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蜜宠豪门少夫人

蜜宠豪门少夫人

夏晴天陆止礼 著

连载中免费

蜜宠豪门少夫人,夏晴天陆止礼小说全文,蜜宠豪门少夫人免费阅读,夏晴天陆止礼章节列表,主角是夏晴天陆止礼的小说叫做《蜜宠豪门少夫人》,作者惜月大大文采飞扬,文章妙趣横生,故事递为您提供小说免费版:夏晴天被陆止礼步步紧逼,他是男友的小叔,也是让她万劫不复的人,可夏晴天身陷泥沼之中,唯有陆止礼不顾一切救她。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蜜宠豪门少夫人,夏晴天陆止礼小说全文,蜜宠豪门少夫人免费阅读,夏晴天陆止礼章节列表,主角是夏晴天陆止礼的小说叫做《蜜宠豪门少夫人》,作者惜月大大文采飞扬,文章妙趣横生,故事递为您提供小说免费版:夏晴天被陆止礼步步紧逼,他是男友的小叔,也是让她万劫不复的人,可夏晴天身陷泥沼之中,唯有陆止礼不顾一切救她。

免费阅读

  这一晚,她睡的格外的安稳,这夏晴天活了二十几年最安稳的一日,不怕魏丽华会想出其他馊主意迫使她嫁给陈友钱那样龌龊的男人!今天晚上夏振迪不会就轻易的放过魏丽华,但凡触碰夏振迪的底线,他都会翻脸不留情。

  第二天夏晴天刚睁开眼,有佣人在门外敲门:“大小姐,老爷在楼下等您,让您快点下去。”

  “知道了。”夏晴天应了一声,她并没有着急下去,简单的熟悉,换了一身舒适的运动衫下楼,她大概已经能猜到夏振迪会问她些什么,所以显得格外的淡然。

  进入餐厅,夏振迪坐在餐桌首位,魏丽华跟夏薇尔坐在他的左边,此刻魏丽华满脸红肿,双眼也肿的跟核桃一样,因为没有化妆,看起来脸色奇差无比,想必昨晚她没少被夏振迪教训,恐怕是一夜未眠。

  几乎是在她的身影出现在餐厅门口,魏丽华跟夏薇尔投射向她的眼神充满了恨意,要不是碍于夏振迪的家主权威,早就按耐不住上来撕了她!

  夏晴天视线淡淡的扫过她们,脸上划过一瞬而逝的嘲弄,走到夏振迪的右边:“爸,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先坐下。”

  在夏晴天坐下之后,他又难得的吩咐佣人端份早餐上来。

  这是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这么多以来,夏振迪第一次如此重视她,夏晴天地垂眸,看着面前的早餐,顿时思绪百感交集,说不出的酸涩。

  “晴天,爸爸问你,你跟陆少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昨夜,想着魏丽华得罪了A市首屈一指的权贵,还狗胆包天的骂了陆止礼,他是一夜胆战心惊,不敢入眠。

  夏氏出现资金破产危机,本就焦头烂额,如今要是惹上陆止礼,简直是就雪上加霜,谁不知道陆止礼商场上狠绝的手段?想要让夏氏在A市消失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面对夏振迪期盼的目光,夏晴天抿唇,没有情绪的说:“我跟他不熟。”

  夏振迪脸色一沉,刚要说话,对面的夏薇尔讽刺开口:“爸,我就说嘛,人家陆少怎么会看中她,有多少名媛对他趋之若鹜,她夏晴天算个什么东西,给人家陆少提鞋都不配,就是你们想多了,”

  “你给我闭嘴!我在跟你姐姐说话,你插什么嘴,到底有没有教养,你母亲是怎么教你规矩的?”夏振迪冷喝一声,眼锋扫向魏丽华,接收到他的视线,魏丽华拉了拉夏薇尔的手臂,示意她赶紧不要再惹夏振迪生气。

  夏薇尔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夏晴天一眼,眼中都是对她的不屑,她就不相信夏晴天能跟陆少勾搭上,要是真的勾搭上了,她还不早就爬到她们头上?会这么多年忍气吞声?

  “晴天,你跟爸爸说实话,你跟那个陆止礼到底是什么关系,要是没关系,为什么昨天你会跟他在一起?”夏振迪问完,不动声色的观察她的面部表情,见她始终很淡然的模样,一时摸不准她跟陆止礼的关系。

  “爸,我跟您说实话吧,我跟陆少就见过两次,其实我跟他真的不熟,昨天之所以帮我,可能是因为刚好我跟他在天台相遇,结果阿姨冲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他狗男人,陆少听不下去,所以教训了她,顺便带我离开。”

  这个小贱人,竟然还敢提昨天的事,这是要故意挑拨离间她跟夏振迪的关系,昨晚她被夏振迪教训了一晚上,几十年维持的关系就此出现了裂痕,想到这,魏丽华恨的牙痒痒。

  魏丽华干笑两声:“晴天,我昨天也是太着急了,毕竟你已经被你爸爸许给了陈老板,阿姨是担心要是陈老板知道,不投资金给夏氏……你说你也真是,认识陆少,还眼巴巴看着你爸爸为了资金愁云惨淡……”

  潜在话是:你既然认识陆止礼,在夏氏出现资金危机,还袖手旁观。

  “老爷,有人来找夫人。”这时,佣人的走进餐厅,突兀的打断了他们的话。

  夏振迪看了魏丽华一眼,皱眉道:“一大早,谁找夫人?”

  “对方说是陆三少派来的!”

  夏振迪倏的从椅子上起身,亲自将人迎进来,客客气气的问:“请问,您是……”

  “夏总,我是陆少的法律顾问,我叫顾白,您夫人昨天晚上十一点二十分左右,对陆少进行了言语谩骂,还有人身威胁,我已经从酒店取证了您夫人带人围赌的视频,陆少想要跟夏夫人讨个说法,如两天内夏夫人不能说出一个让陆少满意的结果,届时陆少会走法律程序。”

  顾白说完,留下一份文件:“这是起诉书,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一步。”

  抬眸间看向站在那边的夏晴天,走到她的满前,文质彬彬的微笑:“夏晴天小姐,这是陆少让我交给您的。”

  顾白给她的是一部女士手机,而且是最新款,陆止礼竟让人给她送了一部手机!直到顾白离开,她夏晴天都没有缓过来。

  在顾白离开之后,夏振迪脸上的神色终于兜不住的沉下来,阴云密布的看向魏丽华,后者吓得脸色惨白,躲到夏薇尔的身后。

  明明被打的是她,现在还被指控,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你给我过来!”夏振迪怒气冲冲的呵斥!

  “振迪,我没有,我昨天是因为找这个贱丫头,我事先真的没想到会遇到陆少啊。”魏丽华捂着脸颤巍巍的哭诉着。

  夏薇尔简直恨死了夏晴天,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爸爸这样对待妈妈,她指着夏晴天说道,“爸,这都是夏晴天的错,要不是她躲到天台上去,怎么会遇到陆三少,我看这个贱丫头就是故意的,知道陆三少在天台,还故意把妈妈往上面引,想到用陆三少对付夏家!!刚刚她还说跟陆三少不熟,不熟会送她这么贵的手机吗?”

  被夏薇尔这么一说,夏振迪视线落在她手里的新款手机:“晴天……”

  “夏振迪,你们一家给老子滚出来!!”门外突然传来陈友钱气急败坏的叫嚣。

  “怎么回事!”夏振迪脸色一沉。

  佣人一旁解释:“老爷,是陈友钱陈老板,是说要跟夫人讨要两百万,还要个说法!已经来了一会,刚才您在接待人,所以……”

  “什么两百万!”夏振迪看向魏丽话,用眼神询问她。

  魏丽华想到陈友钱肯定是来算账的,缩了缩脑袋,硬着头皮走到他身边,凑到他耳边说了两句。

  听了她的话,夏振迪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快去请陈老板进来。”

  “不用请,我已经进来了!”陈友钱满面肥肉的脸在看到一屋子人,冷笑一声:“都在呢!”

  他看向夏振迪,指了指脑袋的纱布:“夏老板,我可是真心想要跟你结为亲家,认你当岳父的,但没想到你们家把我当傻子一样戏耍,先用晴天照片让我转账两百万,等我到了又用你另外一个女儿顶替,顶替也就算了,我也能将就,可我没想到竟然还把我打伤!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不然我跟你没完。”

  说完,兀自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给个交代。

  夏薇尔怎么都没有想到她还成了将就!气的一张俏脸差点扭曲,她哪里比不过夏晴天,一个两个男人看上了她!

  夏振迪有求于人,笑脸相陪:“陈老板,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知道您喜欢晴天,可婚前还是要保持距离,我们夏家的女儿冰清玉洁,亲可不是这样结的。”

  “少给我放屁,我要不是看在晴天的面子上,我是一分钱不会投入,就你夏氏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有我陈友钱愿意给你投资,我有钱,不代表我是冤大头啊!”陈友钱说到这,视线扫过夏晴天落在夏薇尔的身上,指着她骂道:“你个贱丫头,还敢砸脑袋,信不信老子一只手捏死你!”

  夏薇尔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啊,气的眼睛通红,口不择言的说:“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啊,长得那么倒胃口,没砸死你就算是轻的,你敢占我便宜,你当我夏家好欺负的啊!”

  “你这个贱丫头!”陈友钱当场跳脚,怒气冲冲的说:“夏振迪,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今天我就给你两个选择,一、把两百万缘分不懂还我,我要告你女儿故意伤害,二、给她两巴掌,把夏晴天这个月嫁给我,三百万我照样给你,这伤我既往不咎!”

  一直没说话的夏晴天眉头皱起,眸光微冷:“陈老板,我不会嫁给你的,您别白费功夫了!”

  她的婚姻谁都没有资格做主,她是不会为了帮夏家度过危机白白配上一辈子!

  陈友钱吹胡子瞪眼:“晴天,我是真喜欢你,你别不识抬举!惹毛了老子,你们夏家吃不了兜着走。”

  没毛的凤凰不如鸡,面临落魄了,谁都可以上来肆意的踩上一脚。

  以往在外,谁看到夏振迪不是一口一个夏老板,如今公司出了点问题,就被人追到家里来颐指气使的威胁,夏振迪脸色铁青,怒喝:“陈友钱,你别太过分!”

  “我这就过分了?”陈友钱冷笑一声,“看来夏老板是要跟我撕破脸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从兜里拿出一百万支票摔在他的脸上,对着外面喊了一声:“进来,把夏小姐给我带走。”

  话落,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摆明是要抢人的架势。

  他们朝着夏晴天逼近,夏晴天脸色微白,她步步往后退,这时,背后一股大力袭来,刚好将她推了过去,双臂瞬间被桎梏,她扭头看向身后,看到夏薇尔脸上恶毒的微笑。

  刚才就是出自夏薇尔的手笔!

  她被强行带着往外走,夏晴天无助:“爸,我是您的女儿,您真的要把我卖了吗!!”

  夏振迪铁青着脸上前,刚迈步一步被他身边的魏丽华拉住,在他耳边低语两句,就见刚有所动容的夏振迪绷着脸说:“晴天,陈老板有钱有势,又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对你好的,你乖乖听话,爸爸明天去看你!”

  如同被雷劈一般,夏晴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她彻底对这个父亲失望彻底。

  “不!!”夏晴天绝望到极致,被人一路架上车,车门随即关上,无论她怎么拍打呼喊都无济于事。

  别墅对面停着一辆白色路虎,顾白还没发动,透过窗户看到夏晴天被人硬塞进车里,眉梢轻扬,拨了个电话出去。

  陈友钱笑的一脸猥索:“夏岳父,你放心,这三百万只是初投,等我跟晴天举办了婚礼,还有好礼相送,我们两家公司以后还可以多加合作,到时候A市还不是我们的天下。”

  客厅里回荡着陈友钱得意猖狂的笑声。

  “振迪,公司终于有救了!”

  魏丽华捡起支票递到他面前,想要讨好他,夏振迪夺过支票,甩了她一巴掌,警告:“最近你们母子两个给我老实一点,哪也不要去!”

  说完,拿着支票上了楼。

  “妈,您没事吧!爸怎么能打您呢!”夏薇尔不满。

  “行了,夏晴天那个小贱人终于从夏家滚出去了,这一巴掌也值得了!”魏丽华冷笑:“以她那个脾气,恐怕在陈家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我想想都觉得心中畅快!”

  夏薇尔勾唇,心中亦是说不出的愉快。

  ……

  “夏晴天,你以后就是我陈友钱的女人,你是我花三百万买的,乖乖听话,让你风光的陈太太,要是不听话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把你关在家里当禁腐!”

  陈友钱威吓的话刚洛,前面突然窜出几辆车来,硬是将他车子逼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陈友钱面容扭曲,骂骂咧咧下车,人刚站稳,就被人迅速的按压在地上摩擦。

  而他带来的人也被迅速的控制住!

  “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连我都——啊!!”

  骨头断裂声伴随着惨绝人寰的声音响彻云霄。

  “陈友钱,有人让我给你带句话,要是你敢对夏小姐纠缠不休,下次可就不是断胳膊那么简单的事!”

  陈友钱疼的哇哇大叫,嘴里叫嚣着,“你说的是谁,让他到老子面前来,老子倒要看看谁狗胆包天敢爬到老子头上……啊!”

  另外一条胳膊不能幸免,也被生生折断,陈友钱疼的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现场气氛诡异而渗人,陈友钱带来的人已被这暴力的画面吓得说不出话来,而慕晚晚看着躺在地上不断扭曲哀嚎的陈友钱呆滞在原地,一时忘了反应,直到车门被人打开。

  “夏小姐,您已经没事了,我们送您去安全的地方!”

  对方语气恭敬,完全没有刚才警告陈友钱的狠劲。

  夏晴天想要拒绝,可看着陈友钱的人,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对方的车。

  车子一路行驶到市中心:“夏小姐,我就送您到这里,您已经安全了!”

  “请问……是谁让你们帮我的?”

  一路上,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她根本就想不出个能这样帮她的朋友。

  她在夏家过的水深火热,穿着平平无奇,根本就不会有人多注意她半分,更别提在这关键的时候会有人出面顶着得罪陈友钱的风险帮她。

  对方笑了笑,并未回答她这个问题,关上车门,车子扬长而去。

  发生这样的事,夏晴天肯定不敢再回夏家,夏振迪已经收下了陈友钱的三百万,就代表她已经不属于夏家了,为了以防陈友钱找麻烦,夏振迪肯定会义无反顾的将她推出去!

  她给叶唯唯打电话求收留,叶唯唯知道她的遭遇立刻开车来找她。

  “以后你就在我家里住,不要再想着回夏家了,他们根本就不把你当人看,你不要以身试险,你妈妈的骨灰我们再想其他方法拿回来。”

  叶唯唯见她没说话,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我想先找份工作,攒点钱,再回夏家跟夏振迪要回我母亲的骨灰。”

  经过这件事,夏晴天已经对夏振迪彻底的失望,连一丁点的幻想都不复存在。

  一个能卖掉自己亲生女儿的父亲,跟黑心豺狼有什么区别?

  他既然不把她当女儿,她又何必认这样的父亲!

  叶唯唯当然是支持她做法,问道:“前几天你说着工作,有着落了吗?”

  “没有。”

  她刚毕业没多久,一没实习经历,二没工作经验,三没有人脉关系,一般的企业根本就不会招收她!

  想来也真是可笑,家里明明有公司,却要在外面找工作来维持生计!

  只要夏振迪开口,她毕业后完全可以去夏氏进行实习,积累经验,可这样的事,她根本想都不敢想,犹如天方夜谭!!

  “我现在在夜宴兼职,要不想给你介绍过去当服务生?你再慢慢找工作?”

  夜宴是A市最大的私人会所,是A市有名的销金窟,商政,纨绔子弟,都喜欢去那里消费,叶唯唯的舅妈刚好在夜宴当部门经理,安排人手并不是个难事。

  “好。”

  眼下的情况,也没有她选择的余地。

  晚上叶唯唯去兼职的时候,顺便带着她去夜宴应聘,在看到她的清新脱俗的长相之后,又了解她缺钱的情况,叶唯唯的舅妈当即就给她安排在九楼的顶级楼层。

  “以后你就叫我橙姐,只要你安分守己的工作,保证月薪不菲,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我很好说话的!”

  “以后就麻烦橙姐了!”夏晴天乖巧的说了一句。

  橙姐对她甚是满意,笑着说:”“唯唯,你带夏天先去了解会所的情况,再带她去换工作服,今天晚上就开始工作吧。”

  换了工作服,叶唯唯带她去了九楼,了解包厢的情况,当走到999包厢的时候,压低声说:“夏天,以后你要是进999包厢的时候,尽量不要说话,因为订这包厢的客人都不好惹,但给的小费会很多。”

  夏晴天点点头,担忧:“唯唯,这里安全吗?”

  “你知道的,在这样的场所工作只能学会自我保护,反正你注意一点,”叶唯唯道,“只要不出差错,来这层的客人百分之八十都是很有素质,基本上谈生意的中规中矩的老板比较多!”

  叶唯唯刚说话,手里的传呼机传来声响:“唯唯,999包厢来了几个老板,你带着夏天进去好生伺候,切记不要给我惹出差错!”

  “舅妈,收到!”

  刚把包厢收拾完,那边有人推人而入,共进来四个男人,各自带了女伴。

  夏晴天低头去开酒,分别给他们就被斟满了酒,就听到有人开腔说道:“这次来,你们给我好好的表现,陆总不太喜欢有人开玩笑,这次的项目要是陆总点头,我们在A市算是正式落了脚。”

  陆总?哪个陆总?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就见包厢的门再次打开,陆止礼带着助理罗绍林步入包厢。

  男人身材挺拔,黑色高定西装,熨帖的没有一丝皱褶,英俊立体的五官,没有表情的时候带着一抹凌厉感,与生俱来的矜贵气场,轻轻松松的碾压所有人!

  夏晴天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他,迅速的垂下来脑袋来,生怕被男人认出来。

  “陆总!”几个老板在他进来的瞬间,立刻起身相迎,脸上带着讨好。

  陆止礼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在沙发上入座,双腿交叠,语气淡漠疏离:“周老板,只给你十分钟说服我的时间,还有……”

  他点燃一支烟,不紧不慢的抽了一口:“你可能不知道的我规矩,我不喜欢谈事的时候有女人在场!”

  这话已然透着丝丝不悦,周老板听他这样一说,忙不迭的将带来的女伴赶走。

  原本带来女人就是想要讨好陆止礼,毕竟谈生意的时候有女人在更容易些,倒是没有想到会碰到陆止礼的大忌!

  女人清场,只留下两个服务生留下伺候,周老板这时指着夏晴天:“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陆总斟酒!”

  夏晴天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低垂着脑袋走过去,斟了杯酒,刚想退下,就听到头顶的男人低沉声音传来:“抬起头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