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许卿赵玉郎小说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许卿赵玉郎小说

我有糖 著

连载中免费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是我有糖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四年前,小霸王赵玉郎因为摸了下许家大小姐许卿的小手,便被人姑娘在殿前给告了御状,挨了五十大板子,四年后,他再度回京,彼时他战功累累,已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只是这小姑娘怎么还是不那么待见他呢....

更新:2020/02/24

在线阅读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是我有糖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四年前,小霸王赵玉郎因为摸了下许家大小姐许卿的小手,便被人姑娘在殿前给告了御状,挨了五十大板子,四年后,他再度回京,彼时他战功累累,已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只是这小姑娘怎么还是不那么待见他呢....

免费阅读

  许卿拢了拢身上的被子,震惊无比道:“自从知道他回来了,我就担心我的手保不保得住?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还担心我的清白保不保得住?”

  王嬷嬷是真担心啊,身体往前倾就要拉被子了。

  许卿连忙用手用力按住,呵斥道:“嬷嬷别动手,今日是三舅母为我换的衣服,你若是不放心便去问问她。”

  王嬷嬷叹气道:“好小姐,我轻轻的,不会让你觉得不舒服的。”

  许卿:“你现在这样我就已经很不舒服了。”

  王嬷嬷继续试探道:“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许卿太无语了。

  “那好吧,老奴明日去问舅三太太。”王嬷嬷幽怨道,只觉得心里这口气吊着,怕是一晚上都散不了了。

  许卿听她的口气,不问个踏实是不行了。

  只见她嘴角抽搐,无语道:“至于吗?”

  “他好歹是位王爷。”

  王嬷嬷黑着脸道:“怎么不至于?”

  “小姐忘了是谁害咱们到嘉兴来的?”

  “今日这一遭就算是他救了小姐,那也是他欠小姐的。”

  凝霜附和道:“嬷嬷说的对,要不因为楚王爷,现在咱们小姐说不定都是当家奶奶了,哪里会遭这个罪啊?”

  竹露紧张道:“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楚王爷这次伸了援手就给他好脸色啊。咱们还是井水不犯河水,以后都安安稳稳的。要不然哪天他突然要报复,那咱们想跑都跑不了了。”

  许卿:“……”

  房顶上把自己手指头咬出两个大牙印的赵玉郎:“……”

  “行了,都去睡吧。”许卿疲倦地道,她跟赵玉郎的死结好像还真没有那么容易解开。

  这会王嬷嬷一点也不困了,耐着性子道:“楚王爷来嘉兴,什么地方住不得,偏偏要住在宋府?依我看,只怕他是来者不善吧?”

  “小姐,要不老奴去拷问拷问郭氏,说不准她是受人指使的?”

  许卿突然有些烦躁了,低斥道:“嬷嬷,慎言。”

  “当年的事情也不全都是他的错,这些年他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出生入死,而我在京城也不过就是婚事难些。”

  “现如今有个和好的机会还不好好把握,难不成我要躲他一辈子?”

  王嬷嬷一时懵了,没敢继续出声。

  凝霜和竹露对视一眼,略显不安。

  许卿继续道:“当年的事情我并没有想那么多,以为哭着让大姐夫训斥他几句就可以了。但是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他若真的要闹,大姐夫也是拦不住的。”

  “他是楚王爷,也是大姐夫的亲弟弟,我们本是亲戚关系,何必要一辈子都跟仇人一样?”

  “大姐夫应当是知道他跟来的,我们出京的时候还暗中跟着护送的人,后来就没有了。我当时猜想应当是大姐夫派来的,之所以撤回去也应当有个缘由。”

  “很显然,赵玉郎就是缘由。”

  王嬷嬷惊颤道:“那靖王爷是什么意思?”

  许卿道:“或许是想让我与赵玉郎和好,不再仇视对方。”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凝霜主动开口道:“如果真的能和好,那小姐就能回京说亲了。”

  “只是我们要做什么呢?”

  竹露凑了小脑袋过来,像个受了惊又想讨好主人的小猫咪一样。

  “小姐,我也不是很讨厌楚王爷,我只是怕他。”

  “当初徐家退亲的时候,你当着我的面就跳进溪水里去了。你都不知道,我当时都吓懵了,到现在都还会做噩梦没有把你救上来。”

  许卿伸手揉了揉竹露的脑袋,狭促道:“我当时是故意的。”

  “可我不是故意要吓唬你的,我只是想吓唬吓唬赵玉郎,谁让他一回来徐家就退亲了,我实在是气不过。”

  竹露还是觉得委屈,出声道:“所以小姐真的想清楚要跟楚王爷和好了吗?”

  许卿默了一会,轻轻点了点头。

  “和则皆大欢喜,侯府里也不用再战战兢兢的了。娘和嫂子出去应酬的时候,也不会再被人说三道四了。”

  “所以为什么不和呢?”

  许卿也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别的?

  王嬷嬷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道:“和,和。”

  “以后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小姐的。”

  许卿笑了笑,伸手招了她们三个过去抱成一团,心满意足道:“好。”

  过了一会,缓和过来的王嬷嬷道:“怪不得刚刚大老爷去定云阁没见到所谓的赵先生就回来了,后来二老爷和三老爷去却见到了。”

  “老太太还说是因为宋子凡的原因,谁曾想是大老爷认识楚王爷的,楚王爷怕被识破身份罢了。”

  许卿道:“既然他不想言明身份,那我们只当不知道吧。”

  “你们若是见了,尊称赵先生便是。”

  王嬷嬷点了点头,凝霜和竹露也连忙应了。

  许卿见她们都没有什么异议,心里才踏实些,让她们早点休息。

  ……

  五月十九的月光还是很明亮的,树影在赵玉郎的身上摇晃着,他就像是暗夜里伺机蛰伏的野豹子一样。

  只是当这只野豹子坐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有那么些丧,瞬间就像是一直无家可归的野猫了。

  一个人静静地在屋檐上坐了良久,等到屋里人传来均匀的呼吸时,赵玉郎才从房檐上掠下。

  这会他心不在焉的,脚落地的时候下盘不稳,摔了一跤,看起来有些狼狈。

  手指上不知在草丛中蹭到了什么,软软的,像屎。赵玉郎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有点嫌弃,也有点伤心。

  倘若许卿是迫于形势跟他和好的,那他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在夜风中伤心落寞的赵玉郎徒步走回了定云阁,一路上他都在想,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

  傅元恒和洪昌没有想到,这位主子才出去一圈,回来以后面色冷肃,神情漠然,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小的去打热水。”洪昌一溜烟跑了。

  傅元恒道:“不是都和好了?”

  赵玉郎没有说话,眼里一片黯然。

  傅元恒跑去和洪昌打水,两个人速度贼快!

  不一会,赵玉郎泡在浴桶里,心里反反复复绞着一句话:“许卿是我的!”

  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没有点灯的廊檐下,隐约可以听见檐角的风铃声,一阵阵的,很好听。

  定云阁门外,洪昌和傅元恒并排着坐,洪昌小声道:“爷这一天天失魂落魄的,一会笑,一会气,咱们也拿不准他和三小姐是和还是不和啊?”

  傅元恒轻哼道:“和是真和,不过不是咱们爷想的那种和。”

  傅元恒说完,两个大拇指上下动着,对在一起。

  洪昌看得脸热,害羞道:“那这事咱们也不能帮忙啊。”

  傅元恒道:“不能帮也要想办法,难道你就不想跟爷进京看看?”

  洪昌很心动,好不容易跟了一位了不得主子,倘若不继续跟下去,岂不是辜负了这天赐的机缘?

  想到这里,洪昌立即道:“我姐姐跟我姐夫的感情很好,要不我去问问,讨个妙法?”

  傅元恒道:“那你明日一早就去,我也四处打听打听,看看怎么把人家姑娘娶回家去。”

  二人一拍即合,立即欢喜地笑了起来。

  ……

  夜已深了,五更已经过。

  腾出空的宋岩去了客房找李麟。

  李麟屋里的灯早就灭了,宋岩站了一会还是没有敲门。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房里的李麟点了灯,淡淡道:“进来吧,门没锁。”

  宋岩汗颜,揉搓了一把老脸才进去的。

  李麟还穿着白天的长衫,头发也是好好束起的,宋岩意外道:“你还没睡?”

  李麟轻哼道:“知道你良心不安,定会过来看我一眼。”

  宋岩:“……”

  李麟见宋岩说不出来,嗤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想回宋家吧?”

  “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我之所以说那句话只是想气死那个恶毒的女人罢了。”

  宋岩道:“我从不瞒你什么,也从不要求你什么?你跟卿丫头议亲的事我已经送信去侯府了,这段时间可能会有侯府的人过来,你不要弄巧成拙了。”

  李麟收敛了些神情,不自在地说了一句:“谢谢!”

  宋岩道:“你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品行都好,以后也会好的。”

  “凡是有楚王有过接触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说他绝不会是为难女子,暗中使绊的鼠辈。”

  “那他针对许卿做什么?”李麟问道。

  宋岩好笑道:“倘若一直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又不肯放那姑娘好好嫁人,你说还能为什么?”

  李麟闻言,面色倏尔一变。

  “那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了?”

  宋岩轻哼道:“怎么,你怕了?”

  李麟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觉得你把话说晚了。如果楚王真有那个意思,那么他现在一定知道我在跟许卿议亲。”

  “如果他真的喜欢许卿,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我把许卿娶走呢?”

  宋岩蹙起眉头,一时拿不定主意道:“或许他还不知道呢?”

  李麟冷嗤道:“是你傻还是我傻?你就没有发现,自从许卿来了府里,赵兴怀来我们府就格外殷勤。甚至于今天,老太太和我们都不在府中的时候,赵兴怀夫妇却来了。”

  宋岩猛然一凛,心中巨震。

  他细细沉思一番,不敢置信道:“赵先生???”

  “赵玉清!!!”

  李麟大笑,拍手叫绝!“真是好个赵玉清,他去了郎字,取清字,卿和清的听起来是一样的。”

  “怪不得我一入学堂他就各种考我,赵兴怀给我下帖子他就迫不及待准了,还趁我和许卿都不再府中的时候去拜见老太太……”

  “哈哈哈,一桩桩,一件件,简直妙极!”

  宋岩没好气地骂道:“你还笑?

  李麟继续笑道:“太有意思了。他是真的很喜欢许卿,以他的身份,这得多喜欢一个人才能如此卑微地偷着跟来,暗地里耍了各种伎俩手段。”

  宋岩要走,怒声道:“我现在就去定云阁。”

  李麟悠哉地道:“晚了。”

  “还是让他寻到机会对许卿施恩了,现在许卿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许卿都没有说出来的事实,你现在去有什么用?”

  宋岩暴躁道:“那就让他这样继续装下去,不管???”

  李麟玩味道:“我会让他自己跳出来的。”

  宋岩还是很担心,紧张道:“那你跟卿丫头的婚事……”

  李麟收敛神情,冷声道:“我自然要争一争的。”

  宋岩听了,心里还是跟吊块大石头一样,难受得紧。

  ……

  解决了郭氏和宋子凡的事,宋岩天一亮就回杭州了。

  许卿醒来的时候,听见明间里传来赵玉郎和老太太的说笑声。

  她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冷不防听清了连忙从床上坐起来。

  凝霜和竹露都侯在床边,两个人的脸色都很微妙,一副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样子。

  许卿压低声音问道:“是狼来了?”

  “噗。”竹露喷笑,点了点头。

  许卿道:“这就是暗号了,以后你们记得用上。”

  凝霜把纱帐挂起来,唉声叹气道:“小姐还有心情说笑?”

  “那位可是来了好一会了,说是昨天见小姐伤得厉害,今天听闻老太太起了,特意过来问一声。”

  “老太太本就喜欢他,当即高兴得要留他吃早膳。”

  “现在早膳都摆上了,不知说了什么,逗的老太太可高兴了,一直在笑。”

  许卿也笑,到不是笑赵玉郎行事古怪。而是笑凝霜和竹露刚接受了赵玉郎就是赵先生的事实,转眼天亮就让她们看着真人了。

  偏生什么也不敢说,龟缩龟缩的,真是逗趣。

  “嬷嬷呢?”许卿问道。

  凝霜道:“守在明间里的。”

  许卿笑道:“难为她了,肯定又惧又怕。”

  凝霜和竹露闻言,相视一笑。竹露道:“可不是吗?我去偷看了一眼,她原本是想跟着老太太笑的,可又笑不出来,脸硬生生僵着。”

  许卿狭促道:“我身体也好些了,洗漱换身衣服,你们帮我梳头,我得去拜见恩人。”

  凝霜和竹露无奈听候吩咐,不一会就将许卿收拾妥当了。

  ……

  许卿走出去的时候,赵玉郎明显愣了一下。

  长相明艳照人的脸庞比平时更白嫩了些,没有上妆显得有几分娇弱,看得出尚在病中。可她特意穿着一身白锦绣杜鹃花的长褙子,显得那身材高挑,腰线越发细了。头上戴着的簪花不多,连根步摇也没有,只是零星的几朵珠花,却显得她像那刚刚初开的白牡丹一样,本就是鲜花一般妙人。

  皓腕上的一对玉镯莹莹有光,显得那双手细长白嫩。

  赵玉郎看哪里都喜欢,看哪里都觉得看不够,于是便有几分看痴了去。

  蔺老太太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她是来给你磕头的,谢谢你昨天救了她。”

  下人往赵玉郎面前放了蒲团,赵玉郎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拿在了手里。

  “这怎么使得?我们本就是旧相识,少时就玩在一起的,怎么能行跪礼?”

  赵玉郎抱着蒲团不撒手,也摇着头不肯答应。

  蔺老太太怕那蒲团弄脏了他的衣服,看向许卿道:“你看这礼还行得成吗?”

  许卿打定主意给赵玉郎磕个头,从此恩怨两清的。

  她拂开了扶着她的凝霜和竹露,随即跪在了明间里的地毯上。

  可下一瞬,赵玉郎扔了蒲团,也跪在许卿的面前。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