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若得浮生半日情

若得浮生半日情

徐囿清谢晏州 著

完本免费

主角叫徐囿清谢晏州的小说《若得浮生半日情》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七年前的徐囿清一步步踏入谢晏州设好的陷阱,在这个陷阱里,她被伤害的体无完肤,心如死灰,七年后再见,谢晏州拦住她,她却言笑晏晏:“谢先生,我已经结婚了....”

更新:2020/04/12

在线阅读

主角叫徐囿清谢晏州的小说《若得浮生半日情》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七年前的徐囿清一步步踏入谢晏州设好的陷阱,在这个陷阱里,她被伤害的体无完肤,心如死灰,七年后再见,谢晏州拦住她,她却言笑晏晏:“谢先生,我已经结婚了....”

免费阅读

  自昨晚做了那个梦,谢晏州就有些心神不宁。

  坐在对面的傅际明瞧出他心不在焉,不得提高几分音调,道:“晏州,你对我刚刚的提议怎么样?”

  谢晏州长眸微掀,看了眼桌上写着“州际集团六星级酒店建筑设计方案”的文件,淡声道:“不怎么样。”

  傅际明似头疼又似无奈,揉了揉太阳穴道:“你这甩手掌柜也当得太彻底了,再怎么说你也是州际股东之一,真就打算这么袖手旁观?”

  谢晏州面色依冷,语气凉薄,“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傅际明一噎,败下阵来。

  谢晏州说的没错,州际集团的总裁是他傅际明,而不是谢晏州。

  可除了年纪轻轻就拿过国际建筑奖的天才设计师谢晏州,傅际明实在找不出比他更合适的人选来设计这次国内鲜有的六星级酒店。

  只是不知为何,谢晏州在六年前却忽然封了笔,常年居于国外。

  外界都传谢晏州是因受不了双腿残疾的打击才一蹶不振。

  可傅际明却清楚,谢晏州会成了今天这幅冷情模样,全是因为一个女人。

  只是不知到底是何方神圣,才能让向来不可一世的谢晏州这般魂牵梦绕。

  思及此,傅际明忍不住起了些许好奇,拐着弯试探道:“晏州,我妹妹知道你回来后一直囔囔着想要见你,你看?”

  谢晏州耐心告罄,不再理会傅际明,对垂首身侧的刘管家吩咐道:“走吧。”

  刘管家闻言朝傅际明微微颔首,立即推起谢晏州的轮椅往外走。

  傅际明自知惹了谢晏州不快,忙起身跟上,继续好声好气地“游说”着。

  耳旁嗡嗡作响,不知为何,谢晏州心底竟涌起几分躁意。

  他正欲开口打断傅际明,耳边突然刺进一道聒噪的争吵声。

  “老婆,你听我说,不是我,是那个女人勾 引的我!都是她!”

  “好你个贱蹄子,竟敢勾 引我老公!”

  谢晏州循声望去,途径的一间包厢门半开不开,隐约露出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身影。

  一看便是无聊至极的捉奸戏码。

  谢晏州失了兴致,转身欲走,却在听到另一道声音时猛地怔住。

  “身正不怕影子斜,刘总,你自己做了什么还不敢承认吗?”

  明明是再绵软不过的音色,却透出她骨子里的倔意。

  那是徐囿清的声音,尽管过了六年,他依然能一耳分辨。

  谢晏州本能的想要过去,却在看清徐囿清那张略施粉黛的脸时,忽地停下了转动轮椅的动作。

  她来这里干什么?

  接客?以色侍人?

  种种猜测从他脑间划过,翻腾的怒意在他心底盘聚。

  傅际明看了看骂咧声不断的包厢,又看看一动不动的谢晏州,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怎么了?”

  谢晏州艰难地闭了闭眼,缓缓道:“没什么。”

  是他想岔了而已。

  她和他已再无瓜葛。

  她现在的任何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也不该为了她在这浪费时间。

  这般想着,再睁开眼时,眸底已再无波澜。

  “走吧。”他说着,任由刘管家将轮椅转至另一个方向。

  “想走?没门!”刘夫人不堪入耳的侮辱声愈加高亢,“年纪轻轻就学别人当小三?你妈怎么教的你?我告诉你,像你这种不要脸的贱人,连给我老公提鞋都不配,只配和下三滥的乞丐在一起!”

  谢晏州的手倏地按住轮椅上的暂停键,止住了刘管家的推势。傅际明从未看过谢晏州这般森然阴沉的模样。

  那双望不到底的寒眸似是裹挟着压抑的怒火,让人触之生颤。

  他后知后觉的跟了上去,就听谢晏州语气冰冷的打断刘夫人的谩骂,“你说谁不配?”

  许是谢晏州骇人的气场太具压迫性,刚刚还趾高气昂的刘夫人顿如被人捏住脖颈般弱了声调,吞吐道:“你……谁啊?多管什么闲事?”

  然谢晏州压根没理会她的意思。

  他直直看向被逼至角落的徐囿清。

  她像是被骂懵了,又或是对他的出现感到不可思议,只睁着圆润的双眼,呆呆的看着他。

  谢晏州心底忽地涌起一阵想要杀人的冲动。

  他都不曾让她受过半点委屈,这些人又何德何能,胆敢将她欺侮!

  谢晏州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双手骨节根根凸起,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怒意,朝她冷冷开口,“过来。”

  只这两个字,就让徐囿清忽然有了想落泪的冲动。

  她竟又一次见到了他。

  徐囿清略显仓促地垂下眼,遮住眼底柔情,一步一步朝谢晏州走去。

  明明不该再和他有牵扯,可她却控制不住双腿。

  谢晏州似是嫌她走的太慢,在她即将靠近时,伸出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猛地拉到身侧。

  徐囿清一惊,想挣开,一抬眼却对上谢晏州那双戾气沉沉的眸子。

  她知道,这是谢晏州生气的前兆。

  她瞬间不动了,任由谢晏州拉着她往外走。

  久违的皮肤接触让她被紧握的地方像是烙了铁,滚烫又灼人,却不让人觉得难受。

  刘夫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视看轻过?

  眼见谢晏州要带徐囿清离开,她立即梗着脖子叫道:“站住!谁让你带这个小三走的……”

  谢晏州锐利的视线猛地射向刘夫人,冷声打断:“让开。”

  刘夫人被谢晏州看的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嘴上却不饶人,扫了眼谢晏州的双腿,骂道:“瞪什么瞪!果然是个下贱玩意,也只有你这个瘸子才看的上!”

  站在后头看戏的傅际明闻言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感慨这个刘夫人真是嫌自己活太长了。

  他可不能任由自己的手下讥讽谢晏州,理了理西装,正欲出面,就见之前不管被刘夫人如何辱骂都沉默不语的徐囿清,像是瞬间变了个人般,将谢晏州牢牢护在身后,冷冷地盯着刘夫人,“请你说话放尊重些!”

  谢晏州眉头微动,意外地看向徐囿清娇瘦却挺直的背影,心底像是有什么久违的东西在蠢蠢欲动。

  而刘夫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但她讥讽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身后的刘复平用力一拉,小声呵斥道:“够了!”

  刘夫人火气上涌,“刘复平,你什么意思?”

  刘复平不敢和刘夫人闹开,求爷爷告奶奶的把人拉走。

  他刚刚可是瞧见了,他的顶头上司傅际明就站在那看着,也不知道看到了多少。

  刘夫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一消失,周遭瞬间安静下来,就连傅际明和刘管家都识趣的离开了。

  徐囿清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她用力抽回手,不自在的对谢晏州道:“谢谢,我先走了。”

  谢晏州没错过她脸上的懊恼。

  看着徐囿清毫不留恋的背影,他心底先前升起的那点喜意瞬间冷却。

  她就这么不想跟他待在一块?

  那盘聚已久的怒意像是猛然挣脱牢笼的野兽,将他所有的理智吞噬。

  “徐囿清!”他出声喊住她,语气却讥讽入骨,“接客陪酒,我倒不知道,你离了我之后还学会了这些手段。”

  徐囿清的背影猛地僵住。

  她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谢晏州,泛红的眼眶似是在控诉他的绝情。

  谢晏州用力抓着轮椅扶手,生怕自己会心软,继续恶声恶语道:“你丈夫呢?他让你出来做这些?”

  徐囿清只觉一颗心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踩烂。

  原来在他心里,她就是这样的人吗?

  是了,只有这样的人,他才会厌恶她,远离她……

  她死死抓着衣角,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破罐子破摔道:“是啊,家里有孩子要养,没有办法……”

  “徐囿清!”谢晏州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轻易说出这些话来!

  他狭长冷凝的双眼像是着了恨染了妒,红的汹涌。

  他一错不落地盯着她,哑声开口,“多少钱?”

  徐囿清近乎麻木的顺着他问道:“什么?”

  “买你一晚上要多少钱,五万够不够。”

  徐囿清不知道她和谢晏州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她已经忘了那天晚上她是怎么回答他的了。

  她只记得自己最后落荒而逃,再不敢和谢晏州对峙。

  可谢晏州那双充血的寒眸却狠狠扎进她心底,在她心里喂了刺。

  让她只要一想起来便浑身上下都在疼。

  “啪”的一声,徐囿清又摔坏了一个盘子。

  徐舫担忧的跑上前,小小的脸蛋儿皱成了一块,“妈妈,你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最近好像有些怪怪的。

  也不知道妈妈梦话里老是喊的“晏州”到底是谁。

  徐囿清看着地上的碎片有片刻茫然,但很快朝徐舫露出一抹笑来,柔声安慰道:“妈妈没事,就是最近有些累,等妈妈收拾好了带你去游乐园玩好吗?”

  “真的吗?”徐舫有一瞬间兴奋,但还是忍不住担心,“妈妈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徐囿清摸了摸徐舫的头,笑道:“不用,妈妈最近放假,可以陪舫舫玩好几天,舫舫高不高兴?”

  “高兴!”徐舫兴奋不已,立即去收拾自己的小书包。

  徐囿清看着徐舫雀跃的身影,心里的阴霾也被驱散不少。

  其实不是放假,而是她辞职了。

  刘复平那件事发生后,陈国实不知听到了什么消息,不停向她道歉,甚至还给她升职加薪。

  但她已经不可能再在那待下去了,干脆递了辞呈。

  也趁这段时间好好陪陪孩子。

  正巧林修玉担心徐囿清没了工作心情不好来上门寻她,三人一行便一同去了游乐园。

  徐舫像只出笼的鸟儿,在游乐园来回穿梭,不一会便玩出了一身汗,闹着徐囿清要吃冰淇淋甜筒。

  只是买冰淇淋的人多,徐囿清不得不让林修玉先带着徐舫到阴凉处遮阳,她则去商铺上排队。

  好在队伍的流动速度不算慢,不多时便轮到了徐囿清。

  服务员一脸微笑的问她:“请问您要什么味道的冰淇淋?”

  徐囿清愣了一瞬才回道:“柠檬吧。”

  她不爱吃柠檬,可舫舫却和谢晏州一样,自小爱吃柠檬。

  “您好,您的柠檬冰淇淋做好了。”

  “谢谢。”徐囿清收回思绪,接过甜筒,转身往不远处的凉亭处走。

  她刚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道语露欣喜的男声,“囿清?”

  徐囿清回过头,就见一身西装的顾恒生风尘仆仆的朝她走来。

  徐囿清讶异开口:“顾经理?您怎么在这?”

  顾恒生五官俊朗,气质温和,说起话来有几分邻家哥哥的亲和感,回道:“我刚出差回来就听说你离职了,问了修玉说你们在游乐园,就过来了。”

  说着,他顿了顿,有几分担忧道:“囿清,你怎么会忽然离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徐囿清摇了摇头,礼貌性的笑道:“没事,就是想换过个工作试试,谢谢您的关心,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等等!”顾恒生伸手抓住徐囿清的胳膊,随即意识到不合适,又马上放开,道,“你带孩子过来玩吗?要是不介意,算我一个?”

  徐囿清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在蛋糕店时顾恒生都对她帮助良多,就算了离了职,她也不好把他当陌生人。

  烈日炎炎令人心生烦躁,徐囿清没注意,在顾恒生靠近她的那一刻,一辆豪车停在了游乐园外。

  豪车的玻璃窗缓缓下摇,露出谢晏州那张苍白阴沉的脸。

  他死死盯着那对背影,眸光愈来愈暗。

  那就是她的丈夫?

  她看上去没了他似乎也过的还不错。

  身侧的手机振动不停,刘管家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犹豫着请示道:“少爷,夫人找您,您看……”

  谢晏州的瞳孔却在这一刻突地睁大,用力打开车门,疾声吩咐道:“推我下去!”

  他目光幽幽的看向包厢,语若淬冰,令人彻骨生寒,“推我过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