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男军女嫁全文

男军女嫁全文

盏茶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她与他缘起军演,相处的过程更是一场真人对战,红蓝交战,战利品是她的心。 披着军旅外衣的温情小言,且看英俊的少校同志怎样一步一步攻占漂亮女军医这块“高地”
  黄昏时分的病房,浅金色的阳光柔柔地泼洒了一地。这个季节特有的清新的暖风顺着被人隙开的窗扇轻轻地荡进来,带着几分令人心安的暖意略略拂过房中两个人那耀眼动人的面容。那声呢喃般的低呼久久萦绕在安禾的耳畔,她垂眸敛眉,眼波轻颤着微微一漾,下一刻,安禾却是闪避着移开了自己那落入许尉眼底的视线。“小……”仿佛是带有魔力一样的,低沉却充满磁性的清澈嗓音。“请叫我安医生。”安禾轻轻吸气,语气略冷地......

更新:2018/11/06

在线阅读

  第一天上课,英国文学史。老师讲得很有趣,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用着标准的伦敦音讲课。喜欢从眼镜上面看人,带着英国人特有的傲慢和矜持。

  欧阳雪坐在教室里,熟悉的感觉让她莫名的舒服。

  午饭时间,eredith找到她,两个人坐在草坪上吃着欧阳雪早上做的便当

  你们中国人真是把饭做的像艺术品一样,太好吃了

  呵呵。那以后天天给你做

  两个人在草地上聊着上课时候有趣的事情,轻松惬意。

  正对着草坪的老教学楼的一面玻璃后面,一双绿色的眼睛玩味的盯着草地上的两个女孩

  eredith…小家伙,你可真是让我吃惊哪

  被豹子盯上的猎物,会逃脱吗?

  下午和eredith约好去看新学期第一场橄榄球赛。虽然校园里不乏贵族子弟,但这项男人的运动还是学生们的最爱。

  到了体育场欧阳雪被一群群拉拉队女生们的阵势下了一跳。在国内很少接触橄榄球,原来大家对这个这么狂热。

  球员们上场了,欧阳雪吃惊的看到了雷文的身影。然后听到周围无数的尖叫声。

  雷文~~~啊~~~雷文~~

  布雷迪~~~他太美了

  欧阳雪也注意到了这名叫布雷迪的男人,真的好美,像古希腊神话里的天神一样美丽的容貌,高鼻梁深深的眼窝,微微卷曲的黑色头发,蔚蓝色的眼睛,笑起来嘴角带着邪气。

  和雷文两个人在一起,真是好英俊的两个男人。长期运动的身材呈现完美的倒三角,宽肩长腿。一个看起来冷漠一个俊美却带着邪恶的气息。

  两个人原来是最好的朋友,听说是为了一个女人闹翻的,哎,太可惜了

  周围的女生们惋惜很快就被赛场上众多帅哥的身影引进了过去。

  以前没有看过,这项运动真是非常吸引人。冲撞,奔跑,洋溢着雄性荷尔蒙的运动,让欧阳雪也不禁激动起来。

  雷文是四分卫,是组织球队进攻的大脑,冷静而霸气

  布雷迪是跑锋,锋利灵巧,带着逼人的杀气

  两个人的配合完美无缺。

  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球员们庆祝胜利,享受着女生的赞美与暗示。

  看着雷文他们向场边走来,欧阳雪拉起eredith就逃,生怕被看到在观众席上的自己。

  奇怪的是eredith似乎也在躲着什么人,没说什么就随她离开了。

  晚上,欧阳雪来到学校古老的图书馆查阅一些今天文学史老师提到的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作品图书馆是一座三层的老建筑,里面很安静,充满了图书和木头的香味一本本厚厚的书整齐的摆在原木的书架上

  欧阳雪不知不觉走到图书馆后排,那里有一些古本,人也相对很少在倒数第二排a她叫安禾,今年26岁,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XX军医大学,现任某军区总院外科主治医师。

  近日来,安禾的医院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伤患高峰期。

  罪魁祸首就是军区司令部紧急命令开始的年度对抗演习。

  自军演开始,安禾已经几天几夜都不眠不休了,尽管清楚“是战争就必定会有流血受伤”,但看着住院部里虚弱卧床的旧患和流水一样纷涌而至的新伤员,一向爱好和平的安禾不由得每天都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阵亡”的方式明明有很多种,可这群人就是这样,好像不伤筋动骨腿断胳膊折的他们就难受!

  疼、轻、了!!!安禾简洁而狠辣地总结道。

  对于这位女同志一直以来的威武彪悍,全院上下都是心知肚明的。但安美人一手“起死回生”的医术更是让大伙心服口服,所以,当安禾一次次凶狠地“摧残”伤员时,一干人等也只是静静地立在一旁友善地微笑,直到治疗结束后他们才对疼得差点飙泪的伤员们温和地开口道:“有道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同志,忍着点儿啊!”

  众伤员泪盈于睫,却也只能呲牙咧嘴地闷哼着把几欲出口的哀嚎咽回嗓子里。

  娘哎!明明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医生,那手劲儿也忒大了点儿吧!

  天使的脸蛋儿,魔鬼的力道,这丫活脱就是一王昭君里的孙二娘啊有木有?!

  话虽这么说,但眼前的这个安医生,还真不是一般等级的美女!

  那身形,那腰条儿,那脸蛋儿……明艳里带着几分动人,漂亮中携着几许英气,姿容美丽的见得多了,但像安禾这般美得这么有味道的却还真的是极少数。

  不待一干伤员们发完花痴,屋外的小护士已跌跌撞撞地闯进门来。

  “安医生,重、重伤员!”

  真是一刻也不让人消停!安禾秀眉一敛,对门口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护士正色道:“人在哪儿?带我过去!”

  “哒哒哒……”军区总院的走廊里洒下一串清脆的脚步声。

  “全身上下骨折多达七处、错位也有两处,其中三处为重度骨折,此外病人还有轻微的颅骨骨折和脑震荡。”看到安禾走过来,一旁的医生急忙对她汇报检查结果。

  每听一句,安禾的心就往下沉几分,她接过小护士递过来的病历,又瞥了眼那人的肩章与制服,眼波微漾,安禾的内心已经了然。

  怪不得这么拼命……敢情是中国陆军特种大队的中队长,二杠一的少校同志。

  安禾的视线落到眼前那人英挺的眉眼之上。此刻,他宽阔饱满的额头上正盘桓着一层细密的薄汗,峰峦一般高挺笔直的鼻梁上也沁出了晶亮的汗珠。薄刃般的唇片紧紧地呡成一条细线,孱弱苍白而泛着淡青色的脸色却让一旁的医生护士们看了也止不住的揪心。

  特种兵……安禾在内心里低低地呓语,在默念那三个字的同时,心头却骤然收紧,不期然地划过一丝灼热的疼痛。

  “安医生……”一旁的医师轻轻唤了声兀自出神的安禾。

  “抱歉……”安禾迅速回神,向众人做了个手势后她开始动作利落地为病床上的伤员接骨诊治。

  = = = = = = = = = = = = = =我是主角相逢分割线= = = = = = = = = = = = = =

  昏睡了整整一个上午,午后时分,病床上的许尉终于悠悠转醒。

  “老大,你醒了!”队里代号为“狂风”的年轻士兵激动地扑到床前。

  “嘶……你姥姥的!!!”被狂风那大块头那么一扑,许尉疼得倒抽了口凉气:“兔崽子没轻没重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多沉?找抽是不?!”

  狂风闻言“刷——”地弹到三尺开外,挠着头嘿嘿开口笑了两声道:“老大,你看我这不鸡冻了吗……话说这场仗赢得可真漂亮!你最后包抄小路只身毙掉他整个侦察连那段儿真是太他娘的解恨了!您是没看到,赵团长那脸黑得……跟糊了锅底灰似的!”

  “滚蛋!”许尉俊眉一敛,脸色却似是沉了几分:“还不是你们组!净给我丢人!都毫发无伤地坚持到最后了,竟然能中了侦察连的伏击!打了场那么操蛋的仗,你小子现在还敢在我这儿手舞足蹈,你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回去一人十组俯卧撑,一星期的五公里越野,少一里地老子把你们毛给拔喽!”

  “是!!”狂风收起先前的嬉皮笑脸,对着许尉就是一个标准的军礼。

  “不过……”许尉神色略缓,英气的薄唇微弯,脸上瞬时盈了个笑:“总体来讲表现比去年进步不少,通知全队今晚加餐,餐费从我伙食费里扣!”

  “是!!”狂风一咧嘴,雄浑的大嗓门瞬时惊飞了病房外面窗沿上停着的一排小麻雀。

  “医院里禁止大声喧哗。”一个清澈动听却带着些许冷意的女声淡淡响起。

  许尉抬眼,正对上身着白大褂方才进门的安禾。

  “有那个精神劲儿侃大山还不如留着力气养精蓄锐早点儿出院!”安禾的口气似乎并不那么客气。

  “医生,我们队长情况怎么样了?”见到“专业人士”出面,狂风的态度立时恭敬了不少。

  “骨折错位脑震荡样样来,不仅名目众多,数量也很可观。”安禾一手拿着病历簿一手抄着兜:“你说他能好哪去?!”

  “啊?这么严重?!”狂风顿时有点儿蒙:“老大,不带这么玩儿命的啊!真当自己是小霸王啊?!”

  没有预料之中的训斥,许尉破天荒没有接茬,清冽的目光却似是有些愣怔的停留在安禾的身上。

  “现在感觉怎么样?”安禾合上病历,抬眼望向对面病床上的人。

  一秒、两秒……仍旧没有回复。

  安禾皱眉,却见那人的眼神正牢牢地攫着自己,丝毫没有要移开的意思。

  见这架势,一旁的狂风早已目瞪口呆。他看看自家满眼深邃的老大,再看看已面露尴尬的美女医生,后知知觉的他顿时得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结论——头儿和这位安美女,绝对有奸*情!!!

  俗话说得好,耽误人家谈恋爱是会被驴踢的(眼下的状况被老大踢的可能性貌似更大> <),狂风眼珠滴溜溜一转,随即转向许尉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报告!老大,我该回队里了,晚了我怕赶不上通知食堂加餐!”

  被狂风的大嗓门惊扰了思路,许尉缓缓回神,看到狂风正龇牙咧嘴地冲他挤眉弄眼。他心下了然,嘴角微微一牵,然后冲自己最信任的部下一扬唇道:“兔崽子……赶紧回去吧。”

  “是!!!”狂风嘿嘿一笑,随即转向安禾道:“安医生,我们队长就劳烦您了!”语毕一溜烟儿的消失在二人面前。

  忽略了两位特种兵同志刚刚在眼底交流的“小动作”,安禾正了正脸色,清澈的嗓音再度在房中作响:“同志,请问你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有。”出乎意料的果断回答,许尉扬了扬浓黑利落的俊眉,漆黑的眸子漾着些许笑意对上安禾的目光,口中的语气却似乎携着丝丝的无奈:“有几处地方疼得厉害,可是,我动不了……感觉整个身子没有不疼的地儿,所以具体的不适,我也说不清……”

  听听,这语气,要多迟疑有多迟疑,要多无奈有多无奈!安禾闻言没有犹豫地走到病床前,把手中的病历簿放到床头柜上,她伸手轻轻掀起盖在许尉身上的被子,动作轻柔地向许尉确认着他身上的具体疼痛位置。

  “这儿?”

  “好像不是……”

  “这里?”

  “也不是……”

  “这块儿?”

  “不是……”

  “这儿?”

  “……”

  感觉他全身上下都确认了个遍,也没听到肯定的回答,安禾心里奇怪,一抬眼,正对上许尉近在咫尺的俊颜。

  此时的他正深深地望着自己,墨色的瞳中弥漫着的是无边的温柔。

  安禾的心“突——”的一跳,惊怔的情绪使得她心跳的起伏过大,一瞬间,安禾有种缺氧的感觉。

  然而下一刻,她觉得自己几乎就要瘫倒在身旁的病床上。

  因为她听见身旁那人的薄唇之中缓缓吐出了一个久违的称呼:“小禾……”

  安禾嚯然抬眼,对上的是许尉眼中那片柔和明亮的近乎要将她溺毙的星芒。的书架上欧阳雪找到了要找的那本书,拿下的时候透过书的空隙她惊讶的看到最后一排走廊上有一对男女正在热吻,那个女生的衣服敞开着,她惊慌失措正准备把书插回去,却刚好对上那男人的眼睛,含着笑的,邪魅的眼睛

  啊…是今天在球场上见过的布雷迪!

  男人眼睛盯着她,却也没有停止接吻欧阳雪惊慌的拿了书就跑

  到了图书馆门口还喘着气,拍拍胸口,太刺激了那是图书馆啊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