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幻想 → 永无乡严岑许暮洲

永无乡严岑许暮洲

顾言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纯爱新书《永无乡》的双男主分别是严岑×许暮洲,这部人气小说是由作者大大顾言精心打造的,《永无乡》全文讲述的是:来许暮洲被这个名为”永无乡”的系统挑中,去消除现实生活中那些无法被自然抵消的怨恨和执念。在正式进入永无乡后,许暮洲也开始对严岑这个人起了兴趣。严岑像老师一样,引导着许暮洲熟悉永无乡这个系统。在惊险刺激的任务游戏中.....更多精彩优质小说尽在故事递~

更新:2019/12/09

在线阅读

    都市纯爱新书《永无乡》的双男主分别是严岑×许暮洲,这部人气小说是由作者大大顾言精心打造的,《永无乡》全文讲述的是:来许暮洲被这个名为”永无乡”的系统挑中,去消除现实生活中那些无法被自然抵消的怨恨和执念。在正式进入永无乡后,许暮洲也开始对严岑这个人起了兴趣。严岑像老师一样,引导着许暮洲熟悉永无乡这个系统。在惊险刺激的任务游戏中.....更多精彩优质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一个善意的礼貌青年是很难让人在第一眼就生出恶意的——何况他还长得很好。

  纪筠的目光落在许暮洲的手上,才发现他手中握着一个二开尺寸的纸卷。

  “我也是没办法了。”许暮洲说:“这是我学校要交的作业,老师刚刚返给我的。但是疗养院有上网时间限制,我一个人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听说您也是建筑设计师,就来碰碰运气。”

  许暮洲说着把纸卷架在臂弯里,倒出手做了个恳求的手势。

  虽然许暮洲本人并不喜欢与人有过多的深切交往,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得怎么才能让别人对他抱有善意。孤儿院生活塑造了他过于独立的性格的同时,也让他学会了怎么才能尽可能获得更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唇角略微下拉,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许暮洲长得很清秀,也很年轻,看起来确实是个大学生的模样,作出这种表情非但不让人生厌,反而有种莫名的可爱,让人看着就想撸一把。

  纪筠当然也是这样。

  她点了点头,侧身让开了门,让许暮洲进来。

  “谢谢。”许暮洲毫不吝啬自己的情绪,他弯着眼睛笑起来,脚步轻快地进了门,将手中的纸卷铺开放在了床头柜上。

  床头柜的面积不足以支撑这幅图,还有一半纸页露在外面,顺着惯性弯折下去,许暮洲手忙脚乱地架住纸页一角,勉强维持了一下平衡。

  纪筠已经从沙发上拿了跟人交流的纸笔回来,见状指了指自己的床,示意许暮洲将图铺在上头。

  那张图确实是许暮洲曾经上学时期的作业,是他从自己的邮箱里扒出来的。许暮洲最初不知道这算不算与原世界线联络,于是还现巴巴发了条短信给严岑,对方在会议间隙抽空给他回了这条短信,上面只有简明扼要的俩字——可以。

  只是医生办公室的打印机只能打印A4纸,许暮洲把这张图下载下来之后又裁又印,最后才勉强拼成这幅整图。

  大概是这张图太过惨兮兮,纪筠抿了抿唇,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

  许暮洲挠了挠头,笑着说:“这没办法,疗养院的打印机不能打大图,如果缩略到A4纸上的话就看不清细节了……”

  纪筠从床下拿出两张塑料凳,递给许暮洲一个,然后摊开本子写了几个字。

  【我知道。】

  纪筠第一次跟许暮洲这样交流,不知道他习不习惯,写完之后还看了一眼许暮洲,确定对方再看才继续写了下去。

  【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许暮洲伸手在图纸右上角的一个小房间,那里明显有一块线条格过于突兀,没法跟其他的外线条连接上。

  许暮洲点了点那个连接点,小声说:“这里总是合不上,我是按照老师给的数据一条一条线画的,但是最后画完卧室往回合拢过来的时候就差这么一点。”

  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折起的纸摊开放在床上,那是一张手写数据的便签,上面只标注了一些基本数据。

  他这张图并不复杂,是一张四室两厅的基础平面图,只是户型不太方正,是那种窄式长户,以致于里面的各个房间分布不太对称,一眼看过去好像很杂乱的模样。

  纪筠将那张纸往自己这边拽了一点,随手在本子上写道。

  【刚开始学?】

  “对。”许暮洲点了点头。

  他不担心这种谎话会被戳穿,这里的所有病例只有本人及亲属可以调用,他的个人信息不会被纪筠发现。

  纪筠习惯性地转了个笔花,眼神落在了那张图纸上。纪筠看图纸的效率比许暮洲还要高,她将笔尖点在玄关靠上的外墙上,将其视作起点,然后用笔尖顺着墙面线条的路径逐一下滑,并且比对着许暮洲打印出来的那张原稿标注着数据。

  她通常会在一条线的左右两端画一个小小的斜线,然后从两条斜线的中端入手,向内拉出一个线条,用来示意数据范围。

  许暮洲的注意力没有放在图上,而是落在了纪筠执笔的手上。

  纪筠的手很稳,线条画得非常好看,一点都没有破坏图纸本身的美感。

  碳酸锂片和利培酮都是副作用很明显的精神类药物,利培酮容易引起焦虑头晕等不良反应,而碳酸锂片更是会产生双手萎靡无力,间歇性震颤的神经性副作用。

  纪筠在疗养院住了一年多,中间还因躁狂症在监护区进行过治疗,如果她一直持续性服用这些药物的话,她的手绝不可能这么稳当。

  ——许暮洲是故意选用了看图纸这样的名头来试探纪筠的。

  在从食堂回来的路上,许暮洲想象过很多与纪筠接触的方法,但都无一例外被他否决了。

  许暮洲认真想过,他究竟是想从纪筠哪里得到什么信息——从完成任务的角度来说,无非只有两种途径可以达成最终目标。

  一是从纪筠本身的心理状态入手,这种方法无异于最便捷,但是用膝盖想也知道,纪筠哪怕再傻也不会在三言两语间对一个陌生人敞开心扉。而如果仅仅想从普通交流中发现端倪的话,许暮洲自认做不到。他心理学的专业知识不多,于是干脆决定把分析纪筠的内心世界这种任务交给严岑去搞定。

  二则是像上一个实习任务那样,将“任务目标”本身先从任务中刨除,从任务目标身上延伸出各类线索,抽丝剥茧地寻找她的经历和人生转折点,然后缩小所能产生执念的事件范围,最终再一个个尝试。

  相比起其他的主观意愿极强的因素,许暮洲知道,这才是他的强项。

  严岑在上一个任务世界曾经教过他要如何“融入人群”,许暮洲是个好学生,不但会活学活用,还会举一反三。

  人之间的相似之处会让他们迅速拉近彼此的距离,从而在不经意间展现出潜意识中非常熟悉的行为来。

  而“同专业”则是许暮洲给纪筠展现出“归属感”的第一步,也是他获取信息的第一步。

  事实证明,许暮洲的判断没有错。

  纪筠的手太稳了,稳得不像是一个常年吃精神类药物的患者。许暮洲的目光从她的手移到图纸上,被纪筠比对过的图纸部分都已经标好了数据,那些数据比许暮洲给出的半成品还要精准。

  ——思路清晰,工作效率极高。

  如果说吃了一整年利培酮还能有这个水平,那恐怕这位纪筠小姐是个天才。

  看到这里,许暮洲几乎已经可以断定,纪筠没有在接受药物治疗。

  在许暮洲思考的功夫,纪筠已经将整张图看完了,她随手在图纸右下角划了几笔,写了个什么。然后拿过那张标注着数据的草稿纸比对了一下,然后用笔在其中一个卧室的内墙上画了个圈。

  【卧室墙厚度不对,内单墙厚度应该是200,你画成240了。】

  纪筠用笔敲了敲许暮洲的手背,示意他去看本子上的字。

  许暮洲凑过去看了一眼纪筠圈出的地方,然后又比对了一下周围几面外墙的厚度,才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好像是啊。”许暮洲说:“我怎么找了半天数据错误也没发现。”

  【初学者是会这样的。】纪筠在本子上写道。

  【因为你在画图的时候已经有惯性思维了,所以如果不是比对精准数据的话,不会发现这种小问题的。】

  “不光是这个。”许暮洲叹息一声,失落地用手搓着纸卷边缘,小声抱怨:“自从生病之后脑子就不太好用,如果治疗之后还没个起色的话,可能就得彻底休学了。”

  纪筠的笔尖在纸面上晃了晃,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写,只是转过头看看着许暮洲。

  “间歇性失忆症。”许暮洲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好多事情记不清,最开始是发现期末考试怎么复习也记不住,后来连日常的事都能忘。”

  纪筠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的眼神摇晃了一下,依旧没有落笔写字。

  这是一个非常抗拒的表现,说明纪筠不想跟许暮洲谈论这种私人话题,哪怕是许暮洲自己的也不行。

  纪筠很警惕,她可以在“公事”上为许暮洲提供帮助,但是一旦涉及“私事”,她就会像装了情感雷达一样,骤然将身边的警戒线划在明面上,拒绝跟人产生私人交往。

  许暮洲并不想让纪筠对他产生警惕之心,干脆见好就收,顺势打住了这个话题。

  “不过找到了原因就好了。”许暮洲装作没发现纪筠的僵硬,笑着说:“谢谢您,真是帮了大忙。”

  许暮洲说着,站起身来开始收拢图纸。纪筠见他没有再继续闲聊下去的意思,微微松了口气,僵硬的肩膀肌肉重新放松下来。

  拼接过的图纸有些不听摆弄,有一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掖进了叠好的被褥底下,许暮洲轻轻拽了一下没拽出来,又怕拉坏了拼接处,于是伸手从被褥下垫了一把。

  纪筠忽然蹭得一下站了起来,有些粗鲁地探身过去将纸页拽了出来。她这个动作太过于急切了,甚至自己碰歪了被褥。

  当然,如果不是纪筠自己这么神经过敏,许暮洲也不会发现,她被褥下还放着一本《雪娃娃》的绘本。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