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邪王的独宠医妃

邪王的独宠医妃

江小妃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医妃小说

主角是霍明珠百里宗律的小说名是《邪王的独宠医妃》是由江小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霍明珠被设计嫁进皇宫给老皇帝冲喜,而结婚当日,本该为她夫君的百里宗律却带兵冲入寝宫给她扣上谋逆之罪,最后死的凄惨。重来一世,回到十五岁那年,她定不会再重蹈前世覆辙!

更新:2020/04/08

在线阅读

主角是霍明珠百里宗律的小说名是《邪王的独宠医妃》是由江小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霍明珠被设计嫁进皇宫给老皇帝冲喜,而结婚当日,本该为她夫君的百里宗律却带兵冲入寝宫给她扣上谋逆之罪,最后死的凄惨。重来一世,回到十五岁那年,她定不会再重蹈前世覆辙!

免费阅读

  “小姐……”素缕从地上爬起来,奔到霍明珠跟前,已是浑身伤痕累累,她却还是喜极而泣地对百里宗律跪下:“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百里宗律抱着霍明珠,抿着唇答道:“起来吧。”

  他从来话不多,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连救人或者杀人都似乎没什么不同,只等军医前来,可霍明珠在他怀里却思绪万千,直直盯着他的脸。

  “我有多好看?”百里宗律戏谑地笑了一声,“比姑娘的性命还要好看?”

  正在此时,尘土里有人滚下马背,百里宗律的亲卫兵遥遥喝问道:“大雍九王爷在此,来者何人?!”

  平阳侯林丛越急急奔来,见到百里宗律时,立刻跪下行礼:“臣林丛越不知是九王爷出手救了外甥女,请受臣一拜!”

  百里宗律的目光闪过微讶,低头凝视着霍明珠,眉目稍稍舒缓:“原来是平阳侯的亲眷。本王恰好自襄阳回京,却不想偶遇鞑子在此行凶,保家卫国本就是将士们的职责,侯爷太客气了,快快请起!”

  “谢九王爷!”林丛越起身。

  “舅舅……”霍明珠出口唤道,在百里宗律怀里挣扎了一番,百里宗律见她似已能走路,便放了手任她下来。

  脚才一着地,霍明珠冷不防踩到了一只手,脚踝一扭,她虚软的身子不偏不倚地砸在尸首上,手按到了一样冰冷的东西。

  “霍小姐?”

  “小姐……”

  几双手同时来扶她,霍明珠眼疾手快,将那样东西趁着混乱塞进了袖袋里,接着痛楚地按着脚踝呻.吟起来。

  林丛越一生忠于朝廷,讲究尊卑之分,即便百里宗律如此客气,他还是扯过霍明珠:“明珠,还不谢过九王爷的救命之恩!”

  霍明珠早已知晓百里宗律的身份,只是他自己不说,她便也就装模作样地不揭穿,待舅舅林丛越提醒,她才惊讶万分地跪地,满脸惶恐:“小女霍明珠谢九王爷救命之恩!”

  “霍小姐快请起!”百里宗律表情淡淡,上前去扶起霍明珠的身子,满是自责道:“霍小姐的脚受了伤,怎还跪着?军医来了,为霍小姐瞧瞧伤吧。”

  将军的铁血柔情,换做任何女子,恐怕都会心驰神往,得他一顾再顾,岂能不倾心?

  军医替霍明珠瞧伤时,百里宗律已去督导将士们清理遍野的横尸安抚伤员,他的注意力没有半分在霍明珠身上,只一心一意顾着他的家国大业。

  素缕死里逃生,对待百里宗律如同恩人,一面帮霍明珠揉着腿,一面悄悄地对霍明珠道:“小姐,听说这位九王爷是当今圣上最出众的兄弟,十六岁封王,十八岁率军出征,如今跟鞑子的仗打赢了,将鞑子驱往雁山以北,大西北自此稳固,他可真是百姓心目中的战神英雄啊!小姐这次得王爷相救,岂不是撞上了大好姻缘?听说九王爷至今未立正妃呢!”

  若非前世因结了那般可怖的果,霍明珠会觉得素缕说的极是,百里宗律的确是几百年都修不来的绝世姻缘,可是如今……她不作他想,只想一步一步致百里宗律于悲惨绝望的境地!

  “素缕,你再胡说,小心舅舅罚你!若你喜欢九王爷,不如我去求他,让他收了你做贴身丫头如何?这样你便能日日夜夜常伴你的英雄了!”霍明珠冷声道。

  “小姐,你这么凶干什么嘛,我就是开个玩笑,难道还不准说话吗?死都差点死了,素缕反正只是实话实说……”素缕赌气似的撅起了嘴。

  这时,平阳侯林丛越携着百里宗律走来,中年人略微臃肿的身材让林丛越看起来格外忠厚,他笑着对霍明珠道:“明珠啊,休息整顿一下,启程回京吧,此番有九王爷一路相送,必定安全无虞了,还不谢过九王爷!”

  “太好了!”素缕欢喜地叫出声,见霍明珠没开口,她忙闭了嘴。

  霍明珠忍着脚踝的痛楚起身,直视着百里宗律道:“九王爷日理万机,护送我等,会不会太劳烦王爷了?”

  百里宗律微微一愣,剑眉向上挑起,那双凤目审视般对上霍明珠的双眸,未从她的眼里看出任何情绪,他的声音也平平淡淡的:“不过是顺路而已,霍小姐多虑了。”

  他只看了霍明珠一会儿便移开视线,转向了漫漫无际的荒原:“将士们清理得差不多了,可以准备启程了。为防再有意外,侯爷的兵马先行,霍小姐的马车押后,由本王亲自护送。侯爷意下如何?”

  霍明珠看向舅舅平阳侯,见舅舅毫无异议,反而甚为满意:“臣再谢九王爷!明珠……”且叫着霍明珠的名字,嗔怪她的不懂礼数。

  待兵马整顿,车队再次朝上京赶路,霍明珠与素缕坐在马车内,素缕一会儿掀开帘子看看前方不远处的百里宗律,一会儿喋喋不休地称颂大雍战神的风采和功绩,霍明珠麻木地听着,脸上始终毫无表情。

  最后,素缕说得累了,加上又有伤在身,便靠着车壁睡着了。

  车轮滚动,马车一刻未停地朝前行驶,霍明珠这才从袖袋里拿出那样冰冷的东西,借着日光瞧见那东西掌心大小,木制,上面刻着些小字……——

  她在边关待了多年,知晓这是块军牌,非但是军牌,且是襄阳骆家军的军牌。

  为了分辨将士身份,也在将士战死后,代替将士的遗体回归故乡,每位将士都有一块刻着他们的名字和籍贯的军牌,可谓是将士的灵魂寄托。

  如此重要的军牌,若从那些骆家军的身上搜到并无可疑,何况方才才历经一场死战,可倘若这军牌从一个死去的鞑子身上找出来,未免就太可笑了。

  死而复生,她已不惜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百里宗律的动机,难道这一场营救邂逅,也是精心策划?

  霍明珠悄悄将军牌收了起来,不动声色。

  得百里宗律相救,无论舅舅或是她的贴身丫头素缕都对百里宗律感激不已,她即便心中有疑窦,也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证明这场鞑子溃兵的侵扰是有人存心设计。

  最重要的是,百里宗律在襄阳驻军,他的部下多数便是骆家军,她拿着这块军牌去跟他对峙,岂不是自寻死路?

  车队不急不徐地前行,霍明珠掀开帘子,见百里宗律端坐马背上,一身戎装丰神俊朗,气势卓然,铠甲上的血迹未干,他却浑不在意……

  大约是感觉到她的视线,百里宗律回过头来,恰好对上了霍明珠的凝视的眼神,他正待做出反应,霍明珠已将帘子摔上。

  百里宗律身边的亲卫贺方恰好瞧见了这场景,笑道:“爷,这霍将军家的大小姐好像不是很喜欢您啊?才救了她的性命,连一点表示也没有,莫不是被吓傻了?”

  “或许吧。”百里宗律也只是轻笑一声,没来由地想起霍明珠在他怀里问的第一句,她问今日是否为天佑二十五年三月初一……若非被吓傻了,谁还记不得日子?

  “不过啊,这霍大小姐长得可真漂亮,属下活了小半辈子了,没见过比她俊的姑娘!”贺方笑嘻嘻道。

  另一亲卫谢冥一鞭子抽了过去,恰抽在贺方的铠甲上,没好气地啐道:“军营里呆久了,八百年没见过女人,贺方你小子的话能信?方才杀得起劲,竟也没顾得上看美人!”

  “谢胖子,你是眼馋了!哈哈哈!”

  才打了胜仗的将士们,嘴皮子上都不饶人,开着些不疼不痒的玩笑,百里宗律听得多了,从不制止,也很少接话,他的目光始终专注地注视着前方的路。

  马车不疾不徐地继续前行,霍明珠方才受了刺客侵扰,众人都累了,匆匆赶路中也无人说话,霍明珠便也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

  可等她一闭上眼,眼前就只有一片漆黑,她好像又身陷地下皇陵的石棺之中,不能动,不能看,不能开口说话,只能感觉到死亡一点一点漫过她的全身……

  “挖出罪妃双目,以水银注之,断其筋骨,以玄铁锁之!”

  “灌罪妃哑药,本王不准她再说话!”

  疼啊,全身都疼,最疼的是心,往昔恩爱信任一夕毁去,本以为是英雄的良人忽然变得禽.兽不如,将所有痛楚加诸她身!刀剑入肉,血肉横飞,只余刻骨疼痛。

  “不!”霍明珠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额间冷汗涔涔,几乎无法坐稳。

  “小姐?”素缕被她的尖叫吓醒了,忙上前拍了拍她的背,“怎么了小姐,做噩梦了?被那群刺客惊扰了吗?”

  霍明珠在素缕跪在她身边时,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她到死身边都没有一个人陪着,平阳侯府被抄家,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见霍明珠一双黑漆般明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一处,素缕有些害怕了,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皱起眉头道:“小姐,你……你怎么怪怪的?自从遭遇刺客,你就怪怪的了,莫不是真魇着了?小姐?”

  “我……”霍明珠正待开口说话,马车帘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关切地问道道:“霍小姐,你没事吧?”

  一听这声音,这熟悉的口吻,霍明珠的身子抖得更厉害,梦中那可怕的人影近在咫尺,他像是恶鬼般缠着她,让她时时刻刻无法安宁。

  “他……他在外面……”霍明珠将素缕的手掐得生疼。

  素缕自然什么都不懂,以为霍明珠害怕,忙一把将一侧的车帘掀开,对外面的人道:“九王爷,我家小姐魇着了,不知军医可有什么安神的药,我想讨来给小姐服下?”

  百里宗律高坐马背上,如同一道魔障般堵住了车窗处的日光,将暗影全都投在了霍明珠身上,霍明珠神志尚未清明,瑟缩着往相反的方向躲,叫道:“把窗帘放下!放下!”

  “王爷,这……”素缕为难地看着百里宗律,尊卑有别,她不敢。

  百里宗律的目光将霍明珠完全罩住,他的凤目颇为疑惑地眯了起来,然而他还是示意素缕放下帘子:“照做吧。霍小姐怕是受了惊吓,再忍几日便到上京了,军中药材粗陋,就让军医先试试。”

  “多谢九王爷!”素缕一个劲地跟百里宗律道谢,放下帘子,见霍明珠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素缕怒其不争似的叹了口气,轻声道:“小姐啊小姐,那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九王爷啊,你怎么怕得像见了鬼似的?九王爷的脾气真是好得没话说,要不然你刚才那么冒冒失失的,他都可以给咱们治罪了,小姐,你有没有在听啊!”

  霍明珠的目光重新聚拢起来,倾国倾城的面容满是哀伤绝望,她微微扯了扯唇角,似哭似笑:“素缕,我刚才梦见我死了……”

  素缕听罢,松了口气,亲昵地上前帮霍明珠顺气,咋咋呼呼地哄道:“原来真是魇着了……好了好了,小姐,你别怕,不过就是一场噩梦而已,你瞧瞧,小姐你活得好好的,还有丰神俊朗的九王爷护送咱们回京呢!死了哪有这么好的事?你说对不对啊小姐?”

  霍明珠的喉头梗了梗,有些话没说出口,她想说,素缕,不仅我死了,还有外祖母、舅舅、你……所有人都死了,恶人却活得好好的,他们得意地冲我笑,要为我树功德碑……那个恶人,他就跟在我们身边,从我回京的途中便一直蛰伏,等着置我们于死地!

  等到日中时分,车队停下埋锅造饭,炊烟在青天白日里袅袅升起,霍明珠在僻静处的一块大石上休息,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回头看去,就见百里宗律一步步朝她走来,仍是一身戎装打扮,面色无喜无怒。

  霍明珠倏忽站起身,百里宗律不等她开口,便先说话了:“霍小姐才坐下又要走?若是本王没看错的话,霍小姐似乎很怕本王?”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