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叶如歌霍彦西

叶如歌霍彦西

青竹 著

连载中免费

《隐婚蜜爱霍少离婚吧》是由作家青竹所写的总裁甜宠文,主角是叶如歌和霍彦西,小说讲的是叶如歌和霍彦西因醉酒后一夜荒唐,被迫结婚的两人结婚后各过各的,直到某天霍彦西说出了一个荒唐理由并拿出离婚协议,而此时叶如歌带着积攒的所有失望离开,多年后再次重逢的叶如歌和霍彦西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更新:2019/12/10

在线阅读

《隐婚蜜爱霍少离婚吧》是由作家青竹所写的总裁甜宠文,主角是叶如歌和霍彦西,小说讲的是叶如歌和霍彦西因醉酒后一夜荒唐,被迫结婚的两人结婚后各过各的,直到某天霍彦西说出了一个荒唐理由并拿出离婚协议,而此时叶如歌带着积攒的所有失望离开,多年后再次重逢的叶如歌和霍彦西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免费阅读

  叶如歌胸口涌起一股愠怒,她几步走过去,明明很气,却要克制着:“你带她来干什么?”

  霍彦西很少见她这样生气,他竟觉得她这气呼呼的模样很生动,不禁玩味的勾起唇:“既然是宴会,我为什么不能带女人来?”

  他当众承认夏诗云是他的女人,那她这个霍太太算什么?

  他可知他的一句话就让叶如歌沦为笑柄,四周那些嘲笑声,讥讽声,甚至那些同情她的目光都让她感到耻辱至极。

  叶如歌脸色更是苍白了。

  夏诗云偏要这个时候火上浇油:“霍太太,你就当我也是来向你爸爸贺寿。”

  叶如歌瞪向几乎整个人贴到霍彦西身上的夏诗云,她深吸一口气,她不想像泼妇一样骂街,尽力平静道:“这里不欢迎你,你走。”

  不等霍彦西开声,她便高声喊:“保安过来。”看来是要直接赶夏诗云走。

  “她走我也走。”霍彦西对上她的视线,偏要和她作对了。

  叶如歌咬着牙瞪视他,就差没有脱口说出‘那你就滚!’

  两人之间的气氛将到冰点,旁人都感到了压力。

  万春芳急忙过来把叶如歌拉回去,对霍彦西赔着笑脸:“彦西,你别走,谁都不要走,今天是你岳父生日宴,来祝贺的都是贵客,你们里面请。”瞧她那谄媚的样,深怕霍彦西真的走了。

  她对叶逸海使个眼色:“逸海,你看你的好女婿来给你过寿,你得让他留下喝几杯酒。”

  叶逸海看了眼女儿,明知道霍彦西这么做实在太过分太伤人,可他却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谁让他们叶家还得依靠霍家生存呢?

  叶逸海扯出古怪笑容:“是啊,彦西,你留下来陪我喝几杯。”

  叶如歌缓缓闭上眼睛,感觉身子凉透了,霍彦西给她那么大的难堪,她却无法做任何抗争。

  就连她的父亲都不站在她这一边。

  霍彦西的目光始终在叶如歌身上,见她一言不发,脸色极其难看,他心里反倒有些窒闷。

  但很快他就忽略那些烦闷,一挥手让后面的助手送上贺礼:“岳父,这是我妈让我送给你的生日贺礼。”

  万春芳笑盈盈的替叶逸海接过贺礼:“你人来就行了,还准备什么贺礼,太客气了。”她越看霍彦西越是顺眼,可惜啊,他娶的不是她的女儿。

  “不客气,反正不是我准备的。”霍彦西口上叫叶逸海一声岳父,根本没把叶家放在眼里,毕竟和叶家结为亲家并非他自愿。

  万春芳笑容凝固几秒,随即大笑几声掩饰尴尬:“都一样,一样……”

  霍彦西带着夏诗云留了下来,叶如歌只觉胸口堵得慌,加上大家都用同情的眼神看她,她更是浑身不自在,没吭声,转身去了洗手间。

  霍彦西眼角余光瞥到她离开的身影,眼中有什么一闪而逝。

  叶如歌来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脸,稍稍平复思绪。

  她看向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藏不住哀怨的双眸,她感觉心好累,这一段婚姻,她要撑不下去了……

  霍彦西走在前往洗手间的走廊上,神色微敛,脑子里浮现的是叶如歌刚才在无比难看的脸。

  大抵是因为心不在焉,在走廊转角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那人直接撞入他怀里,一声惊呼。

  他条件反射扣住对方的腰肢,扶住了她。

  他蹙眉低头,只见对方的脸都皱起来。

  “呀,姐夫,怎么是你?”叶悠然捂着撞痛的鼻子,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姐夫?她是叶如歌的妹妹?

  霍彦西神色冷淡:“没事吧?”正要松手,叶悠然却捂着头很难受的样子:“我……我头好晕啊……”

  她无力的靠在他胸膛前,随时要晕倒那样。

  霍彦西眸光冷锐的盯着靠在他身上的叶悠然,再次要推开她的时候,一道低斥声响起:“霍彦西,你对我妹妹做什么!”

  他抬头看去,叶如歌冷着一张脸,正气势汹汹的快步过来。

  叶如歌一过来就把叶悠然从霍彦西怀里拉开,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像护着一只要落入狼口里的羊。

  她冷瞪霍彦西:“你是不是太无耻了?她是我妹妹,你连她都不放过?”

  霍彦西俊容沉了沉:“我还没到要对一个发育不良的小妹妹下手!”

  她把他当成了什么?是个女人就扑上去?

  叶悠然听到他那话,脸上划过难堪,低头不语。

  “你不用狡辩,我都看到了,我警告你离她远一点!”叶如歌根本不信他,搁下这话便抓紧叶悠然的手快步离开。

  霍彦西心口一股阴郁,瞧她一副着急远离他的模样?

  叶如歌拉着叶悠然回到宴会厅:“你以后不要靠霍彦西太近,知道了吗?”

  叶悠然用力抽回手,没好气的斜睨她:“怎么?怕我跟你抢男人啊?如果他的心不在你身上,他迟早会被别的女人抢走。”

  叶悠然嗤笑一声,心里暗骂叶如歌多管闲事,正想转身走,叶如歌再次抓住她。

  她没好气的回头,对上叶如歌冷然的目光:“他的心在不在我身上轮不到你操心,我是他的合法太太,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其他人想抢那都是妄想,今天是爸爸生日,你最好不要惹事让他不高兴。”

  叶如歌刚才已经看到叶悠然故意撞上霍彦西,她不敢相信叶悠然对霍彦西有非分的想法,肯定是继母教唆她这么做。

  她故意责怪霍彦西,就是要断了叶悠然的妄想。

  叶悠然听到她那半是警告的话,不禁恼羞成怒:“你神气什么?你最好把霍太太的位置坐牢了!”话落她哼了声,气呼呼的走了。

  叶如歌依旧神色平静,眼中倒是有些情绪翻涌。

  她心口有些闷,转身来到酒塔这边端起一杯酒。

  “霍太太,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一道略带挑衅的女声在旁边响起。

  叶如歌闻声皱眉转头看去,夏诗云高傲的抬着下巴示威那般的看着她。

  她知道夏诗云故意来挑事,如果她现在对她发飙,不但引起大家的关注,还有可能破坏父亲的寿宴。

  所以她冷睨一眼夏诗云,暂且压下心头蹿起的情绪,端着酒杯假装对她视而不见,转身要走。

  然而夏诗云却拦住她,还故意凑到她面前压低声音:“你和霍总离婚吧。”

  叶如歌微怔,扫向一脸挑衅的女人,眸光蓦地一沉。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种话?”她冷盯着夏诗云。

  “全江城都知道他不爱你,他宁愿留恋外面的花丛,也不看你这个霍太太一眼,你不觉得很悲哀吗?”夏诗云笑得妖娆,话语直戳她心窝。

  叶如歌原有的气势在这一刻瓦解,心狠狠被刺了一下,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所有人都知道,霍彦西不爱她……

  她不觉得悲哀吗?

  不,她悲哀,但那又怎么样呢?

  叶如歌眼中那一点点伤寂沉淀下来,瞳孔骤凝:“他爱不爱我那是他的事,谁也别想觊觎我霍太太的位置!”她侧首,冷笑着直视夏诗云:“你,更没资格。”

  叶如歌不打算和她多说废话,话落再次要走。

  夏诗云眼中狠光一闪,低低道:“叶如歌,他不爱你,你为什么要继续犯贱抓着他不放?”

  她猛地抓住叶如歌的手,叶如歌条件反射甩开她,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

  夏诗云假装被她用力甩开,整个人往旁边的酒塔撞去,随着高高叠起的上百只酒杯被撞倒塌在地上的破碎声,她摔倒在破碎的酒杯旁,浑身狼狈不说,被酒水浇湿了全身不说,她还被破碎的玻璃酒杯扎受伤,手脚都有冒血。

  叶如歌站在她前面,所有人看过来的时候,自然就认为是她狠心把夏诗云推倒。

  在场的宾客都围过来,叶如歌还没回神,那些谴责的声音就在身旁响起。

  “她怎么那么狠?太欺负人了吧?”

  “难怪霍总厌恶她,她心肠太毒了……”

  那些责怪嘲讽的话语让叶如歌绷紧了脸,她是霍太太,夏诗云是小三,这些人都瞎了眼么?竟然都帮小三说话?

  其实她也明白,这些人不过是看霍彦西的脸色,不然谁敢帮夏诗云说话?

  她冷眼看着地上可怜兮兮的夏诗云,她这一招够狠,自残来害她!

  霍彦西闻声赶过来,他扶起倒在玻璃碎渣里的夏诗云,寒眸冷锐:“叶如歌!你敢伤她?”

  夏诗云靠在他怀里,哭得梨花带泪:“霍总,叶如歌她好狠心,她说如果我再靠近你,她就要我的命!”

  旁人听到这话再次对叶如歌指指点点。

  叶逸海和万春芳也过来了,看到这情况,两人脸色都变了。

  “如歌,怎么回事?你……你怎么能伤人?”万春芳开口就定她的罪。

  叶逸海倒是没出声,只是神情严肃的看着女儿。

  “我没有伤人,是她自己撞过去。”叶如歌神色平静,双手却攥紧。

  她一眨不眨的看着霍彦西,最伤她的不是旁人的言语,而是他对夏诗云的呵护,对她的指责。

  夏诗云眼神闪烁了下,哭得更加可怜:“呜呜,霍总,我好痛啊,我身上一定扎满了玻璃……”

  她哭得那么惨,露出来的手脚确实看到在流血,旁人不禁暗忖,谁会对自己那么狠?自己撞上去?

  这么说叶如歌伤人还不敢承认。

  霍彦西轻轻拍夏诗云后背安抚她,却对叶如歌冷冽低喝:“道歉!”

  叶如歌脸色变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身形摇晃,他……竟要她向夏诗云道歉?

  她对上他冷冽的黑眸,他对她是真的无情啊……

  所有人都看着她,那些讨好霍彦西的人甚至成为他的爪牙,催促她赶紧道歉。

  那些嘲讽和鄙夷的话语仿佛凌迟一般,让她痛不欲生又屈辱不已。

  霍彦西看到她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单薄的身子仿佛摇摇欲坠,他的心莫名一抽。

  “霍总,如歌没有伤害她,她是你的妻子,你应该相信她而不是那个小三!”韩辰走到叶如歌身旁,她此刻的无助让他心疼。

  霍彦西寒眸扫向韩辰,什么时候轮到他为叶如歌出头?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叶如歌,你伤了人不敢认吗?”

  他如此咄咄逼人,叶如歌压下心中的怒和伤,目光幽凉的望着冷峻的男人:“如果我不道歉呢?”

  “那这个寿宴也没必要继续了。”霍彦西这是一定要为夏诗云出头了?

  一句话让叶如歌浑身一颤,目光锁在他那张过分英俊又无情的脸上,他要为了一个小三毁了她父亲的寿宴?

  没人敢出声,叶逸海脸色难看却也迸不出一个字,他这个女婿,他得罪不起。

  “霍彦西,你不要欺人太甚!”唯有护在叶如歌身旁的韩辰出了声。

  霍彦西盯着他,越发觉得他站在叶如歌身边很碍眼。

  叶如歌把韩辰拉回来,她往前走两步,捡起地上一片酒杯碎片,下一刻,她当着众人的面用尖锐的碎片划破自己手腕,鲜红的血顿时流出来!

  “啊!她要干什么?!”

  大家都被叶如歌的举动吓坏了。

  霍彦西神色一沉,眼中的冰冷破裂,心尖一凝。

  “如歌……你,你这是干什么?”叶逸海终于紧张出声。

  “如歌……”韩辰更是大惊失色。

  叶如歌的目光始终在霍彦西身上,她高高举起流血的手腕,双眸里已经空洞了,对着他却挽起了唇微笑:“道歉不可能,命有一条。”

  大家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她那么的倔,刚才嘲笑她的人此刻莫名对她有一丝敬佩。

  “夏诗云就不该来这里。”

  “就是,她是小三,怎么好意思来?”

  突然间,大家都回神了那般,纷纷站到叶如歌那一边,谴责夏诗云。

  夏诗云眼中的得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她下意识攥紧霍彦西的衣袖:“霍总……”

  霍彦西目光沉沉的看着叶如歌,她流血的手腕那么刺目,他感觉很烦躁。

  “叶如歌,你真狠!”霍彦西咬牙搁下这话,抱起夏诗云大步离开。

  他还能拿她怎么样?

  叶如歌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一抹苦涩在心头滑过。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