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慕洛铭顾唯一小说

慕洛铭顾唯一小说

慕洛铭顾唯一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慕洛铭顾唯一的小说《岁月无声》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月光突然跌入大海生死不明,慕洛铭坚信顾唯一就是那杀人凶手,毫不留情的将她送进了监狱,她在监狱受尽屈辱,三年后再出来,顾唯一失去了一切,可就算这样了慕洛铭也还是不肯放过她....

更新:2020/04/12

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慕洛铭顾唯一的小说《岁月无声》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月光突然跌入大海生死不明,慕洛铭坚信顾唯一就是那杀人凶手,毫不留情的将她送进了监狱,她在监狱受尽屈辱,三年后再出来,顾唯一失去了一切,可就算这样了慕洛铭也还是不肯放过她....

免费阅读

  这辆车里的人,是慕洛铭。

  他降下车窗,冰冷的扔出来两个字:“上车。”

  顾唯一嘲讽的看着他:“慕总不是嫌我脏吗?就不怕污染了你的豪车吗?”

  慕洛铭脸色愈冷道:“我叫你上车,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顾唯一朝着他的车窗,缓步走过去,垂眸,平静而倔强的看着慕洛铭冰冷的眼睛。

  “怎么,慕总半夜突来来了兴致,非要包我这个三流小姐一夜吗?”顾唯一嘲讽道,“在路口的时候你纠缠不放就算了,现在还用这么卑劣的手段举报我,慕洛铭,三年没见,你可变得真够不要脸的。”

  “顾唯一,你是不是非要找死!”慕洛铭气得咬牙。

  这女人嘴巴倒是越来越厉害了,简直要气死他。

  “对啊,我就是找死,慕洛铭,有种你就现在杀了我。”顾唯一垂着的双手用力握紧,“反正我贱命一条,我什么都不怕。”

  慕洛铭阴鹜的盯着她:“顾唯一,你是不是忘了你家里的人?”

  顾唯一猛然咬紧了嘴唇。

  慕洛铭看到了她眼底的畏惧,这让他心里终于舒坦了几分,原来他还是一样能死死压制住这女人。

  事情还没超出他的控制。

  “今晚的事情,只是一个警告。如果你以后,还是一样对我不恭不敬,那我就要你待的每一个地方,都鸡犬不宁!”

  顾唯一说不出话,她被慕洛铭精准而残忍的踩住了软肋。

  她现在是一无所有,没钱没房甚至没有尊严,唯一拥有的,就是身边的朋友和家人。

  可慕洛铭,却连这些,都妄图伤害!

  “慕洛铭,你就是个人渣!”

  慕洛铭眯起眼睛,神色危险:“顾唯一,你再说一遍试试?”

  面对他威胁的视线,顾唯一抿紧唇,没了说第二遍的勇气。

  “上车。”慕洛铭收回视线,表情冷淡,眼底却藏着几分胜利的得意和喜悦。

  压制住了牙尖嘴利的顾唯一,让他很有成就感。

  顾唯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镇定下来后,她对着前面那个妖孽俊美的男人道:“抱歉了,先生,今晚不能陪你。”

  话音刚落,慕洛铭不悦愤怒的声音便紧跟着响起:“顾唯一,我叫你上车,你没听见吗?”

  顾唯一咬唇,也不看慕洛铭,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还没坐稳,车身就一晃,朝前猛冲,很快开远。

  顾唯一盯着窗外,面上是无所畏惧的样子,可手心里,却全是冷汗。

  跟慕洛铭独处,自然让顾唯一紧张和害怕。

  十多分钟后,车子开进了酒店地下室。

  顾唯一记得,这是慕家旗下的酒店,她不由冷笑:“慕总还真的打算跟我做吗?”

  慕洛铭厌恶的皱眉,推开车门:“少废话,给我下车。”

  顾唯一看着自己发抖的手指,深呼吸了几个来回,才鼓足勇气,走下车。

  慕洛铭走特殊通道,进电梯,往顶楼的总统套房去。

  很快便到了。

  慕洛铭率先进屋,脱下了外套。

  顾唯一站在门口边缘,心里的畏惧和紧张攀升到了定点,她脸色发白,但幸好,妆容够浓,显露不出来。

  “慕先生,包夜很贵的,你得先付钱。”顾唯一强撑着,镇定的说。

  慕洛铭满脸厌烦,直接从皮夹子里抽出一摞红钞票,扔在茶几上,问顾唯一:“够不够?”

  顾唯一喉咙干哑,接不出话。

  她怎么就忘了,慕洛铭,从来不缺钱。

  他缺的,是乐子。

  而顾唯一,就是他用来取乐的东西。

  她哪里有什么选择的权利?现在就算是跑,她也不可能跑得掉。

  顾唯一忽然就笑了,她抬起眼睛,软声说:“你再加一倍,就够了。”

  慕洛铭厌恶的盯了她一眼,把皮夹子里所有的现金,都扔在了茶几上:“够了吗?”

  顾唯一笑着走近,一点点的将汇拢,码放整齐:“当然够,不愧是慕总,出手就是大方。”

  慕洛铭看着她摆弄钱的样子,忽然觉得碍眼。

  “别碰钱,给我滚去洗澡。”他沉声道,“你浑身的肮脏,给我洗干净!”

  顾唯一动作微顿,手心的汗濡湿钱币,几秒后,她才点头:“好。”

  走近浴室,顾唯一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

  浑身充满了廉价的风尘气息,那浓烈的妆容,她自己看着都觉得恶心,慕洛铭竟然还能下来手。

  不愧是个变 态

  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逃得掉的,除非……让慕洛铭自己嫌弃,不愿意碰她。

  顾唯一拧开水龙头,冲洗脸上的浓妆。

  没了粉底的遮盖,她脸上巴掌印,清楚的显露出来,尤其是刚挨了打的右脸,肿得都有些变形了,右眼下面,还有一道细细的疤痕。

  那是她在监狱跟人打架的时候,被人用指甲挠的,当时如果不是她躲得快,她的右眼可能都瞎了。

  顾唯一看着自己的脸,厌恶的一笑。

  化妆的时候丑,卸了妆,带着伤痕累累的脸,也一样难看。

  她就不信,慕洛铭真的能对这样的自己,做出什么来。

  顾唯一故意在浴室里洗了很久的澡。

  总统套房的浴缸十分豪华舒适,她安逸的泡了半个小时,才磨蹭着穿上浴衣走出去。

  慕洛铭站在落地窗前,手揣在裤兜里,阴着脸,正盯着窗外流离的灯火。

  顾唯一远远站着,开口说:“慕总,我洗好了。”

  慕洛铭回过头来,一见到顾唯一素面的样子,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

  他三两步走到顾唯一面前,捏住她的下巴,阴冷的问:“谁打的?”

  他的问,是顾唯一脸上的巴掌印。

  顾唯一轻描淡写道:“一个客人,就喜欢玩暴力点的,他给我钱,我就配合他,挨了两下。”

  慕洛铭的脸色更加难看:“顾唯一,你真贱!”

  顾唯一好笑的看着他说:“我还有更贱的时候呢,夜还长,慕总想要好好的,见识一下吗?”

  她故意,把语气说得下流。

  慕洛铭果真一副被恶心到了的样子,扔开顾唯一的下巴,狠狠骂她:“贱货!”

  顾唯一侧着脸,看着精致的地毯,轻声道:“慕总不是早就知道我贱了吗?做小姐,不下贱,怎么会有客人呢?慕总要是不喜欢,那我现在就滚。”

  慕洛铭盯着她,竟然一时没说话。

  顾唯一又看着他,道:“还是说,慕总也想要试试,跟贱人做,是什么滋味吗?那我可以奉陪,反正,你都付了我双倍的钱。”

  她说着,还真的走到了慕洛铭的身前,抬手要解他的领带和衬衣纽扣。

  “滚开!”慕洛铭用力拍开了顾唯一的手,“你真让我恶心。”

  顾唯一反讽刺他:“知道我是个恶心的小姐,还整天纠缠着我不放,慕洛铭,你难道不更恶心和虚伪吗?”

  慕洛铭冷厉的睨着她:“顾唯一,你是不是当真学不会听话?我的警告,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顾唯一急忙垂下视线,忍着委屈,恭顺道:“对不起慕总,是我又犯贱了。”

  可她这样乖乖听话的样子,还是让慕洛铭觉得不顺眼。

  他就是觉得,顾唯一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她不该是下贱的,也不该是风尘而尖锐的,她应该是……天真而明媚的。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吓了慕洛铭一大跳。

  这个女人是什么样子,又关他什么事?

  “滚出去。”慕洛铭内心烦躁,忽然一眼也不想看见顾唯一,“马上滚!”

  顾唯一求之不得,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到浴室里换回原来的衣服,然后径直离开。

  走到门口,她又折返回来,拿起桌上的一摞钱。

  “慕总,反正你不缺钱,这些,我就拿走了。”她笑着说。

  慕洛铭厌烦得很,抓起茶几上的杯子,狠狠砸在顾唯一的脚边:“滚!”

  顾唯一扫了一眼碎片,马上关门离开。

  出了屋子,她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幸好,慕洛铭没真的,要对她做什么。

  出了酒店,顾唯一招来出租车,数了数慕洛铭给她的钱,竟然有五千多,足够支撑她一个月不工作了。

  发廊,她是不能再待了。

  慕洛铭一定会再次找麻烦的,她会连累红姐。

  红姐是个好人,顾唯一不想害她跟自己一起遭殃。

  回到发廊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红姐竟然还没睡,站在门口抽烟,见到顾唯一回来了,马上走过来:“怎么样,没事吧?”

  顾唯一摇头:“我没事,就是……红姐,我得走了。”

  红姐想到今天的突然检查,也明白过来,没挽留顾唯一,也没多问她的私事,只说:“我有个姐妹,在会所里做事,你要是不怕,我就让她帮你搭桥,看看能不能塞你进去。就是……”

  她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会所那地方,规矩多,秩序乱,稍微不注意,就会吃大亏。”

  顾唯一苦笑,她其实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能有一份可以存钱的工作,就已经很好了。

  她要求不高,只要有个五万块,就离开城市,去乡下隐居。

  租一套小房子,找一份卑微但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苟延残喘,就够了。

  “那就麻烦红姐了。”她说。

  红姐拍了拍顾唯一的手,说道:“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就联系她。”

  顾唯一根本睡不着,一闭上眼睛,慕洛铭冰冷无情的脸,就会跳出来,梦魇一样,让顾唯一彻夜也不能安宁。

  她失眠到天亮,第二天起床,不仅脸上挂着巴掌印,连眼睛也肿了。

  红姐动作很快,已经跟她的朋友联系好了,那边说会帮她找主管,给一个面试的机会。

  顾唯一肿着脸,根本不能见人,红姐就跟她约了三天之后。

  幸好这几天,慕洛铭没再来找她的麻烦,让顾唯一平静的过了三天,养好了脸。

  虽然巴掌印还能瞧见,但稍微化妆,就能遮挡住。

  红姐没让顾唯一穿得太暴露,让她穿了最简单的T恤和紧身牛仔裤,很干净,却也很显她腿长匀称。

  “会所里的主管,眼睛都毒得很,你一言一行,都要谨慎。她们会问你以前是干嘛的,但你就算是说自己以前吸过粉,也不要说你杀人未遂过,去会所的客人,非富即贵,全都得罪不起。”

  一番叮嘱之后,红姐还亲自将顾唯一送到了出租车上,目送车子走远后,才轻轻叹了口气。

  顾唯一以前来过会所这样的地方,是追着慕洛铭的脚步来的,那时候她不懂事,也不知道强撑坚强,在会所里被人调戏侮辱了一番,最后哭着落荒而逃,还因此被圈子里的人,嘲笑了很久。

  从此以后,她就对会所这样的地方,充满了恐惧。

  可到底是天意弄人,她最后,反而要在这样的地方,谋生求存。

  她下了车,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走进会所里。

  就在她进去之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同时开了过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