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宫闱血全文免费

宫闱血全文免费

坏妃晚晚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西碧崖,她还记得她与他初见的时候,亦是在那里。原来,他也一直记得。嘴角不觉扬起一抹温暖的笑,她为他入掖庭六年,成为他在掖庭的眼睛
  乾庆二年,三月初,郢(ying三声)京皇宫。“作死啊!圣驾经过还不跪下!”刘嬷嬷狠狠地推了面前的宫女一把,那宫女一时间没站稳,步子一个踉跄,撞上面前的石墩,痛得她立刻皱起了眉头。却终,还是,跪下了。那圣驾根本未往这边来,只在她们面前很远的地方缓缓经过。周遭一众宫人,个个都将身子伏得低低的,连着头也一起低下去。他们,都是掖庭最低贱的宫人。宫人,是没有资格瞻视龙颜的。那是大......

更新:2018/11/06

在线阅读

  蜀元十三年腊月,西凉皇城郢京。

  “咳咳。”里头卧室之中传出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一个女子伏在案几旁,举笔艰难地写下一行字,她的纤手颤抖不已。落笔,又是一阵咳嗽,几滴殷红色的血从指缝间缓缓流出来,低落在她华贵的锦服上。

  “皇后娘娘!”一旁的宫女紧张地上前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她摇了摇头,轻推开宫女的手,颤抖着从打开床下的机关,那暗道之中,一个黑色匣子。皇后将它取出来,轻唤道:“云心,这个你收好,遗诏……咳咳,遗诏就在这里。”

  荀云心接过皇后手中的匣子,狭长的凤目瞟了一眼那床上的女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先帝驾崩至今已逾十多日,皇后秘不发丧,先帝生前不曾立下太子,皇后势单力薄,朝中引发了八王之乱。各位王爷都虎视眈眈地盯着那把龙椅不放。

  “云心,本宫如今信任的,唯有你了。权安王的人很快便会进京了,你去……去通知孙将军,让他护七皇子进京!”皇后已经显得有些气若游丝了。

  荀云心退了一步,回头道:“来人。”

  一个副将走进来,她将手中的匣子递给他,轻言道:“去通知王爷,说遗照已经找到。”

  “是,末将领命!”他沉声说着,只抬眸瞧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荀云心,你……你背叛本宫!”皇后似乎才反应了过来,狠狠地瞪着面前的女子,指着她的手颤抖不已,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荀云心略笑一声,从容地转了身:“娘娘其实早该如此做了,七皇子还成不了气候。莫不是您以为他登基后,你们母子可以控制得了大局么?天下,能者居之,向来如此。”

  而她,自始至终都是权安王的人。

  是以,根本不存在什么背叛。

  “荀,云,心!”皇后的声音里恨意绵绵,殷红的血已经自她的嘴角流下来,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血丝满布,“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以为……以为权安王待你是真心的么?呵,哈哈哈——噗……”更多的血从她的口中涌出,看得人觉得怵目惊心。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宫女急急扶住她瘫软下去的身躯。

  荀云心别过脸,胜者为王败为寇,她也别无选择。

  “荀尚宫,王爷进京了,在西碧崖等你。”门口,传来侍卫的声音。

  她的心中一动,握着帕子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转了身,急急离去。

  上好的良驹已经侯在宫门口。

  侍卫扶了她上马,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双腿一夹马腹,疾驰而去。

  西碧崖,她还记得她与他初见的时候,亦是在那里。原来,他也一直记得。嘴角不觉扬起一抹温暖的笑,她为他入掖庭六年,成为他在掖庭的眼睛。

  他说,等他荣登大宝的时候,她便是他的皇后。

  今生今世,永不相负。

  ☆、前缘(二)

  “驾——”用力挥下马鞭,进了小道,此处寂静得只听得见一遍一遍回荡在两侧林中的马蹄声。

  拨开前面的树叶,那抹令她魂牵梦绕的身影就那么挺拔地站在她的面前。那抹笑,缓缓展开,令隆冬的空气也突然生出一丝温柔来。

  “云儿。”男子的薄唇轻启。

  她忽然哭出声来,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

  六年了,她与他分开六年了。此刻,才终于又可以在一起。

  迫不及待地从马背上翻身下去,提起裙摆跑向他。

  他的身上,比之那时候,多了一抹硝烟的味道。她明白的,那是战场的味道,属于胜者的味道。他亦不再是初见时候那个衣着单薄的少年,如今的脸上,增添了一抹敛沉。

  扑入他的怀中,任由男子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子,她只哽咽地唤得出他的小字:“云卿。”这个怀抱,是她这六年来每日思念,却不敢轻言出口的。

  他紧紧地拥着她的身子,轻声道:“云儿,我来了。”

  她狠狠地点着头,她知道啊,她知道是他来了。

  轻拭去眼角的泪,女子抬眸凝视着他。他松开抱着她的双臂,回了身,开口:“还记得这里么?”

  她跟着他上前,笑着:“记得。”她怎么可能忘记这里?

  六年了,这里依旧如初。

  崖边常年开着叫不出名儿的粉色小花,崖下,终年的云雾缠绕,一眼,根本望不见底。

  六年前,她家破人亡,逼债的人要抓了她卖去青楼,她抵死不愿,拼命逃了出来。就在这里,她是宁死都不愿去青楼做妓的。是以,从踏上西碧崖的时候,她便是抱了必死的决心了。

  “你救了我,在这里。”她略扬起小脸,凝望着面前的男子。

  是他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永远会记得,在西碧崖,曾有一个男子,朝她伸出援助的双手,笑着说:“记住我的名字,薄奚珩。”

  薄奚珩,是的,她会记住的。

  牢牢地镌刻进自己的心底。

  他忽然回头,将她拉进怀中,紧紧地锁住。

  “云卿……”她讶然出声。

  男子已经低头吻上来,他吻得温柔,大掌揽住她的纤纤柳腰。荀云心闭上了双眸,略启了小嘴,任由他有力的灵舌肆意地侵略进来,掠夺着她口中的芬芳。

  身子有些颤抖,她等着一天等了好久了。

  “云卿,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了,是么?”小心翼翼地问着,尽管,她的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却依然忍不住要问出口来。

  男子的声音忽而在她的耳畔响起:“还记得六年前,我在这里救了你的命。你说过,这一生,你的命都是我的。”她略怔了怔,不过是那一怔的瞬间,忽然觉得男子的大手猛地将她的身子推开,她惊呼一声,身子已经凌空于悬崖之上。

  他的声音再次传来:“今日,也是时候还给我了。云儿,本王会记得你的。可是,后位,我本就没打算为你留。”

  那最后一句话,让她的那句“为何”生生地吞入腹中。

  眼泪疯狂地夺眶而出,他说什么?他在说什么?

  她为他入掖庭整整六年,得到的竟是这种下场么?

  身子急速地下坠着,唯有耳畔的风变得愈发地真实起来……

  作者题外话:老晚新坑啊,宝贝们支持老晚哦~~~

  沧海遗珠弹指梦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