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一拍两散再见固执总裁

一拍两散再见固执总裁

姜知钰陆箫宁 著

连载中免费

姜知钰陆箫宁一婚两散,姜知钰陆箫宁免费阅读,云兮小说全部章节目录,姜知钰陆箫宁大结局免费,姜知钰陆箫宁在一起了吗,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姜知钰陆箫宁的总裁言情小说《一拍两散再见固执总裁》又名《一婚两散》是由作家云兮所写,小说讲的是姜知钰对陆箫宁一见钟情,这情根肆意充斥她心脏占据整个灵魂,姜知钰本以为此生能嫁给陆箫宁便再无遗憾,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在三年后终究落下帷幕,她用尽身体所有力气将离婚协议书递给陆箫宁.......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姜知钰陆箫宁一婚两散,姜知钰陆箫宁免费阅读,云兮小说全部章节目录,姜知钰陆箫宁大结局免费,姜知钰陆箫宁在一起了吗,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姜知钰陆箫宁的总裁言情小说《一拍两散再见固执总裁》又名《一婚两散》是由作家云兮所写,小说讲的是姜知钰对陆箫宁一见钟情,这情根肆意充斥她心脏占据整个灵魂,姜知钰本以为此生能嫁给陆箫宁便再无遗憾,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在三年后终究落下帷幕,她用尽身体所有力气将离婚协议书递给陆箫宁.......

免费阅读

  “你怀孕了?”

  姜知钰心里咯噔一声,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陆箫宁不在的时候问。

  “没有……我是对鱼过——”

  陆母听完前面两个字脸色一变唰的站起来,打断了姜知钰往下说的话,“三年了,你什么都没有给箫宁生下,现在还假模假样的不喝鱼汤让我误会你怀孕。”

  “姜知钰,你还真是眼巴巴的扒着我们家陆箫宁不放啊,怎么,吸他的血还没吸够,花的钱还不够?”

  姜知钰面色铁青,她加入陆家以来,除了住在陆家,她从来没有花过陆箫宁一分钱!

  哪怕她因为被陆箫宁截胡,没有拍上戏,一个月只有不到五百块钱的时候,她都没有开口和陆箫宁要过。

  陆母凭什么认为她姜知钰吸陆箫宁的血!用陆箫宁的钱!

  陆母气完了,愤愤地坐回椅子上,眼神上下挑剔地看着姜知钰。

  “打扮的不伦不类,见婆婆居然妖里妖气,娶你真是我们家箫宁的损失!不如早点离了算了!”

  姜知钰扯起一个浮于表面的笑,“陆夫人,我一直都想和陆箫宁离婚,是陆箫宁一直扒着我不放,我一分陆箫宁的钱都没有花过。”

  “如果你能劝动你儿子和我离婚。”

  姜知钰一把擦了自己唇上的口红,把餐巾撂在桌面上,寒声道:“我求之不得。”

  陆母见姜知钰这幅模样,当即就气得端起一杯水就泼到了姜知钰脸上。

  “你胡扯,我儿子怎么可能拉着你不放,我知道了,欲擒故纵是吧,我儿子那么好,你怎么可能舍得离婚!”

  末了陆母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

  姜知钰及时雨餐巾挡住了脸,但头发还是被淋湿了,水是漱口用的冰水,浇在头发上冷的令人发麻。

  陆母依旧不依不饶,看着姜知钰这幅狼狈模样,冷哼了一声,突然想到:“你是不是外面有男人了才想着离婚?!”

  姜知钰优雅的擦干净自己头上滴下来的水滴,余光瞥见陆箫宁的黑色皮鞋从阳台外走进来。

  一个强烈的念头在她脑中闪起。

  “是。”

  说完她就提着包离开了餐厅,见身后面色阴沉的陆箫宁,她心里只有说不出来的一股报复的快感。

  远胜过之前三年所有的委屈。

  她径直回到了她和陆箫宁的家里,打开衣柜收拾出了自己的衣服,直接放进箱子中,就打车回姜家。

  她受够了陆箫宁对她的冷落,受够了陆母的刁难,坐在车上回望这座别墅,冷冰冰的在夜色中宛若吞噬人的怪兽。

  姜母接到了姜知钰的电话,出门迎接她。

  “囡囡回来了,怎么了?”姜母心中咯噔一声,帮女儿拿着行李。

  看着姜母为了公司的事情一夜苍老的面孔,姜知钰忍不住落泪。

  公司现在周转不灵,陆箫宁这条路斩断了,她要去哪里才能得到数百万?

  “妈,我要和陆箫宁离婚了,钱我没有要到,陆箫宁甚至想要收购我们家公司。”

  这话一出震得姜母手脚发软,她原本想着就算陆箫宁不会给他们资金,最起码也不会落井下石,原来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姜氏企业还兴盛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一心想要嫁给陆箫宁的女儿婚姻不幸福,甚至劝说过女儿和陆箫宁离婚,以姜知钰姜氏企业大小姐的身份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何必在陆箫宁那里受气。

  但姜氏集团现在正在困境,她不得已才向女儿开口,没想到陆箫宁无情至此。

  心疼地抱住了女儿,“离!就和那个丧良心的离!当初还是你爸从手里放了不少单子才让他陆箫宁起来的,居然硬生生一直在欺负我女儿!”

  姜知钰知道这只是安慰话,没了资金公司很快就会倒闭,她搀扶住姜母冰凉的手。

  “妈,公司的事情我一定能想到办法的,卡里的钱都是你们当初给我的嫁妆,全部拿去公司吧。”

  安抚完姜母,姜知钰心中也是一阵酸涩,她和陆箫宁结婚后,她一直就是安心当他的陆太太,现在,她需要找一份工作。

  一夜无梦,姜知钰打开手机,就看见一个陆箫宁打来的电话。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无情,就连她收拾好衣服离开,说不定都没有发现。

  狠下心把陆箫宁的电话删除,姜知钰取了离婚协议书,在上面冷静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直接邮寄到陆箫宁公司的前台。

  他既然这么在乎面子,干脆彻彻底底丢一次脸好了。

  随后整理了一下自己,她需要去找工作。

  陆箫宁面色有些难看,昨夜姜知钰走后,陆母更是哭天喊地,扯着他的袖子控诉姜知钰不知检点。

  但他知道姜知钰是什么人,立马猜出那是气话,强压着对陆母无理取闹的怒火,吃完了这顿荒唐的饭后。

  他也不想去招惹正在火头的姜知钰,干脆开车回了别墅。

  但刚刚给王嫂打电话,姜知钰居然一夜没有回家,他立马驱车回别墅。

  大手一把推开姜知钰的房间里面空空荡荡,衣衫全部都被带走了。

  姜知钰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箫宁双眼危险的眯起,当初是姜知钰强行要嫁给他的,他虽然不喜欢姜知钰,但还在在婚后明明白白给姜知钰说明白了。

  他们只是一场交易,陆箫宁给姜知钰陆太太的身份,她负责扮演就可以。

  三年来相安无事,怎么现在说走就走。

  姜知钰茫然的将头搭在出租车的窗子上,中午的阳光让眯起了眼,三年,她以为自己义无反顾扑向的是爱情,可却是连累了父母也落入陷阱。

  即便是不爱,可就凭她救了他一命,凭她姜知钰为他陆箫宁毁了一双眼睛,怎么就换不来不去伤害呢?这一切的羞辱和伤害,都是咎由自取吗?

  “哎,小姐,到地方了。”出租车司机出声打断了走神的姜知钰。

  晃了晃头,脸上浮现出礼貌的笑容:“谢谢师傅!”随手接过司机找回的领钱,并戴上了遮阳的眼睛。

  当初求神保佑,是相信神的能力,但神没有回应,看来是神相信我的能力,那就加油吧!相信自己,从头再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陆箫宁将西服狠狠的摔在姜知钰睡了三年的床上,自己的计划马上就要实现了,那个任性的女人居然又在关键时刻给自己捣乱。

  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的今天又是这样!

  三年前如果不是她爸以利相诱,以势相逼怎么会让阿玉受这三年的委屈!

  阿玉当年不顾生命危险冲进火里救自己,才有了现在的自己,阿玉救了自己也伤了腿,毁了她的模特生涯,而那场车祸的幕后真凶却一直没能查到,自家的司机在爆炸时便遇难了,而货车司机满身酒气的被带进交警队,第二天再去见到的便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死无对证,做的倒是彻底!

  电话猛然响起,陆箫宁面无表情地接起,“喂。”

  那头的是他的秘书Jessica,她语气有些难堪,“总裁,刚刚收到一封文件……是姜小姐寄过来的……”陌生人寄给他的信件都是由Jessica先帅选过滤一遍,再按轻重缓急分类给陆箫宁处理的,而公司里的人是不知道姜知钰身份的,包括Jessica,特意强调是姜小姐寄来的……

  陆箫宁皱起了眉,命Jessica将文件送过来,他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Jessica战战兢兢地拿着文件,一踏入别墅就看见在沙发上喝咖啡的陆箫宁。

  他面容阴沉身上的气魄能压死人。

  擦了擦额角的汗,Jessica恨不得自己是个瞎子,心中腹诽姜小姐够狠的,居然把离婚协议书寄到了公司去,明摆着让陆箫宁难堪。

  “总裁……文件。”

  陆箫宁接过,抽出一沓纸扫视一眼,周身的气息愈发冰冷。

  嘴角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姜知钰当他是什么人?说嫁就嫁,说离就离?!

  当真是在外面有了相好的?!他倒要看看那个男人是谁!

  姜知钰抿唇站在一簇排队的年轻大学生中,她一上午跑了五家公司,虽然都说让她回去等结果,但她明白,必然没有通过。

  她已经二十八岁,和周围刚从大学中出来鲜嫩的大学生相比一眼就能看出不同。

  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今天最后一家了,她一定要成功,落落大方地坐在面色官面前。

  “您好。”

  面试官是一个比姜知钰大两岁的女性,有着挑剔的眼光,当即就开口。

  “请问,你现在二十八岁为什么突然决定要上班,看了看你的简介,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但大学毕业完全没有工作过,虽然是名牌大学,但是你认为你现在能竞争过比你小四岁的人吗?”

  姜知钰沉着冷静的开口说道,“这位女士,首先我大学毕业后为什么不及时工作,是个人问题,我在校的成绩都是可以查询的,如果单以年龄就否定我的成就,绝对对你们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面试官轻嗤一声,摆摆手让姜知钰出去。

  姜知钰径直站起来,冲着门外走去,这样的公司,不进也罢!

  “等等!”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直接拉住了姜知钰的胳膊。

  原本威风八面坐在座位上的女面试官脸色一白,立马站起来。

  “尚先生?!”

  尚亦书面色沉静地扫视一眼那个女面试官,眼中暗含警告,拉着姜知钰出去。

  姜知钰一脸懵地被尚亦书拉到了办公室里面。

  她觉得面前的人眼熟,却怎么都记不起这是谁。

  犹豫了一番开口,“你是……?”

  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高定西装,面容俊朗大方,个头也在一米八左右,周身萦绕着一股温润的气息。

  男人见他这么说,挑眉大大方方地露出一个微笑。

  “连我都不认识了?知钰。”

  说完那双大手温和地揉了揉姜知钰的发顶,姜知钰一愣,这种熟悉的感觉。

  “尚亦书学长?!”

  尚亦书点了点头,双眼注视着姜知钰,温和又明亮。

  姜知钰惊讶的不得了,尚亦书是她在美国留学时候认识的学长,为人温和,对初次到美国的她多次照顾。

  之后随着她毕业认识了陆箫宁,一股脑地想要嫁给陆箫宁毅然决定回国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和尚亦书重逢让姜知钰想起三年前的自己,虽然是旧友重逢,但她只能扯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学长好久不见。”

  尚亦书心思细腻一下子看出姜知钰心情不虞,当初她回国结婚嫁给陆箫宁他还是知道的。

  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怎么了?和陆箫宁出矛盾了吗?”

  姜知钰笑笑,既然已经决定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那自然要大大方方说出来。

  “我现在已经不是陆太太了,已经和陆箫宁准备离婚。”

  尚亦书的双眼猛然划过一丝光芒,他悄然掩盖下心中一丝悸动,向姜知钰安抚地张开双臂,礼节性地安慰着她。

  “都会过去的,别害怕。”

  姜知钰冰冻许久的心被这一丝温暖照亮,原本应该马上分开,因为贪恋这一抹温暖悄然落泪。

  两人分开后,姜知钰擦了擦眼泪,想起尚亦书刚刚的举动问道:“学长你现在在这里做什么呢?”

  尚亦书从烟盒中拿出一根烟,顾忌着姜知钰又悄然收回去说道:“这家公司我是控股人。”

  姜知钰微微瞪大了明亮的眼眸,“控股人?!”

  尚亦书背后依靠着栏杆,笑得肆意,风从空中吹起,卷起了他的碎发。

  “简单来说这个公司就是我的。”

  就在姜知钰想细问一句的时候,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就在姜知钰想细问一句的时候,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

  姜知钰掏出手机,朝尚亦书尴尬的笑了笑,见是陌生来电,便没有选择接听,而是拧起眉头不动声色的将手机调成静音,继续同尚亦书讨论刚刚的话题。

  电话那边的陆箫宁脸沉得都要滴出墨,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连他的电话也敢挂,Jessica上前一步将自己的手机拿回,眼中闪过微光。

  “姜小姐或许在忙呢,总裁,刚刚恒氏集团的王总想要和你进行视频通话,想进一步协商、敲定这次的合作。”Jessica看着陆箫宁,将手上的文件递过去,陆箫宁拿过那份文件,压制住了心中莫名的烦躁,将放在姜知钰身上的心思也逐渐转移到工作上。

  尚亦书给姜知钰倒了杯茶,细长的手指轻轻擦过姜知钰的手背,心窝子就像被猫抓了一下,坐立难安,他看着姜知钰笑道:“你刚刚是在面试吗?”

  她慢了半拍才回答,脑子里一直在回想刚才的那个号码,似乎很眼熟。

  “啊,对!”

  尚亦书喝了口茶,扫了眼姜知钰身上简洁大方的打扮,看着她认真道:“刚好我身边缺位助理,不知道老同学愿不愿意来我这帮忙。”

  如此好的机会姜知钰又怎会不珍惜,当即点点头应答:“当然愿意!我一定会做好这份工作!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是希望你可以多多指点,毕竟我毕业之后就没有出去工作过。”

  说到尾声,姜知钰的声音越来越轻了,脸上也浮现一层窘迫,好不容易嫁给喜欢多年的人,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尚亦书笑着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你放心,我这个人对待工作向来严格。”

  “那最好不过了!”

  姜知钰抬眸看着他,黑眸一片激动与喜悦,一张俏脸上尽是满足与喜悦,尚亦书下意识的挪开眼,心神也因这个眼神而荡漾不定。

  他连忙转移话题,将心中那股怪异的挥散,看着姜知钰笑道:“我带你去人事部那里准备一下吧,要是没什么问题你第二天就可以来上班了,当然了,你想迟几天也可以!都没关系!”

  尚亦书的贴心与细致入微,也让她少了些紧张和约束,落落大方的看着他点头应允:“那麻烦老同学了!不出意外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那好,盛世集团欢迎你的入职!”

  尚亦书说着还朝她伸出手,两人握了握,小巧嫩滑的手只停留了片刻,他默声勾唇笑了笑,带着姜知钰走去人事部。

  办公室的门一推开,几个拿着文件夹身着贴身职业套装的女人,看着他俩一愣,她们迅速瞥了姜知钰一眼,便噔噔噔的朝尚亦书小跑过来,满脸羞涩的将文件递过去,“尚总,这是我刚刚统计好的月底总结报告,麻烦你看一下!”

  “尚总,我刚刚下去买了一杯咖啡,是你最爱喝的美式咖啡!”

  “尚总……”

  姜知钰很快就被她们挤到一边,那些围着尚亦书的女人,个个身材火辣妆容精致,但在看向她时,目光或多或少的都带有一些厌恶与打量,这让姜知钰感到非常难受。

  尚亦书抬手打断她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耳朵都要被炸掉了,“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你们先放去我办公室,我要先带她去人事部一趟。”

  这时忽然有人站出来,目光温柔的看向尚亦书说:“亦书,我可以带她去,你先处理其他的事情吧。”

  她低垂羞涩泛红的脸,但在看到姜知钰那副尴尬的表情时,不禁恼火的睨了她一眼。

  “这件小事情就不麻烦你了。”

  “可是……这!”

  尚亦书笑着摆摆手拒绝,快步走到姜知钰身边,带着她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人事部是由三个人组成的,其中主管也就是刚刚的那位面试官,她看着姜知钰,脸上露出得体大方的微笑,眼底虽然藏了一丝打量,但并未让姜知钰感到不适。

  “姜知钰你好,很高兴你能够成为盛世集团的一员,从明天起你就是尚总的助理了,尚总会吩咐你每日任务,需要你按时完成!这里是合同,你先过目,要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可以签约了。”

  姜知钰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合同这种东西,不由得感叹一声,自己这几年荒废的不单单是青春,还错过了许多东西,她坐在沙发上,两腿并拢放着合同,模样认真的审阅合同。

  尚亦书已经许久未见到她这副可爱的模样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发顶,打趣道:“怎么了,你怕我坑你啊?”

  姜知钰哪里会这样想,连忙合上合同,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我,我只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详细的合同,哈哈。”

  她声音压得很低,脸上浮现红晕,胆怯的看向尚亦书,也不知道老同学会不会因此而嫌弃她。

  “那你慢慢看,我去给你倒杯果汁。”

  尚亦书说着便起身离开,人事部的那位主管也从文件中抽出目光,看向尚亦书那西裤包裹住的两条大长腿,那比例完美的宽肩窄腰,眼中透着光。

  姜知钰瞥见这一幕连忙低下头去看合同,心里默念不该看的不要多看,同时也有些好奇老同学的恋情。

  尚亦书背影越走越远时,主管也收回目光,睨了眼正看着合同的姜知钰,打扮倒是大方,偏偏这模样一副勾人劲十足,也不知道和尚总是什么关系,居然搞到了助理这个位置。

  尚亦书拿着两杯果汁走进来,正好看到姜知钰签合同,快步走过去忍不住调侃道:“这么快就签了?不再看多一会吗?”

  姜知钰脸上一红,笑着将笔帽合上,回答道:“不了不了,我也就是好奇里面的条条框框,我也相信老同学!”

  两人相视一笑,姜知钰接过他手里的果汁,轻轻喝了一口,看着尚亦书拿着她那份合同往主管桌面一放,又回过头来看着她笑。

  “姜知钰助理,你以后就是盛世集团的人了!”

  姜知钰笑得眼睛眯起来,弯弯一道如同皎月般迷人,她用力的点点头回答,“嗯嗯!”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