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愿与卿结百年好by蒸饺

愿与卿结百年好by蒸饺

叶春儿贺江 著

完本免费

叶春儿贺江小说叫《愿与卿结百年好》,又名《春江花月夜》,由蒸饺精心所著的一本已完结的古言虐心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春江花月夜叶春儿贺江by蒸饺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叶春儿贺江小说讲述了:叶春儿曾经对贺江是有过幻想的,也觉得贺江会是自己的良人。可到了最后叶春儿才明白,贺江确实是个良人,也是一个好丈夫,只是贺江都不会属于她,她就像是绊脚石阻碍了他和心上人的圆满,所以他竭尽一切去惩罚她,折磨她,让她痛不欲生。

更新:2020/06/14

在线阅读

叶春儿贺江小说叫《愿与卿结百年好》,又名《春江花月夜》,由蒸饺精心所著的一本已完结的古言虐心小说。故事递为您提供春江花月夜叶春儿贺江by蒸饺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叶春儿贺江小说讲述了:叶春儿曾经对贺江是有过幻想的,也觉得贺江会是自己的良人。可到了最后叶春儿才明白,贺江确实是个良人,也是一个好丈夫,只是贺江都不会属于她,她就像是绊脚石阻碍了他和心上人的圆满,所以他竭尽一切去惩罚她,折磨她,让她痛不欲生。

免费阅读

  叶春儿眼前一黑。

  即便知道是有人在刻意栽赃污蔑她,可是想到这种阴邪的东西竟然藏在自己房中,而贺江受伤也可能是因此之故,她便觉心痛如绞。

  “侯爷,她太狠毒,竟然在暗中使邪术诅咒您,”孙若嫣狠狠推开叶春儿,心疼地握住贺江的手:“亏您对她这般好,从不曾亏待她,她简直狼心狗肺!妾身真的替您不值!”

  叶春儿被推倒在地,手掌蹭在地面,钻心地疼。手背上一直没有痊愈的伤口也随之崩裂,迅速溢出血丝。

  可她完全顾不上,只含泪看向贺江:“不是我,我喜欢你啊,喜欢的连命都能给你,怎么可能诅咒你呢?你相信我一次好吗?”

  “叶春儿,处在我现在这个位置,想要我命的人有很多,可我一直好端端地活着,你知道为什么吗?”贺江看向她的眼神很沉,像被撕裂了的夜空,黑黝黝的墨色浓得可怕:“因为,除了自己,我谁都不信!”

  叶春儿浑身一震,眼泪滚滚而落,但还是摇头辩解道:“我真的不会害你,我……。”

  贺江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把她拉下去,关入地牢,好好审问,必须查出她背后主使是谁!”

  他宁愿信她是受人驱使,也不信她对他有情?叶春儿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他,却见他已闭上眼睛,以一种信任的姿态,由着孙若嫣替他上药。

  说什么不信任何人,他明明就信任孙若嫣,只是不信她而已!

  眼里的光一点点熄灭,叶春儿没有挣扎,任由仆从把她关入地牢。

  地牢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却有无数窸窸窣窣的响动声,偶尔还有毛茸茸的小动物爬过脚畔,叶春儿吓得瑟瑟发抖,只能抱住膝盖,竭力缩拢身体,嘴里则轻声念叨着贺江的名,好像这样就能增添出无数的勇气。

  时间在黑暗中失去了意义,不知过去多久,叶春儿迷迷糊糊地睡着,忽然有一只带着茧的手在她脸上到处摸着,然后一路往下,试图探入她的衣裳之中。

  叶春儿猛地睁开眼睛,橘黄的灯火下,站着个从未见过的猥琐男人,他满脸坏笑,正贪婪地盯着她。

  “你是谁?”叶春儿头皮发麻,立刻要躲,但男人捉住她的手,顺势就扯下了她身上的外裳。

  “夫人,对不住,我也是被逼无奈。”男人嘴上告饶,手上动作却不停,稍稍用力,就把她压在身下。

  男人跟女人的力道,到底是不同,当他毫无顾忌,叶春儿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可她还是拼命反抗,偏偏这时传来一声厉喝:“你们在做什么?”

  听出那是孙若嫣的声音,叶春儿整个人都僵了。

  下一瞬,压制着自己的力道一松,男人像个破娃娃般被抛飞出去,而扔掉他的贺江正满面寒霜,无比阴狠地看着她。

  叶春儿满脸泪痕,什么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抖着手捡起自己的衣裳往身上穿,想保留住自己最后的尊严。

  “侯爷饶命,”她不说话,那罪大恶极的猥琐男人却不放过她,但见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拼命磕头求饶:“是夫人主动脱下衣裳的,她说只要小人满足她,她便保小人飞黄腾达,此生富贵无忧!”

  “贱人!”气血翻涌,贺江再难维持理智,恶狠狠地掐住叶春儿的脖颈。

  叶春儿被迫扬起脑袋,却恰好看到跪在地上的猥琐男人带着讨好的笑容,看向站在门外的孙若嫣。

  仗着贺江正背对自己,孙若嫣索性不遮不掩,对着她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同时轻启红唇,无声说道:去死吧!

  叶春儿顿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巫蛊娃娃是孙若嫣刻意栽赃,这个男人亦是受孙若嫣指使蓄意坏她清白,更是孙若嫣掐算好时间引着贺江过来“捉奸”。

  为什么?

  自己已经把宠爱、地位、荣耀,全部都让给了她,她为什么还要对自己下死手?

  叶春儿想不通,但也没办法再想,因为盛怒之下的贺江像是要活活掐死她,她必须趁着这会儿还能说话,竭尽全力吐字:“侯爷,是孙氏陷害我,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没做过……我只是,真的很喜欢你!”

  “叶春儿,事到如今,你竟还不知悔改?”贺江满脸厌恶地收拢手指,愈发加重力道,直掐得她脸色发紫,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别说我不信你这种人有心,便是你真的喜欢我,这份心意,也只让我觉得恶心!”

  她的喜欢,恶心?

  心像被利刃刺穿,痛得叶春儿不住地颤抖,想来万箭穿心,亦不过如此。

  “那你杀了我!”既然怎么都无法取得他的信任,那她只能选择死在他的手中。绝望地闭上眼,叶春儿用最后的力气扬起脖颈,等待他下最后的杀招。

  贺江却忽然松手,嫌恶地把她扔在地上:“你命贱如草,还不配我亲自动手!我会请祖母过来,禀明一切,你若识相,就放弃一切,主动滚出贺家,别再妄想着继续留下来玷污贺家的门楣!”

  泪水模糊了视线,叶春儿费力抬眼,看着他愤然离去的背影,只觉一切都变得遥远起来。

  原来,不管她怎样做,不管她争或是不争,等待着她的结局,始终是被抛弃。

  可是,为什么他总能毫无理由地相信孙若嫣,偏偏就是不相信她呢?就因为她出身卑微,就因为她没有家族庇佑?

  叶春儿哭得肝肠寸断,却终究没能换来他的回心转意。

  倒是孙若嫣停在她面前,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脸:“你现在可明白?我要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想跟我抢、跟我斗,你还早了一百年!”

  叶春儿强忍心痛,憋回眼泪:“即便我输给你,你也得不到他的心!”因为贺江这个人,压根就没有心。

  孙若嫣一愣,随即夸张地大笑起来:“你真是要笑死我,出身低就罢了,怎么见识也这么浅薄?我要他的心做什么?我要的是他的地位、他的财富,以及他能带给我的荣耀!”

  叶春儿惊呆了:“可你本来就已经拥有了这些。”

  她一直以为,孙若嫣跟她一样是喜欢贺江的。可原来不是吗?孙若嫣才是那个在算计着贺江,通过他谋得利益的人?

  “正因为已经拥有,才会想要更多、更好,”孙若嫣冷冷地看着她,眼神恶毒可怖:“而联姻,是向上爬的最快手段。若侯爷只是个普通人,哪怕他貌赛潘安,我也绝不会多看他一眼!”

  叶春儿愤懑不平:“你便不怕我把这些话全部告诉侯爷?”

  “他会信你吗?”孙若嫣冷冷睥睨着她,眉梢眼角尽是得意:“更何况,你都要死了啊!”

  从她眼中看到杀意,叶春儿下意识地想往后躲,但孙若嫣先一步揪住她的头发,抓着她的脑袋狠狠往墙上一磕。

  嘭!

  贺江,你的眼竟是瞎的!失去意识前,叶春儿想到。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