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悬疑 → 火葬场秘闻录

火葬场秘闻录

李自在 著

连载中免费

火葬场秘闻录,李自在秦柔雪小说,火葬场秘闻录免费阅读无删减,李自在秦柔雪最新章节,作者小七七才华横溢,妙语连珠,主角叫李自在秦柔雪的小说是由他最新编写的,故事递带来《火葬场秘闻录》,主要讲的是:李自在二十一岁,却成为火葬场的工作人员,他没想到的,在这里,他看到了无数魑魅魍魉。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火葬场秘闻录,李自在秦柔雪小说,火葬场秘闻录免费阅读无删减,李自在秦柔雪最新章节,作者小七七才华横溢,妙语连珠,主角叫李自在秦柔雪的小说是由他最新编写的,故事递带来《火葬场秘闻录》,主要讲的是:李自在二十一岁,却成为火葬场的工作人员,他没想到的,在这里,他看到了无数魑魅魍魉。

免费阅读

  老李想要害人?想要害谁?

  这个答案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从陈三道和老李的关系看上来,老李好像十分忌惮陈三道,而且陈三道今天刚来,老李也完全没有要害他的理由。

  小王已经死了,他自然已经不用害了,那么剩下的,只有我!

  可老李为什么要害我!如果他害我,为什么开始还告诉我那么多?

  “陈……陈三道,你说话可要负责,不要随便冤枉人,我怎么就害人了。”

  陈三道围着小王的尸体走了三圈,不停的啧着嘴。

  “你是当我瞎还是觉得你自己长本事了?”陈三道一边说,一边伸手指向了小王的眉心:“你不要告诉我这泄阴口是你自己弄的,你也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泄阴口?是什么?

  此时的我一言不发的看着两人,我想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保安队长老李我们之前并不认识,他为什么会要害我?

  我很希望老李能给出一个答案,可是老李站在原地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陈三道冷哼一声:“不过看来你好像也不是什么事情都知道,这小王的魂魄早就已经没了,所以这泄阴口也没有啥作用。”

  听闻陈三道说出这话,老李猛然一抬头,满脸不相信的看着陈三道。

  陈三道却笑了笑:“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给你一个机会,将小王的尸体抬回去,不管是什么的命令,你都可以让他来找我陈三道,不然王伯就是你的下场。”

  陈三道说完,根本不去理会老李是什么表情,直接一把揽住了我的肩膀将我带回了值班室。

  坐在陈三道的对面,我十分疑惑的看着陈三道,他对老李的态度和老李对他的态度,完全就不是一个上下级的样子。

  “你是不是很奇怪?”

  我点点头,一股脑将心中的疑问都问了出来:“你到底想干什么?又是什么人,你来这里不可能是为了做保安,我知道你的目标是我,可是我又有什么地方能吸引你,你对老李的态度太奇怪了,他好像很害怕你,还有就是你刚刚在外面说的又是什么意思,什么泄阴口,老李要害我?他怎么害?”

  陈三道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我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吗?我是陈三道,扎纸店老板,因为无聊跑来这做保安。”他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那泄阴口是什么,怎么和你解释呢?人死之后,总会有一股阴怨之气,而尸体的眉心处,正是泄了这一股阴怨之气的地方,一般想要泄阴,那都会是杀猪刀,或者手术刀之类的东西,一旦用指甲的话,那么这股阴怨之气就会跟着那人,轻则大病一场,重则散命,你不要告诉我,不是老李让你弄一个泄阴口出来的。”

  我被陈三道说的哑口无言,他说的没有错,确实是老李让我那么弄的。

  “道哥,之所以老李让我那么整,是因为我们根本就抬不动尸体,可自当我脱了衣服,合上小王的双眼,再弄出一个小口子,就能抬得动了。”

  “这很正常,阴怨之气压尸身,你们能抬得动也才怪,不过好在他的魂魄不在反倒是救了你,不然今天从泄阴口出来的还会有小王的魂魄,到时候你可就真的麻烦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对着陈三道继续问道:“你为什么打王伯?为什么会知道老李要害我?”

  陈三道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伸出手指了指我胳膊上的纹身:“这玩意,谁给你弄的?”

  “老李。”

  我如实回答。

  不过陈三道的眉头却紧皱了起来:“老李给你纹上去的?没可能吧?”

  “为什么这么说?这确实是他给我纹的,当时给我面试的人说的,说我们这工作需要有纹身,说是如果有人来闹事的话,可以起到一点威震的作用。”

  结果我刚一说出来,陈三道噗呲一下笑了起来,还问我怎么这么好骗。

  “就你这小身板,加上这么一个纹身能威震谁呀?威震鬼还差不多。”

  “啥意思?”

  陈三道摇摇头,他告诉我,我胳膊上的这个纹身还是有一些名堂的,用行内的话来说,我这纹身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号:无常伴身夜路行。

  顾名思义,这玩意就是用来趋吉避凶的,有了这个纹身,特别是在我脱下衣物的时候,任何脏东西都会对我视而不见。

  打个比方说,如果我在走夜路迷路遇见了所谓的鬼打墙,一直在一个地方转圈的时候,只要我脱了衣服,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别停尸间了,就算我在乱葬岗睡上个三天三夜也没有什么大碍。

  一听到这话,我立刻想到了前些天,我喝酒喝多了,被老李抓住,他让我脱光衣服在外面站了一晚上,以及当天王伯灌醉我,让我睡觉,还有那神秘女孩在那一天提醒我不能睡觉。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也就是说,王伯在那一天想要害我,他想趁着我睡着了要了我的命,可后来我一直都没有睡觉,老李来了,他让我脱光衣服站在外面,看上去是在处罚我,倒不如说是他发现了什么,再救我?

  可这也不对,刚刚陈三道还说老李想要害我!

  一时间,我的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

  “哥们,你这是吃了苦瓜还是怎么了?”

  我苦笑的看着陈三道说道:“我有那么吃香吗?他们想害我有什么目的?”

  陈三道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不会有事情的。”

  “你会救我?我身上的影子,也是你给我弄好的?”

  陈三道一愣,满脸奇怪的看着我:“你怎么还在纠结影子的事情?”

  他这不是废话吗?正常人能不纠结吗?我是确确实实看见自己少了半截影子。

  陈三道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忘记问你了,你是怎么找来这火葬场工作的?”

  我看了他一眼,才将刘江宇告诉我这里缺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说你那同学叫什么?”

  “刘江宇,你认识?”

  陈三道想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然后打开相册翻找了一下后,找出了一张照片。

  他将手机递到了我的面前问道:“是不是这个小伙子?”

  我定眼一看,竟然是刘江宇的证件照,我奇怪的点头问道:“是他,你怎么有他的照片?”

  陈三道再次点上了一根烟:“刚刚我和你说过,之前那个自己睡到了焚化炉的小保安还记得吗?”他指了指手机后说道:“就是他,你的同学,刘江宇。”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可能,如果真的和你说的那样,刘江宇在给我打电话之前他就已经死了,一个死人怎么可能会给我打电话。”

  陈三道眯着眼睛说道:“你怎么确定给你打电话的人就是刘江宇,是声音还是因为你手机上的备注。”

  我极力回想起当时刘江宇给我打电话的情景,和陈三道说的一样,我的判断是根据我手机上的备注,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现在一想,好像当时刘江宇说话的声音的确有一点怪怪的,可那时候的我,想要工作都想疯了,一听他给我介绍工作,我压根没有管那么多!

  “有人冒充了刘江宇给我打电话骗到了这里?”

  陈三道点点头:“他的遗物应该都被家属带走了,包括手机,至于是谁给你打的这个电话,你想知道,我觉得你还是去一趟刘江宇家里问问看比较好,去问问看手机在不在,如果不在,那么肯定还在这火葬场中某个员工的手中,你懂我的意思吧。”

  陈三道的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现在想想,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从他的那个电话开始,如果没有那个电话,我就不会来到这火葬场,也就不会遇见这么多的事情。

  天一亮,我没有打算睡觉,直接坐上公交车前往了市里。

  陈三道没有办法陪我去找刘江宇的家中,毕竟他还要值班,虽然他看上去痞气十足,可他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富华小区,是刘江宇的家中,曾几何时,我们几个班上玩的比较好的同学都来过他家聚餐,他的父母我们也都认识。

  “叮咚。”

  我按响了门铃,没一会,刘江宇的母亲前来看门,一见是我,立刻迎我进门。

  刚进去,我便看见刘江宇的遗照高挂在墙上。

  “阿姨……江宇他什么时候走的。”

  刘母一听我提起刘江宇,她下意识的揉了揉眼角流出来的眼泪:“一个多月了,小宇的事情,我们没有和任何人说,你怎么知道的。”

  “阿姨,请节哀。”停顿了片刻我接着说道:“他生前是不是在火葬场干保安?”

  刘母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这孩子不听话,和着了魔一样。”

  “着了魔一样?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母叹了一口气,给我泡了一杯茶之后才慢慢给我道来。

  其实刘江宇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学习成绩一直都非常的出众,而且学校也给安排了一家十分好的公司让他去实习。

  刘母说,到了去实习的时候,刘江宇和发神经一样,说什么都不肯去那家公司,还执意要去火葬场干保安。

  问他是什么原因,他说因为钱多,别的什么也没有多说。

  要知道,就算现在工资是多,可是和前途比起来,那又算的上是什么,刘江宇的父母轮流游说,可刘江宇就是不听,甚至还用自杀来威胁自己的家人,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同意,可谁也没有想到,去了还没有一个月,就出事了。

  “自在,你是怎么知道小宇的事情的?”

  我尴尬的一笑:“阿姨,不瞒您说,我现在也在火葬场工作,算是接了小宇的班。”

  “什么!你也去了火葬场!”刘母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只不过还透漏着一丝恐惧。

  我苦笑一声说道:“您也知道,我的家境并不好,学习也不好,我进不到大公司,家中的父亲还重病住院,我急需用钱,我也是没有办法刺选择那里的,可是您知道,是谁介绍我去的吗?”

  刘母不是傻子,我今天能突然到访,而且还说关于火葬场的事情,立刻让她有所反应:“难道是小宇?”

  我无奈的点点头:“是的,但是根据我的了解,他给我电话的日子,他已经去世了,所以我今天来除了看看您之外,我还想知道,小宇的手机在不在家中。”

  “小宇死了之后给你打了电话?”

  我眼珠一转说道:“这个我知道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想要确定一下,小宇的手机有没有被你们带回来。”

  刘母看了看我,让我坐着稍等片刻,她自己进房间里看看,结果十来分钟之后出来告诉我,并没有发现刘江宇的手机。

  “不可能呐,我明明记得,小宇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带回来了,手机当时还是我拿的。”

  “阿姨,有没有可能半路被人偷了?或者是什么的?”

  “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家老刘开车去的,中途我们只去了一家扎纸店置办一些东西,小宇的遗物都在车上。”

  按照刘母的说法,刘江宇的遗物一直都是被他们拿着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去偷,唯一中途下车的地方就是去扎纸店,而且回家之后刘母整日在家,也根本不可能有贼会来,毕竟他们家住在十楼,要是进贼不可能不被发现。

  “阿姨,那扎纸店在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

  刘母说扎纸店的名字叫什么她忘记了,但是她拿了老板的名片,然后她在包中翻找了片刻,找到了一张黑色的名片。

  她递给我一看,当我看见名片上那老板名字的几个大字时,我有点愣住了:陈三道!

  我眉头紧锁,难不成是陈三道偷了手机?那也不可能,如果真是他偷了手机给我打了那个电话,他又何必说那么多让我来这?他要想害我,还帮我做什么?

  继续在这里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我便安慰了刘母几句就离开了。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加上一整晚没有睡,脑袋昏昏沉沉的。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我老爹,似乎医院里有什么急事,他让我赶紧过去一趟。

  赶到医院病房,医生正围在我爹的病床前不知道说着什么,我心中一惊,难道是住院的钱不够了?

  我连忙拉过医生急切的说道:“医生,是不是钱不够了?能不能宽限几天,我这就去弄钱,可千万不要给我爹的治疗停了呀!”

  可医生听了我的话显得十分的莫名其妙。

  “那个,先生,您误会了,我们是来和李先生商量作手术的时间。”

  “啊?”做手术的时间?我很清楚的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医院明确告诉我,如果我没有足够的钱,是不可能先做手术的,这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就在刚刚已经有人替您父亲交过钱了,所以咱们医院决定尽快手术,好了,你让病人好好休息,这两天需要吃点好的补充营养,手术在三天后进行。”

  医生离开之后,我站在原地满脸莫名其妙。

  有人给过钱了?那可不是一两万块钱,要很多很多!是什么人好好的帮我给了钱?

  我咽了一口唾沫看向了我爹:“老爹,你见到替我们付钱的人了吗?”

  “难道你不知道吗?不是你把钱放在了你女朋友那?”

  “钱?女朋友?”

  我满脑袋的问号,先不说钱?我上哪里来的女朋友?

  我坐到了老爹的身边:“我什么女朋友?你见过?”

  “对呀?她刚出去办什么手续,一会还要过来。”

  老爹刚说完这句话,一个我并不陌生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叔叔,费用和手续我都办理好了,您就等着……”

  我连忙扭头看去,只见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神秘女孩!

  女孩一看见我掉头就跑,我也顾不上和我爹说什么,赶紧就追了过去。

  “你别跑!站住!”

  女孩始终是女孩,在医院门口的花坛被我给追上。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结果她没有站稳,整个人直接摔在了我的怀中。

  我和她对视了足足有三十秒。

  “放开我!”

  我被她这一句给惊吓到了,下意识的松开手,女孩双手环胸,眉头紧锁的看着我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一听,笑了:“那什么,我爹在住院,我来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到是我还没问你,你怎么来了?”

  “我……”女孩并没有回答,而是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哎哎哎,你别走别走,你跟我爹说,你是我女朋友,又帮我爹交钱是什么意思?”

  每次在晚上见到她的时候,她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话总是说一办,今天正好遇见,我一定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烦不烦,你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她突然转身,伸手指着我大声吼道。

  她这突如其来的态度,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这好像和我记忆中,我见过的那个女孩好像有点不一样?

  还是说他真的如老李所言,是个神经病?有神经分裂?

  可以个神经病能有那么多钱吗?

  “你是谁!”

  毫无新意的开场白,其实也是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女孩听了之后,只是骂了我一句神经病,然后就转身离开。

  可我知道,我不能这样放她走,我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

  结果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放声大喊我耍无赖,这一下,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她趁乱跑开,我想追,可是我被人群给围住,根本走不出去,大家对我指指点点的,还有人说要报警。

  最后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解释说我和那女孩是情侣,因为一些事情吵架,这样人群才散去。

  虽然人群是散了,可我已经根本看不见那女孩的身影了,我只能气的跺了跺脚。

  回到医院,我爹问我我女朋友去哪里了,怎么看见我就跑。

  我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告诉他,我总不能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而且她整天说我会死,还教我怎么做吧?

  我爹已经重病在身,我不能让他继续为我担心,只是按照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就说我和女孩闹了一点矛盾,结果还是被我爹一顿批评,让我好好对人家。

  满怀心事的我回到了火葬场,路过值班室的时候,我却发现陈三道不在里面。

  一打听才知道陈三道此时干起了简直,在焚化房里,帮着超度,而超度的对象自然是小王。

  焚化房内没几个人,只有王伯,老李,还有陈三道在。

  屋子里只有熊熊烈火燃烧尸体发出来的咯吱声以及陈三道的念经声,虽然谁也不知道他念的到底是什么。

  见我回来了,老李将我拉到了一边,问我怎么不睡觉,晚上还要上班,怎么能乱跑。

  被他这么一说,加上所有的事情,弄的我十分的不高兴:“谁还没有个事情,下班时间我干什么还要被管着?”

  也许是我的声音有些大,陈三道停止了念经,扭头看了看,一见是我回来了,这家伙倒好,也不念经了,直接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膀就往外走,根本不管王伯和老李是什么表情。

  陈三道拉着我走进了值班室,开门见山的问道:“怎么样?找到刘江宇的家人了?”

  我点点头:“手机不在刘江宇家中,但是刘江宇的母亲很清楚的记得,她将手机也一起收拾了,而且中途一直在车上,没有被人接触过。”

  “那会不会是家里进贼了?”

  “不可能,他们家十楼,而且从早到晚都有人,就算进贼不可能没被人发现。”

  “那就奇怪了,难道真的是刘江宇自己打电话给你的?”

  我微微一愣,看了一眼陈三道说道:“其实你见过刘江宇的父母。”

  “我见过?”陈三道显得有些想不明白:“你说清楚点。”

  我深叹了一口气,便将刘江宇母亲去他们店里值班东西的事情说了一下。

  开始我是不打算说的,毕竟如果中途他们只停了一次车,那么陈三道就十分的可疑,但转眼一想,那么短的时间,陈三道还要做生意,根本就没时间去偷手机。

  所以我就直接告诉了他。

  “我靠,你小子不会怀疑是我拿手机给你打电话的吧?”

  我尴尬的一笑:“我确实这么想过,不过你刚刚说,是他们夫妻两一起去你店里的,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你想到了什么?”

  “有人趁着他们去你店里的时候,去他们车上偷走了手机。”

  陈三道听了我的话之后眉头紧了紧:“我还以为你怀疑我,那我可就真不开心了,不过你的话有道理,只是这个人会是谁。”

  我琢磨了一下说道:“你们店门你安装了监控没有?”

  陈三道点点头:“有呀,以前我们店还进过小偷,真没见过那样缺德的,扎纸店也偷,后来就安装了。”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我记得你们店门口就有停车位,你店里现在有人不?赶紧打电话,让他们看看监控,刘江宇父母进去店里的时候,有什么人走进过他们车子。”

  “好办法,你这个提议不错,我去打电话,现在没事,你赶紧去睡一会,晚上你还要值班。”

  我点点头:“对了,昨天晚上你不是不让烧小王的尸体吗?”

  陈三道怪异的看着我:“那是因为我怕你被人害,这大半天的烧就烧,你忘记我昨天晚上说的话了?”

  我一愣,好像确实是这个样子,看来自己一晚上到现在没睡,脑袋记东西都快记不清楚了,也不知道陈三道的精神怎么那么好。

  我也没在多说,和陈三道打了个招呼后就回去睡觉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八点了,眼看就要到交班时间,我连忙洗漱去了值班室。

  陈三道不在,我以为他去上厕所或者是干什么了,结果一直到了十二点,也没见到陈三道的影子,电话也打不通。

  这家伙去哪里了?走了?回家不干了?

  应该不会是这样,陈三道不是那样的人。

  睡了一觉,我的精神状态好多了,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机,突然有人拼命拍打着窗户。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看向了窗外。

  我还以为是那神秘女孩,结果不是,是陈三道。

  “我去,道哥,你这大半夜的干什么,你想吓死我!”

  “别说那么多,你快去老李的卧室,看看老李在不在。”

  “什么?”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咋回事:“你进来说。”

  陈三道眼珠一转,我发现他满眼血丝:“你退开点,半夜火葬场的大门不能开,我从窗户爬进来。”

  我后退了两步,陈三道还真从窗户爬了进来,进来之后,这家伙先喝了一大杯子水:“行了,赶紧的,去看看老李在不在,他娘的。”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不是在值班吗?怎么从外面回来。”

  陈三道摆了摆手:“先去看,看完了再说,我和你一起!”

  陈三道火急火燎的拉着我就放寝室的方向跑,反正我刚刚扫过地,而且这大半夜值班室那边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来到了老李卧室的门口,陈三道毫不客气一脚就给门踹开了:“李自广!”

  可老李的寝室里空无一人。

  “妈的!老李有危险!我们错了,我们都错了!老李不是想害你!”

  什么!当我听见陈三道这一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整个人是懵的,完全反应不过来,这转变是不是太快了,我只是睡了一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三道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就站在老李的寝室里对我说道:“老李想救你,可是他一个人没有那个力量,而且他还不能明面上救你。”

  “等等,你到底知道了一些什么,刚刚你到底去了哪里?老李又去哪里了?”

  陈三道如同着了魔一样,完全不像平日里那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你现在去值班室,一会不管谁来都不要理会他,就算你看见了我,也不要理会,不然你会有大麻烦,我不行了,我得睡一觉,再不睡,我怕我会挂了!”

  我完全被陈三道搞的晕头转向,根本就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他完全没有给我任何的解释,回到自己寝室倒头就睡。

  虽然我有一肚子的疑问,我也很着急,可是我知道他一天都没有休息,我真的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

  看来一切只有等他醒了之后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到了值班室,我坐着那,也没有心思看电视,就想着事情,谁知道,我听闻外面有人喊我,我下意识扭头一看,看见的确是陈三道!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