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悠悠此心段子衿番外

悠悠此心段子衿番外

穆如清风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校园小说完本推荐暗恋小说排行榜

《悠悠此心段子衿番外》是一篇女追男文,作者是穆如清风,讲述的是六年前在A大上学的学生,一定都听过江教授的课,也知道他的身后,日日跟着条小尾巴段悠,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怎么段悠就觉得,江临这朵高岭之花,可难追了呢?时隔六年,两人再度相遇,他却抓着她的手问道:“段子衿,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段子衿挣开他的手笑笑,她这辈子,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了......

更新:2019/03/20

在线阅读

《悠悠此心段子衿番外》是一篇女追男文,作者是穆如清风,讲述的是六年前在A大上学的学生,一定都听过江教授的课,也知道他的身后,日日跟着条小尾巴段悠,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怎么段悠就觉得,江临这朵高岭之花,可难追了呢?时隔六年,两人再度相遇,他却抓着她的手问道:“段子衿,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段子衿挣开他的手笑笑,她这辈子,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了......

免费阅读

  段子矜月眉紧拧,米蓝的身体情况特殊,怎么可能再跟她比试一次?这个丫头倒是不依不饶起来了。

  米蓝脾气再好也不由得有点火了,“你想跟我再斗一次舞?”

  “我……”她横眉立目,气势好不慑人,可说完这一个字后,不经意看向米蓝和段子矜身后,表情顿时像见了鬼一样,下一刻,立马就软了。

  变脸变得比米蓝这个专业演员都不枉多让。

  “我怎么可能跟别人斗舞啊,姐姐你别和我开玩笑。”她的声音也绵软下来,温柔得像一只小羊。

  段子矜和米蓝同时一怔,身后一道冷得下霜的嗓音直劈了过来,咬牙切齿的,要把谁撕了似的。

  “陆、七、七!”

  陆七七心里喊了句“Oh,mygod”,开始盘算现在溜走还来不来得及。

  商伯旸大步走了过来,在她开溜之前一把攥住了她的领子,“站住!”

  陆七七讨好又谄媚地笑,“伯旸哥哥……”

  商伯旸看着她一脸妖娆妩媚的妆,配上这句酥到骨头里的话,差点没忍住想把她扔出去。

  他就不懂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能把他的名字叫得如此缠绵悱恻,九曲十八弯。

  而他却除了反感之外没有任何正常男人被女人勾搭时应有的感觉。

  一抬眸,眉眼间的冷意把段子矜和米蓝都吓了一跳。

  米蓝不认识他,段子矜却被男人的样貌惊得瞳孔微缩,“商伯旸?”

  听到这一声唤,商伯旸也朝她看了过去。

  段悠?

  他眉峰一蹙,手里的力道松了许多,陆七七直接摔在地上。

  她揉了揉脖子,对着男人的背影狠狠咒骂了句什么。

  可是男人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突然回头瞥了她一眼。

  陆七七的反应更快,早已换上笑脸,“伯旸哥哥,又是你来接我呀。”

  “你……认识她?”段子矜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没从震惊中缓过来的僵硬。

  商伯旸冷冷地“嗯”了一声。

  不知是不是段子矜的错觉,总觉得他这一声“嗯”不情不愿的。

  旋即,商伯旸冷峻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神色,他打量着段子矜身上的衣服,“你也来斗舞?”

  段子矜皮笑肉不笑,“意外,只是个意外。”

  商伯旸一看她的样子便猜到这里另有隐情,不过与他无关的事,他也懒得过问。

  他垂眸看向比自己矮了一头多的小丫头。

  瞧见她身上那不伦不类的衣服他就想发火。

  堂堂厅长的女儿,跑来这种地方和人争勇斗狠,穿的衣服和街上的舞女、会所里的公主有什么区别?

  能露的地方都露出来了,让一帮男人色眯眯地盯着她的裸露在外的皮肤看。

  她还懂不懂什么叫礼仪教养,什么叫检点得体?

  陆七七触到他严峻冷冽的目光,心里咯噔一下。

  下一秒,却拽着他的袖子,娇声道:“伯旸哥哥,我妈身体不好,你可千万别让她知道……”

  “你也记得她身体不好?”商伯旸眸光纹丝不动地落在她脸上,亦像一座大山压在她心上,“你忘了你自己上次怎么承诺的?”

  她记得。

  上次妈妈听说她和人打架,气得直接昏倒在家里。她跪在妈妈病床前说,以后绝对不会再做出格的事了。

  陆七七咬了下唇,“那都怪我同学……”

  要不是她们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她也不会非来斗舞不可啊!

  “陆七七。”商伯旸冷声道,“别把什么责任都推到别人头上,好像全世界就你最无辜。”

  陆七七的脸白了白,咬牙露出微笑,“好啦好啦,我记住啦。伯旸哥哥,这是最后一次,行不行?”

  反正输都已经输了。

  大不了她就去做那些羞耻的事情,反正她没皮没脸。

  不过,谁要是敢再说她是私生女,她妈妈是小三……

  陆七七保证,她绝对会比上次动手打得还狠。

  商伯旸看她这满脸真挚的仿佛要溢出来的模样,沉着眉对她身后的女保镖道:“自己回去领罚。”

  “是,商总。”

  商伯旸临走前,脚步停在了段子矜身边,冷不丁道:“如果你还没上场,我劝你别去。否则,被不该看见的人看见,下场想必不怎么乐观。”

  段子矜一怔,他难道不清楚,这比赛都已经比完了?

  再说,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该看见的人,是谁?

  心里飞速划过一抹异样的念头,速度快得来不及捕捉,便被盘踞在脑袋里的昏沉之意层层淹没。

  江临走后,傅言慢悠悠地从座椅上站起身来,价值不菲的手工皮鞋,毫无怜惜之意地踩在面前摔得七零八落的黑金砂石桌上。

  场面一片狼藉,他的动作却带着格格不入的冷漠和优雅。

  傅言淡淡对酒吧老板说道:“告诉下去,在场所有人的电子设备,包括手机在内,我都要了。”

  “三爷?”酒吧老板不明所以,“您要这个做什么?”

  “还有你这间破地方的摄像头和那架摄影机连的电脑磁盘。”他没回答他的问题,语调是寻常的平静,“让我发现有任何流传出去的视频、音频,你自己就掂量着办吧。”

  酒吧老板这才明白,他是怕刚才的斗舞,有人录下来了。

  可他还是震惊,“您真的要收了所有的电子设备?”

  有这个必要吗?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我看上去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傅言的鞋尖轻轻踢了踢石桌,无波无澜道,“或者,你觉得我把你们的眼睛也一起挖了更合适?”

  酒吧老板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马上去……”

  唐季迟在后台的走廊里找到了段子矜和米蓝。

  她们二人正望着同一个方向出神。

  “怎么了?”他走过去,低眉注视着段子矜白里透红的脸。

  看来她真是喝高了,呼吸间都带着醉人的酒香。

  酒和女人向来是男人最不能拒绝的两样东西,尤其是从自己爱的女人身上闻到自己爱的酒的味道。

  那诱惑力,让唐季迟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段子矜摇了摇头,“没事。”

  她的意识越来越混沌,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

  唐季迟蹙眉,“你要是不想跳,就不跳了。”

  尽管他付了天价只为和她跳一支舞,但这支舞,绝非跳给其他男人看的。

  而且此刻她醉意朦胧的模样,简直美得让人发疯。

  怎么能叫别人瞧见?

  段子矜抬手重重地戳了戳太阳穴,已经晕得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了,“不行,我,我答应你了……”

  唐季迟见状,心尖好像被谁攥了一把。

  “没关系,悠悠。”他低声道,“不差这一次,以后再补回来也可以。”

  段子矜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她答应他的事,全都做到了。

  可是这些都不是他最想要的。

  他想从她嘴里得到一个承诺,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的承诺。

  除了那一件事,其他的,她做得再多,也满足不了他心里的空洞。

  男人低醇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撩拨着段子矜头脑里沉寂的海浪,她猛地退后一步,和他拉开距离。

  她知道自己是真的醉了。这种情况下,她不能再冒险去跳什么舞……

  要回家,要赶快回家。

  意识愈发模糊,胃里更是一波一波涌上想呕吐的冲动。

  米蓝担忧地上前,要搀着段子矜去卫生间,没想到她却被男人抢先一步抱了起来。

  唐季迟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你是她朋友吗?”

  米蓝被他不冷不热地一眼看得有些心虚。

  就在不到一分钟之前,男人低头对子衿说话时,英俊的脸上还肆意铺张着纵容又温柔的神色。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