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剧情崩塌之后黎灯黎涯

剧情崩塌之后黎灯黎涯

女神踩过的地板 著

连载中免费

剧情崩塌之后全文未删减,黎灯黎涯小说章节免费,剧情崩塌之后小说结局怎么样,黎灯黎涯小说全文无广告,故事递为您提供女神踩过的地板所著的一篇现代科幻小说《剧情崩塌之后》,这篇小说的主角是黎灯,主要讲述的是快穿司黎灯负责在剧情崩塌后,重修世界线,却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来到了剧情世界毁灭前100天,还成了男女主夫妇的女儿,黎灯:“???还剩一百天你让我怎么拯救世界啊喂!”

更新:2020/06/29

在线阅读

剧情崩塌之后全文未删减,黎灯黎涯小说章节免费,剧情崩塌之后小说结局怎么样,黎灯黎涯小说全文无广告,故事递为您提供女神踩过的地板所著的一篇现代科幻小说《剧情崩塌之后》,这篇小说的主角是黎灯,主要讲述的是快穿司黎灯负责在剧情崩塌后,重修世界线,却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来到了剧情世界毁灭前100天,还成了男女主夫妇的女儿,黎灯:“???还剩一百天你让我怎么拯救世界啊喂!”

免费阅读

  这是个不寻常的世界。洪水天灾过后,人类迎来了史载第一次大进化,期间武学大能辈出,百家彪炳青史。

  工业革命后,进化树分叉,武学没落,诸神凋零。

  然而,历史是个圆,这边到了头,那边便将获得重生。

  大难将至,群雄辈出,武者——异能者重现。

  一个伟大的时代,即将降临。

  ****

  深冬时节,潮湿的西南没有烈风,只有渗入骨髓的阴冷。

  二中教学楼灯火通明,还没下晚自习,摆摊师傅搓着手从巷子里推车出来,摆好荷叶馍等在校门口。

  一切都很寻常。

  除了巷子里传出的怪声,是推搡和拳头砸肉的声音。

  黎涯一拳将人打翻,衣服被撕烂露出被刀捅伤的手,鲜血蹭在脸上,五官俊美又邪气。他以寡敌众,疼得发抖,却咬紧牙根不认输:“我说过,一中我管不着,但二中是我的地盘,绝不许欺负福利院出来的学生!”

  少年说完喘口气,脸色发红,伤口的剧痛让他眼冒金星。

  一中人多势众,混子们叼着烟看他,嬉皮笑脸:

  “呦,这不是群架一挑二十的黎哥吗?怎么,这次不行了?”

  “欺负了又怎样?住的房子都是白给的,收保护费天经地义!”

  “你不也是个没爹妈的玩意儿?还去赌烂石头卖劳力,呸!辣鸡。”

  说完一阵哄笑。

  黎涯神情僵住,暴怒快要烧毁他的理智,热血冲上耳膜。

  他仿佛又听见了风的声音。

  二中的资源不敌一中。青萍市调配生源,一中年年收高干子弟,而二中却是福利院出身的孩子扎堆,偏偏俩学校还是临街,时间久了,摩擦冲突天天有。

  黎涯是远近闻名的二中小霸王,福利院娃子们的头儿,没甚背景,除了有个没血缘关系的黎奶奶做收养人,这世上,他再无亲人。

  他最听不得,有人说他没亲人了。

  上次蹲少管所,就是初中时当街斗殴,赖子们骂他没爹妈,说黎奶奶是个吃低保的老不死,他发狠打架,领头的泼皮被他一拳打碎太阳穴,险些丧命。

  他自己也伤的不轻,肋条断了三四根,被扔进所里教改,却咬死了不低头。

  我没错,犯贱的是他们。

  十四岁的黎涯阴郁地说,伤痕爬了一身,所里哥哥姐姐见他就叹气。

  眼前又是一波犯贱的崽种。

  黎涯嘶哑出声,像头发怒的野兽,四周树枝狂乱摇动:“你够胆,再说一遍——”

  混子不知死活,正要重复,忽然巷子深处巨响传来,绚烂金光从天而降,如流星烟火,随后叮呤哐啷,垃圾桶横乱翻倒,泔水蒸发的臭气爆出放屁似的声响,袅袅动听。

  “ber——”

  黎涯鼓着气僵在原地,气势被打断,憋得他肝疼。

  谁啊!做不做人啦!

  腊月还没到,乱放二踢脚!

  一道沙哑女声由远及近:

  “谁家的孩子,这么没家教,欠耳光了吗?”

  “他没亲人?那我是谁?”

  在场人停下动作。

  一名少女从黑暗中走出来,二中的土气校服,穿她身上却格外英气,乌发雪肤,神色冷淡,那双手虚虚握着,看起来毫无力气,身上散发着泔水味,头顶一片烂菜叶子。

  她略略抬头,巷子的幽暗黑光照清了她的眼眸。

  和黎涯如出一辙的摄魂凤眼,眼头略圆,眼尾狭长锋利,瞳色幽深如黑河。

  不同的是,左眼下有颗美人痣。

  混子们叽叽嘎嘎笑起来。

  “是个好学生啊,来来,哥哥疼你。”

  “不上晚自习,是想去开房吗?暖暖你的小花苞?”

  “和黎涯是有点像啊哈哈哈哈。”

  黎涯上下打量她。

  私仇打架无妨,但不能牵连无辜,尤其是仗义执言的好人。

  他瘸着脚挡在她面前,抬手迟疑片刻,还是帮她将发间的菜叶摘掉,嘴上却骂她:“我不认识你,赶紧滚!”

  少女却抓住他的手,冰凉的温度激的黎涯一抖。

  “从天而降,美救英雄,爸爸,这样你高兴吗?”

  黎涯:“……”

  黎涯觉得自己怕是耳膜出血,一时聋了。

  “你叫我啥?”

  “我叫黎涯,不叫黎霸,谢谢。”

  篱笆?

  竹子泥土混合物做的隔离带吗?

  少女秀气的眉毛皱起,回忆着这个世界的知识。

  系统晋江8848在精神海中蹦跶:“篱笆就是栅栏啊崽!”

  少女睫毛一颤,“哦。让你说话了吗?”

  “降落点在垃圾桶里,浇我一身剩饭,坏我逼王风范,8848,想死了吗。”

  “还有,叫我副司长。”

  8848立刻满地打滚,一会变成小黄鸡一会变成睿智二哈:“黎灯你变了!我是本命系统呜呜呜,你竟然凶我!”

  “崽,霸霸太伤心了!”

  黎灯:哦。

  黎灯:你伤心干我屁事。

  8848假哭戛然而止。

  忘记了,宿主刚恢复七情六欲,现在冷漠得很呢。

  黎灯开始撸胳膊挽袖子,黎涯一脸便秘看着她的细胳膊。

  “我知道你叫黎涯,黎明的黎,天涯的涯。”

  “我叫黎灯,这个世界你十五年后的女儿,本次快穿任务,就是重启世界线,修复你和麻麻的情缘,阻止剧情二次崩塌。”

  “为防止你被打死,我生不出来,眼下,还是让我来拯救世界吧。”

  言辞慷慨激昂,表情却冷的掉渣,黎灯上前一步,百褶裙在夜风中摇摆。

  黎涯被雷的一震:“……”

  “疯子吧你是。”

  他想拉走她,一拉,却拉不动。

  “打架会见血的!不想死赶紧回去自习去!”

  黎涯快急疯了,眼下他一身伤,上次一打二十的超神状态又没法随叫随到,根本护不住这神经病小姑娘!

  黎灯瞟他一眼。

  “没事,我护着你。”

  她缓缓抽出根断了的拖把棍,在黎涯惊呆的目光中,冷淡又贴心的解释武器出处:“垃圾堆捡的。”

  “爸,你太活泼了,不够严肃谨慎。”

  “打群架,怎么能没装备呢?”

  啥装备?

  这根82年长满青苔的拖把棍?

  黎涯连她喊爸都顾不得了:“我靠,江湖规矩,约架对方没家伙我肯定也没啊!你懂不懂!”

  黎灯还是面瘫脸:“那一中十个人,你一个人,不拿家伙,是想明天登报纸讣告吗?”

  黎涯有点迷茫。

  讣告是啥?

  愣神间,黎灯动了,身姿矫捷如闪电,用着人类想象不到的格斗技巧,将拖把棍用出了神兵利器的感觉。

  黎涯:“!!!”我靠!

  她咋做到的!

  打架不漏裙底?

  五分钟后,混子躺了一地,黎灯垂眸,“瘫这是想讹诈医疗费吗?”说完一人腿间给了一脚,软的地方还使劲碾,踹的他们鲤鱼打挺窜起来,抱头鼠窜。

  有个漂亮混子边嗷嗷哭流鼻涕边红着眼威胁,声音有点奶气:

  “你俩给我等着!”

  “一中不会放过你们!”

  黎灯冷漠挥手,街灯的光弧凝在她暗色的睫毛边缘。

  “好,一言为定。”

  “七天后,一中门口见。打不死我,你跟我姓。”

  小混子一僵,屁滚尿流地跑了。

  浑身挂彩的黎.爸爸.涯:“……”

  “你、你谁啊。”

  黎涯没了小霸王的气势,双手捂胸后退几步,战战兢兢,可怜巴巴:

  “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难道,是隔壁的大姐头?

  啪一声。

  黎灯后脚跟一磕,军姿站定: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黎灯,宇宙快穿司副司长,情感障碍症患者,刚痊愈。”

  “从事快穿业务多年,专精敬业。”

  “本次快穿任务,旨在剧情崩坍后,订正偏差,保证主线不出现较大紊乱,防止您和母亲的情缘崩解。”

  黎涯:“……”

  刚打架一身热汗,此刻全吓冷了。

  他怪叫一声,瘸着脚扑到墙边公用电话上,哆哆嗦嗦,疯狂塞币,通了就拨114,紧张到破音:

  “查、查号台吗!”

  “我要举报!青萍市精神病院多少电话!”

  “二中门口新华街,有个神经病!”

  “她叫我爸爸!”

  接线员:“???”

  沃霸霸?

  有人叫这名字?

  同一时刻,教导主任陈俊生巡逻教室,发现高三二班刺头黎涯又撬了晚自习,大怒:“班长呢,给我出来!”

  全班静悄悄,无人应声。

  最后一排,安宁抬起头。

  她脸型小巧,猫眼灵秀,挺翘的鼻子和淡粉色薄唇简直和校外斗殴的黎司长一模一样,充分体现了遗传的深刻内涵。

  同样的黑发如瀑,黎灯是雌雄莫辨,安宁却是纤弱清冷,带着不明显的富家女气质。

  “陈主任,我是班长。”

  “黎涯刚肚子疼,上厕所去了。”

  十年后的末世顶尖高手、西南基地领导人之一的安宁,此刻神色淡淡,冷冷站在这里。

  她嘴上打着掩护,眼神却在提到黎涯时,闪过深深的厌恶。

  ****

  此时,距离末世爆发,异能进化大潮再临,还有100天。

  等黎涯回到教室时,晚自习早就散了,教室灯光一扇扇熄灭,大楼陷入黑暗,他愣愣望着,难言的落寞袭上心头。

  刚才那个女生说的,她是我……

  少年猛地摇头。

  不可能的。

  我都不知道父母是谁,怎可能有别的亲人?

  疲惫地走进教室,白炽灯一盏孤独地亮着,空荡荡的座位上,只有安宁一人,听他来了,安宁从物理作业中抬起头,还是冷淡模样,将白药纱布丢给他:

  “自己包扎,陈俊生刚来过了。”

  “明天记得交检查。”

  黎涯忍着身上肿痛,自嘲强笑:“又是你跟陈俊生告的状?”

  “别装啦,‘我就是二中的污点,’这不是班长你说的话吗?”

  “巴不得我死外边吧。”

  安宁气息停顿,笔下一句功能定律写了错字,眸色转冷,“我没这么想过。”

  “不会说话就闭嘴。”

  “是吗?”黎涯嘶声笑起来:

  “你是功勋校长的孙女,安家在青萍市、川省都响当当,学校的升学率也一直是你家在保,安宁,你为了这届的成绩,快急疯了吧。”

  “我这种常惹处分的渣滓,让你家在市局面前没脸了,对不住啊。”

  “毕竟,”他松懈下来,像头遍体鳞伤的豹子,喃喃说:“谁会喜欢孤儿呢——我靠!”

  自嘲被手臂的剧痛打断,安宁狠狠将沾了白药的纱布摔在他脸上。

  黎涯:“……”

  白药滋进了眼眶,眼泪瞬间兰州拉面似的喷涌出来。

  霎那间,他从自怨自艾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回忆起了高三二班的阴影往事。

  此班,名义的班主任是陈秋秋。

  实质的大魔王,是隐形校霸安宁啊!

  黎涯被呛哭了,上气不接下气,眼眶红通通的像只大狗子抽噎:“班长嘤嘤,大佬我错了,求高抬贵手!”

  安宁:......

  安宁:呵,男人。

  脑子还挺快,平日里逞强耍狠的黎涯,没想到看事情格外通透,对我家也知道的七七八八,安宁思忖,本质却郎心如铁:

  “说吧,晚上打架遇到谁了?”

  “让你丧成这样的人,我得去会会。”

  黎涯假哭嘎一声停了:“......”

  叫你小班头,你真当自己是我妈了。

  “遇到了个叫我爸爸的神经病,打完架就没影了。”

  安宁嘴角微撇:“不想说就闭嘴。”

  黎涯瞪大凤眼,“真的!”

  安宁:“呵呵。”

  黎涯顶着一身绷带蝴蝶结,瘸着脚,蹦蹦跳跳往外走,安宁慢吞吞收拾书本,见他行走艰难,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路灯下,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黎涯走得慢,安宁也慢,就是不想和他并排。

  小城的夜寂寥无声,昏黄灯光下,渐渐飘起白雪,落了黎涯一身,他吹了两片,余光见安宁注视他的眼神,银铁般生硬,带着金属锈蚀般的冷色,少年一愣,再细看,班长却静静地撇开了头。

  雪片落在少女睫毛上,化成晶莹的泪水,纤弱动人。

  黎涯说的没错。

  安宁厌恶他,并以他为二中之耻。

  安家是青萍市的功勋姓氏,建国后深度参与城市建设,广结善缘,安家爷爷尤为重视教育,一辈子都在念叨,要给穷孩子出头的路,哪怕很苦,但教育一定要公平,决不能撅断底层上升的唯一路子。

  老爷子努力了一辈子,也只勉强拖慢了教育贫富差距的步伐,却没拦住这头恶龙。本该利用家学将重担传给下一代,却没想到,下代痴迷音乐崇洋媚外,吃喝在老一辈攒的金窝窝里,反而瞧不见外面的艰苦风雨了。

  倒是从小长在爷爷身边的安宁,耳濡目染,生了副坚韧玲珑心肠。

  当年爷爷病逝,父母忙着听国外的音乐会,错过了见老爷子最后一面,回来时,只剩披麻戴孝的安宁一个。

  随后,两人大哭一场,闷在房间里激情写歌,嘴上说着沉醉创作无法自拔,却连棺中冰冷的老父亲都不愿看一眼。

  小小的安宁一人守夜,一人烧纸,守过头七,送最爱的爷爷亡魂归天。

  此后,安家父母在乐坛成名,呼风唤雨,安宁撕了漂亮国的高中入学证,走进了青萍二中,泯然众人。

  对着红旗,安宁发过誓。

  二中是爷爷的心血,我绝不会看着它陷落下去,沦为教育收割苦孩子的工具。

  高中的命/根子就是升学率和校纪校风。

  升学率不高?好,我来做第一,帮大家补课。

  校风不行?好,我做纪委,大家统统下火场!

  思及此,安宁再看黎涯,真想踹他个狗吃屎。

  再没比黎涯更硬的刺头了。

  他整合了二中的福利院势力,方便管理不假,却也直接挑动了一中二中的矛盾。

  夜寒天冷,黎涯见安宁穿的单薄,想把外套脱了给她,又不好意思,只好尴尬地喊两声:“这天儿,真热啊。”

  一阵寒风吹来,黎涯被吹得打喷嚏。

  安宁:“……”

  安宁瞧他像个傻子,冻得青红的手掌拍拍他肩头:

  “这个月低保要发了。”

  “记得替你奶奶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