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你与春风皆过客

你与春风皆过客

景冠颜芷琪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叫景冠颜芷琪的小说《你与春风皆过客》是一篇现代虐心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颜芷琪在如愿以偿嫁给景冠的这一天,一场车祸夺去了她的双眼,本以为他会始终陪在她身边,当她一辈子的眼睛,可最后得到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五年后,她带着萌宝归来,当年的误会一个个开始解开,他们又能否回到从前?

更新:2020/04/10

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景冠颜芷琪的小说《你与春风皆过客》是一篇现代虐心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颜芷琪在如愿以偿嫁给景冠的这一天,一场车祸夺去了她的双眼,本以为他会始终陪在她身边,当她一辈子的眼睛,可最后得到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五年后,她带着萌宝归来,当年的误会一个个开始解开,他们又能否回到从前?

免费阅读

  “颜芷琪,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男人似乎是刚刚吸过烟,口里的烟味迎着颜芷琪扑面而来。

  她皱着眉头,将自己的身子往后靠了靠,然后轻轻拍了一下男人的手,示意他松开。

  以往他再怎么粗暴她都可以原谅,可如今她不是一个人了,她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负责。

  “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婚吗?现在成全你们有什么不好呢?我能有什么把戏?”

  她的语气满是嘲讽,还带着一些落寞,似乎是真的看透了,想要放手了。

  可叶景冠听到后却有些愣了神。

  他从没想过,那个一直以来卑微怯弱虚伪的女人会有朝一日,如此平淡地跟他提起离婚。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心慌的错觉。

  有一种奋力游出一片海后,前方却是孤岛的茫然。

  颜芷琪看不到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房间里一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要跟你结婚了,你怎么不开心呢?你不是每天都在我耳边告诉我,你爱的人是她吗?怎么我答应跟你离婚了,你又犹豫了?看来你也没有多爱她呀!”

  四年的时间都换不来他的驻足和留恋,剩下的一年时间,就成全彼此吧,她缩在被子里的手轻轻抚上了肚子。

  孩子,你要健康,妈妈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

  颜芷琪不知道自己在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释然后的轻松,那样的神情竟让叶景冠觉得有些刺眼,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夜之间就变了态度呢?

  “欲情故纵?颜芷琪,你这手段还挺高明的,别以为我这样就会高看你一眼,这个婚我离定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说完后,他就直接转身离去,觉得手上有些痒,就想要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却突然想起,自己来之前已经抽了一盒烟了,心里越发烦躁,门被他用力地关上发出一声巨响。

  身后的颜芷琪被这个声音吓得抖了一下,可随即又苦笑了一声。

  这个男人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简夏身上,对她却是没有一点半点。

  她的这份爱,不该有的……

  自从得知自己怀孕后,颜芷琪比以往更加小心翼翼,以往还会出门去晒太阳或者在公园里走一走,如今却是连门都不出了,所以在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她正坐在院子里十分悠闲的听广播。

  “您好,请问是颜女士吗?我们这里是XX医院,您弟弟上一季的医药费已经用完了,请尽快补交。”

  护士有礼而冰冷的话让颜芷琪心一沉。

  这些日子的温和让她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这时候她才发现这花团锦簇的生活背后,是依旧腐朽和没有生机的现实。

  弟弟一个季度的费用是八十万,叶景冠当初娶了自己就已经厌恶得不行,根本不指望他会给弟弟缴费,甚至在弟弟生病期间,他都没有来看过弟弟一眼。

  她如今没有工作,身上也没有钱,八十万对她来说是一笔巨款,该怎么办?

  病房里,颜止风看着姐姐又在走神了,赶忙用自己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抿着唇看着她。

  颜芷琪这才回过神来,就意识到自己刚刚又在走神了,她忙定心下来。

  就算真有什么困难,也不能让止风知道,他太懂事了,知道以后肯定又要闹着不治疗了。

  “怎么啦?止风刚刚说了什么?”她还是以往那样温柔地笑,可是因为最近伤身,晚上浅眠,脸色还有些苍白,她自己看不到,可她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却差点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姐姐,那个臭男人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颜芷琪看不见自己的脸色,她神色如常地说:“没有,还有啊,止风,那是你姐夫,你不要老是说那个臭男人。”

  说完后她还顺着刚刚声音传来的方向伸手过去。

  颜止风知道她又想来揉自己的头,忙将她的手接了过去,放在自己头上,然后十分嫌弃地说:“姐,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四年了,他早就长高了不少,只有姐姐还觉得他是四年前那个小男孩!

  想到这个,他又有些黯然,姐姐的眼睛……

  他握着拳头,不去想那些事情,只是手指头却轻轻点了点颜芷琪的脖间。

  “这不是他欺负的吗?姐,你别告诉我这个印子是你自己掐的!姐,你跟他离婚吧,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受伤害了。

  他有些哽咽,劝了四年,连爸爸都劝不动,他也不再抱有什么希望了,只能暗自咬牙。

  等他好了,他一定要让那个男人跪在姐姐面前求原谅!

  颜芷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突然记起了那天叶景冠将她按在墙上的那种窒息感,看来他当时真的下了狠手啊,印子到现在都还没有消去。

  她虽然下定了决心要跟他离婚,却并不打算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弟弟,在她眼里,弟弟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劝慰几句后,她找到了值班的护士,本是为了求情,却不料被告知今天不交齐费用,就要被赶出去。

  她慌了神,思来想去,身边能一次性拿出八十万的人,好像只有她现在的丈夫,叶景冠。

  由不得她犹豫,她站在医院的走廊上颤抖着拨通了男人的电话。

  “怎么?又后悔了?不想离婚了?颜芷琪,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呢!”

  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又哑又沉,让颜芷琪本就慌乱的心更乱了,她犹豫过后还是选择了低头。

  “景冠,我不是后悔了,我……”

  突然,她的声音顿住了。

  因为电话那头传来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即便是电话里有杂音,可她还是听清了那个女人说的话。

  她说:“景冠,你看这个戒指的样式怎么样?”

  戒指?

  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自己离婚协议书都还没签,他们两个就已经开始准备结婚了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出口,她似乎已经预见了男人冷冰冰的拒绝和嘲讽。

  挂掉电话后,颜芷琪浑浑噩噩地回了家。

  原本心里就焦灼得不行,在听到简夏的声音后,她更是怒火冲天。

  直接咬牙切齿地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简夏却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生气一样,语气温和地说道:“姐姐,我马上就要嫁过来了,当然是要好好打理一下我的家了,你这是什么话?”

  即便看不到事物,颜芷琪都能想象得到简夏那伪善和得意的样子,她的指甲狠狠掐入了手心,努力抑制自己心头的怒火,不想被这个女人轻易的牵扯自己的情绪。

  “我现在还是叶太太,而你,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攀附权贵的小三而已,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说着,她拄着导盲棍移开了一点,不再挡着门口,对她说道:“马上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她淡漠的样子让简夏暴跳如雷,不过想起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后,她又顿时笑开了,声音里多了些愉悦,丝毫不计较颜芷琪的挑衅。

  “谁能想到,正牌叶太太连八十万都没有呢?”

  “你怎么知道的?”

  是了,她现在住在叶景冠的别墅里,而家里的佣人都知道她不得叶景冠的喜爱,反而更看重简夏,想要收买她们简直轻而易举。

  她这个叶太太不过是个挂名而已,连那些保姆都看得清,只有她自己看不清而已!

  既然简夏知道了,那就不会只是简单的问候一下了。

  她便换了个问题。

  “你想干什么?”

  简夏对她的识时务很满意,直接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交到了颜芷琪手里。

  “这里是一份离婚协议书,签了它我给你一百万。”

  那张纸被颜芷琪捏得快要变形了,虽然早已打定主意要和叶景冠离婚,可当这件事真的来临时,她的心还是揪心地痛。

  毕竟那是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真的要放弃是何其艰难!

  那个男人就像伴随着她出生的心脏。

  早已习惯了他的存在,也习惯了爱他,突然要去除掉,跟挖心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她必须要放弃了,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管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弟弟,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好,我签!”

  “就你这为了一百万就可以签离婚协议书的样子,还说之前嫁给景冠不是为了钱?”

  简夏看她伏在茶几上签字的样子,嘴角冷冷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像是个胜利者般洋洋得意地炫耀着。

  颜芷琪的手不由抖了抖,心中说道,不是的,她爱他,不是为了钱,更不是因为他是叶家公子,她只是爱他这个人而已。

  可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他连我弟弟的医药费都不愿意出,我跟他离婚没有错。”

  这其实是她带着怨念和自我谴责的气话,可她没看到简夏无声地大笑和她手里的录音笔,也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接下来会给自己带来多么大的波澜。

  这句话就这么被传到了叶景冠的电脑里。

  叶景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里正拿着一支钢笔。

  听完之后,手里的钢笔顿时一分为二,而他的眼底早已聚集了满眼乌云,黑沉沉地让人心惊。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只有他一个人在暗沉的房间里,咬牙切齿地念着那个叫了无数次的名字。

  “颜芷琪!”

  而他口中的女人此刻却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颜芷琪一拿到简夏给她的支票后就立马跑去了医院。

  可现实却似乎永远都喜欢在人欣喜的时候直接当头一棒。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会是假的支票呢!你们再查一下吧,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颜芷琪握着导盲棍的手微微颤抖,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满满的绝望。

  喊出这句话之后她就已经隐隐猜到了。

  护士说的可能是真的。

  是简夏骗了她,那个女人骗了她!

  “颜女士,就算不能交上钱,这样欺骗我们也不太好吧。”

  护士的声音已经有些不太好了,无理取闹的家属他们见多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拿着假的支票来骗人的。

  颜芷琪没有时间伤感或痛恨,她立马丢掉导盲棍,摸索到了护士身边,双手握紧了她的手,像是找到了重心一样,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下来。

  “护士小姐,求你们再给我一天的时间吧,弟弟是我们家的重心,我们不能没有他!”

  护士不知道她已经身患癌症,只能留着弟弟来留住父亲那最后的一口气,只以为他们家重男轻女,把男孩当做传递香火的宝贝,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自己都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拿什么去给你弟弟筹钱?你弟弟那个病,不是富贵人家,耗不起的!”

  交费室里没有隔音效果,但门却关得紧紧的,没有人看到门口那从门缝里漏出的一双眼睛。

  “不,不是的,他会好的,我弟弟会好的,只要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一定会给你钱的,好吗?求你了,我一定会给你钱的!”

  颜芷琪哭着求情,就差没跪下了。

  弟弟绝对不能有事,他要是出了事,爸也一定活不下去了!

  或许是她的眼泪感动了护士,或许是她的绝望同化了护士,总之最后护士还是答应了给颜芷琪一天的时间。

  “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在忙……”

  谢过护士后,颜芷琪立马掏出手机拨打简夏的电话,可简夏的电话却打不通。

  是啊,那个女人肯定是没有脸面再出现了吧!

  可是怎么办,弟弟的治疗费还没着落!

  不,不,还是有办法的!

  叶景冠!

  对,他一定有钱!

  抱着最后的希望,她打通了叶景冠的电话。

  电话拨通后,是冗长的沉默。

  颜芷琪只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听不到人的声音,于是她只能自己先开口了。

  “喂,景冠。”

  语气小心翼翼又带着哭过后的沙哑,她此刻绝望到只能向他低头开口,可在叶景冠的眼里,这却是她野心展露的开始,是虚伪的表演和恶心的算计。

  “怎么?找夏夏?”

  他一开口就直接戳破了颜芷琪的目的,这让颜芷琪感到害怕,景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怎么不说话?不是为了我的钱,是爱我,这句话我在这四年里已经听过无数遍了,你现在还说得出口吗?为了钱你可谓是倾尽所有啊!现在还敢跟我说爱?你不觉得很倒胃口吗?”

  颜芷琪其实想说话,可她今天一天没有吃饭,又是哭又是闹的,这么下来早已事精疲力尽,现在站在医院门口竟然有一些晕眩。

  终于,在电话那头传来一句“你真让我恶心”之后,她身子一软,就这么倒在了那里。

  电话掉在身边的时候,只有嘟嘟的挂断声,像是颜芷琪那颗心一片片碎掉的声音。

  她本以为无尽的黑暗就是人生低谷,可在掉下悬崖后又被生生挖去了心头爱。

  她沉浸在暗夜里,不想醒来面对这些让人痛苦的事情。

  她太累了……

  实在是太累了……

  短暂的混混沌沌后。

  “芷琪。”

  是谁?

  是谁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在唤她?

  她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么亲切的称呼了?

  颜芷琪的手动了动,想去抓住这个声音,却被一只大手轻轻抓住了。

  这不是叶景冠的手,他的手更粗糙,且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地包裹着她的手的时刻。

  “你是谁?”她有气无力地问道。

  晦暗无光的世界里,她似乎感受到了一缕清风,温煦的,让人心安的风。

  “是我,温梓庭。”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