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春日宴李怀玉江玄瑾番外大结局

春日宴李怀玉江玄瑾番外大结局

白鹭成双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好看的前世今生小说好看的古代宫廷小说

李怀玉江玄瑾小电视剧原著小说,主角是李怀玉和江玄瑾古言电视剧《春日宴》改编自同名古代重生言情小说,作者是白鹭成双,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养十二面首,调戏朝廷重臣,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长公主李怀玉薨了,死在了新帝登基这一天,传闻死状极惨,让人不敢直视,七天后,白府的四小姐从傻子变成了正常人,众人皆惊,殊不知是这李怀玉借尸还魂,从此以后,白四小姐斗群臣,查谜案,待到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百姓才知这李怀玉啊,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人!

更新:2019/03/29

在线阅读

     李怀玉江玄瑾小电视剧原著小说,主角是李怀玉和江玄瑾古言电视剧《春日宴》改编自同名古代重生言情小说,作者是白鹭成双,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养十二面首,调戏朝廷重臣,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长公主李怀玉薨了,死在了新帝登基这一天,传闻死状极惨,让人不敢直视,七天后,白府的四小姐从傻子变成了正常人,众人皆惊,殊不知是这李怀玉借尸还魂,从此以后,白四小姐斗群臣,查谜案,待到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百姓才知这李怀玉啊,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人!

免费阅读

  像一大把糖化在了舌尖,李怀玉笑得眉毛不见眼,伸手死死地抱紧了他!

  “我以前很喜欢你,现在也很喜欢你!”

  步子一顿,又继续往前走,江玄瑾面朝着前头,云淡风轻地道:“知道了。”

  “不不不,你才不知道呢!”怀玉跟他比划,“你以前去龙延宫教怀麟的时候,路上总能碰见我是不是?其实我是故意在宫道上堵你的,有一回还假装脚崴了,让你送我回宫,你可记得?”

  江玄瑾神色复杂:“想不记得也难。”

  那是个炎热的夏天,丹阳长公主穿了一身十分华丽复杂的宫装,踩着缀满珍珠的绣鞋,以猛虎下山之势,直直地扑摔在了他跟前。

  “哎呀,本宫摔倒了,要君上抱抱才能起来!”

  嘹亮的嗓门,配合四周宫人惊愕的眼神,成了江玄瑾那个夏天无法磨灭的噩梦。

  穿过回廊去往墨居,他颠了颠背上的人,面无表情地问:“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不理你吗?”

  李怀玉挠头:“因为我太好看了,你怕动邪念?”

  “不,我是怕傻会传染。”

  李怀玉:“”

  “吭哧”一口咬在他肩上,她很愤怒:“豆蔻年华的心事,都是难能可贵的宝藏,全被你糟蹋了!”

  “谁让你非披一张狼皮?”江玄瑾道,“看见你就敬而远之,是人的本能。”

  “还不都是为了怀麟”表情陡然黯淡了些,怀玉耷拉了脑袋,闷声问他,“怀麟如何了?”

  “退而封南阳王,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其实对于李怀麟会禅位,怀玉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毕竟她现在这身子已经不是皇室血脉,他还拿先皇遗旨出来,等于是找个由头把皇位让出来。

  是觉得她和江玄瑾才能稳住如今混乱的北魏吗?

  可是,他那么喜欢这皇位,怎么会说不要就不要了?以他之前的气性,再坐上几个月,形势未必不会好起来。

  “他有个东西,让我转交给你。”江玄瑾背着她回到墨居主楼,放她在软榻上,然后把那大盒子给拿了过来。

  怀玉打开一看,里头放着五个陶人,四个已经旧了,有她站着的模样,趴在门口偷看的模样,站在朝堂上的模样,还有她抱着他坐在飞云宫榻上的模样,眉眼带笑,神态温柔。

  最后一个应该是刚做不久,也是她的样子,双手交叠放在身前,手上有一串佛珠,肩上一左一右地趴着两个小孩儿。

  微微一怔,怀玉抿了唇。

  “皇姐,你别看我现在只会雕木头、塑泥人,等我厉害起来,定能给你做个惟妙惟肖的陶像!”

  “做陶像干什么?宫里有画像。”

  “他们画的不像,还是我更了解皇姐!”他笑,露出一对小梨涡,“等真的做出来了,哪怕皇姐去忙事情不在宫里,也有陶像陪着我。”

  喉咙微紧,李怀玉伸手碰了碰旧的那几个,大兴四年之前,李怀麟都是很依赖她,舍不得同她分开的,可李善死后,他与她见的面就少了,虽然她觉得还是一样亲近,每年也都收到各种各样的生辰礼物,但对怀麟来说,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压根不知道,只当他是长大了,不黏皇姐了,还难过了一阵子。

  眼眸动了动,怀玉道:“我想进一趟宫。”

  肯给她补上这么多年的贺礼,怀麟心里应该也是释怀了。她想见见他,哪怕再吵一架也行。

  然而,刚跨出墨居的门,乘虚就一脸惶恐地跑了过来。

  “主子,夫人,宫里出事了!”

  瞳孔一缩,李怀玉看着他的嘴在眼前张合,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听不见声音了。

  “已经半个多月了,殿下不要出去走走吗?”

  怀玉披着外衣坐在床边,就梧等人排着队来哄她。

  然而,这议论很快被人驳斥了,开玩笑,紫阳君眼里只有长公主,哪里还有天下的存在?这不,长公主一病,京都气氛都紧张了起来,上朝的人都个个绷着身子,生怕被君上逮住错处,万劫不复。

  民间有人议论,新帝为丹阳长公主和紫阳之子,紫阳君是不是想挟幼子以令天下?

  大兴九年九月,南阳王禅位于长公主之子,同月,南阳王**于和喜宫,长公主于先帝灵前跪了一整日,大病一场。京都起了混乱,紫阳君带兵入城,镇住局势,奉常定幼帝于十月初登基。

  使劲地摇头,怀玉越哭越大声,看着那翻滚的浓烟,胸口闷得几近窒息。

  拿这人没辙了,江玄瑾手忙脚乱地抱着她,放缓了语气:“我不凶了,不凶了好不好?你这样哭会喘不上气的,先缓缓行不行?”

  怀玉一噎,愣愣地看他一眼,眼泪瞬间决堤:“你还凶我”

  心疼得很,江玄瑾捏着袖子替她擦脸,结果越擦眼泪越多,搅得他心里乱成一团,忍不住加重了语气:“不许哭了!”

  “我我都没有怪他,他为什么要死?”抽抽搭搭,一句话断成好几截,“我都能活着,我还活着呢”

  拧眉拍着她的背,江玄瑾放柔了声音哄:“别哭了。”

  抓着江玄瑾的衣襟,怀玉哭得更凶,一双通红的杏眼抬起来看着他,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涌:“我没弟弟了,以后再没人喊我皇姐了”

  就梧慌忙摇头:“不是我!”

  江玄瑾从后头追上来,看她这哭得喘不上气的模样,眉头皱得死紧,上前就把她从马上抱了下来,冷冷地看了就梧一眼。

  鼻子堵了,喉咙吸了冷风似的噎得难受。

  “哪有这样的人你说哪有这样的人!”怀玉哽咽着大骂,“没出息!一点出息都没有!”

  “殿下”

  抹了的眼睛又重新模糊,后头的字怎么也看不清楚,李怀玉抓着信纸坐在马上,终于是嚎啕大哭,哭声悲恸,听得就梧都跟着喉咙一紧。

  “她生随我,我死随她,就算是死皮赖脸,也想与她同归。皇姐你说,等我追上她,她会不会很难哄?”

  “婉薇到死都不知道我喜欢她,所以我得追上去告诉她,皇姐定会骂我没出息,可余生那么长,我一个人过不下去了。”

  沾着油的火蹿得飞快,李怀麟慢慢地掀开棺盖,躺到了宁婉薇身边,完全不害怕似的,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她,温柔地笑着,笑出了两个小梨涡。

  “皇姐说得对,我这一生没有做过什么好事,一步错,步步错,若还有来世罢了,你许是也不愿做我皇姐了,那下辈子,换你杀我,我负责疼你宠你,好不好?”

  火在宫殿里烧起来,他恍若未闻,仔仔细细地整理着衣冠。

  “其实不是没有后悔过,早在皇姐薨逝之前,我就已经后悔了,可来不及,柳云烈说,这条路踏上了就不能回头,不是皇姐死,便是我亡。”

  “我没能学好皇姐教的东西,也没好好听紫阳君的话,甚至连自己最心爱的人,也没能留住。”李怀麟带着笑走进和喜宫,遣散了宫人,坐在宁婉薇的棺木边。

  清朗的声音仿佛就响在耳侧,怀玉哽咽,捏紧了信纸,眼前一片模糊。

  “皇姐,见字如面。”

  指尖一颤,怀玉抹了把眼睛,把信接了过来。

  “殿下。”寒姑低头从旁边过来,红着眼双手奉上一封书信,“这是南阳王留给您的。”

  这个混账小子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大火熊熊,烧得噼里啪啦的,宫人正在飞快地阻断火势,避免蔓延。一阵风吹过来,烟雾呛得人眼泪直流,李怀玉伸手捂着眼睛,抿着唇捏紧了缰绳。

  心里能这么想,就梧却不敢这么说,谁都知道长公主有多疼爱这个人,就算中间隔了深仇大恨,她也绝不会愿意看见李怀麟这样的结局。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自杀,从跟他们回京开始,李怀麟就在等这一天,等回到和喜宫,等向李怀玉恕了罪,自己好跟着宁贵妃一起走。不然,他早该让宁贵妃入土为安了,又何必千里迢迢带她回宫?

  就梧低头,默认。

  捏着缰绳的手抖了抖,怀玉红了眼:“他在里头没出来?”

  陡然拔高的声音,惊得就梧再不敢隐瞒,拱手道:“未时一刻,南阳王入和喜宫,遣散所有宫人,不允人靠近,未时三刻,卑职发现和喜宫走水,但已经来不及,火势蔓延很快,宫内外都被人泼了油,抬水来也无用。”

  就梧看了看她,神色有些为难,李怀玉大喝:“怎么回事,你说啊!”

  “怎么回事?”她轻声问。

  滚滚浓烟笼住了整个和喜宫,烧断了的房梁砸下来,发出“轰隆”的响动,李怀玉勒马,呆呆地看着直冲天际的火焰,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凝固了。

  “殿下!”远远看见策马的李怀玉,就梧抬手大喝,“您别再往前了,火势很大!”

  宫里乱成一团,越靠近和喜宫,四处奔逃的人就越多。

  “驾----”骏马飞驰,直闯宫门,怀玉捏着缰绳,脸色发白。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