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江优言容景琛小说

江优言容景琛小说

殷若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殷若所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婚内燃情老公请止步》,主角是江优言容景琛,作者文不加点,一气呵成。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江优言身为豪门大族的女儿,是没有选择自己婚姻的权利的,可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要嫁给容景琛这样的人,神秘又冷漠,这样的男人,她自认招架不住,嫁过去之后她发现,似乎容大少也没这么难对付…

更新:2020/04/11

在线阅读

作者殷若所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婚内燃情老公请止步》,主角是江优言容景琛,作者文不加点,一气呵成。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江优言身为豪门大族的女儿,是没有选择自己婚姻的权利的,可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要嫁给容景琛这样的人,神秘又冷漠,这样的男人,她自认招架不住,嫁过去之后她发现,似乎容大少也没这么难对付…

免费阅读

  那一夜,江优言整夜都没有睡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容景琛和那天酒吧里的男人,就会交替的出现在她的梦中,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她太害怕了,所以都不敢睡。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王叔过来敲了敲门,道:“少奶奶,厨房已经做好了早餐,可以下来吃早餐了。”

  听到王叔这么说,江优言这才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连忙道:“好,我立刻下来。”

  她换了一套衣服下楼,就看到了坐在餐厅里正在看报纸的容景琛。

  想到昨天晚上容景琛对她所做的事情,江优言的脸色就顿时一白,她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痛,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太可怕了!

  她下意识的选择了距离容景琛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她正准备吃早餐的时候,容景琛放下报纸,表情冷硬的说道:“谁允许你跟我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面吃饭的?”

  江优言的身体顿时一僵,脸色惨白,她知道容景琛这是在刁难她。

  但……不能认输,你越是软弱,别人就越是会欺负你。

  她咬了咬唇,鼓起勇气,倔强的问道:“我为什么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吃饭?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你为什么没有资格,难道你自己的心里不清楚吗?”容景琛只要想到一些往事,阴鸷的眸子就定定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在结婚之前,就已经不是chunv的贱、人,有什么资格做容家的少奶奶?”

  江优言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那你可以跟我离婚!”

  她已经受够容景琛了,而且嫁进容家来,并不是她愿意的。

  如果容景琛要跟她离婚,估计高艳玫也不敢跟容景琛计较什么,也只能认了。

  容景琛见江优言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反而想要跟他离婚,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就像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气势骇人。

  “好,既然你自己也不想做容家的少奶奶,那就从今天开始,你去做容家最下等的佣人好了。”他怒极反笑:“王叔,从今天开始,容家没有什么少奶奶,只多了一个最下等的佣人,所有脏活,累活全部都交给她来做,任何人不能帮忙。”

  说完之后,容景琛又看到了江优言的那张脸,只觉得倒足了胃口,也不想再吃早餐了。

  “凭什么?”江优言不想认输,她倔强的站了起来,对着容景琛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我可以离开容家……”

  容家有什么好的,她和容景琛离婚之后,就绝对不会再呆在这里了。

  容景琛不屑的说道:“你想离开?可以……”

  江优言见他同意了,心里顿时一喜,终于不用再面对这个像恶魔一样的男人了!

  只是不等她高兴太久,就听到容景琛语气十分恶劣的说道:“那就要先让你父亲,将从容氏拿走的那两个亿的项目吐出来了。”

  江优言的脸色一白,两个亿?

  她很了解父亲,他的眼里只有高艳玫和江安雅母女,根本就不可能为了她,损失到手的两个亿。

  容景琛也知道,江家是不可能吐出两个亿的。

  于是,他冷冷的说道:“在江家将两个亿吐出来之前,我让你做容家最下等的佣人,你就得做,我让你做容家的一条狗,你也没有资格拒绝!!!”

  江优言气得浑身发抖,她猛然起身,刚想爆发,但在对上容景琛那双如冰似雪的眸子后,心中霎时一片冰凉。

  她不能反抗,否则高艳玫绝对说得出做得到的不会再管哥哥。

  为了哥哥她连嫁人都做了,又有什么忍不了的?

  江优言缓缓的松开攥紧的双拳,嘴唇哆嗦:“你想要我做什么?”

  容景琛见刚刚还宁死不屈的江优言,为了区区两亿的项目就立刻妥协了,顿时眸中满是厌恶:“王叔,让她去照看花园。晚点我会去看,什么时候我满意了,什么时候再给她饭吃。”

  贱、人就是贱、人,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王叔虽然不忍,却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只好走到江优言身边,低声道:“少奶奶,跟我来吧。”

  江优言咬着下唇,看了容景琛一眼,这个男人果然就是个残暴的暴君!王八蛋!

  要是他一直不满意,她是不是就要被活活饿死了?

  容景琛对上江优言倔强的眼神,顿时皱眉,厉声道:“你那是眼神什么意思?不服气吗?不服气可以滚啊!”

  不行!

  她得忍下去!!!

  “没有。”江优言生怕他再想出什么别的办法折腾她,急忙低头,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我这就去。”

  说完,她就快步跟在王叔身后离去了。

  容家的花园十分大,一眼甚至都望不到头。

  王叔把工具递给她:“少奶奶,现在太阳出来了,你就除除杂草吧,这样还可以躲在阴影下凉快点。”

  被容景琛暴虐对待的江优言没有哭,但在王叔关切的一句话下,让她几乎有了落泪的冲动:“谢谢你,王叔……”

  “没事。”王叔安慰她道:“您别担心,少爷是个很恩怨分明的人,不会迁怒您的,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之间就这么生气。”

  江优言心中苦笑,她知道是为什么。

  因为她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容景琛觉得她脏,才会这样对她的!

  她不怪容景琛,要怪就怪那天在酒吧里遇到的那个男人!

  “我知道了王叔。”江优言点了点头,道。

  送走王叔后,她就顶着大太阳,开始除起杂草来。

  只是,她还没干一会儿,就有几个佣人走了过来,围在她的不远处,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个女人不就是咱们的少奶奶吗?怎么会来干这种事?”

  “少爷又不会无缘无故罚人,肯定是她自己不检点呗,没准干了那种事呢。”

  “我看她那张脸长得和狐狸精一样,一定是因为gou引别的男人了。”

  江优言死死的握紧手中的锄头,容景琛羞辱她也就算了,可这些人凭什么这么诋毁她?

  她猛然站起身,这两天来所有的委屈与怒火都冲到了胸口,冷冷的看向那些人。

  她们被江优言的目光吓了一跳,但很快有一个人就反应了过来,挑衅道:“怎么?我们说错了吗?那你倒是说说少爷为什么会这么对你?”

  江优言想要大声的反驳她们,可话到嘴边,却悲哀的发现她根本就没有那个底气,也说不出来容景琛这么对她的原因。

  她把滚到喉咙口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冷冷的扫了她们一眼,起身走向别处。

  “切,你看她心虚了吧?”

  听到身后传来的嘲讽,江优言眼中神色翻涌,最终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走的很快,想着这样就可以把那些人的讥讽给甩到身后了。

  却也因此没有看路,一不小心,撞倒了别人拿来写生的画架,零零散散的东西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江优言一边道歉,一边急忙伸手把倒地的画架扶了起来。

  一只修长的手和她一起扶起画架:“没关系。”

  这道声音温文尔雅,如春风拂面,让人听着,就不禁联想起了那句“陌上人如玉”来。

  江优言下意识的抬起头,下一瞬,就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已经扶起的画架因为她骤然脱力,再次倒向地面。

  容景琛?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又想到了什么新的办法来折磨她吗?!

  男人见画架又倒地,上前一步,想将地上的画架给扶起来。

  江优言见男人朝她走了过来,却以为他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避如蛇蝎般的往后退,结果匆忙之下反而摔了一跤。

  男人朝江优言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

  江优言满心疑惑,容景琛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之间变的和早上完全不同了?

  他到底想干什么?

  她探究的看向男人,却发现他的目光澄澈,如同上好的玉石,带着让人静心的力量,而且他虽然和容景琛长得一模一样,但气质却是天差地别。

  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容景琛那个人就像是一个暴戾不容反抗的君王,而眼前的男人……则是温文尔雅的隐士。

  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感觉太干净明媚了……

  “容景琛?”江优言还是试探的问了一句。

  “我不是他。”男人听到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突然之间有些忧郁,猛地说道。

  他将画架扶起来之后,就没有再理会江优言,认真的开始画画起来。

  江优言微微一愣,他不是容景琛?

  怎么可能呢?

  他和容景琛长的一模一样,她不可能认错的!

  可是看着他画画时,那认真专注,浑身上下散发着天使一般温柔,阳光的气息,江优言又开始有些动摇了。

  容景琛是个残酷的暴君,不可能这么温柔的。

  而且如果他真的是容景琛的话,也没有理由骗她,所以……他真的不是容景琛吗?

  那他是谁?

  江优言托着脑袋,坐在不远的水池边,看着男人出神,她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思考着这个男人的身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

  “少奶奶……”江优言听到有人在叫她。

  而正在画画的男人,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画架收了起来,转身打算离开。

  “你去哪?”江优言立刻问道。

  “去我该去的地方。”说完之后,男人就直接离开了。

  该去的地方?什么意思?

  江优言正准备跟上去,一探究竟的时候,王叔过来了。

  “少奶奶,少爷让您去书房找他。”

  江优言愣住了,容景琛找她?

  可是……

  刚刚她不是一直和容景琛在一起吗?

  所以刚刚那个男人真的不是他?

  “王叔,容景琛他……”江优言眉头紧皱的问道:“他现在在书房吗?之前他在哪里?”

  王叔有些奇怪的看了江优言一眼,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还是如实的回答道:“少爷一直都在书房。”

  不给江优言思考的时间,王叔又继续说道:“少奶奶,您还是快和我去书房吧,不然晚了少爷要生气的。”

  想起那个男人残暴的样子,江优言心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连忙跟着回去了。

  但因为她刚刚除草,身上出了一身的汗,黏糊糊的,于是又申请先去了浴室,快速的冲了个澡后,才走到了容景琛的书房前,鼓足勇气,轻轻的敲了敲。

  “进来。”男人冷冽如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江优言走了进去,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后,神情中隐隐带着不耐的在处理公务,薄唇令人心悸的弧度紧抿成了一线。

  江优言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男人。

  他们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夫妻!

  若唤他老公,她自己都觉得好笑。

  直呼其名?她怕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会鸡蛋里挑骨头。

  于是,还没等江优言想好,容景琛就冷冷的道:“怎么?你就饥/渴,要一直盯着我看?”

  江优言顿时脸色一白,满腔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烧着,她死死的咬着牙,生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对这个男人的咒骂,这对她来说没什么好处!

  容景琛盯着她,突然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来。

  眼前的女人刚刚洗过澡,身上还有着未干的水汽,使得她的皮肤看起来吹弹可破。

  她穿着一身素色的裙子,展现出了她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注意到容景琛的视线,江优言不适应的把衣服往上拉了拉。

  这衣服是王叔给她送来的,她本来不想穿,可是不穿又没有其他衣服,她可不想果奔。

  如今站在这里,被男人带着冰冷的视线紧盯着,江优言心底一阵难堪:“你叫我来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谁允许你走了?”容景琛面如寒冰,犹如帝王一般发号施令道:“过来!”

  江优言抿了抿唇,慢慢的走了过去。

  等她快要走到容景琛的面前时,男人终于失去了不多的耐心,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拉到了自己怀中。

  江优言脚下不稳,惊呼一声,狼狈的摔在了他的身上,被他有力的长臂卡住腰肢,她顿时挣扎道:“你快放开我!”

  “闭嘴!”容景琛额头青筋直跳,猛然怒喝一声。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