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谁寄人间雪满头

谁寄人间雪满头

萧别止姜离 著

连载中免费

火爆古代言情圈的精品小说《谁寄人间雪满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别止、姜离,故事递网可以阅读全文了,少年人的情感令人动容,误打误撞与破镜重圆,甜虐相间让人看到上头。你期待的大女主和古代美男子,这部小说的剧情里全都有。《谁寄人间雪满头》全文讲述的是:秋日的天气已经有些寒凉,空落落的院子里就只有姜离一人。姜离恨萧别止的绝情,和妹妹姜葵的狠心,以及刑即的恶毒。充满悲伤的姜离会如何走完接下来的宫廷之路呢?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更新:2020/04/11

在线阅读

  火爆古代言情圈的精品小说《谁寄人间雪满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别止、姜离,故事递网可以阅读全文了,少年人的情感令人动容,误打误撞与破镜重圆,甜虐相间让人看到上头。你期待的大女主和古代美男子,这部小说的剧情里全都有。《谁寄人间雪满头》全文讲述的是:秋日的天气已经有些寒凉,空落落的院子里就只有姜离一人。姜离恨萧别止的绝情,和妹妹姜葵的狠心,以及刑即的恶毒。充满悲伤的姜离会如何走完接下来的宫廷之路呢?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萧别止只觉得那笑甚是刺眼,冷冷道:“念你助我功成,暂且留你一命,在此苟延余生吧!”

  姜葵此时向刑即使了个眼色,刑即了然。

  “陛下,方莹胆大包天,敢悖逆陛下,请陛下重惩!”

  看到姜离的眼神,萧别止心中只觉暗暗怄火,她不过是个杀手何以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倔强。

  “杀了吧。”他道。

  姜离顿时满脸错愕:“萧别止!她不过是打翻了一碗药,你为何要这样对她,她也是你的手下啊!”

  “朕,要这皇宫之中,再无人敢帮你!”

  后面,萧别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座院子的。

  这些日子他总想起几年前的姜离,那时候她真像极了春日的一支梨花,那般纯白灿烂。

  她第一次杀人,噩梦连连睡不着,一到晚上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怕得发抖,但她却还是倔强地说要做他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为他去冲锋陷阵。

  可不知从哪天起,那个灿烂的女孩不再害怕,她成为地狱的恶鬼。杀人如麻,心冷如斯。

  想到这里,萧别止的心不由颤了颤,看了一眼身旁的姜葵,只觉得姜葵不就是几年前未染鲜血的姜离吗?

  萧别止走后,刑即玩味地笑着,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姜离:“你们两人,现如今都是弃子!比地上的尘埃都贱!死不死的,还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方莹眉头一皱,问道:“你同阿离究竟有什么仇?当初送阿离入宫,也是你向主子提议的,你到底图什么?”

  姜离有些意外,当初她刺杀归来,受了重伤,萧别止便把她送给了前朝皇帝,也就是萧别止的大哥萧居棠做妃子,却不想还有刑即在一旁推波助澜。

  “谁让她,长了一张跟阿葵一样的脸。”刑即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向方莹走去。

  姜离心头一跳:“刑即!你别伤她!我求你!”

  刑即眉头一挑,一刀直接扎在方莹肩头,然后将她踢倒在地。

  方莹吃痛,倒在地上。

  姜离惊呼一声:“不要!”

  “好啊!你跪下来求我,我就放了她。”刑即冷笑道。

  姜离的腿伤还未好,刚服下的软骨散也开始发作。

  她几乎是挣扎着下床,重重跌在地上,而后忍着腿上剧痛艰难地跪在地上。

  “求你。”

  刑即却将刀从方莹肩头拔出来,一脚踩上方莹的头,邪邪一笑对姜离道:“磕头。”

  姜离双拳紧握,眼泪盈满眼眶,重重地磕了个头。

  方莹整个人被踩进血泊里,挣扎着痛苦摇头。

  “你看你这副样子,不配挡阿葵的路!”说罢,刑即便狠狠将匕首扎进方莹的心口,嗤笑一声离开了这小院。

  “啊!”

  姜离悲叫一声,忙爬着去抱起血泊里的方莹,却已经悲痛地说不出话来。

  她好恨啊,恨自己服了软骨散,散了一身功力,救不了自己的朋友。

  也恨萧别止的绝情,和妹妹姜葵的狠心,以及刑即的恶毒。

  方莹颤抖着手,抚上姜离的脸:“阿离……离开……皇宫,不要执……着……”

  泪眼模糊,姜离已经看不清怀里的方莹的脸,只剩满目的红。

  “不!阿莹,不要离开我,我现在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不要!啊——”

  她拼命地摇着怀中的人,却发现,那人已经没有了生息。

  她此生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死在了她怀里,而她却无能为力。

  一声凄厉的嚎叫,顿时响彻整个冷宫……

  秋日的天气已经有些寒凉,空落落的院子里就只有姜离一人。

  她静静坐在院后的廊前,院里银杏叶一片片落下来。

  这时,院外忽然有人的脚步声传来,她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只愣愣坐着,痴痴看着院子里四角的天空,数着银杏叶一片一片。

  “姜离。”萧别止从身后叫她。

  她缓缓转过头,却没有起身,只是冲他一笑:“陛下,纡尊降贵,姜离实在受宠若惊。”

  萧别止没有接话,却对身后的太医道:“去看看,她究竟如何。”

  那太医闻言立马走上前,替姜离把了脉。

  她有些不明所以:“这是做什么?”

  难道还嫌惩罚她不够,又要给她喝点什么毒药吗?

  “禀陛下,这位姑娘确实是有喜了。”

  姜离心中一惊,她有喜了?

  “姜离,宫中已经流言纷纷,说你有喜,你肚子里的是萧居棠的遗腹子!”

  萧别止死死盯着姜离,那眼神似乎要让她喘不过气来。

  姜离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日日服用软骨散,浑身无力,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不是萧居棠的孩子。”

  她怀孕的事连自己都不知道,宫中怎么会开始疯传?

  她上次在冷宫昏迷重病,分明也有太医来看,为何那时没有人说她有喜?

  萧别止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脸色很难看:“这孩子,不能留!”

  姜离顿时瞪大了眼睛:“萧别止,你疯了!这是你的孩子!我从来没有和萧居棠做过那种事。”

  那段时间在皇宫,萧居棠对她一向相敬如宾,从未有过逾越之举。

  “这是萧居棠的遗腹子!”萧别止厉声否认,“来人,把这孽种给朕杀了!”

  身后立马有人捧上一碗还冒着热的汤药。

  姜离的身形晃了晃,绝望地笑了笑:“原来,你早已经准备好了,你不在乎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无论如何,他只有死。对不对?”

  萧别止没有回答,身后的宫人捧上汤药,两个人抓住她的手,不顾她的挣扎,强行将那药灌了进去。

  她无力地跌在地上,眼泪无声而落:“萧别止,大军破城那日,你可还记得?”

  萧别止将其他人都遣出去了,半晌才缓缓道:“姜离,你说的对,不管你肚子里的是谁的孩子,你曾是萧居棠的皇后,他就不能留!”

  得到他无情的回答,姜离眼中一片悲凉,几乎用尽浑身力气吼道:“萧别止!你可曾有爱过我一刻,哪怕一刻也好?”

  萧别止沉着脸,不敢再看她,似乎多看一眼,心就要软下来。

  几乎是逃一般,他匆匆离开了这院子。

  姜离无助地躺在地上,身下又是一股热流缓缓流出,血迹顿时蜿蜒了大片,满目刺目的红。

  眼泪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孩子,我的孩子……”

  不顾身体撕裂般的疼痛,姜离拼了命的挖着渗透了她死去孩子鲜血的泥土。

  直挖得两手都是血泥,披头散发,浑身狼狈。

  最后,她是抱着那一捧血泥悲痛欲绝,眼睛都泣出了血泪。

  “萧别止,我恨你,恨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