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我的皇姐不好惹

我的皇姐不好惹

作者是风与自然 著

连载中免费

古言重生逆袭漫画《我的皇姐不好惹》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漫画的女主角是宫以沫,原著是网络作者风与自然所著,作者写作言之有序,条理清晰。漫画改编自他所创作的小说《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讲述了宫以沫宫抉之间的爱情故事。漫画原著全文阅读:宫以沫前世被宫抉残忍杀害,重生一世,她却成了他的皇姐,这一世,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更新:2020/04/13

在线阅读

  古言重生逆袭漫画《我的皇姐不好惹》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漫画的女主角是宫以沫,原著是网络作者风与自然所著,作者写作言之有序,条理清晰。漫画改编自他所创作的小说《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讲述了宫以沫宫抉之间的爱情故事。漫画原著全文阅读:宫以沫前世被宫抉残忍杀害,重生一世,她却成了他的皇姐,这一世,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免费阅读

  宫以沫深深的皱起眉来。

  宫澈又道,“如此大费周章,估计还有后招。”他烦闷的揉捏着眉心,不同其他皇子为了皇权而争夺民心,他,是真的想为百姓做好事的……每当做成一件事,受到老百姓真诚的感激,那种成就感,不是争权夺势能带给他的。

  可他在这不遗余力的做好事,京城却有人不遗余力的要害他,他并不怕自己这个掌权被人夺走,而是怕顶替他的人,会因为急切立功而办坏了事。

  他还记得他小的时候,为了抢修一个避暑行宫而死了多少人。官员为了讨好父皇不把人当人看,而父皇只注重结果也不在意死了多少人。

  他不希望……这条倾注了他所有信念和热情的大运河,也被人如此糟践!

  宫以沫不由安抚他,“太子哥哥别急,父皇此人深明大义,他不会在意这些流言蜚语的。”

  任何一个皇帝都不想听到民间有人声望高过他,但是宫晟毕竟是明君,即便心里不舒服,他也不会就因为这个而发作宫澈的。

  为了转移注意力,宫以沫突然挑眉笑道,“对了,今天我的小船长来消息了,汇报了过去一年的生产量,哥哥猜测,你妹妹我手里有多少船了?”

  宫澈不由失笑,也不知她这皇妹怎么如此神通广大,连船厂都能弄到手,只是造船复杂,一搜大船没有个三五月不能成,才一年多,能有几艘?

  宫以沫见他不答,神秘兮兮的比了两个个手指头。

  “两艘?”宫澈摇摇头,这也太少了。

  谁知宫以沫叉腰大笑,“是二十艘啦!不过不是大船,是二十艘中型货船!”

  原本被宫以沫那个数字惊吓到,后来一听,是二十艘货船,他才送了口气,虽然这个数字也很让人惊讶,但是好在可以接受。

  但宫以沫却笑得更神秘了。

  “此次船掌事过来,也不是只为了传个消息,他还连夜带来了一份大礼!太子哥哥若是无事,不如随我去看看?”

  宫澈原本就心烦,听她这么说也想出去走走,两人衬着夜色,悄悄的出了门。

  今晚的月亮特别明亮,宫以沫不知还从哪牵了一匹马来,两人共乘一匹,朝一个地方奔走而去。

  此时他们本就在城外,看这个方向,竟然是半个月前修好的一段运河处,若没记错的话,刚通水源不久,在山谷那边。

  虽然有些远,但又是骑马又是轻功的,半个时辰后,宫以沫和宫澈总算到了地方了。

  此时他们正在山谷里,耳边是潺潺的流水声,这一节河道已经挖掘完毕,所以引入了水,但因为在山间,水流速不快。

  “你到底要带我看什么?”

  宫澈有些奇怪了,跑了这么远来这,山谷内有什么可看的?

  宫以沫神秘一笑,拉着他就往一个方向奔走,因为在林间,轻功施展不开,所以她一路拽着宫澈,跑的飞快。

  如今已经是秋天了,夜晚还是有几分凉意,抬头能够看得到皎皎月光,一阵风过,耳边是沙沙林响。

  宫澈不由去看他们紧紧相握的手,眼神中闪过一丝柔情。

  他遵循了他的誓言,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好,他能克制自己,绝不逾越,所以这样的亲密接触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久到令人怀念。

  宫澈看着前方宫以沫的背影,她穿着银白色的男士长袍,头上还束着男士发冠,但即便如此,宫澈还是觉得她美得不同凡响,那皎洁的月色,似让她这件衣服发出光来一般,整个人如荧光蝴蝶一般带着他在林间穿梭,这一切美好的都跟做梦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宫以沫才停了下来,一转身捂住了他的眼睛。

  如今的宫以沫也长高了,她身材高挑,足有一米六八,所以踮着脚,很容易就捂住了宫澈的眼睛,在他耳边得意道。

  “来,太子哥哥,你朝前再走几步,朝向左边。”

  她暖暖的气息吹得宫澈心底一片酥麻,他几乎是麻木的听从宫以沫的指令再走,一时间竟然没工夫去想她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

  “当当当当!”宫以沫突然拿开手,并且发出一声喜悦的欢呼声。

  宫澈睁开眼睛的的瞬间还有点不适应,等到他定睛一看,便再也克制不了自己的惊讶,轻轻的呼出声来!

  “这……这是……”

  宫以沫得意洋洋的笑道!“吃惊吧!没想到吧!这才是我那船厂花了一整年的时间精心打造的精品啊!”

  她几步跳到宫澈身边,大声笑道,“我预算过的,不算其他支流,和修堤的时间,今年年底便能打通大运河主干道!而年底,正好是父皇寿辰,到时候咱们就带头拉纤,并让数万百姓随行,将这艘巨船送给父皇当贺礼如何?!”

  没错,在宫澈面前,是一搜他从来不曾见过的庞然大物!

  它有四层高,宛如行走的宫殿一般停在水上,威猛霸气,宛如王者俯视众生。

  而在船身两侧,有无数鳞片一样的设计,鳞片上泛着寒光,竟然是全金属包身!这样的设计,前所未有!!

  而那边,宫以沫兴奋过后,却又有些感慨和惆怅,她看着眼前这个耗费了她无数心血的巨船,时人没有电焊,根本无法让金属包船,她也是偶尔看到了鱼,才想到用鱼鳞排布的方式,给这艘船船上了金属铠甲!

  她淡淡道,“到时候,只要咱们献上这巨船,又有那么多百姓为父皇贺寿,父皇龙颜大悦之下,必然不会再计较这些流言蜚语,明年,你就可以放心修堤修支流了,争取两年内全部完成!名传青史!”

  说着,她心里微微叹息。

  在下令建这艘船的时候,她的本意只是为了讨皇帝欢心,毕竟皇帝对她不错,她对皇帝,也是有对父亲一样的敬爱之心的,只是如今形势逼人,她不得不想出这样的方法来一箭双雕,虽然还是送人,但是这份心意到底不纯了。

  罢了……只希望皇帝会喜欢吧!想起那个大叔,宫以沫不禁微微一笑。

  收到宫以沫的信件后,宫抉第一次没有露出喜悦。

  皇姐要他回京。

  是,他这时候回京,能够得到皇帝的封赏,有职权,也有钱财,好好经营,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做一个富贵王爷不知道多潇洒。

  可是,他不甘心!

  如今娄烨蠢蠢欲动,很有可能会趁着大雪时,突然行动,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不能就这么走,不说那些无辜百姓等冠冕堂皇的话,他要的是更多,仅仅手里三万兵马根本不能让他满足,所以他必须立功!用功绩换权利!

  宫抉想要亲自去一探究竟!

  镇西王第一个反对!

  他认为宫抉不过是在捕风捉影,一个地道算不了什么,国与国之间这样的地道多的去了,谁没有点小心思?娄烨秘访玉衡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而且冬天这里本就寒冷,人家连粮食都不够,怎么可能来打仗?

  其实说到底,他只是不忍百姓受苦罢了。

  镇西王守了西洲十年了,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乱,一旦他认可了宫抉的想法,那么百姓就要积极备战,过年本是一年中最放松的时候,他不愿意为了这种没有影子的事导致人心惶惶。

  但宫抉并不这么觉得。

  从土质来看,那地道刚刚完工不久,分明是娄烨为了打探情况而挖掘,算上时间,一年前娄烨秘访玉衡,若是从那时候挖掘地道,到现在确实才刚刚挖成不久。没有粮食……难道一年前娄烨我行为,就不能是在向玉衡借粮么?或许他们早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也说不定!

  宫抉相信自己的直觉,宫以沫说过,人的大脑会无形中收纳和分析很多消息,所以才造就了直觉,所以有时候,直觉是可以一信的!

  但外公不信他……宫抉思索片刻后,突然一笑,不信又如何?他还是决定秘密去做这件事!

  白生知道后第一个不赞同。

  “殿下,既然公主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您为什么不按照她的意愿来呢?”他实在不希望宫抉的想法成真,因为一旦发动战争,那就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国家。

  这一年多来,他与西周这的人也产生了情谊,实在不愿意真有事发生。

  再者,公主让殿下回京,利用这次功绩去争取修运河的事,听人说那运河只要两年便能修成,到时候又是名传千古的大功一件,再加上修井渠的功劳,殿下今后的道路肯定会顺畅很多,公主苦心争取的这么好的退路,为何殿下就是不愿意做呢?

  宫抉自然知道白生的想法,他坐在山丘上,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天边,西周的傍晚晚霞特别美,如火烧云一般,好似也在烧灼他的心。

  宫抉冷清的眉眼间,越发冷静而坚定起来。他缓缓道。

  “……修运河自然是大功一件,可如今,太子已经掌权一年,如果我去,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压不过太子。”

  他淡淡说完,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他不是不想早一点见到宫以沫,一年半了,她是不是变了模样?可是他更加记得他想要什么……他想要他的皇姐啊!他想要有震慑世人的权利,想要有能让所有人闭嘴的威慑力!那远远不是一个富贵王爷能拥有的。

  他只有拥有兵权!

  才能将所有人的生死……牢牢掌控在鼓掌之间。

  “可,我们如何才能打探到虚实呢?”

  白生犹在反抗,不愿宫抉去冒险。

  宫抉拔下脚步已经枯黄的草,轻巧道,“既然……他们能通过暗道过来查看消息,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过去呢?”

  他的想法太疯狂了,以至于白生良久都不曾反驳他。

  利用对方刺探敌情的暗道反刺探敌情?当真还只有艺高人胆大的宫抉才会有如此想法。

  是夜,一群黑衣人出现在娄烨边境。

  为首的人明显是一个少年,他的脸被遮住,唯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是一双十分冷清的墨眼。

  他们方才通过密道秘密前行过来,杀了出口的守卫后,便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娄烨境地,娄烨人果然心怀不轨,竟然挖了一条那么长的地道直通国内。

  跟着宫抉来这里的,都是死士,宫抉手里有钱有人,培养几个死士不在话下,只是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长远的眼界,就好像未卜先知一般。

  几人在黑夜里急速奔走,也不知走了多远。

  “殿下!前面有火光!”

  宫抉眯眼看去,果然似乎有人在前方扎营。

  他连忙打了一个手势,所有人都分散前行,一旦有异常便会躲起来等待宫抉的信号,如此,他们飞快的朝火光处逼近。

  娄烨的人也讲汉语的,因为他们一边瞧不起内地的人瘦弱,一边又羡慕他们的文化,而贵族之间却会用鹰文交流,这算是他们贵族的专属语言,以防泄密。

  这个营地显然不是一般的营地,它面积很大,而且处处都有巡逻的队伍,似乎在守护着什么一般,宫抉贴着一块石头往里看,那一个个身材高大的人,这么冷的天气也穿的十分单薄的铠甲,双眼远眺,随时提防着。

  除了巡逻队伍以外,最中间的那几个大帐篷里却有女子的欢笑声传来,而门口的地方则燃起了一大捧篝火,不少人围着火堆吃肉,喝酒,十分快意的模样。

  宫抉的心微微颤抖起来,娄烨,果然有动作。

  不然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们为何要在此扎营?

  他不由想起了皇姐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孟拿!你说我们还要等多久,看这天气,似乎第一场雪就要下了。”

  西洲雪下得早,而且一下就是好几个月。

  而叫孟拿的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他喝着酒眯着眼道,“就这几日了,等大军压阵,大雪一起,我们便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他这句话,恰好被潜行进来的宫抉听到,粮草,竟然真的是粮草!

  他心轻轻一颤,整个人如鬼魅一般躲藏起来,如果这里真的是粮草堆集的地方,那么看守的人必然不计其数,果不其然,很快不远处就传来娄烨人暴怒的声音,一定是他的人被发现了!

  宫抉微微眯眼,心知这个时候不是逞能的时机,他要将自己藏起来,伺机而动!

  这是个天大的好机会,白白送到他面前,他无法抵挡这种诱.惑!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