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无弹窗

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无弹窗

林辛言宗景灏 著

完本免费

林辛言宗景灏小说目录,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完结了吗,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大结局,林辛言宗景灏完整版去哪看?小说《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又名《夺爱帝少请放手》的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作者:招财进宝,故事递为您提供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阅读,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小说讲述了:十八岁的她还是个花季少女却要经历这种事情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她不得以这样做,然而还是只剩下遗憾弟弟离开了她在她心灰意冷之时却发现她的身体里有另一个小生命的存在,她该如何是好。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林辛言宗景灏小说目录,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完结了吗,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大结局,林辛言宗景灏完整版去哪看?小说《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又名《夺爱帝少请放手》的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作者:招财进宝,故事递为您提供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阅读,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小说讲述了:十八岁的林辛言还是个花季少女却要经历这种事情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她不得以这样做,然而还是只剩下遗憾弟弟离开了她在她心灰意冷之时却发现她的身体里有另一个小生命的存在,她该如何是好。

免费阅读

  林辛言似乎猜到于妈为何,也没解释,对她笑笑。

  她和宗景灏不过是交易,他的私生活她无权过问。

  他不在,林辛言还觉得自在一点。

  林辛言进入房间,才看清楚整个卧室的陈设,装修风格独树一帆,黑白格调,简洁利落,既奢华却不庸俗,雅致别有味道。

  “这是少爷的房间。”于妈笑着,既然结婚了那就是夫妻,自然要睡在一起。

  林辛言张了张嘴,却发现说不出话来,只能应承的点了点头。

  第一晚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很难入眠,她便靠在床头,在手机里浏览58同城,准备找个工作,有了工作才能安稳,照顾好妈妈,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未来。

  咦—

  林辛言竟然看到有招聘翻译的,招聘翻译不奇怪,稀奇的是要会A国语言。

  A国也就是她被林国安送去的那个国家,很是落后,地处热带,并没有多少人去学那个国家的语言,世界上流通的言语,都是比较发达有实力的国家的语言。

  工资待遇都不错。

  于是她留下个人信息。

  然后放下手机,躺下睡觉。

  月光倾泻在窗前,像滑落的丝一样,柔柔和和,夜深人静。

  床上的女人,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的睡去,一束白光从院外倾进院内,一辆迈巴赫从外面开进来停下。

  车门打开,一道伟岸的身形从车上迈下来,他迈步走进屋内,脚步并不如平时沉稳,有几分虚浮。

  他扯了扯领口,有些口干舌燥,进入房间内,他倒了一杯水,他坚硬的喉结接连不断的上下翻滚,漆黑的瞳孔蒙上一层猩红的醉意,灌完杯子里的水,缓解了不少的喉咙的灼烧感,他应酬喝了不少白酒,白竹微过生日,他又喝了几杯红酒。

  原本酒量不错的他,也出现了醉意。

  他脱了外套,丢在沙发上,没有去浴室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没有开灯,光线很暗,他熟悉床的位置。

  直接躺了下去。

  沉睡中林辛言感觉到了动静,但是很快又归为平静,她卷了卷身子继续睡。

  清晨。

  丝丝缕缕的光,像是一束束光亮的金线,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

  床上,女人卷缩在男人的臂弯里,睡的香甜。

  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

  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的睁开眼睛,宿醉一夜,他只觉得头脑发沉,需要冲凉清醒,他刚一抬手臂,想要起来时,发现手臂被什么东西压住。

  他侧过头,便看见一个女人窝在他的怀里。

  女孩黑发如瀑布,丝丝滑滑撒在他的手臂,脸颊白皙,睫毛卷翘,像是蝴蝶的翅膀,粉色的唇微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的目光缓缓往下移,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起伏的胸口,她侧着身子,透过睡衣的领口,依稀能够窥探到她若隐若现的圆润。

  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竟有几分诱惑人的味道。

  他的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滚动,哪怕是对着白竹微也没有过的冲动,此刻竟对着这个只见过两次的女人,有了反应。

  他眉头紧皱,似乎很不悦这种不受控制的身体反应,却又挪不开视线。

  睡梦中,林辛言梦见了自己在非洲大草原,被一头凶猛的狮子盯着她,直勾勾的,好似要把她吃了。

  她从梦中惊醒。

  然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深邃,却又在强装镇定的瞳孔。

  大脑空白片刻。

  她猛地睁大眼睛,捂住胸口,语无伦次道,“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男人淡定的收回视线,慢条斯理的掀开被子,“这是我的床。”

  林辛言想要张口反驳,触及到屋子里的环境,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你不是去给你女朋友过生日了吗?为什么会回来?”林辛言从床上下来,站在一旁。

  语气带了些许质问。

  昨天听于妈说,他晚上不回来了,后来就放松了警惕,睡的比较沉,竟然连他进房间都不知道。

  昨天她竟然和这个男人,同床而眠。

  一想到自己昨晚睡在他的怀里,脸颊就燥热的厉害。

  她耷拉着脑袋。

  宗景灏解着衬衫的扣子,昨晚他没脱衣服,衣服上还有酒气,皱皱巴巴的黏在身上很不舒服,他睨了一眼站在床边无措的女人,唇角的弧度有丝玩味,“女朋友过生日,有洞房花烛夜重要吗?”

  林辛言,“……”

  这是交易,他们不是夫妻,哪门子的洞房花烛夜?

  宗景灏脱了上衣。

  林辛言连忙转过头,这个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脱衣服。

  自从那晚以后,她特别排斥男性,特别是和男性近距离接触。

  她惊慌失措,“我,我先出去。”

  说完一溜烟的跑出了卧室。

  宗景灏并未多做理会,解开皮带进了浴室。

  他需要洗个澡,清醒一下。

  哗哗的水声在浴室传出来,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带着沐浴露香气的烟雾腾空飘出,沐浴后的他,黝黑的短发微湿而散乱,白色的浴袍包裹着修长的身段,依襟微敞,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散发着不容小觑的男性魅力。

  他迈步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橱,准备拿出衣服时,却发现放着一个陌生的,印着向日葵的包。

  他的动作一顿,是那个女人的?还印着花,那个女人怎么会如此幼稚?

  而且倒是不客气,竟然把她的东西,放到他的衣橱里。

  他眉头微皱,拿出衣服穿上,放衣架时不小心碰掉她的包。

  拉链没有拉上,这样一摔,里面的东西全部掉了出来,简单的衣物,生活用品。

  他蹲下,刚想捡起时,却发现一张B超单——

  林辛言,女,18,早孕,六周。

  那个女人怀孕了?

  宗景灏皱着眉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客厅,于妈已经起来准备早餐,

  看见林辛言穿着睡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昨晚睡的还好吧?”

  她以为宗景灏昨晚陪白竹微不会回来,夜里听见动静,起来看了一眼,知道昨晚宗景灏回来了,还是在房间里睡的。

  这是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妻子,自然是好,少爷终于结婚了一直照顾他的于妈也开心。

  她的语气脸色都太过于热情。

  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挺,挺好的。”

  “那你赶紧,换衣服,我准备早餐,待会儿吃饭。”于妈走进了餐厅,开始做早餐。

  林辛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拿来的衣服还在房间里。

  这会儿里面的男人应该穿好衣服了吧?

  她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站在门口,她抬起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她又敲,依旧无人回应。

  无奈之下她试着推开房门,房门并未从里面反锁,她一推就开了。

  只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迎面扑来的是犹如12月的冬天,寒风凛凛,刮的人发颤。

  男人坐在床边,冷森森的目光盯着一张纸。

  那纸——

  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随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有种隐私被人窥探的羞辱感,她跑进去,一把夺过来,质问道,“你凭什么,不经过别人的同意,看别人的东西,隐私懂不懂?”

  呵呵。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隐私?”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着格外瘆人,“你肚子里揣着野种,嫁给我,现在来和我谈隐私?”

  “我——我——”林辛言想要解释,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宗景灏站起来,脚步迈的不紧不慢特别有节奏,每一步,都如大气压逼近两分,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说,你有什么目的?”

  想让他当便宜爹,成为宗家第一个长孙?

  之前的交易,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

  越想他的脸色越沉。

  林辛言抿着唇,身子颤颤巍巍的,不断往后退,双手捂住腹部,生怕他伤害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们只是交易的婚姻,我才——我才没说,绝对没有任何目的。”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是吗?”

  林辛言护着小腹,不动声色的往后撤着身子,强撑着镇定,“真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蒙混过关,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得好死,更何况,如果我真懒上宗先生,我想宗先生也有手段,弄死我吧?”

  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很轻,宗景灏还是发现了,目光从她护住的腹部上一扫而过。

  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为什么前提不说明白?”

  宗景灏可没这么轻易相信她。

  她护着腹部的双手,慢慢握紧,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太过意外,却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已经失去弟弟,所以她想生下这个孩子。

  以后可以和妈妈像以前一样,三个人相依为命。

  想到那晚,她忍不住颤抖,掌心的冷汗直冒,“我,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她甚至不敢和庄子衿说,去医院的做检查的单子,她没敢放在住处,就是怕庄子衿发现。

  没想到惹来这么大动静。

  让宗景灏猜疑她的动机不纯。

  她才十八岁而已,竟然——

  私生活是多不检点?

  宗景灏的脸色阴沉无比,警告道,“这一个月里,给我安分些,让我知道你搞事情——”

  “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安分守己,若是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任凭宗先生处置。”林辛言连忙保证。

  就算不能得到他的信任,也不能让他怀疑自己的动机。

  她本就是在困境中,若是再多个敌人,对她夺回东西太不利。

  宗景灏盯着她,目光探究,似乎在判断她话的可信度。

  咚咚——这时陈妈走过来,“早餐好了。”

  宗景灏收了视线,敛了煞气,“地上收拾干净。”

  说完转身出去。

  宗景灏一离开,林辛言双腿都软了,她撑着身后的矮柜,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体力,她将散落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再看到手中的B超单,眼泪落了下来,滴在纸上晕开。

  她擦了一把脸,她不能哭,不能哭,那是软弱的表现。

  她不能软弱,妈妈和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她。

  将纸叠起来放进包里,换上衣服出去。

  餐厅里已经没有人,餐桌上放着空的咖啡杯,和空的餐盘,他应该是吃好走了。

  林辛言莫名的轻松了一口气,和那个男相处实在是压抑。

  她走到餐桌前,吃饭。

  吃过早饭,她就出了门,说好要回去的,她怕装子衿担心自己。

  一进门就被庄子衿拉住,问,“宗家的那位大少爷——”

  “妈。”林辛言的语气咬的很重,这事她不想多说,“他人很好,别为我担心。”

  庄子衿叹了口气,女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也不爱听她多说了,心情不由的失落,“我只是关心你。”

  怕那个男人对她不好。

  林辛言抱住她,她不是有意的,只是和宗景灏对峙,说服他,她耗尽心力,感觉到了疲惫。

  “妈,我只是有点累,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妈没怪你。”庄子衿顺着她背,似乎感觉到她的疲惫,“如果累,就睡会儿。”

  林辛言点了点头,虽不想睡,她确实感觉到疲惫,回到房间,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中午,桩子衿做好饭,叫她起来吃饭。

  坐到餐桌上,庄子衿给女儿盛饭,“我做了你爱吃的鱼。”

  庄子衿心里对女儿感到愧疚,虽然生了她,却没能给她个美好的童年,让她跟着自己吃苦。

  林辛言瞅着桌子上妈妈做的糖醋鱼,淡淡的酸甜味,一前她最爱吃,可是此刻闻到这种味道,胃里翻滚的厉害。

  她没忍住,唔——

  “言言。”

  林辛言没空解释捂着唇,一股脑的钻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边干呕。

  庄子衿担心跟了过来,她是过来人,看着女儿的反应,脸色微微泛白,但是她又不大相信,女儿很保守,很老实,在学校也没交过男朋友,她很自爱。

  庄子衿的声音有些颤抖,“言言,你这是怎么了?”

  林辛言的身体猛地一僵,双手扣着洗脸池的边沿不断收紧,她决定要这个孩子,那么庄子衿迟早要知道。

  她转过身望着妈妈,鼓起勇气。

  “妈,我怀孕了。”

  庄子衿一时间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她才刚十八啊。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