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

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

薄司霆苏苒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薄司霆苏苒小说,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全文免费,薄司霆苏苒大结局,最近的火爆新书《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小说内容情文相生,作者是吞凤之才。小说的主角是薄司霆苏苒,讲述了:薄司霆没想到自己竟会栽在苏苒这个小丫头手里,不过有个这样的小妻子,似乎也不错?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薄司霆苏苒小说,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全文免费,薄司霆苏苒大结局,最近的火爆新书《豪门甜妻薄先生好难缠》,小说内容情文相生,作者是吞凤之才。小说的主角是薄司霆苏苒,讲述了:薄司霆没想到自己竟会栽在苏苒这个小丫头手里,不过有个这样的小妻子,似乎也不错?

免费阅读

  刘大伟的包厢在最里面,往前是一扇椭圆形的雕花小木门,是往翠园的后院去的。

  这会儿天色都已经黑了,苏苒站在门口,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抬步出去了。

  正值夏季,后院里很安静,郁郁葱葱的都是开的五颜六色的名贵花卉。

  翠园里的小路路面上上几乎都是用鹅卵石铺的,苏苒走了几分钟,脚上实在是不舒服,最后她干脆弯身把脚上的白色细高跟给脱了下来拎在手上。

  反正这里也没有人。

  走了几分钟,苏苒正想着要不要回去包厢打个招呼然后离开,目光不经意的一抬,就看见了不远处走过来的一道修长人影。

  黑色的西裤,浅蓝色的衬衣衣袖挽到手肘那里,露出半截麦色的小臂来。

  银色的袖扣在浅淡的夜色里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薄司霆正在打电话,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英挺的眉峰轻轻的拧了起来,面色有些沉。

  幽静的夜色下,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地上被夜灯拉的更长了,他的脚步声沉稳。

  每一步都好似踩在了苏苒的心尖上一般。

  她看着那张完美坚毅的脸廓,愣了一下之后条件反射的就是转身,想着在薄司霆看见自己之前先溜掉。

  毕竟昨天的见面场景还历历在目,她还撞了人家的车,实在是有些尴尬。

  苏苒微微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光顾着往前走了,没留神脚下。

  她手上还拎着高跟鞋,脚下不小心就踩到了一颗尖锐的石子,石头的棱角一下子扎进脚底细嫩的皮肤里,虽然很轻,可还是疼的苏苒一下子就‘嘶’了一声。

  秀气的眉心一下子拧了起来,她不得不蹲身下去,想着把鞋给穿上。

  可是今天也不知道她是倒了什么霉了,高跟鞋是水晶扣的,她越是着急,那小扣子就越是要跟她做对似的,解了半天都解不开,还反而越弄越紧了。

  苏苒忽然觉得烦躁起来,特别想把手上的高跟鞋给扔掉。

  这时,一块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白色手帕递了过来,手帕的右下角那里有一个繁体的‘霆’字。

  “……”

  果然是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苏苒这会儿,真的特别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见她不接,薄司霆弯身,另一只手轻轻的握住她那只受伤的脚踝,脚底被石子扎的地方已经渗了一颗殷红的血珠出来。

  薄司霆用手帕仔细的摁住苏苒脚底的伤口,因为他的动作,她不得不坐到了地上去。

  裙子是及膝的,苏苒只能一只手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裙摆,努力不去看他。

  很奇怪,以前在学校她花样百出倒追薄司霆的时候,哪怕他一直对自己都是冷眉冷眼的,可是那个时候她依然觉得很幸福。

  可是现在,曾经的男神握着自己的脚踝,在给她脚底的伤口止血。

  苏苒除了觉得尴尬和无所适从之外,心里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的澎拜和激动。

  “好了。”

  薄司霆清冷的声音把苏苒的神智给拉了回来,她低声说了句“谢谢。”

  那块白色的手帕沾了两颗殷红的血迹,白色和鲜红混在一起,在这么静谧的夜色里,莫名的,看着就有些旖旎起来了。

  苏苒看的出来,这块帕子怕是价格不菲。

  抿了抿唇,她手撑着地站起来,受伤的那只脚提着,像金鸡独立一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苏苒捏着那块帕子,说,“我回去洗干净了再还给你吧。”

  薄司霆点点头,他在拿手机打电话。

  两个人这样站着实在是出奇的诡异,苏苒开口,“薄先生,刚刚谢谢你,我先——”

  那个‘走’字还没说出口,薄司霆的声音清冷又醇厚的响了起来,“送一双女士的鞋子到后院来,36码。”

  他说36码的时候,视线看了苏苒的脚一眼。

  “……”

  苏苒白皙圆润的脚趾头下意识的就蜷缩了起来。

  薄司霆说完就挂了,弄的苏苒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这么金鸡独立的在原地杵着。

  明明昨天上午他对自己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死人脸的,这怎么隔了一天态度就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了?

  苏苒想不通。

  三年前被薄司霆当众拒绝的时候她就彻底的在心里把这个男人给放下了。

  这辈子,她是真的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纠缠。

  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苏苒开口,“刚刚的事情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李方玉和刘大伟还在包厢里等着呢,她出来的时间已经有些久了,她怕再不回去李方玉又有借口找她的幺蛾子。

  “苏苒。”

  薄司霆忽然开口,他抬眸看着她,那双眸子里清冷没有温度,男人完美的脸廓在路灯下,好看的犹如一副精心的画作,让人看的移不开眼睛。

  原来他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啊。

  苏苒绯色的唇忽然就轻轻的扬了起来,她歪头看着薄司霆,一双眼睛弯弯的,“我记得,薄先生你三年前对我可是避如蛇蝎的。”

  “所以呢?”

  薄司霆拿了一根香烟出来,不过并没有点燃,他微微眯了一下眸子看着苏苒,“你不知道什么叫‘此一时彼一时’吗?”

  “……”

  很快就有一个穿着酒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手里拎了一个纸盒过来,毕恭毕敬的把纸盒交给薄司霆,“薄总,这是您要的鞋子。”

  薄司霆修长的手指拿过那个纸盒,打开,里面是一双白色的粗跟鱼嘴鞋,跟不高,只有三公分左右。

  他把鞋子递给苏苒,“换上吧,女孩子家的脚很金贵,不要随随便便的就打赤脚。”

  “……”

  ……

  刘大伟对苏苒很满意,并且说了,只要苏苒愿意早点和他成婚,聘礼他愿意再多加两千万。

  李方玉只要一想到很快就能拿到五千万的聘礼了,心里乐开了花,连带着看苏苒都觉得这丫头顺眼多了。

  苏苒却是什么心情都没有。

  一到家,李方玉问了佣人,得知苏成山已经回来了,正在楼上的书房里办公,她兴高采烈的上楼,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自己的丈夫。

  苏苒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扯出一抹嘲讽。

  李方玉这么高兴,看来刘大伟给的价格应该不错啊。

  因为之前她借口出去了,所以后面刘大伟加聘礼的事情,苏苒并不知道。

  她在玄关处换好了鞋子,看着那双白色的粗跟鞋时,脑海里闪过某张男人的脸,心情一下子就烦躁了起来。

  叫了佣人过来,苏苒指了指那双鞋子,“这个,拿去扔掉吧。”

  佣人没有多问,点点头,拎起那双鞋子就要出去,刚刚走两步,又被苏苒给叫住了,“等等。”

  “大小姐?”

  佣人转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苏苒蹙着眉心,顿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来,“鞋子给我吧。”

  “……”

  ……

  一个星期后,苏苒准备了一张十万块钱的支票,那几乎是她自己身上所有的现金积蓄了。

  咬咬牙,苏苒还是辗转通过几个朋友联系到了陆西,打算让他帮个忙,把支票转交给薄司霆。

  毕竟她撞了人家的车是事实,既然早已经打算和他划清界限了,那么一丝一毫的便宜,苏苒都不想占他的。

  还有那双鞋子。

  苏苒看不出来牌子,不过后来她有让姜知渔帮忙查过,那是一个国外的女鞋品牌,价格不会低于五位数。

  和陆西约好了见面的地方,苏苒带上支票和清理干净的鞋子、手帕,下班的时候直接就开车过去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到了地方,推开包厢门的时候,里面坐着的人不是陆西,而是薄司霆。

  “……”

  苏苒约的地方是一家茶馆,地方不大,一层楼也只有四个包厢,她这样站在门口,不到十平米的包厢里一览无余。

  除了薄司霆,没有第二个人了。

  他怎么在这里?

  苏苒捏了捏手里的袋子,还是抬步进去了。

  “薄先生,”她并没有要坐下的意思,把袋子放在桌上,又从包里把支票拿出来双手递过去,“这是您车子的修理费用,如果不够的话,您再跟我说。”

  薄司霆并没有接。

  他的指尖夹着一支已经燃烧到半的香烟,深邃的眸子里是苏苒看不懂的情绪。

  “听说,你最近在和刘氏酒店业的刘大伟相亲?”

  薄司霆的声音平平板板的,听不出来是嘲笑抑或是别的什么,好像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嘴一样。

  他不接,苏苒只能把支票放在他的面前,抿了一下唇瓣,开口,“抱歉,这是我的私事。”

  “呵。”

  薄司霆忽然笑了一声,他把半截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淡淡抬眸,“看来,苏氏果真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啊。”

  “什么意思?”

  苏苒虽然不在公司里上班,但是公司的情况,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比如苏氏因为接连的投资失败,最近面临着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

  实际上,苏氏的情况比苏苒所知道的,远远的要严重许多,这些从苏成山每次一回家就是愁眉苦脸的叹气就可以看得出来,只是她一直懒得去关注而已。

  “苏家打算以五千万把你卖给刘大伟,难道不是想着拿这笔钱去填公司的亏空?”

  “五千万?”

  苏苒眼睛睁大,一下子呆愣在那里。

  那天和李方玉见完刘大伟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在家里李方玉也没有再提刘大伟的事情。

  苏苒还以为是因为刘大伟给的好处满足不了李方玉的胃口,又或者是李方玉给她找到了更好的下家,所以她放弃刘大伟了。

  没想到——

  薄司霆不紧不慢的倒了一杯茶,枭枭的茶香霎时间便弥漫了整个小小的包厢里。

  他把小小的白瓷茶杯推到苏苒的面前,“喝杯茶,冷静一下。”

  “……”

  苏苒现在哪里冷静的下来!

  虽然不知道薄司霆是怎么知道这件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的,但是她知道,他不会骗自己。

  因为没有必要,薄司霆不是那么无聊的人,会拿这种事情来和她开玩笑。

  和她的激动震惊比起来,薄司霆倒是淡定的很,他缓慢的开口,“苏苒,和我做一笔交易如何?”

  苏苒眉心跳了一下,下意识的拒绝,“我没兴趣。”

  她抬了抬下巴,“支票请薄先生收好,鞋子和手帕我也清理干净了,在袋子里,我先走了,你自便。”

  “苏苒。”

  薄司霆叫住她,脸色晦暗不明,“你不想知道我要跟你做什么交易吗?”

  他从始至终都很淡定沉稳,可是这副模样却让苏苒觉得这个男人城府深的厉害。

  这样的男人,恐怕十个自己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所以对于他说的交易,不管是什么,苏苒也半分兴趣都没有。

  她只盼望着自己出了这个门之后就再也不要和这个男人见面了,大家各自安好就好。

  “我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

  薄司霆修长的手指在茶桌上轻敲,薄唇抿了一个弧度出来,他说,“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像今天这么硬气。”

  苏苒讨厌极了他脸上此刻的表情,就好像这个男人笃定了自己以后会求他一般。

  她咬牙,“你放心,就算真的嫁给刘大伟那又怎么样,反正都是男人,身上的零件不都一样吗,嫁给谁不是嫁。”

  苏苒刚刚拉开门出去,几秒钟之后,陆西便走了进来。

  薄司霆正优雅的喝茶。

  陆西在他对面坐下,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尾挑了起来,“二哥,你真的打算那样做?”

  他和薄司霆自小算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他们之间的默契,有很多事情,不用问,陆西也能猜测的出来,他打算做什么。

  “老头子不是希望我娶一个没有背景一无是处的女人么,如今苏氏摇摇欲坠,各方面来说,她是最合适的人选。”

  “可苏苒是无辜的,她不适合卷进薄家这个漩涡里来。”

  第一次,陆西不赞同薄司霆做下的决定。

  他始终记得,当初那个在大学里为了追薄司霆,单纯又善良的女孩子。

  一个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出丑,可以毫不畏惧勇往直前的女孩子,不应该这样的被利用。

  况且利用她的人,还是她曾经喜欢到无法自拔的男人。

  “谁不无辜呢?陆西,你以为她嫁进刘家会比嫁进薄家情况要好吗?”

  “……”

  陆西一时语塞。

  确实,刘大伟这个人之前薄司霆有让他去调查过,那就是个披着老鼠皮的狼,几年前就因为玩死过一个夜店里的坐台小姐而进了警局,不过因为刘家暗中花了钱打点,这事儿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再者说,就刘大伟那样儿的,从头发丝到脚趾头,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是配得上苏苒的。

  薄司霆喝着茶,忽然就轻轻挑了一下眉峰,抬眸看过来,“陆西,你在心疼她吗?”

  “……”

  陆西苦笑,“我只是觉得,她是个局外人,无端卷进来,对她来说不公平罢了。”

  不公平么?

  薄司霆唇角无声的挑了一下。

  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公平的。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公平可言呢,讲的,不过是利益为先罢了,谁有空去管那么多。

  ……

  苏苒到家的时候天还没有黑下来,院子里除了家里常用的车子之外,多了一辆崭新的黑色宝马。

  还没踏进客厅,里面的热闹声已经传出来了。

  苏苒听见了一把不算陌生的声音,那是属于刘大伟的。

  他怎么来了?

  联想到茶馆里薄司霆的那些话,苏苒眉心狠狠一跳,她大步踏进客厅里,差点撞上一个人。

  “哟,是姐姐回来了啊。”

  继妹苏丽欣脸上不是往日夸张的妆容,而是一脸的素净,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无害的邻家小女生。

  可苏苒知道,苏丽欣就是顶着这张看似无害的脸,在外面勾搭了一个又一个的有夫之妇,把那些男人当成是跳板,才有了如今的地位的。

  娱乐圈现如今人气还不错的小花旦,上个月刚刚签约了新的经纪公司。

  苏苒没搭理苏丽欣,径直往里面走去,果然看见了坐在客厅里的刘大伟。

  李方玉和苏成山都在,不知道在和刘大伟聊着什么,三个人脸上都是笑意。

  苏苒视线一转,落在了茶几上,那上面大大小小的堆了十几个盒子,有些已经打开了,里面是珠宝首饰和一些营养品,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苒苒回来了啊。”

  李方玉站起身来,扮演着她一贯的慈母形象,笑的优雅又端庄。

  她朝苏苒走过来,抬手握住了她的手,“刚刚我们还在商量着黄道吉日呢,你回来的正好,过来看看哪个日子好咱们就选哪个。”

  其实刚刚他们已经选了好几个日子了,按照刘大伟的意思,选的都是本月里的黄道吉日。

  “什么日子啊?”

  苏苒故作听不懂,也装作看不见她进来之后刘大伟就一直黏在她身上的目光。

  苏苒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笑着问了一句,“是丽欣打算结婚了吗?”

  “你胡说什么呢?”

  苏丽欣刚刚在苏苒这里碰了个冷脸,心里正恼着,现在听见她这么一说,整个人都差点炸了起来。

  她未来可是要当影后的人,谁要现在就嫁人了?

  再说,哪怕是要嫁,她也是要嫁进高高在上的豪门里做少奶奶的,就刘大伟这样的猥琐男,浑身上下哪里配得上她这个未来的影后了?

  “这孩子就喜欢开玩笑。”

  李方玉暗暗咬了咬牙,脸上依然是优雅端庄的笑容。

  “不是丽欣要结婚,今天商量的,是你和刘总的婚事。”

  苏成山看着大女儿,缓缓开口,“苒苒,过了年你也二十四了,到了该结婚嫁人的年龄了。”

  苏苒看着苏成山,笑的有些讽刺,“法律上好像没有哪一条规定女性到了二十四岁就一定得结婚的吧?”

  “苏苒。”

  苏成山的脸色一下子就板了起来,“刘总喜欢你是你的福气,能嫁进刘家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你不要给我任性。”

  这马屁拍的刘大伟心花怒放的,于是也咧嘴笑道,“是啊苒苒,你放心,你嫁进来之后我一定会加倍对你好的,等将来你生了儿子,我就把刘家的一切都留给你们母子俩。”

  苏苒听见‘苒苒’两个字从刘大伟的嘴里叫出来,恶心的差点想吐,再听见他后面的话,整个人就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

  “抱歉啊刘总,您这样的,实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这桩婚事,我不同意。”

  苏苒压抑着自己的怒气说完就要起身上楼。

  “站住!”

  李方玉母女俩站在一旁,看着苏成山阴沉着脸色站起来三两步走到苏苒面前时,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从小到大苏成山可没少偏心苏苒,什么时候见他对这个女儿变过脸色了?

  不过如今不一样了,苏氏岌岌可危,女儿和自己的公司比起来,孰轻孰重,苏成山的心里明亮着呢。

  他哪怕是再疼苏苒,可是和公司比起来,到底还是公司更重要一些。

  苏成山看着苏苒明媚的脸蛋,这张脸,几乎和他的前妻,苏苒的亲生母亲李方琪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当初苏成山有多爱李方琪,后来知道她背叛了自己之后就有多恨她。

  脸上的阴霾一闪而过,苏成山压了一下自己的语气,伸手去握住苏苒的胳膊,“苒苒,爸爸都是为了你好,你听话,不要任性。”

  苏苒抽回自己的胳膊,也抬眸看着自己的父亲,语气坚定,“我说了,我不嫁,要嫁你让苏丽欣去嫁。”

  “呸,你自己不嫁凭什么让我去嫁啊?苏苒你算什么东西,自己看不上的男人你丢给我?”

  苏丽欣炸毛,一副要冲过来和苏苒理论的架势,不过被李方玉给死死的拉住了。

  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唯独就是脑子比不上苏苒,随随便便的两句话就能把她的脾气给激上来了。

  李方玉下意识的去看刘大伟的脸色。

  果然,刘大伟的脸色此刻已经难看的都要起褶子了。

  李方玉连忙松开女儿的手,脸上堆着笑意走过去安抚刘大伟,“刘总,您别听她们姐妹俩胡说,您放心,到时候,苒苒一定会顺顺利利的嫁进刘家去的。”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