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天降甜妻

天降甜妻

婤子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作家作者婤子所著的《天降甜妻》言之有序,简单扼要,不烦琐。主角沈蓓宁少辰是小说的两个主角,沈蓓宁少辰章节预览:沈蓓因为母亲的病情,做下了让人最不耻的事情,成为了宁少辰孩子的母亲,却又因为身份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五年后,她重新回到孩子身边,以另一种身份,咫尺天涯的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更新:2020/04/10

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作家作者婤子所著的《天降甜妻》言之有序,简单扼要,不烦琐。主角沈蓓宁少辰是小说的两个主角,沈蓓宁少辰章节预览:沈蓓因为母亲的病情,做下了让人最不耻的事情,成为了宁少辰孩子的母亲,却又因为身份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五年后,她重新回到孩子身边,以另一种身份,咫尺天涯的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免费阅读

  “你居然敢挠我痒?”小身子躲在被子下面,一脸冷洌的瞪着沈蓓一,想着之前那些人的刻意讨好,这女人倒是让人舒服多了。

  沈蓓一却无视他,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掐了下,“宁小熙,不要总这样黑着脸,小孩子就应该快快乐乐的才对。”虽说这孩子智商高,但,毕竟才几岁,沈蓓一真不希望,他过于早熟。

  宁小熙嘟嘟嘴,命令道“你不准走,看着我睡!”

  “好,你睡着了,我再走。”

  看着孩子的睡颜,沈蓓一的眼里再次起了雾气,她吸了吸鼻子,母亲去世后,一个多月了,她终于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了。

  而不再是行尸走肉。

  真好,未来,如是有你相伴,其他都不重要了。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日子过得倒是很平静,宁小熙刚开始,对她各种挑剔和嫌弃,见她不恼也不怒,折腾了几天,也没什么劲了。

  倒是沈蓓一,她享受着和宁小熙的每一刻的相处,她摸索着他的脾气性格,她陪着他的喜怒衰乐,可能是感受到她的真心,宁小熙开始对她越来越依赖。

  她自嘲这或许是母子血脉相通。

  而和宁少辰,虽然每天都有见面,但,她刻意躲避,倒是没什么交集。

  比想象中的生活,平淡了许多,却很幸福。

  “爸爸,你是说,你要带我去摄血岛?”沈蓓一刚刚收拾好,准备去宁小熙的房间看看他睡了没,走到门口,便听到了他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很是兴奋,这孩子,说是才5岁,可能因为太聪明,又像他爸,冷得很,所以,除了在她面前和刘妈面前,倒是极少见他情绪这么高涨。

  宁少辰俯身,拍了拍儿子的肩“早点睡,明天早上出发。”然后起身,走到门外时,他看到站在门侧的沈蓓一,没有表情的吩咐道“把他东西收拾下。”走了两步,停顿了下“你也一起去,方便照顾他。”

  “哦!”沈蓓一开心不已,她才不管这次旅行是为了什么,她也不在乎自己去的目的,反正这是她与儿子的第一次旅行,她异常兴奋。

  看着那道背影走远,沈蓓一忍不住的高兴原地跳了一下,然后有道背影僵住。

  转过身来时,沈蓓一已经进了房间。

  “你说那里是海边,那,我要不要给你带游泳衣?”

  “那防晒的,是不是也要带?”

  “还有,你会不会海水过敏?”

  “你会游泳吗?”

  “你……”

  “喂,大婶,你有完没完,又不是你出去旅游,你那么兴奋做什么?”宁小熙打断了一直在那自言自语的沈蓓一,将手上的漫画书合起来,然后,躺下,用被子把头捂起来,她让宁小熙叫她阿姨,可他执意叫大婶,纠正了几次,她也随他了。

  “宁小熙,你这样,会缺氧的。”说话间,被子已被全部拉至身下。

  沈蓓一见他瞪着自己,在他脸上拧了一下“屁大点的孩子,天天爱生气,你小心,长大后和你爸一样,面瘫!”

  门口,宁少辰见房门开着,刚准备替他关上,听见这句话后,脸一黑,这是一个保姆该说的话?他面瘫?他不由的抬起大手,在脸颊摸了下,修长的手指,收紧。

  “关灯,我要睡觉。”

  “你陪我说会儿话吗?”

  “不说了!”

  “小气鬼,睡觉就睡觉。”

  脚步声临近,宁少辰后退,转身,离开。

  不是他大度不计较,而是,这小子的性子,他了解,他愿意和你顶嘴,愿意和你说话,证明,他心里还有这个人,否则,他多说一句都难,比如,他对高雯,他就连顶嘴都不会,想到这里,他皱着眉头……

  第二天一早,看到车里坐着的高雯时,沈蓓一楞了下,敢情是人家“一家人”出游,她去做,电灯炮?

  算了,反正在这些人眼里,她此刻的身份估计都不算是个“人”,谁在乎呢?想到这,她便释然了。

  摄血岛,名字虽然听着有点渗人,到了那儿,沈蓓一却觉得美极了,碧海蓝天,一个废弃的港口,原始的渔民建筑,下船后,不远的地方,还残留着很久以前的炮台,古香古色,她昨晚在百度上做过功课,这里是c市,新开发的旅游景点,目前还没正式对外开放。

  “累不累?”宁少辰见高雯揉捏着太阳穴,温柔的询问道。

  这个男人,对谁都冷冷的,唯独面对这女人时,却柔情似水,难道这是爱情?可她爸爸以前也对她妈妈这么温柔,不也……

  接触到她的目光,宁少辰转过身,两人四目相对。

  眼里的柔情,已不复存在,虽不动声色,却依旧让沈蓓一感受到了他强大的气场,不怒自威,她不由自主的绷紧身体“我带小熙去下面沙滩玩。”

  说完,她转身,不敢再做停留。

  “大婶,你真不是为了我爸才留下来的?”

  “宁小熙,我说几百遍了,你不要问了,行不行?再说,他和你高阿姨都要订婚了,你高阿姨又漂亮,又温柔,对你也好,我就是对你爸有心思,我也没那资本吧?”

  “白莲花……就你这智商低的觉得她好。”宁小熙用力踢了下脚下的沙子,嘴里嘀咕道。

  对于他的“语出惊人”,这段时间,沈蓓一早已习惯,扯了扯嘴唇“你爸觉得她好就行。”

  “他?他本来智商是不低的,可惜呀,一根筋的想报恩,哪里还看得清,那人的好坏。”

  报恩?沈蓓一蹙眉。

  但是,她不敢问太多,这宁小熙对她虽说已不再排斥,但,还是有戒心。

  和宁小熙玩了几个小时,直到张叔来找他们吃饭,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走。

  酒店大厅一侧,窗边,高雯一头栗色长卷发,被撩到一侧,面色带着淡淡的笑意,眉眼动人,宁少辰一袭深灰色西装,俊美非凡,两人似乎聊到了什么高兴的事,看起来,心情不错。

  “啊……宁小熙,你怎么可以把海螺里灌满了水,我的衣服……啊!”沈蓓一的尖叫着,让二人一起将视线移到了窗外。

  只见沈蓓一低着头,双手在拧着胸前的衣服,因为用力拉扯,平坦的小腹,若隐若现,拧了两下,她手放下,把衣服扯了下,胸前的饱。满因为衣服打湿后,倒是看了个真实。

  旁边路过的男人,目光看向她时,眼里已有些轻挑。

  高雯低头抿了口咖啡,看不出,这保姆身材倒是极好,如不是那张脸,她还真怀疑,这女人是为了宁少辰而来的。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宁少辰,发现他已收回了视线,没什么表情,心沉了几分,怪自己想太多,以他的身份和颜值,外面巴着他的女人什么样的没有。

  “大婶,我有让你往自己身上倒水吗?”对于她的尖叫,宁小熙只是冷冷的讽刺道,这智商!

  “宁小熙,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明明是他让听听海螺的声音,她才将海螺倒过的,这么小,就这么腹黑,肯定不像她。

  宁小熙不再理她,面无表情的小脸上,唇角却轻轻上扬。

  “小熙似乎挺喜欢这保姆的……”高雯看着二人的互动,拿起小勺,搅动着杯里的咖啡,那孩子,从来没有这样和她相处过,无论她表现的多好,想到这,心里暗然。

  两人从另一侧的电梯上去的,所以,并没有留意到这边的宁少辰和高雯。

  宁少辰没回答她,站起身,将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披在高雯肩上“走吧,去吃饭,你应该也饿了。”

  房间里,沈蓓一将宁小熙的衣服换好后,便去浴室,换了衣服,自己也简单的梳洗了下。

  出来时,宁小熙拿着她的手机,在上面按着什么,她上前几步,便夺过来“叫你把水弄我身上,不给你手机看。”

  宁小熙对于她的话,没在意,倒是出声问道“大婶,我爸其实人挺好的,你要不考虑下喜欢他呗?”

  沈蓓一将手机放到一侧,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吹风机,给宁小熙吹着头发“喜欢?呵呵,你爸那是高富帅中的顶配,我爱不起!”说完,心中酸涩,她这辈子,还能有爱情吗?

  放下吹风机,她抱住宁小熙“以后,小熙做大婶的孩子,好不好?”

  宁小熙眉头皱了下“你能生出我这么高智商的儿子?”语气虽有讽刺,但人还是往她怀里钻了钻。

  宁少辰正好回来拿点东西,路过两人房间时,便听到了这番对话,眉头又紧了紧,爱不起?让宁小熙做她孩子?这保姆……的言行,似是有点怪异。

  突然,“哈哈……宁小熙,住手,哈哈……”女人的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不稍片刻,又换成的稚嫩的小男声“哈哈……哈哈……”

  “还敢不敢偷袭我?”

  “哈哈……不……哈哈,不敢了……哈哈……”

  接着,便是二人的打闹声,听声音,便知道,那臭小子,很开心,他从没见过的开心。

  思绪回转,记得5年前,他突然被那老头送到了他身边,说是他的儿子,他很清楚他绝对不可能做出在外面留种这种事,但,在DNA鉴定证书面前,他却无法辩驳。

  可恶的是,他家那老头自从把这小子扔给他之后,夫妻俩就双双去了国外养老,这么多年,任凭他用了何种方式,也敲不开两老的嘴,也费了很多功夫调查,很显然,那老头,做了善后。

  所以,他到目前为止,确实不知道这孩子是个怎么回事,以至于在他面前,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做个父亲。

  这么多年,他知道,他不算快乐,但,他无奈!

  “你过来一下!”他拨通柳絮的电话。

  柳絮办事,他一向放心,所以,宁少辰之前一直没问过关于沈蓓一的情况。

  “我说你有没有意思呀,我这刚把人家哄到房间,你这电话就打来了,自己禁欲,还害别人……”柳絮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明显的欲求不满。

  宁少辰对他抱怨,直接无视“把那新保姆的情况说一下。”

  柳絮楞了下,这又是整哪一出?但,还是如实应答

  “27岁,父母双亡,没有结婚,没有孩子……”

  “单身?来做保姆?”宁少辰皱眉,打断柳絮的话。

  “这个问题,我之前也想过,你说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所以……”柳絮回转过身,故作惊讶的看着宁少辰,却被一只笔砸中了右脸,“喂,你手下留情好不好?我还指望这张脸娶妻生子呢!”

  其实柳絮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只是在宁少辰身边,被遮住了光芒。

  “你的魅力,那是老少通吃,好,你别瞪了,我就是那么一说。”

  他重新调整了坐姿,这才又开口“其实你别想太多了,我问过她,她说她父亲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她高中刚毕业,母亲就查出来得了癌症,她为了照顾母亲,没有上过大学,母亲前不久去世了,她一个女的,无依无靠,又没有一技之长,长得吧……咳,也没有什么优势,但,很喜欢孩子,我看她人老实,家庭背景,又很干净,才带她过来的。”柳絮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很认真的解释着。

  而这些情况,他也确定在事后,去核查过。

  宁少辰收回视线重新放回门口,难道真是他过于紧张了?“嗯,你留点心!”

  27岁,同岁?呵,他还以为她有三十四五了。

  见他沉思,柳絮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抿了一口,才接着说“你调查她做什么?不会真对你下手了吧?”随后,又是一惊,掩着嘴“或者,你对她感兴趣?”

  “你说什么……”一丝沉吟从口中溢出,宁少辰犀利的目光射向柳絮。

  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柳絮起身走向门口,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那些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是怎么想的?一点情趣都没有。

  晚饭时,宁小熙称自己不舒服,不想下去吃饭,让沈蓓一将饭菜端到了楼上,看着他味口极好的吃了这再吃那,沈蓓一了然“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直觉,这孩子好像真不太喜欢高雯。

  本来说第二天还要坐游艇去海上玩的,晚上9点多时,宁少辰似是接了个电话,有急事,便带着一群人返了回去。

  喧闹糟杂的酒吧,重金属的音乐哪怕隔着重重的门,都能穿透进来。

  VIP包厢里

  宁少辰修长的手指,来回转动着酒杯,里面的红色液体跟着上下晃动。

  “把人带过来。”

  话音落,门被推开,一个女人,被人推了进来。

  精致的五官,清新的气质,与这种场合格格不入,可来这的人都知道,这只是的她的伪装。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韩应昊朝着宁少辰的方向挑了挑。

  拿起酒杯,宁少辰一饮而尽“如果有半句假话,小心你的舌头。”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在场的人却都知道,宁少辰干得出这种事,在他眼里只有想与不想,从来没有敢与不敢。

  女人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当年,是他们逼我的,他们,他们让我给你下了药,然后……然后取了你的……精子。”

  “是谁?”

  “你……你父亲……”女人颤颤微微,却不敢有一丝隐瞒,她恨自己喝多了酒,嘴贱。

  “然后呢?那个女人,又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我本来想,想自己怀……怀的,可是,你,你父亲没看上我,所以,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出国,我……我花光了,最近,才偷偷回到c城,我……”

  “把她送走,我永远都不想看到她。”宁少辰有些烦燥的打断她。

  “宁少,你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说出去。”女人纤细的手指轻轻拉着他的裤脚,眼里擒着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求着宁少辰。

  可惜……

  “带出去。”他低吼,心里,却莫名地松了口气,他儿子的母亲,自然不能是这种人。

  柳絮坐在他身侧,摆弄着吧台上的空酒杯,半晌后,拍着他后背“你家老头子应该不至于会坑你,毕竟是宁小熙的亲娘,他不可能随便找个人,而且,你看你家那小子的长相,我看他母亲,应该不会差。”

  没有回应,宁少辰沉默着,他实在不明白父亲当年,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何,他还年轻,如果想要孩子,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为何非要以这样的方式给他留下个孩子。

  “要我说,最倒霉的,就是高雯,莫名其妙就给人当了后妈。你以后,可得善待人家。”宁少辰回瞪了他一眼。

  想起高雯,他拿起酒瓶,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他确实欠她的,从小到大。

  将手腕处的钮扣解开,向上挽起,然后拿起外套,看着柳絮吩咐道。“所以,下个月初的订婚宴,你多费点心。”

  柳絮对着走到门口的宁少辰翻白眼,又不是他订婚,又不是他对不起人家,他费哪门子的心?

  宁少辰回家时,看到宁小熙的房间灯亮着,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都快1点了,平常这个时候,早睡了,想着便推门而入,然后,便看到了床上一大一小。

  沈蓓一自从母亲生病后,睡眠便十分浅,听到开门声,她就醒了,只是睡意朦胧,有些没缓过来,这会儿听到脚步声,她一下子坐起身。

  宁少辰站在床头,脸色沉了沉,盯着她看。

  “我陪他聊了会天,有点困,不小心睡着了,你……少爷回来了?”

  说完,替宁熙拉好被子,然后,对着宁少辰点点头“少爷,我先回房了!”

  擦身而过,淡淡的香气,合着空气吸入鼻腔,宁少辰咽了下口水,突然感到口干舌燥。

  “去给我煮碗面!”晚上没怎么吃,又喝了这么多酒,此刻胃里很不舒服。

  对于宁少辰这不合常理的要求,她楞了下,她是来照顾宁小熙的,当初来之前也说过,她只负责宁小熙的日常,这,给这位大少爷煮面,她是不是可以拒绝?

  毕竟,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好吧,虽然她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不可能让宁少辰有别的想法,但,她就是不想和他有太多接触。

  他,看不起她。

  她,也不想看上他!

  “一碗面,1千块。”

  沈蓓一闻言,低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钱,果真是个好东西,当年,母亲生病,如果不是因为没钱,她怎么可能……

  宁少辰对于她的犹豫有些烦躁。

  这女人来这里,快大半个月了,见到他,从来对他都是不冷不热?这倒是让他这一直被众星捧月的人,有些不习惯。

  “是,少爷!”虽然她困极了,她也牙根儿对钱也不感兴趣,毕竟,母亲去世后,她一个人,有饭吃,能穿暖,就够了,她对物质上没什么要求。

  再说宁家给的工资,也不是小数目,足够她花了。但,他还不想和他明目张胆的对着干,毕竟,能不能照顾宁熙,只是他的一句话。

  冰箱里,各种新鲜蔬菜,肉类鱼类尽有,在宁家住了一段时间,她知道宁少辰口味清淡,想着他身上的酒味,她便用牡蛎就着高汤煮了碗海鲜面。

  面煮好了端出来放桌上时,宁少辰正好下楼,穿着藏青色丝质长睡袍,修长高大却不魁梧的身材,一览无遗,领口微微敞开,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他,确实受到了上天的眷顾,完美极了。

  见他抬头,沈蓓一快速的收起视线,想解开脖子后面,围裙的带子时,却不小心将后面的发髻碰了下,可能是因为刚刚睡觉的原因,皮筋有些松,长长的秀发便不受重负的散落开来,落在脸颊一侧,暖色的射灯此刻正好照在她一侧脸上,猛地一看,尽是和她平常有些不太一样。

  她“啊”的一声轻呼,想趁宁少辰没发现时,逃走,但,很显然,大少爷的眼神已告诉她,晚了……

  宁少辰脸色平静,只是眼眸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不要在我面前玩这种把戏。”

  沈蓓一楞了好一会儿,对于他的话,才明白过来,她对男女之情,从没涉世过,但,电视剧,她还是有看……

  敢情他以为自己是故意勾搭他?

  她低头,不说话,他这样的身份,讲什么都是对的,她无话可讲。

  转身,招呼也不想打,便回了自己房间。

  母亲说她的性格过于冷淡,其实,她很想为自己辩解,她在高中时,可是学校里的学生会副主席,性格开朗,活泼,也是大家公认的。

  可,在母亲面前,她从小就不敢大笑,不敢失了分寸,因为母亲会不高兴,她总说,女人要有女人的样子,以前,觉得忍着,太痛苦,后来,经历了这6年,她却早已不用刻意忍,就已淡定如水。

  中午,宁小熙说想吃甜点,她抽空给他做了点,这几年,为了让母亲味口好点,别的没学会,厨艺倒是不错。

  做好后,她见宁小熙估计还要有会儿时间睡,便准备去小睡一会儿,昨晚给宁少辰煮面,后面又想东想西的,到很晚才入睡,此刻头有点昏沉沉的。

  上楼时,见刘妈气喘吁吁的从楼上走下来“刘妈,你这么急着,有事?”

  “哦,是蓓一呀?”想想,拍了拍脑袋“你看我,这不现成的人吗?我还找谁呀?”说着,将手里的透明的袋子递给沈蓓一“这是少爷的药,你给他送过去下。”

  “药?”沈蓓一扬了扬手里的袋子,上面的小字显示“抑郁,安眠?”她怔住了,那么不可一世的人,还抑郁?

  看出了她的疑惑,刘妈微不可见的叹息一声“少爷小时候发生过一点事,后面晚上就老睡不好,必须要吃这些药。”

  沈蓓一哦了一声,豪门里都有些不可告人的事,她还是少知道点为好。

  “要不让司机送过去?我也不熟悉路。”她推辞,和那男人,她真不想多接触。

  “我怕司机嘴巴不紧,你知道这些事,不便让外人知道。”

  外人?难道她不是外人?

  “蓓一,你就帮个忙,少爷下午要出差去外地,再不送去,我怕来不及了。”

  出差?到了那儿,再买点呗,他不是有得是钱?

  “这药,一般的地儿买不来。”刘妈虽不是商场上的人,但能在宁家生活这么多年,她自然也早就懂得了察言观色,看出了沈蓓一的犹豫,她继续耐着性子解释着。

  “算了,你忙去吧,我自己去。”刘妈说着作势要把药拿回去,想着她的病,沈蓓一心软了。

  百层大楼下,沈蓓一深吸了口气,第一次进这么奢华高档的大厦,她,还真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有点紧张。

  找到前台,她说了来意,前台小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里有着不信,但,还是客气的让她坐在了旁的椅子上,给顶楼总裁办打了电话。

  “送药?总裁又没病,送什么药?你们会不会办事?”秘书说完不客气的挂了电话。

  前台被骂,转头看着沈蓓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小姐,不好意思,上面说并没有让人送药,所以,我们不能让你上去。”说完,转身,不再理会她。

  这年头,想接近总裁的女人真是各显神通,什么招都用上了。

  沈蓓一闭眼,无奈叹息一声,这社会没有以貌取人,就不正常了,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刘妈,想让她和宁少辰说句,可电话半天都没打通。

  她想走,不管了,又觉得受人之托,这样走了,太不负责人了。

  于是便找了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刘妈说他下午会出差,她就在门口等,应该没错。

  靠在椅子上,昏昏沉沉的,她有些睡意。

  “蓓一……”迷糊中,听到有人叫她,是男人的声音。

  她睁眼,看清来人,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夏……夏医生,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太意外了,居然在c市可以遇到熟人。

  夏宇看着沈蓓一,不由分说的上前,将她揽入怀中“你妈去世时,我在外面出差,回来后才听说,然后,就再也没见过你,打你手机,也是空号,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听人说,她打听过宁氏集团,所以,他便来这边碰运气,却没想到真的可以遇到她。

  因为她母亲的病,她们也差不多认识了四五年,几年的相处,或许她的长相是他认识的女人中,最普通的那个,但,她的内心却是他见过最美的那个。

  记得第一次见她时,他在查房,不知道因为何事,她在被她母亲呵斥,那么难听的话语,那么尖酸刻薄,她却不但不生气,还一直微笑着劝她母亲,别伤了身体。

  那一刻,他便对这个平凡的女孩,多了份关注。

  后期,他看着她,背着母亲哭,却在抹掉眼泪后,给那个癌症晚期的小朋友讲笑话,她明明自己很累很困了,却依旧替同病房的奶奶按摩手术后的腿,这几年,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照顾母亲,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帮助,却似乎永远都没有抱怨……

  她很多很多的闪光点,让夏宇觉得自己似是遇到了“宝”。

  可惜,这女人对她永远都是淡淡的,却,也因此让他更是欲罢不能。

  之前碍于她母亲对自己的偏见,两人说几句话都很难。

  好不容易两人之间没有阻拦,却没了她的消息,这段时间,因为她的离开,心里那无法言语的失落与空虚,让他深深地意识到,他喜欢上了这个平凡的女孩。

  沈蓓一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来这里后,她换了手机号,想与以前的一切断个干净,还真没想过联系谁。

  夏宇,182的身高,半高领米色薄毛衣,浅色牛仔裤,五官不同于宁少辰的刚毅,清秀许多,看上去,倒像是韩剧里的小鲜肉,给人感觉,就是暖男一枚。

  他是她妈妈的主治医生,因为这个病,要化疗,还要经常住院,这几年,俩人一来二去,倒成了朋友。

  但,对于她来说,也只是能说上几句话,能打招呼的朋友,而已,所以,对于夏宇此刻的这般热情,她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

  “我……”她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目前的状况,咬着唇,低头,欲言又止。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