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婚不由情

婚不由情

芭了芭蕉 著

连载中免费

以萧笙和席卿川为主角的都市言情文《婚不由情》作者是芭了芭蕉,小说讲的是萧笙和席卿川因父母之命领证结婚了了,婚后的两人像形同陌路的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而萧笙一直疑惑席卿川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直到某天席卿川用实际行动给萧笙证明,而萧笙也意外卷入腹黑纯情霸总席卿川的感情漩涡......

更新:2020/04/11

在线阅读

  以萧笙和席卿川为主角的都市言情文《婚不由情》作者是芭了芭蕉,小说讲的是萧笙和席卿川因父母之命领证结婚了了,婚后的两人像形同陌路的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而萧笙一直疑惑席卿川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直到某天席卿川用实际行动给萧笙证明,而萧笙也意外卷入腹黑纯情霸总席卿川的感情漩涡......

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容我好好想想。

  不过,还用想么,柏宇有了外遇了,证据不就在眼前么?

  我站在柏宇面前发愣,直到他转头看到了我,在这么昏暗的灯光下我都看到他脸红了。

  哦,柏宇是一个爱脸红的出轨同志。

  我急忙转身,身后传来脚步声,柏宇追了上来,抓住我的手腕。

  “箫小姐。”

  “呃。”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窘迫的脸:“这么巧?”

  我此地无银,他脸红的更厉害了。

  “箫小姐。”他咬着唇,欲言又止。

  “你放心,我不会到处乱说的,你别灭我的口。”我半开玩笑。

  “希望你,也不要跟席先生说。”他声音小小的。

  当然是不能说了,被背叛的一方总是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之后才会知道。

  我点点头:“好的,我不说。”

  他这才慢慢松开我的手腕:“那,不打扰了。”

  “唔。”我从他身边走开,转弯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那个和他拥抱的男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似在安慰。

  眼前的状况很明了了,柏宇脚踏两只船么,下午还跟席卿川卿卿我我,晚上又在酒吧跟另外一个男人抱在一起。

  哎,同志的世界我不懂。

  上完洗手间回到卡座,我的心情沉重了很多。

  乔薏的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帅气的小哥哥,长的很是好看。

  她跟我介绍:“他叫森。”

  小哥哥跟我笑笑,笑容勾魂。

  我跟乔薏咬耳朵:“他以为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当然是男的,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理我?”

  “你神经。”乔薏一向都这么疯,总是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让她老妈颇为头痛。

  我忽然没了兴致,拿起包包对乔薏说:“我先走了。”

  “怎么了?刚来么,你不是说郁闷要多喝几杯?”

  “算了。”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刚才撞见了柏宇的事情,忽然觉得席卿川被戴了绿帽子有点可怜。

  虽然我没有理由去同情他。

  “你继续胡作非为吧,不过我建议你差不多就得了。”我拍拍乔薏的肩膀:“你带了保镖来吧?”

  “嗯。”

  “那我走了。”

  我从酒吧里走出去,冷风吹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外面清澈的空气让我精神一凛。

  以前我觉得同志的生活离我很遥远,现在没想到就在我的身边。

  我回到席家,也不算太晚,刚刚十点。

  席卿川的妈妈和她的太太团在客厅里打麻将。

  明明席家有麻将室,她们偏偏要选择在大厅里。

  我脚都迈进去了,又缩了回来。

  算了,等她们散了我再进去,席卿川的妈妈不喜欢我,嫌我出身不好,万一我出现在她的朋友面前让她丢脸就不好了。

  我在席家的花园里逛,黑漆漆的又冷,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打完了之后,发现花园深处有一个红点在闪烁,仔细闻闻有烟味。

  谁在那里吸烟?

  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坐在石凳上打电话。

  “你在哪里,电话这么久不接?柏宇...”

  是席卿川在给柏宇打电话,这语气里满满的哀怨,仿佛一个小妻子正在家里等待自己的老公回来望眼欲穿的即视感。

  呵,席卿川,你也有今天。

  据我所知,花城里喜欢他的名媛不老少,听说我们结婚都哭晕了好几个,他却无动于衷,现在让他尝尝被人劈腿的滋味。

  我偷听完了正要转身,忽然听到了席卿川阴森森的声音:“萧笙...”

  这黑咕隆咚的,他怎么认出来是我?

  我跑也跑不脱,穿着高跟鞋,只好悻悻地转过身跟他笑:“这么巧?”

  “你这么低趣味喜欢偷听我电话?”他起身丢掉烟蒂向我走过来。

  “不是偷听,看到这里有亮光就过来看看。”我陪着笑脸,不过他也看不到。

  他在我面前站住,忽然又凑近了我一点,吓得我向后一仰。

  他眼明手快地伸出手搂住我的后腰我才没有跌倒。

  他的眼睛在黑黢黢的花园中很亮:“你喝酒了?”

  他真是狗鼻子,我明明只喝了一杯。

  “唔。”

  “和谁?”

  干嘛打听的这么清楚?他以前都不搭理我的。

  我实话实说:“乔薏。”

  他手一松,我整个人又往后仰,急忙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

  他略皱眉:“松手。”

  他一脸我有意他的样子,我才不是,是因为脚下有小石子站不稳。

  我努力获取身体的平衡,但是越是努力越站不稳,趴在席卿川的身上把他推的往后倒退,一直退到刚才他坐的石桌边上,然后我将他推倒在石桌上。

  我终于站稳了,他的眉头却皱得紧紧的,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这么急不可耐?”

  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我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起来,他却牢牢握住我的手腕,四下里张望:“这里环境不错。”

  什么意思?我瞪大眼睛,席卿川搂住了我的后腰忽然将我翻过来,变成我躺在石桌上他压在我的身上。

  在灯光不太明亮的花园内,树影映在席卿川的俊脸上,明暗交错的,让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长的很好看,但是也很纠结。

  他脸上的阴影部分,让他神秘而又阴郁。

  他脸上的明亮部分,带着某些耐人寻味的愁绪。

  他一向都是一个复杂的人,我眨眨眼睛,他的脸已经向我压下来了。

  在他微凉的舌尖触碰到我的唇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刚才乔薏跟我说的话。

  她说:“有些人对那什么场景的选择有着特殊的癖好,比如一望无际的平原啊,比如鬼影幢幢的坟地啊......”

  给她一句中旳,看来席卿川真的是有选择场景的特殊爱好。

  在这个夜凉如水的花园里,他的手探到了我的领口,用力一扯。

  我哀嚎出声:“这还是你的女秘书的衣服。”

  一天之内,我被撕坏了两条裙子。

  席卿川是一匹狼,他只会根据他的情绪和渴求来索取。

  他的力气大,我挣扎不过他,只能任他宰割。

  虽然他没有完全失去人性,抱起我在石桌上铺上了他的衣服又重新将我放上去,然后他再一次向我压下来。

  花园里,紫玉兰若有似无的香气缭绕在鼻底,而席卿川的热情绽放在我的身体上。

  我是他的太太,我没理由推开他,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我成了柏宇的替身,席卿川在柏宇身上失意就来找我发泄?

  忽然,耳垂传来痛感,席卿川在我的耳边低语:“别分神,专心一点。”

  下午我的身体才被火车碾过一遍,现在不过过了几个小时,又来了一遍。

  白色的樱花花瓣落在席卿川的后背上,我拿下来一片嗅着,很香。

  他忽然停止了动作,两只手撑着石桌看着我。

  “这是什么?”

  “樱花。”

  “从哪来的?”

  “你的后背上。”

  他忽然拿下我手里的樱花,放在我的唇上,然后吻了下来。

  他的唇糅杂着樱花的香气,哦,我忽然觉得他好撩。

  樱花的花期很短,席卿川的时长很长。

  我承认,到后来我有点意乱情迷,都忘了担心会不会有人过来撞见那么尴尬。

  等到樱花落满了他的后背,他才结束这漫长的欢爱。

  他丢给我他的大衣,我把自己裹在里面。

  他穿上衬衫吸事后烟,烟头在黑色的夜里忽明忽暗。

  忽然我感受到了一种悲伤。

  来自于我被他莫名奇妙在花园里被那什么的悲伤,还感受到了他被人绿了的悲伤。

  估计席卿川心里可能跟明镜似的,他这种人精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这么愚钝?

  裹在大衣里面瑟瑟发抖,从石桌上下来穿我的高跟鞋。

  我看着他的背影:“难道,你是个双性恋?”

  据我分析,同志一般对女人都提不起兴致,他对着我还能如此斗志满满,想必不单单是受了刺激。

  他丢下烟蒂回头瞟我:“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说的是实话好不好,他还不承认,明明就是那样。

  他抬步往前方走,我在后面跟着他:“你妈妈在客厅和太太团打麻将,我这副模样恐怕有碍观瞻。”

  他拧着眉头站住:“你好麻烦。”

  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这副模样?

  他还怪我?

  他走回来,走到我的面前忽然弯腰将我给抱起来了。

  我一阵惊呼:“你想干嘛?”

  “你倒是想。”他冷笑:“你还没那么大的魅力。”

  他抱着我往花园外面走,他个子太高,我很怕被他扔在地上赶紧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烟味,在烟草味道不浓郁的时候,居然是好闻的。

  好奇怪,在我和席卿川结婚半年,撞破了他的秘密之后,我们忽然有了亲密的接触。

  其实,一直被他无视也蛮好的,总比现在在莫名奇妙的场景就被他莫名奇妙的那什么了好的多。

  他抱着我走进大厅,太太团们看到我被席卿川抱着各个都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连麻将都顾不得打了。

  席卿川连招呼都没打直接抱着我上楼,我把脸埋在他的衬衣里不敢抬头,但是觉得自己的后背热热的。

  席卿川的妈妈的目光就像是射线,估计我的背要被她给射穿了。

  我被他带进房间,扔在床上。

  这是我们俩的房间,但是他几乎没在里面待过,他都是睡在别的房间。

  我拿了睡衣进洗手间去洗澡,等我洗好了出来的时候,发现席卿川还在我的房间。

  我捏着睡衣领口战战兢兢地站在洗手间门口。

  他坐在沙发上,两条长腿交叠翘着二郎腿,很霸气。

  我的手机放在茶几上,里面传出乔薏的声音。

  “萧笙,我跟森互留了电话和微信,我们约好了明天晚上见面哎,他对我蛮感兴趣的,夸我长的很秀气,像个女孩子,哈哈哈哈,小哥哥好可爱的。”

  我的脸煞白,大半夜的乔薏打电话来做什么,也不确认电话的对面是不是我就一通鬼扯。

  席卿川挂了电话,抱着双臂看着我。

  我讪笑:“这么晚了,还不睡?”

  “今晚,你和乔薏去了同志吧?”他终于发问。

  我脑子发懵,只能点点头:“嗯那。”

  他站起身向我走来,捏住了我的肩膀:“你对同志这么感兴趣?”

  “呃。”我揉揉鼻子:“是乔薏拉我去的,她说同志吧里的小哥哥长的帅。”

  他耐人寻味地看着我:“有我帅?”

  虽然他很自负,但是这句话倒是没说错。

  他是很帅,他以前是全花城最令女孩子垂涎的阔少,现在是全花城最帅的同志。

  他瞅了我片刻就转身离去,走路带风。

  我看着他背影欲言又止,在他快要拉门而去的一霎那,我还是忍不住开口:“席卿川。”

  他停下来没转身,背影很傲娇。

  “我爸爸让我们明晚回家吃饭,你,有空哦?”

  自从结婚之后,回门那天他暂且露了个面,后来多少次我爸让我回去吃饭他都不见踪影。

  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顿了一下回头看我,看得我冷汗直冒。

  “那得看你表现。”

  “我怎么表现?”

  他笑了,笑的我毛骨悚然。

  “我先回房间拿睡衣,你等我。”

  什么意思?不是刚刚在花园里才那什么过?

  我带着满脑门的官司看着席卿川走出我的房间,过了一会没多久他就回来,手里果然抱着他的睡衣,然后丢给我:“我去洗澡,等会我叫你,你就送进来。”

  “里面有架子。”我说。

  “我知道,那你还有什么表现的机会?”他笑的白牙都露出来了,明明很开心的表情,但是我怎么看怎么像个恶魔。

  进洗手间去洗澡了,我抱着他的睡衣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

  忽然觉得我接下来的日子没那么好过,我和席卿川结婚当天晚上,他甩给我一张协议,上面说我们的婚姻期限一年,一年后就去离婚,然后给我若干好处云云。

  本来以为相安无事过完一年,现在已经半年了,但是目前看来不是那么回事了。

  我还在发愣,听到席卿川在洗手间里叫我的名字:“萧笙!”

  我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踩了电门一样抱着他的睡衣冲进了洗手间。

  我的洗手间里有冲凉房和浴缸,我眯起眼睛扫了一眼,他不在浴缸里,那应该就在冲凉房里。

  我把衣服往架子上一放:“我放在这里了。”

  “浴巾给我。”他的声音在冲凉房里显得有些模糊。

  我在柜子里找出浴巾把冲凉房的门开了一小条缝递给他。

  忽然,他握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拉了进去。

  里面还开着水,花洒的水淋在我的头顶上,隔着水雾我看着对面的席卿川。

  他站在水里,水珠顺着他的头顶往下流。

  他的眼神在水雾中显得更加的迷离,我不敢往下面看,但是我触碰到他的目光,又感觉到了穿劣质毛衣的静电感。

  我向后退了一步,撞到了玻璃门,后背好痛。

  他搂住我的后腰抱住我,在我耳边低吟:“你今天有句话说对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