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凤女谋心

凤女谋心

赵容莼廖瑨 著

完本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赵容莼廖瑨小说章节,凤女谋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凤女谋心》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就在故事递,小说主人公是赵容莼廖瑨的小说是《凤女谋心》,是由网络作者叶落成秋倾心原创的一本古代重生言情小说。凤女谋心赵容莼廖瑨小说讲述的是:赵容莼前世被自己心爱的夫君所害,一世重生,她决定先下手为强,嫁给了前世错过的良人廖瑨,经历重重磨难。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赵容莼廖瑨小说章节,凤女谋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凤女谋心》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就在故事递,小说主人公是赵容莼廖瑨的小说是《凤女谋心》,是由网络作者叶落成秋倾心原创的一本古代重生言情小说。凤女谋心赵容莼廖瑨小说讲述的是:赵容莼前世被自己心爱的夫君所害,一世重生,她决定先下手为强,嫁给了前世错过的良人廖瑨,经历重重磨难。

免费阅读

  远远的,只看见一群人跪在御花园的凉亭前。

  慈云师太置身事外的淡然第一时间让赵容莼注意,当看到师太脚下跪的那个男人时,她整个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 是张得禄。

  前世他家暴她的种种,以及最后如何狠心夺去她的孩子一幕幕呈放在眼前。冰冷如潮水般将她吞没。

  对张得禄,她是畏惧的,但她更恨!

  潮水退却后,满腔的怒火快将赵容莼烧着,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郡主。”

  采儿打了个寒蝉,刚才赵容莼身上的气息令她好生恐惧。同时也有疑惑,惧怕中她还感受到了萦绕在郡主周身的悲伤。

  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采儿觉得陌生。

  容莼郡主心里莫不是藏了什么事?

  她让容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提裙摆,莲步微移,“我们走。”

  “容莼见过皇上。”

  “嗯。”

  声音淡淡的,皇帝依旧对很是不喜,赵容莼习以为常。

  “不知陛下唤我前来是谓何事?”

  今个儿陪在皇帝身边的平妃,冯平儿,一张笑颜如花,“郡主这是说哪里的话?舅舅请侄女过来小聚那还需缘由?”

  赵容莼心中冷笑,不愧是皇后一派的,见缝插针的想挑她的刺。以往也就随她去了。

  前世她就是忍气吞声,才让欺负她的人气焰嚣张,现如今,她重生复仇而来,偏不给她这个机会。

  “平妃娘娘可真是冤枉容莼了,陛下日理万机,我哪敢惊扰。”

  话说的滴水不漏,冯平儿被反驳的哑口无言。

  “咳。”

  皇帝干咳一声,打断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沉寂如枯井的视线落到跪在地上的小尼姑上,眼中掠过一抹亮光。

  赵容莼假装才看见地上的情形,一脸疑惑,“咦?这二人是犯了什么事跪在这里?”

  “哼。”

  国寺里出了这等丑事,做皇帝的脸上无光,他老人家的脸黑的跟墨汁有的一拼。

  “拖出去砍了。”

  身家性命受到威胁,张得禄的那点醉意荡然无存,连连磕头大喊。

  “皇上,臣冤枉啊!听臣解释。”

  他挣扎的厉害,来拖他的士兵显然是被收买了,只是做做样子。

  赵容莼默然不语,静观其变。

  好戏还在后头呢。

  “皇上。”平妃一声喃呢说的千娇百媚,叫的皇上心神荡漾,不着痕迹的把手搭在冯平儿的腰上揉捏一把,柔声道:“爱妃何事?”

  “皇上是个明君,既然他有冤要申倒不如听听。万一另有隐情呢?”

  张得禄仿佛看到了救星,扑通一声跪下,“皇上,臣是爱慕长莼郡主才去的秋山庵。”

  “哦?”

  提及赵容莼,皇帝脸上的笑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赵容莼挺直腰身,承接下他投过来的视线。心里泛起丝丝冷意。

  难怪要叫她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皇上,臣听闻郡主去秋山庵上香,仰慕已久,所以边想创造偶遇机会。

  不曾想到的时候,郡主已先行离去,这才造成了误会,还请皇上恕罪。”

  皇帝粗厉的手指沿着杯沿摩挲,眼底幽暗,一时叫人看不穿他的心思。

  平妃动了动嘴皮子,似乎要为张得禄求情。却被赵容莼抢占先机,嘴一撇,指着张得禄满脸愤怒。

  “放肆,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

  张得禄脸色难堪,这不是挖苦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又是什么?

  但赵容莼所说又无半句假话,他爹不够一个小小的上牧监,负责司仪。

  如果不是前世她被设计失身给他,一个郡主又岂是他无功名爵位的牧监之子高攀的起的。

  “臣自知身世不堪,满腔爱意却无半分虚假,郡主何苦羞辱我?”

  张得禄垂下眸子,眼眶周围发红,倒是一副痴情种子的模样。

  前世就是被这幅面孔骗过不止一次,后来赵容莼才知道这是在姑娘身上的惯用手段。

  “是啊,郡主。要我看这张得禄也是爱你心切。”

  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平妃自然帮腔。

  不管他们怎么说,赵容莼刚烈的跪在地上,手指甲掐进肉里,逼出几滴泪来,“皇上,上牧监之子辱我名节,请皇上做主,严惩这人。”

  冯平儿笑了,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郡主怎可这般蛮不讲理,动辄就要罚人,他也只是心悦你。”

  “心悦我?”赵容莼讥笑,“若是心悦我我就要回应,那我一国郡主与那栏子里的人有何区别?

  天下女子但凡有仰慕皇上的,是不是都要纳入宫中呢?”

  “放肆!赵容莼,你好大的胆子。”赵全重重拍了一下桌案,茶杯里的水溅出来。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御花园里立刻跪了一地。

  “皇上息怒。”

  “容莼不敢。”赵容莼依旧跪在地上,神情不卑不亢,“皇上心疼容莼替我赐下良缘,天下皆知。眼看成婚在即,赵得禄跑来坏我名声。这让相爷一家如何看我?天下人又如何看待皇上的侄女?”

  “平妃娘娘。”

  赵容莼的视线转向冯平儿,眼神里投着一股执着的狠劲,“你我本是亲宗,可从刚才开始,娘娘处处帮着张得禄,又是何居心?”

  时局一下子反转过来。

  本来冯平儿想安她个刁蛮郡主之名,现在却被赵容莼几句话让人怀疑她用心不良。

  赵全的目光落到冯平儿身上,惊的她心里咯噔,背后直冒冷汗。

  “皇上,臣妾……”

  “滚下去。”

  赵全一把推开了她的手,他生性多疑。赵容莼他虽然不喜,她的话却给了他提醒。

  一个男人最恨的就是身边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了牵扯。无论是私交还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他心里到底对平妃有了芥蒂。

  平妃走了,张得禄的靠山也没了。他像是一摊烂泥瘫在地上,眼神空洞。

  就在这时,赵全闻讯匆匆而来。

  还没走近,就跪地不起。

  “老臣管教无方,求皇上恕罪。”

  所有人都没出声,等着皇上下定断,偏偏只有一个人除外。

  是赵容莼。

  “罚,是该罚。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

  张青心里一凉,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前些日子还对他赏识有加,今天就翻脸不认人。

  小丫头片子,瞎掺和。倒是投了个好胎。

  “张得禄夜闯国寺,惊扰了道姑师傅修行。本是拖下去砍头也不为过的,本郡主婚期将近,宫中不宜有血光之灾。如何责罚全凭皇上做主。”

  赵容莼规规矩矩的鞠了个躬,又看向张青,开口为他求情,“赵大人管教不严,罚他半个月俸禄,皇上您看怎么样?”

  所有人都以为赵容莼会借题发挥,她的举动却出乎所有人预料。

  最先反应过来是皇上,神色莫辩的盯着赵容莼看了许久,其后才吐出一句话。

  “如此,甚好。”

  他倒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小侄女了。说她像妹妹,却被嫡妹狡黠,坏点子一大堆。

  赵全心里全是说不出来的感受。

  心里起伏最大的莫过于张氏父子二人。

  比如那张得禄,原以为全凭长莼郡主那张嘴,他今天必然难逃一死。结果她反而让皇上轻饶他。

  细看这下,赵容莼的眉眼也别具风韵。

  没有繁重的金银珠宝装饰,气韵浑然天成。粉雕玉琢的五官,一身素色的锦绣水裙,纤细的腰肢不堪盈盈一握。

  他目光老辣,笃定裙底下是一具令所有男人都黯然销魂的身段。

  心,火热起来。

  再说上牧监张青。开始对赵容莼满心怨恨,事情反转的如此意外。捉摸不透她的用意,人情倒先欠下了。

  以后行事之前不得不多几分考量。

  等他们走后,赵容莼依旧未动身,接受皇帝的审视。

  “人都走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皇帝难得开金口,隐约觉得脑仁疼,他有预感赵容莼留下来绝没好事。

  本就不想看到她这张跟那人有几分相似的脸,赵全巴不得眼不见,心不烦。

  “启禀皇上,容莼有一事相求。”

  果不其然,赵全气乐了。

  “一事?我怎么记得你这几天求了我不止一次?”

  话里听不出生气的意思,赵容莼不打算停止,看了眼四周,恳请道:

  “还请皇上遣散四周。”

  赵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挥挥手,允了。

  采儿离开之前,格外多看了赵容莼一眼。咬咬牙,被带走了。

  四周无人,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这回你可以告诉朕,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吧?”

  赵全说的漫不经心,眉头已经微微敛气,他对赵容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耐心过。

  下一秒,赵容莼已经跪在了他跟前,“皇上,容莼那日去秋山庵乃是微服私访,除了几个丫头,无人知道行踪。张得禄又是从何得知,请皇上明鉴。”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你身边安插眼线?”

  赵全的眼神一下子锋利起来,大事上他是不会犯糊涂的。联想这几日发生在赵容莼身上的种种。

  状告边野,要称号,求宅邸。一步步精打细算,赵全突然觉得自己被她以前貌不经事的样子骗了。

  有些人,太聪明不是什么好事。

  赵容莼知道她已经引起了赵全的怀疑,重重的磕了个头,“皇上恕罪,都是娘亲交容莼明哲保身。容莼一介女流,无父无母,身世可怜。只求一个避难所,相夫教子,安度余生。”

  审视的眼神在她身上滞留了许久,赵全似在思考她这句话里的可信度。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

  “你起来吧。”

  他的声音居然称得上温柔。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赵容莼提及生母他没有生气的一回。

  咔嗒——

  一声细微的声响同时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那动静分明是从假山后面传过来的,赵容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一掠而过,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笑。

  无人看见。

  “是谁?滚出来!”

  赵全大喝一声,追到假山后面,将正准备逃窜是采儿堵个正着。

  “皇上,奴婢……”

  采儿慌了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她疑惑赵容莼的异常,想起皇后娘娘的嘱咐,挣扎了一番后,还是决定偷偷留下来观察。

  马失前蹄,不小心弄出动静被人发觉了去。

  联想到刚才赵容莼对赵全说的话,采儿悔不当初,知道大祸临头。

  此刻在看赵容莼,她神色平静,波澜不惊,好似早就知道了她躲在假山后面这回事一样。

  赵全脸黑的跟墨汁有的一拼,他也想到刚才的谈话。看如今的情形,这个吃里扒外的人。

  除了眼前人,又能是谁?

  他不介意有人监视赵容莼,但如果其中含概了他的话,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啪!

  清脆的巴掌打在采儿的脸上,一张小脸立刻肿的高大,红的快要滴出血。

  “贱婢,还不老实交代,谁派你来的?”

  “皇上饶命啊,我说,我说,是……啊!”

  采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后面的痛呼盖过,一把自远处飞了的长剑刺穿了采儿的胸膛。

  只见她眼神先是错愕,不敢相信,逐渐暗淡下去,毫无生机的倒在地上。

  “皇上,属下救驾来迟,请皇上赎罪。”

  一个御前侍卫急忙奔了过来,他就是刚才出手的人。赵容莼不着痕迹的打量他,他腰间显示统领身份的令牌边还挂着一只绣花荷包。

  若是想的没错,他应该就是御前带刀侍卫头,顾衡。

  眼看着就要问出真相,结果人被手下杀了,赵全气不打一出来,一脚踢翻了眼前的人。

  “是谁让你自作主张动手的?”

  “微臣是担心陛下的安危,情急之下这才,还望陛下看在臣忠心护主的份上,饶了微臣。”

  赵容莼悠悠的将他从头打量到尾,“情急误事?一个贱婢还能威胁到九五之尊的皇上?顾将令的脑子可跟不上体魄啊。”

  言下之意,莫过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