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

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

吞鬼 著

完本免费

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去哪看,《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小说的主角是姜琳周禹浩,这本书为作家吞鬼的女孩的最新作品,剧情精彩动人,故事递为您提供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小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讲述的是:我叫姜琳,学的是美术专业,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所以当父亲病重时,我退了学,回老家干起了老本行,就是卖花圈。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去哪看,《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小说的主角是姜琳周禹浩,这本书为作家吞鬼的女孩的最新作品,剧情精彩动人,故事递为您提供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小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讲述的是:我叫姜琳,学的是美术专业,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所以当父亲病重时,我退了学,回老家干起了老本行,就是卖花圈。

免费阅读

  如果他是个活人,对我说这话我肯定幸福死了,但他是个死人,他想要的只是我的命。

  接下来的两天,我有些自暴自弃了,白天开店,扎花圈纸人,晚上被他纠缠。

  直到第七天的晚上,他缠了我好几个小时,今天我的感觉很奇怪,往常不到半小时我就累瘫了,任他摆布,今天的精神却很足,我突然感觉眼睛一阵剧烈的刺痛。

  我惊慌起来,大叫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要瞎了。”

  “别叫,你眼睛没事。”他按住我,“你听着,我有重要的事要离开七天,七天之后我会再来找你,你不要妄想逃跑,你已经是我的宠物了,身上有我的标记,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听说他要走,我很高兴,恨不得他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了,他在我后背吻了一下,我便感觉身体一轻,他已经消失了。

  “砰砰砰!”卷帘门被砸得轰轰作响,接着我表哥熊睿的叫骂声传来,“姜琳,你个贱人,赶快开门。”

  我吓得连忙往身上套衣服,我听见脚步声了,外面有好几个人。

  “贱人,在里面偷汉子吗?开门!不然把你门砸了!”熊睿大骂。

  我在心里骂了周禹浩一千遍一万遍,早不走晚不走,怎么偏偏我表哥来找麻烦你就走了?

  这就是男人,跟你缠绵的时候什么甜言蜜语都说得出来,一旦有什么事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哆哆嗦嗦地拿起电话报警,却发现话筒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电话线居然被剪断了!

  几声巨响,门锁被暴力砸坏,卷帘门被哗啦一声拉开,熊睿带着几个混混冲了进来,他脸上缠满了纱布,看起来特别瘆人。

  他冲我凶恶地说:“你那个野男人呢?”

  我后退了两步,声音有些发抖:“什么野男人?这里哪有什么男人?”

  “别想狡辩。”他怒吼道,“我在门外都听得到你的叫声,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贱?”

  他身后的几个混混冲进店里一通乱砸,我也不敢去阻拦,他们把整个店铺都搜了一遍,确实没见到别的人,熊睿用阴邪的目光把我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既然你这么贱,表哥我给你介绍个好工作,让你有地方发挥本色。”

  两个混混朝我走过来,一左一右拎着我的胳膊就把我往外拖,我拼命挣扎呼救,周围的店铺晚上一般都有人,我看见好几扇窗户的灯都亮了,但始终没人出来救我。

  我被硬塞进一辆面包车,进车的瞬间我就闭嘴了,因为我看见车后座上坐了个人。

  一个血淋淋的人,被砍掉了一条胳膊,一条腿。

  不,他不是人。

  他朝我看了过来,我连忙将眼睛移开,混混们把我塞到面包车的最里面,威胁道:“老实点,不然把你舌头割了。”

  那个血淋淋的鬼就靠在他的身边,我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路上我都很恐惧,那个鬼很显然是被这些人给砍死的,死之后用这面包车运过尸体,所以他就留在车里了。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我发着抖问。

  熊睿嘿嘿笑了两声:“当然是好地方。”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一座KTV的后门,我被混混拽出来,拉进了KTV里,坐电梯上了三楼,带进了一间豪华包房。

  一个剃着光头的胖男人坐在沙发上,他穿着花衬衫,脖子上还戴着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项链,满脸横肉。

  “李哥。”熊睿凑上去,陪着笑脸说,“我说的就是她,你看看,她抵不抵得上十万?”

  “看看。”李哥怀里搂着两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妖娆女人,一看就是做特殊工作的。

  熊睿过来捏着我的下巴,让我抬起头,我抽了口冷气,那李哥身后,居然站了四个年轻女人。

  她们,都不是人。

  这四个女人的样子都特别凄惨,有的只剩半边脑袋,有的身下全是血,还有一个,全身上下全是烟头烫的疤。

  她们全都充满怨恨地瞪着李哥,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但她们好像被什么东西拦住了,无法靠近李哥,我目光下移,看见李哥脖子上戴着一块玉。

  李哥仔细看了看我,点头道:“长得还不错,交给娜娜好好教教。”

  熊睿很高兴,拿我抵了十万的债,他的手就保住了。

  按着我的那两个混混把我提起来往外拉,忽然门开了,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风情款款地走进来,看了我一眼,凑到李哥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李哥的脸色变了一下,朝我眯了眯眼睛,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姜女士,实在抱歉,我这些兄弟都是粗人,得罪了,还请海涵。”

  说完又朝按着我的那俩混混怒吼:“还不赶快把姜女士放开!”

  他亲自过来将我扶起,表现得很低声下气,让我一阵发毛,他笑道:“没想到姜女士背后有高人啊,是我李某人眼拙,姜女士别跟我一般见识。”

  后台?我懵了,我一个开花圈店的,背后能有什么人。

  李哥拉着我来到另一间豪华包房,一进门,我就看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

  是他!

  那晚开马萨拉蒂,让我扎纸人的中年男人!

  李哥对他很尊敬,一口一个先生地叫,中年男人始终拉长了脸,不给他半点好脸色,他也不生气。

  “你没事吧?”中年男人开口。

  我的样子像没事吗?

  我忍住朝他怒吼的冲动,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他侧过头跟李哥说:“姜女士还没消气。”

  李哥有些惶恐,招了招手,两个混混拖着我表哥进来,扔在我脚边,表哥惊恐地爬过来抱住我的脚,哭道:“姜琳,表妹,我可是你亲表哥啊,你不能害我啊,我今天是猪油蒙了心,你就看在我妈当年借钱给你爸看病……”

  我没等他说完,一脚将他踢开,看了李哥一眼,那四个女鬼仍然跟着他。

  “要我消气也可以。”我抬起下巴,说,“把你戴的那玉送给我。”

  李哥半点都没犹豫,直接取下玉递过来:“原来姜女士喜欢玉,好说好说,这块送你,我那里还有更好的。”

  “不用了,这块就行。”我打断他。

  中年男人站起身,冷冰冰地说:“姜女士,我送你回家。”

  “你到底是谁?”上了他的马萨拉蒂,我咬着牙问,“为什么要害我?”

  “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该你知道的时候,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的好。”中年男人说了这句非常装X的话之后,就再不肯开口了。

  他将我送回了花圈店,冷漠地看着我说:“你是招鬼的体质,周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不许招蜂引蝶,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直接上车扬长而去,气得我直跺脚。

  但我有什么办法?像李哥那样的人物,在他面前都要装孙子,我一个蚂蚁样的小人物,只有任人摆布的份。

  我垂头丧气地回了店,店里被砸坏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估计是李哥派的人,那个中年男人这么拽,才不会为这点小事上心。

  折腾了这么久,我是真累了,躺下就睡,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打开电视,就在本地电视台看到了一则新闻。

  李哥死了。

  今天早上死的,陪他一晚的那两个小姐一早醒来,发现他躺在床上,四肢被硬生生扯了下来,就跟古代的五马分尸似的,把两个小姐吓得当场就晕了过去。

  奇怪的是,她们一晚上都陪在他身边,他死得这么惨,她们愣是一点都没发现。

  我看了看手中的玉石,很显然,李哥作恶多端,被那四个女鬼寻了仇。

  而我,帮了她们一把。

  我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但至少以后被残忍弄死的女孩会少些。

  但是,为什么我突然能见到鬼了?

  昨晚和周禹浩那个的时候,眼睛剧痛,难不成还开了阴阳眼了?

  这是不是表示我离死不远了?

  可是都说被吸了阳气,会让人精神恍惚、精疲力尽,但我最近不仅精力充沛,还感觉力气比以前大了不少。

  我实在想不通,就没再去细想,继续开店做生意。

  这天傍晚,我正在扎房子,突然门口停了辆车,一男一女两人快步走过来,说:“我们要做两个纸人。”

  我抬起头,那个男人呆了一下,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同,笑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做这一行啊?”

  那个女人瞪了他一眼,口气变得有些不好:“两个纸人,做不做?多少钱?”

  不知为什么,最近我变得越来越漂亮了,但我高兴不起来,对于一个被鬼缠上,活不了多久的人来说,美与丑有什么意义?

  “要做多大的?对脸、衣服有什么要求?”我问。

  “和真人一样大,一男一女,脸什么的随便画。”女人说。

  我点了点头:“一个五百。”

  “五百?”女人尖利地叫起来,“你抢钱啊?”

  我面无表情地说:“我的价钱是最便宜的,不信你在周围几个店去问问。”

  男人拉了拉女人的袖子,说:“大师说了,今晚一定要把纸人给烧了,别耽搁了,贵点就贵点吧。”

  女人不满地瞥了我一眼,说:“五百就五百,不过今晚就要,你送去这个地址,在四楼烧掉。”

  我接过来一看,居然不是坟墓,而是一处写字楼。

  我皱了皱眉:“你们买纸人是做什么用的?”

  女人白了我一眼:“叫你做你就做,废话怎么这么多?”

  我严肃地说:“话不能这么说,纸人毕竟是晦气的东西,你让我送去写字楼烧掉,保安看见了不得报警啊?”

  女人还想说什么,男人拦住她,说:“是这样,我们那写字楼是老板刚买的,你知道,一般公司搬新地方都要请大师来看。大师给布了个风水局,说要买两个纸人烧了,今后才会财源广进。”

  我对风水一窍不通,点头道:“行,不过一个纸人得卖六百。”

  “什么?”女人眼睛一瞪就要骂人,男人再次拦住她,“行,就六百。”

  两人留下了名字和电话号码,女的叫何美,男的叫白武。我加班加点把纸人扎好,开着我的面包车出门了。

  如果是全套纸货,我们一般都联系专门的货车送货,如果是小件,要么客户自取,要么就亲自送货,不然我扛着两个纸人出门,又是大晚上的,不管出租车还是公交,谁敢载我?

  那栋写字楼在市中心,黄金地段,一般这种地方,人来人往,阳气都很旺盛,可是一进底楼大厅的门,我就一阵阵发冷,阴风阵阵的。

  “干什么的?”保安室里的保安高声问。

  我指了指那两个纸人,保安顿时明白了:“上去吧,小心点,别引起火灾。”

  我走到电梯前,保安又叫住我,意味深长地说:“一定要小心啊。”

  他的语气让我很不舒服。

  我上了四楼,一出电梯就觉得温度降低了好几度,我连忙双手合十,口中念道:“各位大哥大姐,都是讨生活的,如有冒犯的地方,请大人大量。”

  说着,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纸钱和香烛点上,然后拿出一只陶瓷盆子,开始烧纸人。

  纸人烧得很顺利,我正要送一口气,忽然听到房间深处有声音。

  这一层楼都是格子,此时早就没人了,只亮着两盏应急灯,我拿着蒲扇往纸人身上扇,让火烧得快些,好早点烧完离开。

  “啪。”灯全都开了,我吓得一下子跳起来,看见从里面的办公室里走出一个人,他怒气冲冲地对我说:“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那是个中年男人,梳着大背头,穿得很体面。

  “请问你是?”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是安远公司的总经理。”他指着陶瓷盆子,“你在烧纸人?你是什么人?谁让你来的?”

  我惊道:“不就是你们公司找我来的吗?”

  我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他的脸色顿时变了:“等等,你说我派了两个员工去买纸人?他们叫什么?”

  我点头:“对,他们一个叫何美,一个叫白武。”

  总经理面如死灰,后退了几步,差点没站稳,嘴里念叨:“鬼,有鬼。”

  “怎么回事?”我上去扶他,发现他的身体很冰。

  “你没听说过吗?我们这栋写字楼,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死两个人。”他脸色恐怖地说,“何美和白武,就是去年死的两个。”

  我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以前听奶奶说过,鬼都是很善于骗人的东西,我现在有阴阳眼了,但他们要是保持着正常人的样子,还真不好分辨哪个是死人,哪个是活人。

  陶瓷盆里的纸人全都烧完了,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阴风,头上的灯忽然灭了一秒。

  短短一秒,灯再亮起的时候,我看见那两个纸人,正站在总经理的背后。

  因为客户对纸人的脸没有要求,我图省事,就按照传统方式画了童男童女,大眼睛,猩红的嘴唇,脸颊上还涂了两大块红的。

  纸人的脑袋动了,它们齐齐看向总经理,发出极为恐怖的笑声。

  那笑声很耳熟。

  是白武和何美!

  总经理惊恐地回过头,然后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我吓得转头就跑,冲进电梯,按下一楼。

  一楼按钮亮了,但是电梯根本没动,电梯门不停地一开一合,每一次开合之后,那两个纸人都会离我近一些。

  怎么办,怎么办?

  每年都要死两个,今年算上我和那个总经理,不正好两个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