲弄的笑,眼神清明,映着她苍白的脸。

  苏清幽听着他一语双关的话,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签合同,纯粹的想恶作剧,报复她而已。

  明白了这些她暗暗抽了抽鼻息,站起身,嗓音有一丝暗哑。

  “我想墨总并不想签这份合同,既然这样我就该识趣点,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苏女士是要放弃了。”

  身后是一道几近咬牙切齿的威胁。

  “不过是一份工作,没什么好在意的。”

  她走了,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后果,也毫不顾及的离开了。

  好像是无法忍受那种感觉,类似于凌迟处死,不如一刀杀了她一了百了。

  温城的夜晚,远比其他城市的夜晚要孤独,风是凉的,月是冷的,连路灯都是孤独的颜色。

  苏清幽走在街道上,一阵急促的来电铃声将她从回忆拉回到现实。

  她慌忙的拿出手机,这才发觉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挂满了泪,她随意擦了擦接通了电话。

  “连先生你好。”

  “清幽,你今天很忙吗?”

  苏清幽困惑,“还好啊,怎么了?”

  “刚才载着棉棉经过幼儿园,看到锡泽坐在大门口…”

  她顿时乱了脚步,声音里带着哭腔,“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打过电话交代我婆婆的?锡泽怎么了?有没有受伤?”

  “清幽你别担心,锡泽现在和我们在一起很安全。”

  “…好,连先生谢谢你,我现在去找你们。”

  “不用那么着急,我先带他们在外面吃点东西,等下你直接去我家就好。”

  苏清幽道谢,挂了电话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着急的站在路边打车。

  一辆黑色的卡宴停在她面前,苏清幽扭头看到熟悉的车牌号,瞳孔缩了缩。

  他不该陪着宋薇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墨深寒降下车窗,露出俊美邪恶的脸,他道,“哭过?”

  苏清幽别过脸,只听他继续道,“舍不得我这笔大单,所以哭了?”

  “是,我们这种普通拼命工作就是为了钱。”苏清幽不想与他争执,不在乎他如何想她。

  远方一辆出租车驶来,苏清幽朝他招手,墨深寒黑眸湛湛,直接启动车子挡在他的车头前。

  出租车司机一看这架势,有钱人任性啊!他伤不起,赶紧开车远离了是非之地。

  “墨深寒你想怎么样?”

  苏清幽哽咽着,泪眼朦胧中,这个男人仍对她笑,笑容刺目冰冷。

  “当初那女人给的钱,被你花光了?呵!我有钱,需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你疯了。”

  “不用提醒我,我很清醒,离婚的官司我可以帮你打,你要钱我要你,各需所得!”

  ‘我要你’这句话直击她的灵魂。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