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春深旧梦孔春深周染衣小说

春深旧梦孔春深周染衣小说

鹿呦呦 著

连载中免费

春深旧梦(鹿呦呦)小说全文阅读,男女主角是孔春深周染衣的民国穿越小说《春深旧梦》十分唯美吸引人,这部新书是由人气作者鹿呦呦精心创作的平行时空言情小说,《春深旧梦》全文讲述的是:女主周染衣和男主孔春深之间的纠葛慢慢展现出来,原来他们上个世纪就相遇过,女主口中的“燕哥哥”就是男主本人,跨越一个世纪的时间,他们终于再次相爱!梨涡清浅,秋意醉人。漫天飞舞的染布下,她哭红的泪眼,融化了他的心。新剧的女主角,是她了...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更新:2020/06/14

在线阅读

  春深旧梦(鹿呦呦)小说全文阅读,男女主角是孔春深周染衣的民国穿越小说《春深旧梦》十分唯美吸引人,这部新书是由人气作者鹿呦呦精心创作的平行时空言情小说,《春深旧梦》全文讲述的是:女主周染衣和男主孔春深之间的纠葛慢慢展现出来,原来他们上个世纪就相遇过,女主口中的“燕哥哥”就是男主本人,跨越一个世纪的时间,他们终于再次相爱!梨涡清浅,秋意醉人。漫天飞舞的染布下,她哭红的泪眼,融化了他的心。新剧的女主角,是她了...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免费阅读

      民国初年。

  那年春日,她年满十八岁,刚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漾着浅浅的酒窝在染布坊里同小猫嬉戏玩耍。

  漫天飞舞的染布中,她不经意间抬头,便遇见了那个留洋归来、意气风发的斯文公子。

  从此,一坠情河深似海。

  “卡!

  “卡卡卡!”

  尖锐而略显慌张的声音传来。

  舞台上的女演员不满地瞥了一眼那个坐在半明半昧光影里的男人,虽然态度冷漠,但俊俏的脸庞却让人无法生恨,反倒想与君周旋一番。

  刚刚喊“卡”的是他的助理容漾漾,一个带着婴儿肥的年轻姑娘。

  容漾漾跑上舞台,低声对环抱着双臂的女演员说了几句话,女演员表情不悦地愤愤离去。

  “深爷,这是今天最后一个了。”容漾漾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名单说道。

  孔春深伸直长腿,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他戴着一顶鸭舌帽,一张五官分明的小脸被掩去了一半,下巴瘦削。他轻轻地抿了抿嘴说了声“嗯”,便拿起椅子上的驼色毛呢外套朝馆外走去。

  刚坐在他身后的吕姬起身追了几步而后又退回来,站在原地神色凝重。

  这已经是大型舞台剧《染娘》海选女演员的第189天了。这一百多天里剧组收到过上万份女演员的简历,也面试过上千位女艺人,有入行不久尚未名声大噪的新人,也有当红的花旦。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得到孔春深的认可,成为他心目中的染娘。

  “姬姐,怎么办啊?深爷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染娘人选,咱们的舞台剧再不排练就没法正常开演了啊!”容漾漾走到吕姬的身旁,一脸焦灼。

  “他总会有办法的。”吕姬倒是希望染娘的人选永远不会出现。她当初接到这个舞台剧剧本时,染娘的角色便一直是她所中意的,无奈孔春深邀请她出演的却是女二号,飞扬跋扈的江家千金江白鸥。

  若是孔春深最后实在找不到染娘,论在舞台剧圈内的实力与人气,谁还能比得过她吕姬?

  想到这里,吕姬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

  每年的乌镇戏剧节是戏剧迷们的狂欢日。

  作为资深舞台剧制作人,这些年来一直被媒体评为后起之秀的孔春深自然也在邀请名单之内。

  孔春深自五年前以一部孤独为题材的舞台剧《小丑先生与鬼姑娘》一夕成名之后,便如烟花转逝般突然沉寂了下来。此后孔春深工作室放出的消息是在筹备一部从民国初年开始的历经数十年变迁的大染坊年代戏,除此之外没有透露更多。

  乌镇上乌泱泱的到处都是人,青瓦灰墙和盈盈碧江旁充斥着各类民间杂耍和街头戏剧表演。这座墨色笼罩的江南水乡小镇因为戏剧节的缘故多了喧嚣声与烟火味,人山人海的叫好声、敲锣打鼓声响彻天空。

  孔春深辗转观看了几场街头表演,但都无心停留。他穿过络绎不绝的游客,走过拐角来到一家看上去保留着20世纪初老旧风格的便利店。

  “来一包中华。”孔春深低着头,一顶质地考究的鸭舌帽挡住了他的半张脸,脖子上贴着快及肩的乌黑头发。他的长刘海压在帽檐下,不苟言笑的表情像极了民国时期上海滩的纨绔子弟,恰巧他又酷爱一身复古打扮,白色衬衣、棕色细纹背带裤,一副散漫又痞坏的阔少模样。

  便利店的老板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正专注地看着一部霸道总裁言情剧哭得泪流满面,闻言慢慢挪了一只手,从身旁的玻璃柜里取了一包中华摆在孔春深面前:“一百块。”

  游客如织的日子,物价自然是水涨船高。

  孔春深拿起手机去扫贴在墙面上的二维码,突然,他怔住,目光落在二维码旁边的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上。

  照片里是个明眸皓齿的女孩,梳着两条麻花辫,腼腆地笑着,眼睛并没有直视镜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住,泛着珍珠般明亮的光芒,水汪汪的。

  其实墙面上不只是贴了这张照片,大大小小的还有一些黑白人物像以及美人挂历,但孔春深偏偏就被这张照片里的美人儿给迷住了。

  “她是谁?”孔春深问。

  “钮祜禄氏蔷薇玫瑰泪•冰雪殇璃。”

  孔春深瞥眼去看便利店老板,他正看着霸道总裁剧哭到几近昏厥。

  ……

  孔春深无语,他直接绕到玻璃柜后面,取下那张老旧的美人照片,在便利店老板的眼前来回晃了几下:“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便利店老板大手一挥,拍开孔春深挡住他看总裁剧视线的手臂。

  “这张照片能卖给我吗?”孔春深又问道。

  “拿走拿走,送你了。”便利店老板对于有人打扰他看剧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沙哑着哭坏的嗓子说道。

  孔春深拿上那包中华,扫了码后将手机揣回裤兜里,一只手压了压鸭舌帽,走出便利店。

  来来回回,孔春深看了几遍照片,这张照片已经老到好像轻轻一碰就会干裂开来。他小心翼翼地将它摊放在手掌心上,打算回客栈好好搜寻它的来源。

  突然,他被撞了一下。

  孔春深崴了下脚,踉跄着往前几步险些摔倒在地上。一个高大的黑衣男从他身边迅速掠过,他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口袋。

  果不其然,手机被偷了。

  他心里一慌,立马拔腿去追那黑衣男子,但黑衣男子已经消失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了。

  孔春深跺了跺脚,心中生出愤懑与无可奈何,再回看自己手中的照片,刚刚在那碰撞之中竟不翼而飞了。他慌乱地低头四处搜寻,总算找到时,一阵大风刮过,照片凌空飞起,慢悠悠地飞向天空。

  他追逐着那照片而去。

  照片径直往东南方向去了。这阵风说来也奇怪,似那六月的梅雨绵延不断,托着照片仿佛在追寻什么东西。

  孔春深一米八六的高个子跳起来也够不着。

  跨过拱月桥,穿过巷子口,人烟越来越稀少。

  他追着照片来到一条临河的小街,明明风景很美,却寂寥无人。

  照片飘落进一户宅院。

  厚厚的院墙横亘着,墙壁上蔓延着爬山虎,一片深秋红。

  孔春深立在大红门前犹豫了一会儿,伸手准备轻轻地叩门,在手还未碰到大红门时,又一阵萧瑟的秋风吹来,大红门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蓦地推开。

  里面是个大染坊,中间立着一口大大的染缸,蓝印花布垂落在半空中,随风纷纷扬起,天空宛如铺上了一层靛蓝色的绸缎,而在这似梦非梦的染坊里,一名白衣缟素的女子缓慢踏着脚步而来,哭得泪眼婆娑,梨花带雨,似有万千忧愁与苦恨困于心间。

  孔春深微微一怔。

  眼前的女子,模样与照片上的女孩相仿,似乎就是同一个人。

  女子没注意到有人,她的思绪飘远,泪水慢慢流着。漫天飞舞的蓝印花布下,那张脸泛着病态的苍白,美得让人心疼。

  孔春深向前走了几步,那女子终于微微地抬起头,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颤抖着的嘴唇终于吐出几个字:“燕哥哥……”

  “燕哥哥,是你吗?”女子的声音很绵软,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

  “这位小姐你好,你真的……真的就是我要找的洛水女神!我的染娘!”孔春深望着眼前这张带着泪痕的美丽脸庞,喜上眉梢。

  “燕哥哥,染衣好命苦啊,你救救染衣吧……”女子哭得撕心裂肺。

  “我不是什么燕哥哥,我叫孔春深,是一名舞台剧制作人。”孔春深从口袋里取了张名片给女子,但女子并没有伸手去接,依旧嘤嘤啼啼地抹泪哭泣着。孔春深无奈,他最见不得女人哭了,“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阿爸阿妈枉死,姐姐下落不明,舅舅污蔑我是扫把星,说是我害死了他们,现在正召集长老们去祠堂,要将我扫地出门。”

  “还有这事?你报警了吗?”

  “燕哥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女子抽了抽鼻子,泪眼汪汪地看着孔春深,“我现在能依靠的人只有你了,你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啊。”

  女子伸出手,紧紧地揽住孔春深的胳膊。

  正当孔春深一头雾水时,大红门“哗啦”一下被打开,几个文着花臂的壮汉走了进来,扯着大嗓门道:“你们怎么在这里?这儿快要拆迁了,禁止闲人入内啊!”

  “都废弃那么久了,怎么还有人在这里染布?”壮汉扯了扯蓝印花布,架起的竹竿一排排倒下,甚至还打算动手去砸院子中央的那口大染缸。

  “你们不要碰!”女子冲上前想阻止他们,却被孔春深给拦住了。

  孔春深高大挺拔的身子横亘在壮汉与女子之间:“这染布看着好好的,不能随意破坏吧?”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