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灵异实录

灵异实录

元君瑶唐明黎 著

连载中免费

灵异实录全文免费阅读,元君瑶唐明黎小说完整版,灵异实录最新章节,元君瑶唐明黎精彩片段,今日的独家小说《灵异实录》,故事情感丰富,事件趣卓。由作者吞鬼的女孩大大打造,男女主角是元君瑶唐明黎,免费版试读:元君瑶因为相貌的问题从小被抛弃,长大后的她只能选择灵异直播,而在这里,她遇到的事情,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恐怖…

更新:2020/06/22

在线阅读

灵异实录全文免费阅读,元君瑶唐明黎小说完整版,灵异实录最新章节,元君瑶唐明黎精彩片段,今日的独家小说《灵异实录》,故事情感丰富,事件趣卓。由作者吞鬼的女孩大大打造,男女主角是元君瑶唐明黎,免费版试读:元君瑶因为相貌的问题从小被抛弃,长大后的她只能选择灵异直播,而在这里,她遇到的事情,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恐怖…

免费阅读

  但我并没有看到这些弹幕,从背包里摸出一只专门拔钉子的锤爪,正打算拔钉子,忽然手机剧烈地振动起来。

  是唐明黎吗?

  我摸出手机一看,居然是之前加我好友的“正阳真君”。

  在黑岩TV,如果加了好友,就能跟主播通话,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毕竟是金主啊。

  接通之后,那边传来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姑娘,不能相信鬼物,如果你要让她为你所用,就照我说的做。”

  我愣了一下,这么大年纪的老爷子也看直播?

  “你身上有黑狗血吧?用黑狗血在她额头上画一个‘敕’字。”正阳真君说。

  据说很多老人都懂得一些驱除鬼物的办法,我掏出装黑狗血的玻璃瓶,照着他说的画了,女鬼用仇恨怨毒的目光盯着我,那眼神让我毛骨悚然。

  好在我没有直接拔钉子,不然第一个死的肯定是我。

  “可以拔钉子了。”正阳真君道。

  我用锤爪一根一根拔掉钉子,女护士立刻凶神恶煞地朝我扑了过来,漆黑肮脏的指甲狠狠地刺向我的脑袋。

  我吓得抱住脑袋,却听见一声惨叫,那女鬼额头上的“敕”字亮起红光,冒起一阵阵青烟。

  我目瞪口呆,居然真的有用。

  女鬼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从地上捡起我的锤爪和满地生锈的铁钉,转身飘了出去。

  我松了口气,抓起杀生刃,小心翼翼地爬上楼去,楼道里传来一声怒吼。

  是唐明黎!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一扇黄色的斑驳木门上赫然钉着一块脏兮兮的牌子,上面写着:治疗室。

  我从门缝往里看,发现唐明黎被绑在一张老旧肮脏的手术台上,正在奋力挣扎,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拿起一把生锈的手术刀,朝着他的脖子划拉下去。

  “住手!”我大叫一声,冲了出去,那医生缓缓回过头来,目光阴阴地望着我,白大褂被鲜血染红,脸上被砍了两刀,看起来十分恐怖。

  这所私人养老公寓里有个医生,当时也被乱刀砍死,想来就是他了。

  我本能地就想要逃跑,蓝牙耳机里却传来正阳真君的声音:“不要紧张,在杀生刃上涂上黑狗血,砍他的脑袋,他必死无疑。”

  我一咬牙,抓起玻璃瓶,将一整瓶黑狗血全淋了上去,然后大喊一声,朝着鬼医生冲了过去。

  眼前忽的一花,鬼医生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掐住我的脖子,将我一下子就举了起来,惨白的脸上弥漫着阴森森的笑容,手术刀朝我脸上划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唐明黎怒吼一声,竟然将结实的束缚带给挣断了,我立刻将杀生刃扔给他,他抬手接住,然后一刀刺进了鬼医生的脑袋。

  我顿时跌坐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而那个鬼医生,已经化为了一缕黑气,不知不觉之间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

  【霸道总裁这一剑惊天地泣鬼神,请受我一拜。】

  【霸道总裁是练家子啊,收我为徒吧,我保证把师父伺候好,不管床上还是床下。】

  【前面死基佬滚!】

  “你没事吧。”唐明黎从手术台上跳下来,将我拉起,骂道,“可恶,没想到我居然着了一个鬼的道儿,真是丢人。”

  我将女护士的事儿跟他说了,他捡起自己的桃木剑:“走,咱们去看看热闹。”

  我们来到顶楼的办公室,里面居然静悄悄的,唐明黎轻轻地推开门,里面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

  我俩刚刚走进去,手中的狼眼手电忽然闪了一下,熄灭了。

  “怎么回事?”我用力地拍了拍,狼眼手电再次亮起,白光一扫,我看到一大群白惨惨的老脸。

  我吓得差点将手电筒扔出去,唐明黎立刻按住我的肩膀,捂住了我的嘴,我才没有尖叫出声。

  无数的老鬼围着我们,他们脸色惨白,上面布满了皱纹和尸癍,眼睛黑少白多,直勾勾地盯着我们。

  耳机里又响起了正阳真君的声音:“不要慌,这些只不过是最低等级的怨鬼,你身边那个年轻人手中的桃木剑是个好东西,你让他照我说的做。”

  我立刻凑到唐明黎耳朵边,低声道:“咬破舌尖,将舌尖血喷在桃木剑上,然后跟着我念。”

  唐明黎也是狠,脸色都没变,一口咬破舌尖,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那桃木剑刹那间仿佛流过一道金光。

  “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我念一句,唐明黎也念一句,“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说罢,他一剑横劈而出,在黑暗之中拉出一道金色的光,对面的怨鬼们露出惊恐的神情,迅速逃跑。

  但已经晚了,那道金光横扫而出,凄厉的惨叫响起,将一众怨鬼全都扫灭。

  唐明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正阳真君道:“舌尖血是人的精血,男人的舌尖血阳气最重,这年轻人自小练武,身上阳气浓重,因此可以一击杀死这么多怨鬼。他现在不过是体力使用过度,休息一阵就没事了。”

  我松了口气,正想搀扶着唐明黎在一旁休息,却发现有些不对。

  我环视四周,屋子里空空荡荡,却有种奇怪的违和感,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

  正阳真君没再说话,我只能看直播间里的弹幕。

  【影子!主播,快看你的影子!】

  我头皮一阵发麻,缓缓转过头,这才发现,我的影子……

  居然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

  “桀桀桀。”阴险恐怖的笑声响起,那影子居然朝我伸出了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居然三番四次被人掐脖子。

  那双无形的手手劲儿极大,几乎掐断我的脖子,唐明黎脸色惨白,却还支撑着站起来,朝墙上的影子刺出一剑。

  忽然,夺地一声闷响,一颗钉子钉在了影子上。

  影子放开了我,唐明黎抓我的手腕,将我拉到身后,紧张地盯着鬼影。

  他……是在保护我吗?

  第一次,有男人愿意保护我,我的心中生出一股暖意。

  忽然,木门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一道影子无声无息地飘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柄锤爪和一把铁钉。

  是女护士杨洋!

  她怨恨地盯着安市兵,那道黑影缓缓地现出身形来,眼底里满是阴鸷和怨毒。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护士鬼举着锤爪扑了上去,直播间里快被弹幕淹没。

  【护士鬼大战老头鬼,真是一场好戏啊,主播我以后再也不看恐怖电影了,只看你的直播。】

  【我赌五毛,老头鬼赢。】

  【我赌一块,护士鬼赢。】

  【喂,妖妖灵吗?前面有人聚赌。】

  我满头黑线,这些人也太闲了,不过看着上面不断跳出来的打赏提醒,我顿时觉得浑身舒畅,连身上的擦伤都不疼了。

  “乘他们鬼打鬼,我们快走。”唐明黎拉住我的胳膊,双腿发软,我搀扶着他,快步朝外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安市兵的鬼魂浑身插满钉子,却依然生猛,抓着杨洋的鬼魂,嘴巴猛然张得极大,一口朝杨洋咬了下去。

  我毛骨悚然,加快了脚步,却听见正阳真君说:“姑娘,这个老鬼怨气极重,如果再让他吃了那个女鬼,他实力大增,到时候你和这个年轻人,全都逃不了。”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那……我该怎么办?”

  “现在他在进食进化,是最虚弱的时候,要杀他,只能乘现在。”正阳真君道,“我教你一个最简单的阵法,名叫五行驱鬼阵。”

  我放下唐明黎,从包里拿出红丝线,捡起地上散落的钉子,快速钉入地面,拉起丝线,围着老鬼,形成五行图。

  “很好,你站在火位,跟我念诵咒语。”

  五行图是一个五角星的图案,五个角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我站在象征火的那个角上,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法印,高声道:“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急急如律令。”

  此时,老鬼已经快将杨洋全部吃完了,我大喝一声:“敕!”

  轰地一声,老鬼身上居然燃起一团火焰,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拼命挣扎,朝着扑了过来。

  但他一碰触到我身前的红线,身上的火焰便烧得更加旺盛。

  红线将他牢牢地围困在里面,根本无法逃离。

  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老鬼化为了一道黑烟,在空中漂浮了一圈,最后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

  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我这才觉得后怕,跌坐在地上,摸出手机看弹幕。

  【主播实在太帅了,简直就是林正英再世。】

  【主播,我决定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你的每一次直播我都看,而且每一次都会给至少一块玉佩打赏。】

  【刚才说杀了老鬼给五顶皇冠的那位在哪儿?出来走两步?】

  这个弹幕刚说完,旁边就显示“我性随风”打赏主播五顶皇冠。

  【还真给啊,我敬你是条汉子,我也打赏,钱不多,一块玉佩好了。】

  【主播,你下次在哪儿开直播?来我这儿吧,我这边有座鬼宅,保证精彩。】

  【只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主播没有扑倒霸道总裁。】

  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道具打赏,这次出生入死真是值了。

  关掉直播间,我和唐明黎互相搀扶着出了公寓楼,他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

  “你会捉鬼术?”他问。

  我摇头道:“我这是有高人指点。”我便将正阳真君的事情跟他说了,不过现在正阳真君已经下线,我一看,他又给了我一个皇冠打赏。

  我心中很感激,给他留言感谢,唐明黎道:“你这是遇上高人了,不过高人一般架子都很大,居然会来看直播,还纡尊降贵给你指导,你这运气真是逆天了。”

  我喜滋滋地算着这次直播的进账,居然有两万多!我以前一年都挣不到两万多。

  我没有发现,唐明黎深深地望着我,目光有些复杂。

  唐明黎精疲力尽,自然没法开车了,我俩打了个车去医院检查了一下,都是些软组织挫伤,没有大碍。

  他打车把我送回家,深深地望了我的背影一眼,转身走出一个街区,坐上了一辆加长林肯。

  “少爷。”开车的司机恭敬地说,“老爷子今天打电话来问了,您找到那个人了吗?”

  唐明黎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接通了一个号码,里面传来苍老的男声:“明黎,你找到她了?”

  “是的,爷爷。”

  “她长得漂亮吗?”

  唐明黎沉默了,电话里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明黎啊,她要是长得丑也不要紧,只要她运气够好。”

  唐明黎有些无语,王君瑶运气要是好,就不会被人逼得走投无路了,可如果说不好,这几次的直播抓鬼,她运气又好得让人不敢置信。

  连她的直播间里,都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高人。

  或许,她真是一个福星也说不定。

  “爷爷,我明白。”唐明黎说,“我会处理好的,你不必担心。”

  挂断了电话,他望着窗外的景色,自言自语道:“虽然长得丑,但身上的香味倒是挺好闻的。”

  我回到家,直奔穿衣镜,取下脸上口罩一看,心中顿时大喜。

  原本我下巴上有三颗纤维瘤,上次少了一颗,这次一连吸了两口黑气,剩下的两颗也不见了。

  我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肤白如雪,摸上去就像被吸住了一样,不舍得放开。

  如果我这一脸的纤维瘤都没了,就算不是绝世美女,也会是个小家碧玉吧。

  我的要求不高的,只要能像个正常人,我就满足了。

  我洗了个澡,裹着毛巾进了卧室,刚刚睡下,忽然听见一声巨响,我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我骤然坐起,看见几个男人冲了进来。

  “你们是谁?”我惊道。

  没有人回答我,一个男人大步走过来,卡住了我的脖子,用一张湿帕子捂住了我的口鼻。

  一股带着甜味的刺鼻气味冲进我的鼻腔,我拼命挣扎,却吸进了更多的乙醚,头越来越重,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头好晕,好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恍恍惚惚地醒来,脑袋疼得快炸开了,我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卧室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甜香。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儿?

  忽然,我听见隔壁有说话声,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将耳朵贴在墙壁上。

  我的听力似乎比以前好了不少,居然听得清清楚楚。

  “贡猜先生,您要的人我给您准备好了。”一个谄媚的声音说,“包您满意。”

  一个带着浓重口音的声音响起:“很好,只要我满意,你要我做的事情,我保证会做得妥当。”

  “有劳贡猜先生了,先生,她就在隔壁,请。”

  两人朝着我这间屋走来,我悚然一惊,连忙躺在床上,假装还在昏迷。

  门开了,进来的两人,一个是肚子堪比九月孕妇的大胖子,另一个是个瘦高个,看长相有点像东南亚的人,嘴上有两撇八字胡。

  “贡猜先生,您看,满不满意?”胖子点头哈腰地说。

  贡猜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微微眯起眼睛:“她脸上长的是冤孽疮?”

  冤孽疮?我满头雾水,那是什么东西?

  “很好。”他点了点头,“这个女人我很满意,等我玩过之后,再把她脸上的冤孽疮全都割下来,用来做食物养我的金线蛊,我的蛊虫一定能够再次进化,我的实力也会大大增加。”

  胖子笑道:“我就不打扰先生享用了。”

  说罢,颠颠儿地就出去了,贡猜脸上带着一抹阴邪的笑意,脱掉外套,朝我走了过来。

  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我突然想起,之前那个什么春哥、虎哥,说李老大那边有几个从东南亚来的客人,最喜欢玩畸形的女人,难道说的就是这个贡猜?

  而刚才那个胖子,就是所谓的李老大。

  我后脊背一阵阵发凉,怎么办?我不想死啊。

  而此时,李老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脸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一手搂着一个美艳的女人,享受着美女的服侍,别提多惬意了。

  嘿嘿,只要贡猜先生出手,那几个胆敢跟他抢地盘的家伙,还有那个刚刚调来的刑警大队副队长,全都要死在蛊虫之下。

  他想象着那些人被蛊虫折磨而死的惨状,心中更添了几分得意。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他骤然一惊:“快,快带我过去。”

  他一路小跑,来到一间客房前,对着豪华沙发上坐着的年轻人一阵点头哈腰。

  “唐少,您大驾光临我们‘天韵俱乐部’,真是让我们天韵蓬荜生辉啊。”

  唐明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废话少说,你今天抓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是我的人,立刻把人交出来。”

  李老大后脊背一凉,小心翼翼地问:“您所说的人是?”

  唐明黎冷哼一声:“难道你今天抓了很多女人?”

  李老大手有些发抖:“不知道那位是唐少的什么人?”

  唐明黎眼中有了几分怒意:“这不是你该知道的。立刻把人交出来,她如果少了一根毫毛,你就到牢里去过下半辈子吧。”

  李老大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自从十年前在山城市打出了一片天下,就再也没有这么憋屈过了,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碾死他。

  可是,那边贡猜也不好惹啊。

  唐明黎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李老大,你是在拖时间吗?看来你是不把我这个唐家大少放在眼里啊。”

  “不敢,不敢。”李老大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两害相权取其轻,贡猜虽然厉害,也不过是个东南亚蛊师而已,唐家可是一个庞然大物,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得罪不起。

  “唐少,您稍等,我这就去把那位女士带过来。”他正要走,唐明黎骤然站起:“别耽误时间了,她在哪儿,我亲自去。”

  李老大不敢隐瞒,只得说了房间号,唐明黎如同一只猎豹般矫健地冲了出去。

  李老大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好快的速度,唐家不愧是古武世家,个个都武功高强。

  他忍不住想,那个丑八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连唐少这样的人物都那么着紧她?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