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最似阳光照流年

最似阳光照流年

宁溪纪修齐 著

连载中免费

以宁溪和纪修齐为主角的都市甜宠文《最似阳光照流年》作者是杰克,小说讲的是生下来自带阴阳眼的宁溪从小跟外婆学习道术,而她被外婆告知在20岁之前找到纯阳体质的男人结婚才能避免血光之灾,而此时宁溪唯一的希望便是各方面都适配的霸道总裁纪修齐,各取所需的两人成功达成结婚协议,可宁溪却不知从何时起已掉入纪修齐的爱情陷阱......

更新:2020/04/02

在线阅读

以宁溪和纪修齐为主角的都市甜宠文《最似阳光照流年》作者是杰克,小说讲的是生下来自带阴阳眼的宁溪从小跟外婆学习道术,而她被外婆告知在20岁之前找到纯阳体质的男人结婚才能避免血光之灾,而此时宁溪唯一的希望便是各方面都适配的霸道总裁纪修齐,各取所需的两人成功达成结婚协议,可宁溪却不知从何时起已掉入纪修齐的爱情陷阱......

免费阅读

  从派出所里出来,宁溪蔫蔫地跟在纪修齐身边,不太敢说话。

  纪修齐朝她摊开手掌:“车钥匙还我,我会给你报个驾校,没拿到驾照之前,不许再开车。”

  宁溪老实地跟个鹌鹑似的,将车钥匙还了回去。

  纪修齐见她这副样子,不知该气还是该笑,她垂着头,脸颊微微鼓着,眼睛心虚地乱瞟,说不出的可爱。

  纪修齐顿了一下,伸手抚了抚她的发顶,再次开口,嗓音里总算有了点温度:“上车。”

  宁溪乖乖坐上车,“我们去哪?”

  “去吃饭。”纪修齐随即坐到宁溪身边,吩咐雷浩开车。

  雷浩一边开着车,一边小心翼翼地通过后视镜打量着这位新上任的少奶奶。

  看起来年龄不大,长得只能说是可爱的范畴,就是看着学生气很重,身上穿的那是什么……山寨阿迪运动服?还洗得都发黄了?

  少爷怎么会和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女人领证?

  当然,这些雷浩也只能在心里腹诽,不敢直接问出来的。

  车子开到地方,纪修齐带着宁溪直接进了包厢。

  这家餐厅是A市很有名的餐厅,会员制,没有会员卡连大门都进不去那种,纪修齐是这里的常客,刚一进门,服务人员就热情地上前打招呼:“纪先生,您来了。”

  纪修齐微微点头示意,牵着宁溪继续往前走,一路上,上前打招呼的服务人员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宁溪忍不住感叹:“你们城里人可真有礼貌。”

  不过吃个饭而已,居然这么热情地来打招呼,而且餐厅里每天客人那么多,他们居然能认出纪修齐来,看来端盘子也需要高智商高记忆力啊!

  纪修齐不知道宁溪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极淡地勾了勾唇角:“你喜欢这里,等下我让他们给你办张卡,想来的时候自己来。”

  宁溪忙摇着头:“算了吧,这地方装修得这么好,肯定很贵,偶尔来一次还行,经常来吃岂不是要破产。”

  纪修齐轻哼一声,没有解释自己的钱给她吃几辈子都很难破产。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包厢门口,刚推开门,一个身影像一阵风一样刮了过来,“老纪,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结婚了!”

  纪修齐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捂在宫少北的脸上,将他挡在半米之外。

  “唔……又来这招!”宫少北不悦,一转头,就看到纪修齐旁边站着的宁溪,当即大惊,这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个女骗子吗!

  “是你!”宫少北指着宁溪大喊:“你是那个骗子,你还骗了我两百块钱!”

  宁溪这时也认出了宫少北,立即说道:“这位先生,话可不能乱说,那两百块钱是你主动给我的,不是我骗你的。”

  “什么给你的,我那是被你纠缠得没办法,说到底你还是骗子!”宫少北又看向纪修齐:“老纪,这个女人是谁?你媳妇儿呢?”

  纪修齐伸手揽住宁溪的肩膀:“这就是我媳妇儿。”

  “什么?”宫少北急咧咧道:“老纪,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啊!这个女骗子怎么可能是你老婆呢!”

  宁溪认真地看着宫少北,“这位先生,我有两句话要和你说。第一,我不是骗子,也没骗你钱。第二,用手指着人很不礼貌,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吗?”

  “你……”宫少北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手指拿开。

  这女的分明就是一个骗子,还封建迷信,老纪肯定是被她用什么法子给蛊惑住了,他忍,他要好好想想办法拆穿这个女人!

  宫少北狠狠瞪了宁溪一眼,转而道:“吃完饭再说,服务员,上菜!”

  菜陆陆续续地端上来,宁溪丝毫不见外地大口朵颐,宫少北看着她不讲究地吃相,心里更觉得纪修齐是被蛊惑了。

  要知道,纪修齐可是有洁癖的,平日里又事儿逼,最讨厌别人吃饭发出声音,可宁溪吃饭的动静不小,纪修齐却没把她扔出去?

  这不可能,这不正常!

  宫少北在脑子里脑补了一出清纯老处男被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骗子骗得团团转的大戏,心中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想办法拆穿宁溪的想法!

  纪修齐吃好饭,见宫少北皱着眉眼神呆滞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开口问道:“房子你看好了吗?”

  宫少北回过神来,蔫蔫地扔出一个文件袋:“有两套符合你的要求,资料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纪修齐却并没有打开文件袋,而是直接给了宁溪:“你看吧,选一套。”

  “啊?”宁溪从美味的饭菜里抬起头,愣愣的:“看什么?”

  “婚房。”纪修齐清冷道。

  宁溪恍然大悟,对哦,电视里演的,男女结婚之后要搬去婚房里住,可他们有钱买房吗?

  宁溪看也不看,忙将那文件袋推开:“还是别了吧……我知道你们城里房子都挺贵的,我所有的积蓄都给了你了,我可没钱再买房了。”

  纪修齐露出一个极淡的笑意:“不用你出钱。”

  “你出钱?那就更不行了,现在讲究男女平等,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掏钱呢!”宁溪还是摇头。

  纪修齐忽然看向宫少北,不知为何,那一瞬间,宫少北有了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也不用我出钱。”纪修齐脸上的笑意扩大。

  宁溪不解:“那这钱谁来出?”

  纪修齐指向宫少北。

  宫少北立即犹如炸毛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姓纪的,你什么意思?”

  纪修齐面无表情道:“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我现在不方便支出大额款项,你帮我买下这套房子,就当是送我的新婚贺礼。”

  宫少北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胸口:“老畜生,你要不要脸?”

  “我最近新得了一套明朝的茶具,我记得宫爷爷喜欢喝茶,明天我就上门拜访……”

  “别说了,我给,我给还不行吗?”宫少北一脸的生无可恋,他在家里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他爷爷,偏偏他爷爷和纪修齐还是忘年之交,什么事都听纪修齐的。

  就当是破财免灾吧!

  纪修齐这才又重新对宁溪道:“这房子是他送给我们的新婚贺礼,你放心看吧。”

  宁溪喜滋滋地打开文件袋,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选了一套面积最大的。

  宫少北估算了一下价格,心里在滴血。

  偏偏宁溪还笑嘻嘻对他说:“你看,我没骗你吧,我早就说你近期会破财,这不就应验了?”

  宫少北回想了一下,之前遇到宁溪的时候,宁溪确实说过他有破财之相,难道她真不是江湖骗子,而是个能掐会算的大师?

  可那些大师们都是年纪很大,虚怀若谷的,宁溪不过是个小丫头,看着也不像啊!

  “什么破财?”纪修齐忽然问了一句。

  宁溪主动回答:“我上午遇到这位宫先生了,看出他有破财之相,好心想帮他化解,他却觉得我是骗子,不相信我。”

  “你会看相?”纪修齐惊讶。

  宁溪点头:“我外婆可是我们高山村最有名的神婆,我从小跟着她学,外婆说我比她还厉害呢!”

  她说的是实话,纪修齐却并不怎么在意。

  偏远农村里的人迷信,宁溪是村里出来的,又从小跟着外婆长大,接受的是迷信思想也很正常,只是,所谓的看相算卦恐怕只是忽悠人的,当不得真。

  宫少北却忽然想出一个拆穿宁溪的办法,“既然你说你会看相,不如你帮给我看看,你要真能看准,我跪下叫你姑奶奶。”

  “正好我收了你两百块钱还没给你好好算过,这次就免费帮你算一下,免得你再说我是骗子。”宁溪将面前的茶杯推过去,“你沾着水写个字给我,随便什么字都可以。”

  宫少北眼珠子一转,手指沾着茶杯里的水,在桌面上写了一个阿拉伯数字的1,写完以后在心里得意,这阿拉伯数字可是外来的,近现代才有的,看宁溪怎么算!

  宁溪看了一眼那个阿拉伯数字,又端详了几秒宫少北的面相,随即说道:“你是家中独子,生来就是富贵命,不过你是比较少见的‘抢运’,你命里本应该有个兄弟,你抢了他的运势,身上有两个人的气运,比一般富家子弟还要昌顺。不过在两性交往上要谨慎一点,注意别被异性坑骗。”

  她说完,宫少北就不屑地大笑了两声:“还说你不是骗钱的,你这根本就没看准,我是家中独子,哪有什么兄弟?”

  宁溪被他质疑,也不生气,只是认真道:“心诚则灵。”

  宫少北指着纪修齐对宁溪道:“那你给他也算算,我就不信你真能算得准。”

  宁溪看着纪修齐两秒,皱眉:“我算不出。”

  “哈,我就说你是江湖骗子吧!”宫少北笑得得意。

  宁溪摇头道:“纪先生是少见的纯阳体质,他的命格和普通人不一样,除非神仙下凡,否则这世上没人能算出来。”

  “哇,纯阳体质,好厉害,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胡扯?”

  “心诚则灵。”宁溪仍是这四个字。

  宫少北却觉得自己已经摸透了宁溪的底细,肯定能找个机会狠狠地拆穿她,看她还敢不敢狐媚子再迷惑自己的兄弟!

  “行了,回去了。”纪修齐起身,拉起宁溪往门口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对宫少北说道:“这顿你请,还有,房款记得付了,我想尽快搬家。”

  宫少北怒吼:“你周扒皮啊?!”

  纪修齐轻笑一声,拉着宁溪离开了包厢。

  坐上车,宁溪想起方才宫少北那痛心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我们就这样坑了宫先生一套房,会不会有点不好?”

  她知道宫少北很有钱,他就是一生大富大贵的命,可到底是一套房,不是一个小礼物。

  纪修齐拿着平板在处理文件,闻言淡淡道:“不用有心理压力,他平日里在我这顺走的东西,早够买一套房了。”

  “哦。”宁溪点了点头,心想她这根金大腿似乎挺有钱的,家里请得起女佣,说换房子就换房子。

  纪修齐将平板收起来,忽然问道:“你今天把车开出去做什么了?”

  “摆摊算命啊!”宁溪回忆起今天这一天,心里有些郁郁:“谁知道会被宫先生误会为骗子,还差点被拘留。”

  “以后不要出去摆摊了。”纪修齐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影响不好。”

  “怎么就影响不好了,我也是凭自己的能力赚钱。”宁溪有点不乐意了,“再说了,我不出去摆摊,我吃什么喝什么?”

  纪修齐微微皱眉:“你似乎对我有什么误解。”

  “诶?”

  “你觉得我需要让你出去抛头露面的赚钱?”

  “额……”

  “好好在家呆着,不许再出去摆摊!”纪修齐将车子停进车库,“到了,下车。”

  宁溪还没想通纪修齐这话是什么意思,迷迷糊糊地被他牵着进门别墅大门。

  先前见过的那个小女佣见宁溪又跟着纪修齐回来了,眸底闪过一抹暗光,面上谄媚地迎了上来,“少爷回来了。”

  宁溪注意到,那女佣特地换了一套女佣的制服,深V的,胸前那一道沟若隐若现。

  纪修齐看都没看她一眼,只道:“下去,这里不用你。”

  女佣面上闪过失落之色,紧接着又笑着问宁溪:“这位小姐是少爷的客人吧,不知道吃了晚饭没有,厨房今天做了些甜汤,要不要尝尝?”

  “她不是客人。”纪修齐不耐烦道:“你下去,让陈妈来。”

  陈妈是家里的管家,可以说是将纪修齐从小带大的,这女佣姓马,是陈妈的外侄女,父母在两年前出车祸去世了,陈妈念她可怜,才和纪修齐说情,将她也招进来当了个女佣。

  这位马小姐平日里干活并不积极,只有纪修齐在家的时候才装作积极的样子往上凑,纪修齐都知道,只是看在陈妈的面子上,没跟她计较,总不过多发一个人的薪水罢了,他也不缺这点钱。

  “少爷,我姨妈在厨房里忙着呢,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告诉……”

  “出去!”纪修齐眉目一冷。

  那女佣吓了一跳,也不敢说什么了,不露痕迹地瞪了宁溪一眼后,不甘心地离开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