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那片蔚蓝色蒋牧童新书首发

那片蔚蓝色蒋牧童新书首发

蒋牧童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好看的破镜重圆小说推荐

蒋牧童甜宠言情新书《那片蔚蓝色》首发,主角是蔚蓝秦陆焯,那片蔚蓝色讲述的是:糙汉前刑警秦陆焯,遇上冷淡心理女医生蔚蓝,所有的冷淡都化作柔情万般。秦陆焯第一次见到蔚蓝时,她站在警局的走廊下,白炽灯照在她身上。 如斯美人,清冷如霜。 不久后,这个美人抱着枕头光明正大地敲响他的卧室房门。 她眉眼浅淡地看着他说:今晚我害怕,一起睡吧.....

更新:2019/05/20

在线阅读

    蒋牧童甜宠言情新书《那片蔚蓝色》首发,主角是蔚蓝秦陆焯,那片蔚蓝色讲述的是:糙汉前刑警秦陆焯,遇上冷淡心理女医生蔚蓝,所有的冷淡都化作柔情万般。秦陆焯第一次见到蔚蓝时,她站在警局的走廊下,白炽灯照在她身上。 如斯美人,清冷如霜。 不久后,这个美人抱着枕头光明正大地敲响他的卧室房门。 她眉眼浅淡地看着他说:今晚我害怕,一起睡吧.....

免费阅读

    蔚蓝微挑眉,“秦、先、生。”

  她一字一句,叫得刻意。

  蔚蓝虽然不爱玩社交媒体,不过也曾在朋友圈偶尔见过,有人在称呼自己男朋友或老公时为某先生。当时刷到信息,不过一带而过。

  此时秦先生三个字喊出来,感觉……

  居然还很不错。

  秦陆焯撂下筷子,直勾勾地盯着她,存心不让人好好吃饭是吧。

  他皱眉:“好好说话。”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秦陆焯不耐烦,“随便。”反正不叫这个就行。

  蔚蓝轻轻哦了一声,表情带着微得色,“那还是秦先生好了。”

  秦陆焯看着她,这次他懒得再说话,低头拿起筷子,居然有种认命的感觉。

  蔚蓝淡笑,又吃了两口之后,慢条斯理地开口问道:“你还没说,对这个案子什么看法呢?”

  “你不是已经胸有成竹。”

  秦陆焯没直接回答她,反而是意有所指。

  蔚蓝偏头,“可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她的声音很轻软,并没有刻意压低,只是微上扬的语调,透着一股撒娇的媚。只怕这声音里的不同,连蔚蓝自己都没察觉到。

  刚说完在,有个小警察小跑过来。

  “秦队,蔚小姐,肖队长带人回来了,请你们过去。”

  他们迅速吃完饭,赶回审讯室。

  穿着校服的少年已经被带进了审讯室内,此时他一脸淡然地抬头,看着墙角上发着红光的摄像头,表情丝毫淡定地仿佛自己坐在的不是警察局。

  肖寒边看边摇头,“这小子要是真犯罪,绝对是高智商犯人。”

  跟着他一起去学校的小警察齐晓点头,跟进来的蔚蓝说:“蔚老师,你是没看见他之前的模样,比这还淡定呢。”

  进去两个人开始追问他昨天晚上在哪里,谁知宋沉一直不说话。

  直到审讯的警察略恐吓地说,“你不要以为你不开口,我们就拿你没办法。”

  谁知,警察刚说完,宋沉身体微动,他一只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

  不止是坐在他对面的两个警察,就连在旁边监察室的几人,都定睛看向他的手掌。

  肖寒:.......

  他立即打开门,冲到隔壁。

  半分钟后,蔚蓝他们看着他打开审讯室的门,冲到少年面前,将他手上的卡片,夺了过来。

  几分钟后,监察室的人低头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两张身份证。

  照片上的少女,略有些严肃地看着镜头。

  “居然他妈有两张身份证……”肖寒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没一会,被他派出去的齐晓又回来了,他低声说:“肖队,查清楚了,陈锦路一个月前确实补办过一次身份证。”

  “而且我们也去宋沉说的那个小旅馆查过了,他们昨晚是十二点入住的,不过宋沉没带身份证,陈锦路给了老板三倍价钱,两人都没登记就住进去了。只不过宋沉凌晨两点离开,陈锦路是早上八点。”

  所以这也就是陈锦路昨晚没有酒店入住登记,也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原因。

  肖寒张张嘴,随后怒骂道:“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儿。”

  杜如丽被证实的死亡时间是昨晚一点到一点半。

  折腾了大半天,居然是一出闹剧,这两高中生以为自己是在演电视剧呢,还替对方承认罪名。

  肖寒气得不得了,嘟囔:“我非给她办一个给假口供的罪名。”

  话虽这么说,但是肖寒最后也没这么做。

  在证实了他们的不在场证明之后,肖寒还是让人给他们重新录了口供之后,准备把人放了。

  陈锦路被放出来之后,看到宋沉,眼圈微红。

  宋沉皱眉看着她,怒道:“你他妈是猪啊。”

  肖寒微愣,直到蔚蓝看着他,低笑道:“肖队长,看来你在问话的时候,给他透露了太多东西。”

  蔚蓝看着面前的少年,虽然她曾经数次在陈锦路的治疗过程中,听到这个名字。

  可是第一次见到,他依旧叫她惊讶。

  肖寒不懂,此时一旁的秦陆焯淡淡道:“他知道你在找陈锦路的身份证,他也是故意跟你回警局的。”

  简而言之,一个少年耍了两个警察。

  他或许只是想让警察带他回来,为了见面前的少女,确认她的平安。

  肖寒目瞪口呆,然后赶紧挥手,喊道:“齐晓,赶紧通知他们家长来领人吧,现在孩子都什么品种。”

  吓人。

  没多久,宋沉的父母赶到,大概是学校的老师通知他们的。

  当宋母看见儿子和陈锦路并肩站在一起,脸色登时冷了下来,上前就将宋沉拽了过来,当着所有人面斥责道:“宋沉,我跟你说过什么?”

  “你是有品质的人,要跟有品质的人来往。有些不三不四的人,你怎么就不知道躲躲呢?我都听你们老师说了,这件事我必须要跟校长反应,还有半年你可就要高考了。你是重点生,怎么能叫这些人影响了。”

  宋母的指桑骂槐,叫陈锦路面红耳赤。

  蔚蓝看着平时张牙舞爪的纨绔少女,在喜欢人的母亲面前,竟是一言不发。

  陈家的律师正在办理相关手续,并不在身边。

  于是蔚蓝上前,直接拉着她的手,低声说:“我们也回去吧。”

  谁知,她上前之后,宋母反而挡在面前,毫不客气地说:“这位小姐,想必你是她的家长,那么有些话我也当面直说了,这位陈同学在学校里的言行我也是有所耳闻的,现在倒是好,杀人案都扯上关系了。或许你们家确实是很有钱,但是不好意思,我们这样的家庭,不喜欢攀附富贵,也麻烦她以后少和我儿子来往。”

  蔚蓝一言不发,身后的陈锦路,更是垂着头,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

  此时,一直站在走廊另一边的秦陆焯,缓缓走了过来。

  男人走过来,低头看着气势汹汹的妇人,直到他沉着声音问:“说完了吗?”

  宋母看着面前气势凌人的男人,他面无表情地样子叫她有些惧怕,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秦陆焯伸手搭在蔚蓝的肩上,又淡淡扫了一眼宋母,“别人家的孩子,不麻烦你教训。”

  说着,他揽着蔚蓝往前走。

  见他们三人走过去,宋母心惊之后,又在身后忍不住嘀咕,“果真是一帮没素质的人,神经病。”

  她这句话声音不小,就连走廊里站着的其他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蔚蓝站定,身侧的男人低头瞥了她一眼,也跟着站定。

  至于陈锦路,此刻她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被蔚蓝牵着,蔚蓝停下,她也跟着停下。

  蔚蓝确实是不太在意宋母的不客气。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她甚至比这个更严重的都见识过。

  只是有些人似乎天然就觉得,自己高尚地能凌驾其他所有人,却不知如果扒开表面那层皮,她比谁都不如。

  蔚蓝缓缓转身,望着对面的宋母,“神经病?”

  宋母没想到她会停下来,她木讷地看着蔚蓝,就看见对面这个好看地过分的姑娘,突然嘴角上扬,脸上绽放着说不出的笑意,使得她原本淡然清丽的五官,一下变得张扬。

  蔚蓝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维持着一段表面风光很辛苦 吧?”

  “明明自己的人生不如意,却把所有的期望和压力都转嫁给自己的孩子。我劝劝你,倒不如早点儿看医生,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一味地逼迫他,把他逼上绝路。”

  宋母忍不住抓紧手中的LV包,这是她仅剩的一只了。

  她没想到蔚蓝看起来清冷的一个人,说起话来,就跟刀子一样,又硬又犀利。

  她张张嘴,强撑着一口气说:“你这个人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就是嫉妒我家宋沉,我儿子他好着呢。”

  她刚说完,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

  那个在他母亲出现后,就再没开口的少年,终于出声。

  宋沉转头对旁边的警察:“我要自首。”

  “三个月之前,我曾经在学校里三楼推翻一个花盆,砸伤一个女同学,所以,我要自首。”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