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萧钺沈宴小说

萧钺沈宴小说

晴天 著

连载中免费

大家都在追更的小说叫《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故事奇文瑰句,文从字顺。这本书是作者晴天创作的,主角是萧钺沈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的精彩章节阅读:萧钺成婚之日,沈宴穿上嫁衣,让人送去了一碗汤,明目张胆的给他下了药,后来,她浑身是血的躺在产房里,留给萧钺最后的话是,如果有来生,绝对不要再遇见他。

更新:2020/04/11

在线阅读

大家都在追更的小说叫《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故事奇文瑰句,文从字顺。这本书是作者晴天创作的,主角是萧钺沈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的精彩章节阅读:萧钺成婚之日,沈宴穿上嫁衣,让人送去了一碗汤,明目张胆的给他下了药,后来,她浑身是血的躺在产房里,留给萧钺最后的话是,如果有来生,绝对不要再遇见他。

免费阅读

  闻言,男人的脸倏地,杀意弥漫。

  沈宴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不可能!”

  那碗药是她亲自动手熬的!从挑选药材到熬制、再到端来,每一个步骤,她都不曾假手他人。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萧钺,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你好好查一查……”急切地想辩解,想上前,抓住他的衣袖,却被他猛地一脚踢开:“滚开!”

  “沈宴,要是温良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好歹,你就是千刀万剐也不够!”

  说着,萧钺已经一把抱起面色惨白不住哀嚎的温良冲了出去。

  芙蓉园内,有风吹过。

  沈宴呆呆地注视着洒落一地的药汁,伸手,蘸了往嘴里放。

  没有……没有毒!

  可……为什么?温良……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

  她想不明白,而萧钺,也不需要她想明白。

  他前脚才抱温良出去,后脚,便已经定了她的罪:“萧王妃沈宴,其人歹毒善妒、欲加害萧王子嗣、谋害萧王侧妃,即刻押送水牢,严刑拷问!”

  被人架着,一路往水牢。

  水牢内,刑具众多,更何况有了萧钺的那句“严刑拷问”,审问的人将那一众刑具在沈宴面前一一展示。

  “沈宴,赶紧交代你谋害温侧妃和萧王子嗣的意图,也免得再吃苦头!”

  刑具锁住她纤细的手腕,冷水没过了她的胸口,寒意阵阵袭来。沈宴闭上了眼,萧钺……是真的……这样厌恶她啊。

  她不怕死,也不怕被那些刑具折磨,可是如今的她,身体已经油尽灯枯,肚子里的孩子又如何能承受住?!而萧钺……又如何能再等第二个沈宴来为他续命!

  “不必动刑了,我说!”她咬着牙,眼神灰败……

  *

  厢房外,萧钺的脸色铁青。

  面前的地上还跪着几个颤巍巍的太医,神情恭谨又畏惧。

  “吱”地一声,房门被人拉开,林太医从内走了出来。

  “怎么样?孩子,还保得住吗?”萧钺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说不出的凛冽之意。

  林太医摇了摇头,也如那几人一样,跪在地上:“王爷,恕我等无能。这药实在是霸道,别说是孩子了,若是再晚上半刻,就是大人……也未必保得住!”

  另外几位太医点头附和。

  萧钺脸色愈加难看,拳头紧攥着,甚至能看到上面暴起遒劲的筋络。

  “不……孩子,我的孩子!”伴随着凄厉的叫声,一个人影踉跄着从床上掉下来,是温良。

  “阿萧,我求求你、求求你去问问姐姐……不,不可能……怎么会是姐姐?她为什么害我!”

  说着,又惊惶地捂住嘴,眼泪从眼眶里滚落:“难道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一个男人匆匆而来,半跪在萧钺面前:“王爷,萧王妃招了!”

  招了?

  温良表情一阵错愕,但很快,她的眼底又闪过一丝喜色,不管那小贱人为什么要承认、可这一次,她死定了!

  招了!

  听到这两个字,萧钺的眼眯起,杀意顿生。

  温良掩着嘴,身子轻轻颤抖:“为什么……为什么姐姐要杀了我的孩子?我……阿萧……我哪里做错了吗?”她哀戚喃喃,似是在询问,又偏偏字字句句都叩在萧钺心上。

  愧疚、自责!

  那个女人、那个歹毒的女人!他明明该知道她的歹毒、为什么不多防着点?为什么还要让她靠近温良?为什么……没有早点、杀了她?!

  杀了她!

  这个念头一旦生长,就变得无法控制。

  他深深吸了口气,安抚温良:“你先歇息,本王要亲自去问问那个贱人,给你讨个公道!”

  *

  逼仄阴潮的水牢内。

  沈宴已经被放了下来,身子瘫躺在一张草席上。

  身上的血已经被人止住了,但是那密密麻麻遍布全身的伤口却依旧看得人触目惊心。她双眼紧闭着,惨白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生气。

  直到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她才睁开了眼:“萧钺……”

  “本王来,是听你的招罪。”

  言外之意,是让她废话少说。

  沈宴苦笑,她也没什么值得说的了。撑着手臂,从草席上坐起来,她气息很弱,声音沉寂:“我也怀孕了。”

  “我嫉妒温良,她得到了你的爱,为什么连生下长子的功劳还要夺走?萧钺,我才是你的正妃、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她温良、凭什么?!”

  女子的声音逐渐拔高,甚至凄厉起来,在水牢内回响着。

  这样决然又无望的嘶喊着的沈宴,萧钺还是第一次见到。在他的印象里,沈宴一直都是城府深沉、胜券在握的,她恶毒、无耻,一句话,便威胁他成了他的妻。可现在……她匍匐在自己脚下。

  萧钺冷哼一声,一脚踢翻了脚下的火炉。

  火星四溅,“沈宴,你以为温良没了孩子,本王就能让你生了?”

  “笑话!就你也配!”

  他这一句话,沈宴猛地捂住小腹瘫下。

  他……想杀了自己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而且这孩子生,他生;孩子死,萧钺也活不长。可这话萧钺能说得出,自然也能做得到。

  她压下悲坳,一字一句:“萧钺,一命抵一命,只要你能让我生下这个孩子,等他出生后,我会……自尽。只求……王爷能将孩子抚养成人,让他一生平安。”

  用尽力气跪拜下来,沈宴郑重地向萧钺行了一次大礼。从前,萧钺一直说她没规矩,如今,她的礼行练得标准吗?

  眼中滑下泪,沈宴的眼神更加空洞麻木。

  反正她生下孩子也会死,只要孩子能活着,又能让萧钺从长生蛊中解脱,有什么不好呢?

  看着眼前跪拜在地上的沈宴,男人的心,也略有震颤。

  萧钺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女人,审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好,孩子你生下,本王自会找人抚养他长大。但今日的话,你要记清楚!”

  一命抵一命,她,记得很清楚。

  沈宴闭上眼,点头。耳边一阵脚步声响,阴暗的水牢中,似乎从未有人来过。

  重见天日,沈宴被萧钺关在海棠苑中,身边只留了柳儿。

  上元节那天,柳儿做了盏很漂亮的荷花灯,提着灯问她:“王妃,您可有什么心愿要写?”

  沈宴呆怔了片刻。

  心愿啊……未嫁之前,她的心愿是嫁给他;嫁给他之后,她的心愿,是成全他。

  因为太爱,她这辈子,已经为他失去了很多东西。

  沈宴摇了摇头,继续缝纳手中的虎头鞋。

  算算日子,孩子应该出生在秋季,万木凋零的时候,而他的母亲,也会在那时死去。她什么都不能给他留下,唯有趁着少有的清醒多纳几双鞋,多缝几件小衣服……

  柳儿放下灯,端了点心来:“王妃您多吃点,您怀了身子反而越来越瘦,好看是好看,但再这样瘦下去奴婢可真要担心了……”

  担心什么?

  担心生不下来吗?

  沈宴笑笑,又想起那日师兄留给她的字:“瓜未熟,蒂已枯。意除雌蛊,必先剖腹。”

  本来就是生不下来的。

  剖腹啊……

  看来,还需要找个会剖腹的人在身边。

  她心中思量着,身体传来一阵蚀骨的疼痛,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她躺下,尽量让声音保持平稳:“柳儿,我歇一会。”

  门被带上,房间内只剩下她一人。

  随着胎儿一日日长大,长生蛊的反噬也越来越频繁,从最开始的几日一次,到现在的一日几次,而每次疼痛过后,她会昏迷大半个时辰,清醒的时间更少。

  因为浑噩,连带着,记忆也受到了影响。不过半个多月没见萧钺,她甚至快记不起他的脸。

  沈宴闭着眼,逐渐在疼痛中睡去。

  而芙蓉苑里,此时却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

  温良没了往日的柔弱恬淡,神情显得狰狞:“那个贱人是真怀孕了?”

  林太医点头,并没有因为温良此时的表情而显得畏惧。

  昏暗的室内,女人渐渐攥紧手中的巾帕:“算她命大!不过,她有命怀就怕没命生。明日你再给我开几副那药,小产的事要做的像,不能让王爷起疑。”

  林太医应声是,收拾药箱出去。

  刚转出芙蓉苑,便遇到萧钺。

  “温侧妃身体调养的如何?”

  “回王爷,再休养月余便无事了。”

  萧钺点点头,让人送他出去,走出几步却又回过头:“明日你再来,顺便也去海棠苑看看。”他似是顺口一提,没等林太医反应过来便又转头走了。

  林太医站在阴影里的身影沉沉的,半晌,才摇了摇头。

  这世间最纠结的莫过于男女之事,他不过一太医罢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其他的,哪管得了那么多?

  *

  说出海棠苑,萧钺要迈进门的脚步便又顿住。

  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侯在小门的丫鬟愣了愣,旋即跺跺脚进去禀报:“王妃,王爷到了门口又走了!”她小心的避开散在地上没收干净的碎瓷,口中喊得是王妃,不是侧妃。

  谁不知道温侧妃不喜欢听到侧字?也就那个别没眼力劲的。

  温良眼睛也没抬:“往哪个方向去了?”

  小丫鬟顿了顿,“相反的方向。”

  海棠苑?

  温良睁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想到那贱人还真是会勾人,都这样了,王爷还记挂着她?不过也该到头了。

  沈宴,哼!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