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全能大咖

全能大咖

陈默戴秋陵 著

连载中免费

全能大咖,陈默戴秋陵小说,全能大咖免费阅读,陈默戴秋陵最新章节,人人都夸《全能大咖》的作者知足常乐文采承殊渥,流传必绝伦,故事递网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陈默戴秋陵免费阅读:陈默穿越到同名同姓的软饭男身上,妻子戴秋陵是国民女神,他则是被人骂到像过街老鼠的人,陈默会如何扭转这种局面?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全能大咖,陈默戴秋陵小说,全能大咖免费阅读,陈默戴秋陵最新章节,人人都夸《全能大咖》的作者知足常乐文采承殊渥,流传必绝伦,故事递网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陈默戴秋陵免费阅读:陈默穿越到同名同姓的软饭男身上,妻子戴秋陵是国民女神,他则是被人骂到像过街老鼠的人,陈默会如何扭转这种局面?

免费阅读

  “韩阿姨,你说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张不凡还是比较在乎戴秋陵的,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求婚了。

  “我追出去的时候,就已经看到秋陵在酒店大厅被一个男人抓住了,听说是这男的非要秋陵去包厢陪他喝酒,秋陵不同意,还甩了他一巴掌,事情就闹大了。”

  “什么人,敢这么嚣张?”张不凡冷哼道。

  “对方估计挺有身份的,就连戴家的面子都不卖,硬生生把人给扯进包厢了,小琴去劝和,没想到也被扣了。”

  戴家虽算不上是花城的什么名门望族,但也不是随意任人欺负的,可就连戴家对方都不买账,韩翠不禁害怕,这次到底惹上什么人了啊?

  “不凡,你可一定要帮帮秋陵和小琴啊。”

  “韩阿姨放心,我们一起去看看。”张不凡没再多言,紧跟在了韩翠身后,至于陈默,自然是被当做空气给忽略了。

  陈默神色如常,也跟在了他们身后。

  戴秋陵出事,陈默作为她的丈夫,自然不可能再去袖手旁观了。

  很快,韩翠带着张不凡在一间包厢门口站定,门是虚掩着的,但韩翠却迟迟不敢拉开。

  “韩阿姨,是不是这间包厢?”张不凡问道。

  韩翠点头:“没错,就是这儿,你有把握能把秋陵和小琴带出来吗?”

  张不凡呵呵一笑,在韩翠面前展露了极其强大的自信:“韩阿姨放心,我爸在花城好歹有一席之地,没人敢不给我面子。”

  韩翠松了口气,随即便和张不凡一起进了包厢,陈默也紧随其后,但他就像个透明人,没人在乎。

  包厢内金碧辉煌,空间极大,茶几上摆满了名贵的烟酒,一瓶都在好几万以上。

  沙发上,坐着一名身形富态的中年男人,他的身后,还齐刷刷站了一排身强力壮的保镖,由此便可预见,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份绝不简单!

  戴秋陵此刻就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神情不说害怕,却也轻松不起来。

  小姨子戴琴见救兵来了,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却也变得有些紧张:“妈,这回姐姐怕是麻烦了,对方是刘中箭。”

  韩翠浑身一颤,完了,怎么惹到他身上了。

  刘中箭,刘氏集团的大老板,身家过亿,更为重要的是,他是花城首富刘铁生的亲侄子!

  且不说戴家在刘中箭面前怎么样,光是刘铁生这三个字,就能轻而易举压得他们抬不起头,那可是掌控了花城近百分之三十经济命脉的大人物啊。

  身为这种人的侄子,身份大的吓人,也难怪不把戴家放在眼里。

  想到秋陵还甩了他一巴掌,韩翠就不寒而栗,今天他还能放过秋陵吗?

  张不凡也是心脏狂跳,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刘中箭,要早知是他,张不凡哪敢夸下海口。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刘中箭玩味的目光已经看向张不凡了。

  “你就是她们搬来的救兵?”

  刘中箭一句话,就让张不凡紧张起来,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大人物,气势上难免矮了一截。

  他向前几步,挤出一道笑容:“刘总,秋陵不知道您的身份,刚才的事实在多有得罪,您是有气魄的大人物,能不能先放了她,改天我请您吃饭。”

  “你轻飘飘几句话,就让我放了她,是觉得我刘中箭好欺负?”刘中箭忽然冷哼一声,面色不善,就连他身后的那些保镖,也怒目圆瞪。

  张不凡哪经得住这样的压迫,他浑身一颤,赶紧连声道歉,见刘中箭恢复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又纠结一阵,他咬牙低声道:“我爸是张泽林,曾经有幸和您一起吃过一顿饭,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

  对方不肯放人,张不凡也只得把他爸搬出来,希望对方能给个面子。

  “张泽林?哪来的小角色,没听说过,你要是再不走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刘中箭皱眉,一脸不屑。

  张不凡一愣,脸上强笑得更厉害,心里尴尬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当场就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已经把最大的底牌拿出来了,可对方还是不买账。

  张不凡权衡一番,便决定不再插手这件事了,万一再把他搭进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默默后退两步,来到韩翠面前,低声道:“韩阿姨,您也看到了,这事我已经尽力了...”

  话还没完,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把我老婆放了吧,这件事是你有错在先,若非你强拉着她喝酒,她岂会甩你一巴掌?”

  此话一出,全场微微安静。

  韩翠面色大变,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气得大骂:“陈默,你给我闭嘴,你这是要害死秋陵啊。”

  讲道理也要分人,面对刘中箭这种惹不起的大人物,跟他讲道理就是脑子坏了。

  而且陈默这番话,不仅没好处,反而只会激怒刘中箭,韩翠不禁气得胸闷,她女儿怎么会摊上个这么个废物老公。

  张不凡在一旁冷笑连连,果然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上门女婿,不知天高地厚,就敢愣头青的往上冲。

  刘中箭眉头一凝,也觉得面前这青年是个愣头青,他不禁有了些怒气:“不知者无畏,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我来告诉你,我叫刘中箭,刘氏集团董事长,花城首富刘铁生的亲侄子!”

  “今天她必须陪我喝两小时,否则在场谁都别想走!”

  声音虽然不大,但那股气势,却是让在场众人浑身一震。

  韩翠刘不凡等人,更是脸色大变,如芒在背。

  陈默微微摇头,像是在惋惜。

  随后,抬头猛地直视刘中箭:“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立刻放了我老婆!”

  语不惊人死不休,韩翠他们瞬间胆寒,料谁都没想到,陈默居然如此大的胆子,竟敢威胁刘中箭!

  那等人物,岂能受他的威胁?

  此话不仅无用,还会激怒刘中箭。

  张不凡心底冷哼,真乃乡野莽夫啊。

  别说刘中箭是刘氏集团董事长,光凭刘铁生这个名字在花城代表的含义,他的侄子又是常人能惹的?

  今天陈默可算是闯祸了,不过这样也好,就让韩翠瞧瞧,她的这个女婿不仅无能,更是蠢如猪狗。

  “陈默,闭嘴。”

  反应过来,韩翠连忙大声呵斥,心中更是悔恨,当时就不该让陈默进这包厢啊,这下可好......

  “哦,你就是她老公?”

  刘中箭瞥了陈默一眼,接着道:“我倒是很好奇,你有什么本事敢如此和我说话。”

  刘中箭一开口,气势如山,压得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陈默摇头:“作为她的丈夫,她受了委屈,难道我还要畏惧强权,不敢站出来说话么?”

  这番话,让站在一旁的戴秋陵神色微微复杂,他们都只在想着如何讨好刘中箭,包括自己的母亲。

  可唯有陈默,还在乎她的感受,知道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望着陈默那单薄的身影,戴秋陵一时有些触动,说不上来的那种。

  “你就是站出来又何妨?今天你老婆打了我一巴掌,我让她作陪两小时,你有意见?”刘中箭眯着眼睛,冷笑不已。

  “非要如此?”陈默问道。

  “非要如此!”刘中箭冷笑,语气加重几分。

  陈默望着刘中箭,叹了口气:“这些年,刘铁生真是有负师恩,连自己的侄子都教不好,欺男霸女,和强盗有何两样?”

  想当初,陈默收青年时期的刘铁生为徒,那时他穷困潦倒,也正是因为看他品性极佳,尊师重道,这才收他为徒。

  何以想到,几十年后,他的子侄却如此不堪,刘铁生作为长辈有过无功。

  刘中箭却是手中酒杯一抖,眉头一皱:“你说什么?简直胆大包天。”

  看得出来,刘中箭已经很不悦了,张不凡心中笑的合不拢嘴,真是个草包啊,居然连刘铁生都敢指责,真是不要命了。

  看来今晚,陈默要大难临头了,刘家要搞一个人,可有的是办法啊。

  韩翠也面色惨白,陈默真是要害死她们母女了,若再任由他说下去,他死不要紧,可不能连累自己女儿啊。

  忍着惶恐,韩翠开口道:“刘先生,陈默出言不逊,是他的不对,您可千万别迁怒于我女儿啊,就当是给戴家一个面子,把我女儿放了吧。”

  “一个小小的戴家,我凭什么要给面子,你以为你们的面子有多大?难不成我刘中箭还非买账不可?”

  “今天我不仅要她陪我一晚,她老公对我出言不逊,也得一并留下。”刘中箭冷着脸,毫不讲情面。

  韩翠想要再劝,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心底头更是把陈默恨死了,自己怎么有这么个蠢货女婿,都怪他太过莽撞,若不是他激怒这等人物,与其周旋片刻,说不定还有转机。

  饶是戴秋陵再怎么坚强,听到陪他一晚的话,脸色也渐渐发白。

  这一晚,要是她一个女人真的留在这里,不难想象接下来会发生多么恐怖的事情。

  她可不相信刘中箭会是一个正人君子。

  “让她陪你一晚,你还配不上这份殊荣。”陈默再次出口,一鸣惊人。

  “哈哈,我配不上?”刘中箭真是气笑了,还是第一次敢有人三翻四次激怒他,此话与打脸无异啊。

  他一个眼神,身后那些五大三粗的保镖,突然把众人团团围住,凶狠的目光吓得众人尽皆胆颤心惊,如临大敌,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我给你一个解决办法,放我老婆走,我留下来陪你,今晚不管你什么招,我都接了。”陈默看了戴秋陵一眼,突然开口。

  她毕竟是陈默名义上的妻子,虽说两人没有夫妻之实,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是陈默活了五千年,这三年的感情也历历在目。

  虽然自己不惧,但何必要留戴秋陵在这担惊受怕呢?

  她一走,自己也不会束手束脚了。

  戴秋陵一愣,她没想到,陈默会为了自己而甘愿留下。

  这使得她心中微微酸楚。

  刘中箭表面上是商业者,不至于动粗,可一看他身后的那排保镖,这类人能是善辈么?今晚陈默留在这,无疑是龙潭虎穴啊,况且刘中箭势大,就是把陈默打死了,他都有办法脱罪。

  张不凡口口声声比陈默厉害,面对刘中箭都不敢救她,可陈默毫无本钱,却义无反顾站出来了。

  “好,胆子够大,我答应你的条件。”刘中箭冷笑一声,继而看向戴秋陵等人道:“还不快走?想留在这陪他一起倒大霉?”

  说着,那些保镖已经让出了一道口子。

  戴秋陵甩了他一巴掌,刘中箭可没那么大度放过她,不过是戏耍他们罢了,她们一走,刘中箭更好施展拳脚。

  至于她们嘛,今晚先收拾了这小子,改日谁都跑不了!

  韩翠一怔,如蒙大赦,连忙走过去拽住戴秋陵的手:“女儿,快走吧。”

  “陈默,我走了你怎么办?”戴秋陵复杂道。脸上的表情错杂万分。娇俏的脸蛋看了让人忍不住怜惜。

  “你先走吧,我自有办法。”陈默朝她一笑。

  戴秋陵犹豫不决,随后踩着高跟鞋,急忙和韩翠等人撤离包厢。

  她能做到公司总裁的位置,自然不会再像个小孩一样扭扭捏捏,她要是再不走,两人恐怕都要栽在这。

  出门的时候,她看到刘中箭身后的那一排保镖,已经把陈默团团围住,且步步逼近...

  这使得她内心瞬间充满了急迫,愧疚,担忧...

  现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她先回去,找人疏通关系,看能不能解救陈默。

  “好,姐夫好样的!”出了酒店,戴琴就笑嘻嘻的称赞道。

  作为陈默的小姨子,这却是她第一次喊陈默姐夫。

  再看张不凡的目光,戴琴显得冷淡了许多,直言道:“那么有本事,怎么不敢救我姐呢。”

  戴琴性格豪爽,并不懂含蓄,一向直来直去惯了,这话可没给张不凡留点面子。

  张不凡面红耳赤,羞愧难当,他心底暗恨,没想到这该死的陈默居然有如此胆识,害得他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好感,就此毁于一旦了。

  据他所知,刘中箭以前可是江湖上的大佬,穷凶极恶,是刘铁生后来发家,这才带着他转正做生意的,但要说他完全金盆洗手,显然是无稽之谈。

  逞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就看今晚陈默怎么死了。

  “小琴,怎么说话呢?要不是陈默口出狂言,刘中箭就不会动怒,你姐需要他救吗?”韩翠瞪了眼戴琴。

  “赶紧给不凡道歉。”

  戴琴撇了撇嘴,才不理会自己母亲。

  为了扳回一局,张不凡义正言辞道:“秋陵,阿姨,你们先回去吧,我回去把我爸叫来,看看我爸能不能救出陈默。”

  “好,那就多谢不凡了。”韩翠点了点头,随即和张不凡一番告辞。

  而戴秋陵,则是直接深夜赶去了戴家大宅。

  尽管她对陈默毫无感情,但今晚陈默是为了救她,她总得做点什么...

  而此刻,金碧辉煌的包厢内,如同死一般的沉寂,一众保镖在刘中箭的授意之下,把陈默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些保镖个个如同凶残的猛虎,要是一同扑上前来,陈默这小身板恐怕会被瞬间淹没。

  “你以为你老婆和他们走得了吗?我不过是暂时放过他们,改天谁都逃不了我的账,至于你老婆嘛,这一晚她陪定了。”刘中箭戏虐的望着陈默。

  陈默一怔,背负着双手,忍不住摇头:“心胸狭隘者,必自取灭亡,你只想着不放过他们,可曾想过,我也不会放过你?”

  “呵呵,你这种人,我见过两种,一种是真有实力的,一种就是愚蠢至极的。”

  “不过在花城,有我叔叔在,天大的实力又能如何?我照样横扫过去。”

  说完,刘中箭脸色渐渐凶狠,透着一股煞气。

  “断他一只手。”

  扔下这句话,刘中箭就不再看陈默,自顾着躺在沙发上,这种事他的属下做多了,自然不用他操心。

  事实上,他这种身份的人,和陈默这种阶层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可两人偏偏就是遇到了,并且还顶撞他,那也只能怪他倒霉。

  就算断他一条腿,刘中箭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就像随手捏死一只蚂蚁,是不会在意的。

  几个保镖想也没想,凶厉的目光就盯向了陈默,其中两名保镖直接抓住了陈默的手,掏出了利器。

  “怪只能怪你倒霉,谁让你惹到我老大。”保镖摇头,随后利器向陈默一只手挥了下去。

  只是,想象中的惨叫声还没来得及响起。

  陈默目光猛地直射而去。

  也就是这一瞬间,几名保镖脸色大骇,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瞬间撞飞出去。

  原本安静的四周,也呼呼的响起了无数道劲风,窗子被吹得咯咯作响,好像下一秒便要破碎。

  如此大的动静,陈默却连手都没抬,背负着双手站在原地,脚下的位置仍是丝毫未动。

  刘中箭望着这一幕,手中摇晃着的红酒杯,咔嚓一声掉在地上,几乎心脏骤停,骇然无比,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

  宗......宗师,难道他是宗师?他内心疯狂呐喊。

  他也是无意中,听自己的叔叔刘铁生说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除了世俗界,更有修者的存在。

  而修者之中,便有一种很高的境界,被修者尊称为宗师。

  此等境界飞花摘叶,百米之外取敌首级如同探囊取物,劲气外放可震退数十高手,达到宗师境界,天下任君其游尔。

  这等人若是开宗立派,那也是大派!

  刚才陈默丝毫未动,可不就是劲气外放么?

  不过他也只是听说过,这等旷世之手段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不止是他,那些保镖也瑟瑟发抖。

  他们身为常人,并不知宗师为何物,但这等场景无异于放电影般的魔幻,已经吓得他们屁滚尿流。

  “不可能,不可能。”刘中箭喃喃自语,说话都在发颤。

  他指着陈默便大喝道:“花里胡哨,你想诈我?”

  骂完这话,刘中箭才求得一丝心理安慰。

  可陈默并不给他留机会,望着他,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屈指点去。

  表面平淡无奇,甚至没有闹出一丝动静,一声惨叫都没发出,可刘中箭竟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刘中箭惊恐万分。

  一个人,若是没有了心跳,应当会立即死亡,可他的身体除了吐血不止外,毫无任何症状。

  刘中箭说不清楚,他只觉得死神在自己身边徘徊。

  陈默摇了摇头,这只是他给刘中箭的一个教训。

  之前刘中箭强迫戴秋陵喝酒,又逼迫她陪一晚,这种行为和流寇无异,把戴秋陵吓得小脸煞白,而陈默当时就在一旁亲眼观之。

  莫说陈默曾受过戴秋陵父亲大恩,就是这三年的朝夕相处,她受了委屈,陈默也觉得应当为她讨个公道,这才有了陈默出手的一面。

  不然像刘中箭这样的蝼蚁,哪有资格见到他出手的场景。

  “唉,这次竟强悍至此,这次出手,实力百不存一啊,也罢,本就没想要杀他。”看见刘中箭一息尚存,还能挣扎,陈默不由微微叹息。

  虽然他只用了半分力道,可这半分力道,在以前可足矣劈山断石啊。

  此刻,包厢外,有一人走来,正是在戴秋陵和韩翠面前许诺,要营救陈默的张不凡。

  他附耳于门上,听着里面发出的惨叫声,心中顿时大快不已,因陈默抢风头的郁闷也消除大半。

  “呵呵,惹上刘中箭,那便是死路一条啊,想必这会儿,陈默非死即残!”

  张不凡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他想要追求戴秋陵,那陈默便是他最大的阻碍。

  尽管两人只是奉旨成婚,毫无感情,但名义上他可还是戴秋陵的老公。

  这次陈默回去,定然是残废一个。

  他本就志残,不思进取,不堪大用,若要再是身残,缺手缺脚,那就彻底当得上废物二字了。

  届时,就算戴秋陵容的下一个残疾当自己丈夫,难道韩翠就不会为自己女儿考虑了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