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神眼

神眼

金锋曾子墨 著

完本免费

金锋曾子墨小说,神眼又名《捡漏神眼》《通宝神眼》《我是时间》,金锋曾子墨最新章节,金锋曾子墨的小说,金峰小说,曾子墨1002曾子墨,金峰和曾子墨我是时间,主角是金锋曾子墨的都市佳作《神眼》讲的是天下奇珍尽在我手,重生而来的金锋回归都市,凭借神乎其技的鉴宝本领一步步走向巅峰,看他是如何发扬民族传统文化传承千年文明的.....

更新:2020/06/14

在线阅读

金锋曾子墨小说,神眼又名《捡漏神眼》《通宝神眼》《我是时间》,金锋曾子墨最新章节,金锋曾子墨的小说,金峰小说,曾子墨1002曾子墨,金峰和曾子墨我是时间,主角是金锋曾子墨的都市佳作《神眼》讲的是天下奇珍尽在我手,重生而来的金锋回归都市,凭借神乎其技的鉴宝本领一步步走向巅峰,看他是如何发扬民族传统文化传承千年文明的.....

免费阅读

  曾子墨对金锋的神奇除了感到惊骇,更多的是信赖。

  “这烟杆怎么卖?”

  “那个啊……你给……”

  摊主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狡猾的笑起来。

  忽然面色一改,立马竖起了大拇指。

  “美女真是行家啊,这烟杆来历可是太大了。”

  “知道咱们巴蜀以前有个大军阀,叫尹昌衡的吧。”

  “这个可就是他当年最爱的随身烟杆。”

  “知道尹昌衡是谁不?美女。”

  “那可是咱们巴蜀两地所有大军阀的祖师爷。刘湘、杨森、刘文辉这些个当年的草寇王都是他的徒弟徒孙……”

  喋喋不休的摊主一连串不停息的话出来,曾子墨不由得捂住了嘴。

  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摊上的平淡无奇的烟杆都有那么大的来历。

  那摊主似乎就是个天生的演员,嘴里的台词也背得溜熟。

  肢体的动作也表演得夸张而又滑稽。

  左看右瞧,压低声音,沉声说道。

  “美女你看见这两字没有?”

  “JB!”

  “那是杰宝的意思。”

  “嘿嘿,尹大督军……的字号就是杰宝!”

  “这,可是宝贝!”

  摊主熟溜的言语和一本正经的表情把在场的人都唬得一愣一愣的。

  尹昌衡在巴山楚水可是太出名了,辛亥革命时期的大督军,还带队在西边平叛过的,在民国初年,那可是巴山楚水的扛把子。

  这烟杆竟然是他的,那可就值老钱了。

  “荒缪!”

  一旁的金锋冷冷叱道。

  “尹昌衡原名昌仪,字硕权,号太昭,别号止园。”

  “杰宝字号从何而来?”

  摊主顿时张大嘴,瞪大眼,瞬间石化。

  但凡是在这里摆摊卖工艺品的,都是些猴精的生意人。

  长年累月的练摊早就让他们练就了一张死人都能说活的嘴。

  只要是个物件,不管是工艺品还是古董,他都能给你说个典故出处来。

  哪怕沾到一点点的名人的光,那这物件身价肯定不菲。

  摊主眼力界不差,见到曾子墨的衣着打扮,原本还以为借着尹昌衡的名头能敲一笔。

  那曾想到被这个破烂民工少年一下子揭穿了老底,一下子自己想要占便宜的心思便没了下文。

  “多少钱?”

  金锋开口问价,摊主赶紧收敛起那一套小九九。

  不用说,这个少年肯定是个行家无疑。

  小小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之后,一狠心,张开右手巴掌,喊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想的天价来。

  “五千!”

  话刚落音,金锋轻描淡写说道:“五百!”

  摊主一听,嘴角一抽,好莱坞影帝般的演技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

  苦着脸,皱着眉,陪着笑,打了个哈哈,眯着的眼睛里却是透出一丝光亮。

  做生意的不怕你买,就怕你不问价。

  不怕你不问价,就怕你不还价。

  尤其是在古玩这一行。

  只要你还价,那就证明你有意向购买。

  这烟杆前天在西城区拆迁户手里收的,所有东西打包还不到一百块。

  就算是五百块卖给金锋,那也是五倍的暴利。

  很明显,摊主也是个老手,虽然已经有了卖的意愿,但却不肯就这么卖了。

  苦着脸的摊主一个脑袋甩得就跟拨浪鼓似的,嘴里一迭声的叫着太低。

  “我说兄弟你也太狠了撒,哪有你这样还价的。”

  “你还安不安心买!?”

  “这虽说不是尹昌衡的烟杆,但好歹也有标记撒……你看这JB,这就是标记,这就是牌子……”

  金锋依旧一幅冷淡的模样:“你确定要五千!?”

  摊主咝了声,灿灿的笑着。

  金锋偏转头冷冷说道:“不买,还他!”

  曾子墨呆了呆,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刚才明明是金锋说的整个送仙桥就这根烟杆是个物件,现在,怎么又不买了?

  心里这么想,但曾子墨听话的将烟杆就要放下。

  对这个刚刚认识不到二十分钟的男人,曾子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嗳嗳嗳……”

  “这样何必,何必这样……”

  摊主赶紧打圆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兄弟,你看这烟杆就不说了,烟嘴摸着可像是玉来着……”

  “好歹你也多给点……”

  “五百块也太低,太低,我也赚不了几个……”

  “总得要吃饭不是。”

  曾子墨素手悬在空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扭转臻首望着金锋。

  “烟嘴是玉不假,沁色杂乱不堪,烟杆杆身磨损严重,铜绿铜锈满身。”

  金锋曼声说道:“气管不通,还得重修。”

  “这样的烟杆,最多值五百。”

  “多了不要。”

  冰冷冷的短短一句话,把这根烟杆说得一无是处,旁边的好几个路人都点头认可。

  曾珂珂脑子有些迷糊,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难道他要杀价?”

  眼前的摊主面色难看,就连笑容都有些勉强,心里却是暗自咒骂。

  这个破破烂烂的年轻人不但是个行家,连杀价都这么狠。

  一刀就给自己砍了十分之九下去。

  停滞了几秒,摊主仍旧不死心,做最后的挽留,嘴里的语气也变得异常和蔼。

  竖起大拇指说道。

  “大兄弟,您是行家,我何猴子领教了……”

  你看这么热的天,你跟我都做抗日英雄,都不容易不是……”

  “我们男人无所谓,晒得越黑越健康,可这位美女老板可跟我们不一样……”

  “你瞅瞅,人美女比电影明星还漂亮,可这么大的太阳,人连一把伞都没带,搁太阳底下晒了这么久……”

  “给美女晒黑了,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不是。送仙桥好歹也是全国十大旧货市场之一,每年来这里的明星可不少,我也见过不少……”

  “可像这位美女这般沉鱼落雁级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话曾子墨听了,心里莫名的欢喜,很是受用。

  这个叫何猴子摊主很是会说话,当下就要开口买了这烟杆。

  就凭这话,就值五千。

  五千块,对自己来说,微不足道。

  这时候金锋却冷冷说道:“烟杆值五百,你话说得好,多给三百。”

  “八百块。”

  几句话就让金锋改口,足见何猴子的嘴巴确实厉害,就连旁边的路人都觉得摊主这个很会做生意。

  曾珂珂我买两个字都到了嘴边,却被金锋的话压了下去,心头有些微微不悦,望向金锋的瑞凤双目中,多了一丝幽怨。

  “我就值三百块吗?”

  何猴子却是暗暗窃喜不已。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本来五百块就能卖,你瞧,几句美言,这不又多了三百!?

  小眼珠子转了两圈以后,何猴子语气变得低沉起来。

  “大兄弟,再加两百!”

  “一千块。一千块,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你多加两百,你看看你这位美女老板,穿的一身名牌,就当给我多添两百块的辛苦钱……”

  “我家里两个孩子都在念高中……”

  金锋脸色一沉,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多了一分冷光。

  “不要,走!”

  “我买!”

  几乎就在同时,金锋跟曾子墨同时说出这话来。

  金锋眼神一顿!

  曾子墨心头一紧,咬着唇柔声说道:“我……对不起……”

  “他也不容易……钱不多,我们就……买了吧。”

  悦耳的声音如山涧山泉般流淌,叮叮咚咚,敲击在金锋的心底。

  见到金锋没说话,曾子墨轻吁一口气,从包里取出一叠崭新的红钞票数了十张过去。

  “我买了,谢谢。”

  何猴子也是长吁一口大气,额头上浮现出一层层细细的汗珠。

  总算是搞定了这笔生意,一赚就是一千块,十倍的暴利。

  “谢谢美女,谢谢老板。”

  “谢谢你啊大兄弟。”

  双手恭恭敬敬的去接钱。

  正待去接钱,只听见边上有个闷闷的声音传来。

  “何猴子,开张了啊……”

  “什么玩意值一千块呐?”

  摊主转头一看,笑容满面,两眼放光。

  围观的藏友和路人纷纷转过头去。

  只见一个高高大大、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

  男人满脸横肉,长相特凶恶,左手手挂着一串暗黄色的二点零手串,在太阳下反着眩光,就像是玻璃一般。

  右手正在盘玩着一串暗红色的十八子念珠,中指上带着一枚银包红宝戒指。

  穿了一身阿迪短袖,脚下却是一双人字拖,胸口上挂着的一串零点八的大金链子。

  金链子的末端,赫然是一块阳绿翡翠大方牌。

  上上下下、标注的土财主装扮。

  但见这个男人,摊主顿时眉开眼笑,弯腰叫了声:“哎呀喂,余老板,余专家,可好久没见着你了啊……”

  余老板大刺刺的嗯了一声,一双死鱼眼睛高高的凸起,肆无忌惮的盯着曾子墨。

  眼前的这女子美得不像话,瑶鼻杏眼樱桃嘴,小腰盈盈一握,完美无瑕的身材,看到曾子墨,余成都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白活了。

  火辣辣的目光刺得曾子墨浑身不舒服,看了看这个男人,蹙眉轻皱,往金锋身边靠了靠。

  “嗯,今儿有空,过来瞅瞅……”

  余老板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曾子墨身体上挪开,曼声说道:“淘换到啥好物件没有?”

  “拿过来给哥瞅瞅……”

  “哥,不差钱!”

  边说,边故意的往曾子墨这边看,样子很是自满。

  摊主何猴子谄媚的应承:“都是些原先的物件,您都点评过的……”

  “倒是这位美女手里的烟杆是前天西城区淘的……”

  “余老板是行家,您给瞅瞅?”

  “哦!?”

  余老板顺眼望过去,眯起了眼睛,嘴里轻轻咦了声。

  “像是和田玉的烟嘴啊。”

  “沁色自然,包浆也是老的。”

  边说,余老板上前来,色色的笑说:“美女,能让我过过手不?”

  曾子墨手握烟杆,转过玉首,玉脸上带着一丝蕴怒。

  这个男人太没素质。

  见着曾子墨不理会自己,余老板倒也不生气,反而凑近了脑袋,仔仔细细的打量曾子墨手里的烟杆。

  “吔,有点意思啊这烟杆……”

  “烟锅圆,烟杆扁,烟嘴白,铜绿铜锈天生自然……至少也得到民国了……”

  围观的人听了余老板这话有些意动。

  要知道,现在这年月,别说民国的玩意,就是改开前的玩意都能叫古董了。

  摊主何猴子一听,眨巴眨巴耗子般的小眼睛,呐呐说道:“真的是个物件呐?”

  这句话暴露了自己的无知,边上好些个摆摊的商贩全都围了过来,鄙夷的看着何猴子。

  都是在送仙桥混生活的商贩,谁谁谁的摊位上有什么,大伙心底都清楚。

  在现在全民收藏的年代,就连一楼二楼那些个大门脸大商铺里都没一件真货,何猴子这个地摊上……

  那就更不用提了!

  没想到,这个何猴子还真有个民国的物件,这倒让其他商贩们有些意外。

  余老板这个人,送仙桥里大多老商贩都认识。

  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原名叫余成都。爷爷那辈是清水袍哥人家,家境殷实,很早就是拆二代,后面锦城大发展,一千多万的人口挤在一起,光靠那些茶楼商铺火锅城都能躺着吃到老死。

  吃穿不愁,就好文玩古玩这一口,养了一群跟班小弟,美其名曰朋友弟兄,每天不是钓鱼麻将就是旅游聚会,过得很是潇洒。

  余成都还有个外号叫余专家,送仙桥里好些个商贩都是他的粉丝,从侧面也证明这个余成都有两把刷子。

  他祖辈是开当铺的,家里藏的东西不少,从小耳读目染,倒有些眼界。

  听见余成都一口道出这烟杆的年代,众人也有些惊奇。

  这当口,余成都看着烟杆上那JB两个英文字母,不由得咝了声,皱紧眉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

  “JB!?”

  “捷豹?!”

  “结巴!?”

  “劲霸!?”

  “咝……”

  “这个是啥子意思喃?”

  “明明烟嘴跟烟杆包浆都差不离,铜绿铜锈也是老的,烟嘴年代至少也得有一百年了……”

  “可……这JB又是个啥意思?”

  “难道是烟杆的牌子?”

  余老板身边的几个跟班小弟凑趣的讨好接话。

  “鸡扒牌烟杆!?”

  余成都回头就是一巴掌,怒道:“鸡扒个锤子。”

  “你才是个鸡扒。”

  “你听见过有叫鸡扒牌的玩意没有?”

  挨打的跟班捂着肿起老高的脸,嗳嗳嗳的苦笑着,满脸苦相。

  周围的摊主和路人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余成都抠着光秃秃的脑袋,眼睛眯成一条线,皱眉苦脸,似乎已经陷了进去。

  “难道谁叫JB这人!?”

  “嗳,我说,这烟杆你卖了多少。”

  何猴子比起了一个手势:“一千。”

  “呃……一千块!?”

  “倒也不算贵。也不离谱。”

  余成都点着烟来,曼声说道:“我出一千五。给我包起来。我拿回去慢慢琢磨琢磨。”

  听到这话,何猴子顿时眉开眼笑,不住点头。

  “余老板就是大气。”

  余成都倒也不客气,挥手叫人拿来手包,开始数钱。

  何猴子则转向曾子墨,呵呵说道:“美女,不好意思,对不住,这烟杆人余老板要了……您……”

  曾子墨怔了怔,娇声说道:“何老板,这烟杆你要卖两个买家吗?”

  何猴子呆了呆,嘴里啊啊两声,灿灿笑说:“这不是……不是……”

  “人余老板那个……”

  “嘿嘿……对不住您了……”

  曾子墨紧紧的抿着嘴,瑶鼻轻哼。

  余成都嗯了一声,笑了起来,满脸横肉堆在一块。

  色眯眯的打量着曾子墨,咂咂嘴戏谑叫道:“怎么?”

  “美女你也想要这烟杆?”

  曾子墨看也不看余成都,对何猴子娇声说道:“何老板,做生意讲的诚信,我先拿到的烟杆,我已经付钱,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猴子面色难堪,嘴里打着哈哈。

  余成都却是色色的笑着说道。

  “要我说,这样的旧家什还真不适合你这样的黛玉妹纸……”

  边上的人全都哄笑起来,看曾子墨的眼神中充满了猥亵。

  曾子墨玉脸一下红潮涌动,杏眼水雾蒙蒙,羞恼异常。

  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更显娇嫩,都快滴出水来。

  胸口起伏不定,那高高的连绵应在众人眼底,无数人暗地里吞着口水。

  余成都粗鲁不堪的话语令自己羞愤难当,自己这个天之骄女何时受到过这样的调戏当当中侮辱。

  莲藕般的手轻轻颤抖,更显苍白。

  没有半点犹豫,当下就要丢了烟杆。

  这时候,一只黑乎乎的手握住了曾子墨的玉臂,轻声说道:“你不放手,谁也拿不走。”

  金锋的话语传入曾子墨耳内,不知道为什么,曾子墨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侧首看看金锋,轻轻嗯了一声,将手里的烟杆握得紧了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臂就在金锋黑乎乎的手里握着。

  余成都哦了声,漫不经意的扫扫民工打扮的金锋,鼻子里哼了一声,满是轻蔑。

  “哎呦喂,美女出门还带着保镖的啊……”

  “电影里都是道士下山,我看你倒像是个农棒子下山……”

  金锋瞥了余成都一眼,冷冷说道。

  “吃了大便记得要刷牙!”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