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人人待我如炉鼎周离温行云小说

人人待我如炉鼎周离温行云小说

昨夜灯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周离温行云的小说《人人待我如炉鼎》由网络人气作者昨夜灯精心所著的修罗场文,以第人称的角度展开,讲述了:小受是炉鼎体质,先是被敬慕的师父告知把自己捡回来是因为自己是个炉鼎,然后开了鼎,又被天资好的师弟盯上,还有几个觊觎他炉鼎体质的人。小受因为是炉鼎,所以资质很差,苦练十年赶不上师弟一年,又被各种人压在身下,身心受辱,但他依然不改初心,想成为真正的剑修,小受很坚强,很正直,也是个很温柔的人。

更新:2020/03/05

在线阅读

  主角叫周离温行云的小说《人人待我如炉鼎》由网络人气作者昨夜灯精心所著的修罗场文,以第人称的角度展开,讲述了:小受是炉鼎体质,先是被敬慕的师父告知把自己捡回来是因为自己是个炉鼎,然后开了鼎,又被天资好的师弟盯上,还有几个觊觎他炉鼎体质的人。小受因为是炉鼎,所以资质很差,苦练十年赶不上师弟一年,又被各种人压在身下,身心受辱,但他依然不改初心,想成为真正的剑修,小受很坚强,很正直,也是个很温柔的人。

免费阅读

  身子被棉被包成一团,只露出头脸,四肢疲惫酸软,脑中闷闷地发涨。

  温行云便用浸了冷泉的湿巾敷在我头上,坐在床边,握着我手背,一下又一下地轻拍。

  我五指微动,轻轻拉住他一根手指,哑声道:“你……不必如此……”

  他道:“你再不好好休息,我便不走了。”

  我只好乖乖阖眼。

  这一病便持续了三日。

  烧得迷迷糊糊之时,一只微凉的手抚上我脸颊,我本能依着蹭了蹭,他手一停,叹息道:“阿离……”

  我觉得舒服,鼻腔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嗯”。

  他道:“你啊……”

  一个轻轻的吻落到我额头上,似一片白梅飘落,旋即我额头便又被一条叠好的湿巾覆盖,那柔软的轻触,仿若我的幻觉。

  待真正清醒过来,我坐在床上,回想起这几日他对我的照料,又是一阵发呆。

  门吱呀一声响,温行云推门走进来。

  “醒了?”他迈步到我床边,俯身在我额上一探,“烧热已退,没事了。”

  我轻轻道:“……多谢。”

  他哑然失笑:“这个词,你已对我说过很多遍。”他摸了摸我头,“若真感谢,你便唤一声我的名字吧。”

  我迟疑了一下,“……行云?”

  他又道:“再亲近些也无妨。”

  再亲近些?我蹙眉认真思考,什么是更亲近的称呼。

  他看我冥思苦想模样,半晌,忍俊不禁道:“唤我阿云罢——就像我,喊你阿离一般。”

  我怔了怔。

  我还从不曾这样喊过旁人的名字,犹豫好一会儿,才小小声道:“阿云。”

  他便也蹲下,与我平视,笑意盈盈道:“阿离。”

  脸微有些热,我蓦地撇开眼,道:“我、我想去外头走一走。”

  他道:“我与你一起。”

  穿好衣物下床,双腿是虚的,站立不稳,被他搀扶着走了一圈,才算恢复自如。

  我站在树荫之下,看着笼罩在阳光下的草木大地,还有那间熟悉的小小木屋,只觉我此生岁月之中,已很久未有过这般平静。

  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切都仍是曾经。

  “在想什么?”温行云道。

  “我在想以前。”我目光有些空茫,“以前,我一个人在宗门里修行,虽然寂寥,也算平静。那时我以为,我的一生,便会如此平淡地过去。”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掌心。

  那上面的剑茧,早已随体质被磨平,可有些东西,却已刻入骨髓,永生难忘。

  “我想练剑了。”我忽然道。

  温行云道:“你灵力已失,如何练剑?”

  我道:“虽如此,单纯剑法架式,我还是记得的。”

  他微微凝眉:“你病体初愈,不宜妄动……”

  “可我怕……我再不练,便练这些剑法架式,也要忘了。”我抬头看着他,声音带着祈求,“……阿云。”

  他低眸看我,目中神色终究渐渐松融下来,抬手摸了摸我头,无奈道:“好罢。有我看着,亦不至让你出事。”

  闻言。我忍不住扬唇对他浅浅笑了一下,去地上拾了小段枯枝捏在手中。

  侧头看他,却见他站在树下,面容似有怔忪,过了好一会儿,才朝我点了点头。

  我闭上眼,习惯去感应体内灵力,却只觉到一片空荡,我抿了抿唇,手中蓦然发力,身体亦动了起来。

  一旦投入习剑之中,我精神便无比贯注,全然不知外界之事,这亦是经年来我所养成的习惯。

  手腕不稳,便努力去止,剑出无力,便加倍用力,一遍一遍,直至汗出如雨,再握不动剑为止。

  长空剑法最后一式毕。

  我手一松,树枝坠地,身体也脱力向后倒去,落入一个温热胸膛里。

  我听到温行云的叹息:“以前在剑宗时,同门唤我剑痴,未想还有比我更痴之人。”

  他扶我至树下靠坐,等我喘匀了气,才道:“阿离,你可知,没有灵力支撑的剑法,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无论再如何练,亦难有超脱的一天。”

  他语气虽温和,提醒的却是一个冰冷的事实。

  我沉默了一下,道:“我知。”

  “既如此,你还要继续练下去吗?”

  我轻轻道:“我如今活在世上,所能凭依的,也只有手中剑而已。”

  他默了会,忽道:“若你愿意,你还可依靠许多人。”

  我愣了一下,愕然看他,“你怎会认为,我会愿意去依靠旁人?你明知我……明知我……”

  我说不下去了,炉鼎身份一直是我心中一块疤,一旦揭开,便是鲜血淋漓。

  我踉跄站起身,四肢疲惫不堪,我却片刻不想再停留此处,刚迈开步子,手腕忽被他抓住,他道:“阿离,你知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回转过头,道:“那你方才说那话,是何意?”

  他深深看着我,眸光晦深莫测,苍白的面颊在树荫下,是夺人心魄的俊美。

  他说:“我只是想知道,若有一种更简单的活法在你面前,你还愿不愿意选择,更艰难的那条路。”

  “阿离,你还记得我曾说过么,这些年来,我一直有一个愿望。”他道,“我希望这世间一切之人,无论资质如何,都能有定义自己的权利,都能有可以修行的方法,都能有超脱天地的可能。”

  我隐隐知他要说什么,蓦地睁大眼睛看他。

  他继续道:“所谓修道,是凝外物以修己身,吸纳灵气,感悟道则,乃自古以来,修士修为进阶的唯一途径。可这世上,无灵根者比比皆是,更有人或因悟性、或因体质诸多原因,无法感知大道,难道这些人生下来,便注定修行路绝吗?”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突破桎梏的方法。”

  “你找到了吗?”我急急问。

  他轻轻点了点头,又微一摇头。

  “灵气道则,皆是这世间自生之物,而肉身皮囊,依存天地之间,借用这些力量时,自然也受天地规则所限。我思来想去,要突破桎梏,并不是强求要将人改变到适应规则,而要从人本身入手。或许,有没有那么一种力量,由人自发而生,能够用以修炼,且源源不绝?”

  说至此,他笑了一声,那笑容带着些许肆意,让我依稀见到了那个在舍生泉画面中,初入剑宗时意气风发的少年。

  “我找到了。”

  他伸手敲了敲自己心脏,道。

  “——在这里。”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