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残酷的爱情角逐全文

残酷的爱情角逐全文

梅子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虽然上官晋看起来并不怎么欢迎她,而上官御君表面欢迎,心底大概也是看轻她们母女的,然而这毕竟是暂时的家。还有三年!还有三年她就可以自立,不需要再看人的脸色了
  “他不准?!”林建宇几乎要跳起来,“他凭什么!你是自由的个体。”玲珑无可奈何地解释:“我当然是自由的个体,如果没有我的同意他无法逼我做什么。可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母亲毕竟是他的妻子,而我也的确欠他一份恩情……”“你母亲!”建宇气得脸红脖子粗,“她关心过你吗?她赞同你的感情被上官晋支配恐怕只是为了她自己吧!”他刚刚说出这句话,就立即恨不得能咬断自己的舌头。明明知道这是玲珑心中的......

更新:2018/11/12

在线阅读

  看着粉红色的房间,精致的玩具,玲珑心里不禁闷笑。不过她还是扬起甜美的笑容对身后的仆人说:“谢谢!”等到仆人离开,玲珑才舒了一口气,卸下戴了一天的面具。

  她不是那么爱笑的人,生活千篇一律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欢乐。她只是习惯用天真美好的一面对人,掩饰自己过于成熟的个性。她很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的虚伪。

  呵!她叹气,虽然上官晋看起来并不怎么欢迎她,而上官御君表面欢迎,心底大概也是看轻她们母女的,然而这毕竟是暂时的家。还有三年!还有三年她就可以自立,不需要再看人的脸色了。想到这里,她就觉得眼前的境况还不算坏。

  劳碌了一天。玲珑终于感到倦意。她用手稍掩呵欠,决定去洗个澡、然后睡觉。几次三番跟随母亲“改嫁”的过程中,她已经学会了随遇而安。

  此对,上官晋的书房内,上官御君双手交叉,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父亲。夜光流彩,从硕大的落地窗泻进屋内,往上官御君看似平静的眸子里撒上一抹神秘的光芒,揭露那淡漠后的野心。

  “你这么晚叫我来,不会是让我陪你看风景的吧?”他终于感到不耐烦。

  上官晋转过头来,看着灯光下的儿子说道:“你不赞成我娶曲妍吗?”

  上官御君不置可否:“这是父亲您的私事,我没有看法。”

  “呵呵!”他随意一笑,眼眸中精光一闪,“我是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事情。”

  “噢?”上官御君讥诮地扬眉,“这笔生意图的是什么?”在他眼中,曲妍毫无背景,嫁给父亲无非就是为了他的金钱,而父亲也只不过是沉迷于她的美色。

  “展发的事情,是她做的。”

  何展发是曲妍的上一个金主,最近因为公司机密泄露导致破产了,上官集团则在那之后买下展发公司,从而垄断市场。

  “她既然能够背叛一个主子,也能背叛你。”上官御君声音低沉、丝毫不漏情绪地说。

  “我不会让她有机会接触到公司的机密。”上官晋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拿出公文,似乎有结束谈话的意思,“我只是需要一个女人罢了,曲妍不会威胁到你,我不会让她怀孕。”他明白地说出这次谈话的目的,“倒是你,不要碰那个女人,也不要碰她带来的那个女儿,我不想家里出什么丑事。”

  上官御君站了起来,却并没有动怒,只是淡淡地说:“她们还没那个本事让我碰。”

  不是介意曲妍的年龄或者虚伪,他只是不屑卷入父亲的私人生活,而那个女儿玲珑,名字比人美上半分,凭她的姿色诱惑他还早。

  正在这个时候,敲门声传来。

  “进来。”上官晋审视公文,头也不抬。

  “晋,我熬的汤,尝尝吧!”曲妍进门,一身旗袍把姣好的身材尽显,看见御君也热情地对他说:“御君,也来尝尝吧!”

  上官御君脸上早已没有刚才的淡漠,也收起锐利的眼神,不温不火地拒绝:“不用了。父亲,我先回房了。”

  上官晋一点头,抬起头来看着儿子走出房间,才对曲妍说道:“放着,你也回房去吧!”WWW.8Xs.ORG

  曲妍讨好不成,吃了个软钉子,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仍然微笑离去。看来这个上官晋并不是她想的那样色欲熏心,曲妍有些惊讶,当初和他结婚虽然也是交易,但她以为上官晋垂涎她的美色才是主要原因。

  她转过的脸上有着酸涩和嘲讽:男人到了最后还不都是一样?一旦女人给出真心,他们就会离开,就如同十六年前,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离开她一样。

  就在她拉开那扇上好材料的宽阔木门时,背后的上官晋突然出声:“以后这些事情就让下人做。今天进行了一天的婚礼,如果你累了就先睡吧,我一会儿回房。”

  曲妍有一瞬间的愕然,似乎难以相信他的那句话中竟然有一丝的关怀。

  “知道了,晋。”她关上门,离开书房。

  路过女儿的房间时,她轻轻地把手放在门把上。

  她想看看女儿,不知道她适应得怎么样,然而她却犹豫了,她能跟她说什么呢?她们母女之间已经找不出任何共同的话题。

  就在她终于想要离开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玲珑一手扶着门把,一手捂着浴巾擦着头发,那似乎洞悉一切的眼神让她一窘。

  可是随即,玲珑的笑容化解了尴尬的瞬间。

  “妈!我刚刚看见门底下你的影子,我还想是不是你怕吵醒我。我还没睡呢。”玲珑自然地让开身子,“妈!进来呀!”

  曲妍进门,打量着女儿的房间:“布置得还好吗?我叫他们选的粉红色。”

  “很好啊!”玲珑一边站在镜子面前梳理头发,一边从镜子里面看母亲并接着说:“很精致的房间,我猜我那些同学都要嫉妒得发疯了呢!”

  “转学的事情,晋……你爸爸……都帮你弄好了,后天就可以开始上学了。听说是很有名的贵族学校。”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在女儿面前称呼上官晋而无措,曲妍垂下头,没有去看镜子里笑容甜美的女儿。

  “是吗?没想到爸爸这么快就办好了?”玲珑很清楚母亲心里在想什么,她的无措,她勉强的笑容,她无力和矛盾的母爱,玲珑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自己这样的敏锐,或许她真的能够给她甜美的笑容,而不是小心翼翼不去触摸两个人都不愿意面对的领域。无可奈何地,玲珑再一次伪装了,她很轻松自然地叫上官晋“爸爸”,免去了母亲窘迫的境况。”玲珑……”曲妍欲言又止,仔细地打量着女儿,“你……”

  玲珑转身,“什么?”

  曲妍只是看着她,眼神闪烁,嘴唇犹豫地动了两下,又安静下来。她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可是在自己这个女儿面前,她却没有办法流利地说话,尽管她只有十五岁。

  “什么事情?妈妈?你……有事跟我说吧?”玲珑奇怪地看着母亲。

  “你觉得上官御君怎么样?”

  玲珑立即明白她这番话的目的,即使母亲不说,她也知道上官御君,不是她应该心仪的对象。他那笑容掩盖之下的面貌,她并不想要知道。笑容再次绽开,她毫无心机地评论:“很温和、很友好啊!怎么了?”

  “你喜欢他吗?我的意思是你想让他做你哥哥吧?”曲妍措辞更加小心。

  “是啊!我都说了,要做个好妹妹!只希望他也把我当妹妹喜欢!”

  “那好!”曲妍放心了,站了起来,“你好好睡吧!我走了。”

  “嗯!妈妈晚安。”玲珑乖巧地送她到门口。

  在很长时间以前,玲珑就敏感地发觉她的母亲不能面对她,原因在她知道她出生的故事之后明朗起来:她的父亲离开了她们,留给母亲贫困、羞辱还有一个孩子。母亲是想要爱她的,只是她不能在面对着自己这张有着父亲影子的面容时,没有丝毫怨恨。

  玲珑叹气,拉开垂地的窗帘,透过月形的落地窗望着远处……

  那个女孩……

  站立在自己房间内的半月形落地窗前,上官御君看见了他的“新妹妹”。那个女孩,一身丝绸的睡衣,纤薄的身子笔直地挺立在月下,长长的黑发披在身后,静静地贴在她略有曲线的背部。

  玲珑……很平常的女孩,并没有继承母亲漂亮的容貌,平凡得让人难以记住。尽管今天看到她,面对面说过话,可他甚至没有记住她的样子。

  突然间,远处的她偏过头,表情稍有吃惊。她和他的房间都有一个半月形、几乎透明的落地圆台,在他能够看到她时,她也能看到他。然后很快地,她朝他微笑,轻点下巴。那个笑容,奇异得清灵。

  不知什么时候,烟已燃尽,灼痛了他的手指。上官御君捻灭烟头,然后转身走进房间,摁了墙上的按钮,厚重华丽的窗帘在他身后缓缓地合上。她朝他微笑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表情。纤细的一个女孩,平凡得让他连她的面貌都记不住。

  三年后

  麦当劳靠窗户的座位上,有一个长发少女静静地坐着。她实在是个平凡的女孩,除了长长的睫毛下平静的眸子,并没有什么可吸引人的地方,然而她如此地悠然自得,又不能让人不注意到他。这个女孩安静的气息和周围热闹的环境有些不符,可偏偏又出奇地融入画面。

  吸着一杯饮料,她抬手看看表,眉毛轻轻一皱。

  他们又晚了吗?她看着窗外的街道。

  “玲珑!”几个少男少女冲进麦当劳,大声跟她打招呼。

  玲珑朝他们望去,这才笑起来,“你们又晚了哦!”

  首当其冲的是玲珑最好的朋友珍珠,随后是珍珠的男朋友吴新,还有死党林建宇。

  “这顿让珍珠请好了,都是她-里-嗦,出门像参加选美一样麻烦。”建宇笑道。

  珍珠瞥他一眼,心想今后再也不帮他追玲珑,看他还敢不敢陷害她。

  三人点餐完毕后,在玲珑旁边坐下。珍珠最先发言:“是时候了?看你怎么突然挺严肃的?”

  “是时候了。”玲珑没有说话,倒是建宇先出声,“再晚……听说那个上官老头似乎已经给玲珑找好对象了。”

  “玲珑,你怎么说?”三个人中最沉稳的吴新抬眼直视玲珑,“如果你决定了,我们三个一定鼎力相助。就看你的意思了。”

  玲珑玩弄着吸管,平静的面容上绽开一朵笑容,“谢谢。”

  “那你是决定搬出来了?”

  “嗯。”玲珑轻轻点头,“大体上都办好了。他们还不知道我提前考上大学的消息,大学给的奖学金足够我的学费,还有一点余下的钱租间小公寓也没有问题。最差的情况,我还有一点积蓄,而且还可以打工。”

  “其实我们四个人租一所三个卧室的复式公寓就很合算嘛!正好我们都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就一起住喽。我和阿新一间,玲珑和建字各自一间。”珊瑚提议,“房租四分,每个人都会便宜一些。”

  “这倒不是个坏主意。”建宇同意地点头,“四个人也方便照顾彼此。就不知道……玲珑的贵族妈妈会不会同意了。”

  “是啊,一个女孩子家……不好和你这个风流鬼混在一起吧?”珍珠横扫他一眼,揶揄道。

  “喂!你不要太嚣张噢,你还不是和吴新一起住?”

  “我和阿新可是已经订婚了,等到上完大学就要结婚了。”

  吴新和玲珑交换目光,两个人都无奈地苦笑,这两个人总是在一起就吵。

  “好了!玲珑,你觉得合适吗?”吴新问道。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玲珑笑着说,这些朋友可是她在进入上官家之前就认识的,“但是我现在还是搬不出来的,我还没有跟他们说呢。虽然……真的强行搬出来以后就彼此不相干了,但是毕竟我妈在上官家,我不想让她难做。”

  其实玲珑想不出她要搬出上官家会遇到什么阻力,毕竟她是个拖油瓶,上官晋实在没有理由想要强行留她。只是,三年来的施舍,他会不会让她以婚姻来偿还?母亲,是不会违反这样的意思的,她很早就指望她能够嫁入豪门,巩固她自己的地位。现在脱离上官家这样庞大的靠山,以后全都吃自己,母亲会不会觉得她太笨?

  “以后,玲珑,你如果真的独立的话,恐怕要吃很多苦。”吴新轻轻提醒。

  “你在说什么!如果玲珑不搬出来的话,将来才要吃苦。你想她嫁给一个有钱的糟老头、被人利用吗?”珍珠对吴新横眉怒目。

  “对。”玲珑同意,“上官晋是个商人,不会做亏本的生意。他养了我三年,给了我一个姓的恩情,我不知道怎么还他。倘若他真的要求我以婚姻来报答他,我没有理由拒绝。所以,我要在十八岁之前搬出来。即使今后要吃苦,也总比失去自由、整天被那栋豪华别墅囚禁起来好。”

  “那你要怎么跟上官晋讲?”建宇犹豫半晌,终于把话问了出来。

  玲珑一怔,然后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

  漂亮的加长型奔驰此时此刻却在城市的车流中被阻住。司机相对于坐在后面的主子更加焦急,但是也只能如同蜗牛般蠕动。唉!下班时间!

  上官御君放下公司的资料,透过墨色的车窗玻璃向外瞟着车外的人流,这片热闹仿佛和他存在于不同的空间。

  一年前,父亲将公司大权交给了他,而自己退居幕后。倘若不是因为患了心脏病,父亲是无论如何不肯这么早就放弃掌控权的。董事会上,没有人敢反对,可见父亲平日是多么的霸权主义。

  从接管公司的那一刻起,他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父亲如此冷酷,也才明白这才是他能够成为商业霸主的原因。他知道父亲在眼看着自己的转变,从冷淡变得和他一样冰冷、无情,即使在最亲近的人身边也不自觉地冷静谨慎。他是父亲的儿子,血管中流着和父亲同样的血液,在父亲复杂的目光中他感觉到自已愈来愈强烈的霸气,隐隐地要挣脱温和的面具。

  “先生!”前面的司机偏过头,“那家麦当劳里靠窗的女孩……好像是小姐。”

  上官御君漠然地顺着司机指的方向望去。一时间,他也不敢肯定那是不是上官玲珑。三年中,她几乎没有在他脑海里留下任何印象,他觉得她只不过是个清瘦的女孩,有着长长乌亮的头发。然而在她笑起来的那一刻,他才确认看到的人是她。

  忽然间,上官御君破天荒地出声:“你觉得小姐是什么样的人?”

  司机愕然一会儿,才回答:“小姐……很甜的女孩儿,对待下人都很好,非常好相处。”

  “很甜?”

  “嗯,特别是小姐的笑,甜得不让人心疼都不行呢!”司机笑道。

  上官御君冷冷的唇轻轻上扬,她,才不是那么甜美。她的笑容温顺,但是睿智,绝对不是甜美可以形容的。

  记忆拉回三年前,曲妍刚住进上官家的时候,佣人对她们母女虽不是百般刁难,但是也决不热络,大概是看轻她们毫无靠山的背景。他和父亲清楚她们的处境,但是并没有过多理会,只是冷眼看待。然而不知不觉中,大宅的仆人竟然都和上官玲珑交好起来。

  当时他没有在意,现在突然想起来才觉得上官玲珑并不是只有天真烂漫那么简单。

  忽然间,他想起她来的第一晚,在半月形透明的落地窗内她纤细的身子却很坚韧地伫立在月光之下,眉宇间充满了早熟的智慧,有着说不出的清冽。转过头,她有一瞬间的惊愕,没有防备的面容上扬起浅浅的笑容,那个笑容并不甜美,然而他却在她眸子中感受到了其他的东西。

  本来以为她平凡得让他忽略,却没有想到仅仅是一瞬间的对视,她却在他的记忆中留下浅浅的一笔。

  只是很短暂的注视,她和朋友之间亲密无间的表情让他头一次感到自己的冷漠。

  “先生?”司机打断上官御君的沉思,“前面是绿灯了,我们是不是要按小姐一起回去?”

  他回神,再看了一眼她和她旁边的朋友,低头拿起资料继续看起来。

  “不用,开车。”沉稳的声调,一切情绪无痕地隐藏其中。

  司机从观后镜犹豫地看了上官御君一眼,便踩下加速,扬长而去。

  玲珑想过,是不是先告诉母亲她决定要搬出去比较好,而后又觉得以她的性格一定会大呼小叫,骂她脑袋灌进水去。如此倒不如在上官晋面前把话说明,就算母亲想要骂她,也会顾及到他的缘故收敛一下。

  想来想去,她终于决定在晚餐的时候提出。

  “什么?”果不其然,最吃惊的是母亲。

  曲妍震惊地瞪着自己的女儿,“你要搬出去?搬到哪里去?”

  “我和几个同学打算搬到公寓去,离学校也近一些。”玲珑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家里有司机,每天可以送你上学。你一个人出去,吃用都要自己照顾,家里有仆人伺候你。”

  玲珑放下干净的饭碗,旁边的仆人立即上前要为她添饭,她轻轻摇头。

  等仆人将她面前的碗筷都收下去,她才抬起头来,没有怎么理会母亲,却直视上官晋。

  “我就要十八岁了,该是时候独立了,所以我想要搬出去,和同学一起住也互相有照顾。”

  上官晋也放下碗筷,惊讶地发觉眼前的女孩竟有着如此犀利的目光。她很明白要说话的对象是他,而不是她的母亲。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上官晋毫无怠慢地也直视她,眼中的一目了然让玲珑无端地捏了捏自己的手心。姜还是老的辣,他知道自己这么急着搬出去的原因。

  “和男孩一起吗?”

  他的话刚落,曲妍就倒吸一口气,“谁?那个男孩是谁?”

  “我们只是分租房间,而且同住的也有女孩。”

  玲珑懊恼他的直接,他分明知道一提这个,母亲的阻扰更加严重。

  “噢?所以,不是因为男朋友的事情?”上官晋没有表情,却等待着她顺着他的话而落入陷阱。

  “我还没有男朋友,我只是想搬出去住,上学方便,也能锻炼自己,不是因为男朋友的事情。”玲珑有不好的感觉,觉得这个话题是上官晋故意引她讨论的。

  “玲珑年龄合适,该交个男朋友了。”上官晋微微一笑,“先找个男朋友再谈搬出去的事情吧,等你搬出去也有个亲近的人经常照顾,我们才能放心。”

  玲珑的心“咚”地沉下去,“我还不想……”

  “你爸爸的话没有错,你一个人出去,我们都不放心。”曲妍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让玲珑生生地咽下了要出口的话。

  “御君,你认识的商业人士也多,给玲珑介绍个人选吧!”曲妍生怕还有变故,立即就要把事情定下。

  玲珑眼看自己被摆布,不由得后悔自己的天真,以为自己坚持,上官晋拿自己也没有办法。可是她毕竟不了解上官晋的手段,再加上母亲瞎搅和,自己是一百年也别想离开上官家!听见母亲竟然这么急切地给自己相亲,她猛然将视线移到上官御君身上。

  几个人的视线都落在上官御君身上,而他只是很沉稳地抬头迎着玲珑的视线,“我会留意。”

  玲珑一愣,在他对她说话的同时,眼神似乎一黯,好像是暗示她什么。

  她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又吞了下去。

  “老爷,该吃药了。”佣人宁嫂提醒上官晋。

  “嗯,把药和水送到书房里去吧。”说完,他就拄着拐杖慢慢走上楼梯。

  曲妍见状,也走上前扶着上官晋一同消失在楼上拐角处,只留玲珑和上官御君两人静静地坐在餐桌旁。

  玲珑抬起头来,复杂地看着上官御君,不再伪装甜美的外表,而是直接地问他:“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是吗?”

  上官御君点起一根烟,站起身来走到窗前。

  玲珑的心突然一抽,喉咙处有些干燥。这样不寻常地寂静地和他呆在同一个房间内让她有点无措。三年来,他对她的冷淡让她安心,他们尽管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如两条平行的直线,没有交集。

  “你太天真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有质感,却让人无法辨别他的情绪。这样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大厅内,蓦地给他们之间的气氛增添一份神秘,“父亲绝对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情。”

  她也站起来,愤怒让她捏紧拳头,“我可以用别的方式偿还,但是不是我的婚姻!”

  上官御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似乎不理解她对于“婚姻”的坚持。

  “其实这对你也没什么不好,毕竟爱情只能维持瞬间,优渥的生活却是多少人都羡慕的。你有这个机会,不要盲目。”

  玲珑不甘心地垂头,“我要的不只是婚姻,我要的是自由。我要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显然你的母亲并不认同。”

  “这是讽刺吗?”难道从她们三年前住进来的时候,他就恨她们,所以要隐藏了整整三年才来奚落她?

  “不是。”很平板的声音,没有奚落的音调也没有伪装。他的不在乎让心情不佳的她烦躁。

  上官御君观察着玲珑,这个有着温顺笑容的女孩仍然是太年轻,经不起话语上的激。然而看她很快镇静下来,倒是显露出聪明的一面。等她再抬头,面容上已经是平静和顺从。

  “你会帮我吗?”玲珑低声问,流露出一丝乞求。

  帮她?上官御君瞥过她清冽的眸子。他没有理由帮她,按照他平日的性子,早已经一口拒绝。然而那月光下,她对他的淡淡一笑却竟然让他犹豫半晌。

  “你会帮我吗?”玲珑再问,走近一步。

  “不会。”他冷冷地回答,没有去看她的表情,任凭冰冷的两个字在大厅内回荡。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