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蚀骨下堂妻萧北堂小说

蚀骨下堂妻萧北堂小说

凤千兮 著

连载中免费

萧北堂叶凝雪21,叶凝雪萧北堂小说,萧北堂和叶凝雪全文免费阅读,蚀骨下堂妻萧北堂叶凝雪,萧北堂叶凝雪大结局在线阅读,萧北堂叶凝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萧北堂叶凝雪第一次,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网络作家凤千兮所写的古言佳作《蚀骨下堂妻》又名《侯门福妻不下堂》,主角是萧北堂叶凝雪,小说讲的是十年倾慕,萧北堂和叶凝雪结婚后,她被他打入地狱爱恨蚀骨,叶凝雪为能有足够力量与萧北堂对抗,她入军营成主帅威慑将军,从前她爱他入骨,如今萧北堂却只想让叶凝雪再次成为他的女人......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萧北堂叶凝雪21,叶凝雪萧北堂小说,萧北堂和叶凝雪全文免费阅读,蚀骨下堂妻萧北堂叶凝雪,萧北堂叶凝雪大结局在线阅读,萧北堂叶凝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萧北堂叶凝雪第一次,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网络作家凤千兮所写的古言佳作《蚀骨下堂妻》又名《侯门福妻不下堂》,主角是萧北堂叶凝雪,小说讲的是十年倾慕,萧北堂和叶凝雪结婚后,她被他打入地狱爱恨蚀骨,叶凝雪为能有足够力量与萧北堂对抗,她入军营成主帅威慑将军,从前她爱他入骨,如今萧北堂却只想让叶凝雪再次成为他的女人......

免费阅读

  竟然被轻薄的摸了一下!

  叶凝雪气得转脸给他一巴掌,“无耻之徒!”

  “岂有此理,竟敢打大爷我!”

  那男的大怒,抓住了叶凝雪。

  叶凝雪急忙用手挡脸。

  这男的是京城副总兵之子梁剑,以前叶凝雪的追求者,浅薄好女,是她讨厌的人之一。

  梁剑是练过武的人,而叶凝雪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很快被他抓着头发和手,动都不能动。

  “叶凝雪?”

  尽管她脸上有五道难看的抓痕,梁剑还是认出了她,这个他曾经朝思暮想的女神,略微惊讶。

  “我不是。”

  叶凝雪极力否认。

  “你不是?呵呵,你明明是,叶大小姐!”

  梁剑扯着她的头发,提着她的头强逼她看着他。

  “放开我!”

  叶凝雪知道也无法否认了,怒瞪着他说。

  “叶大小姐,枉我以前把你当冰清玉洁的女神看待,没想到你还是个賎人,贱到被侯爷退婚,贱到来怡红院,啧啧,我以前真是眼瞎了。”

  梁剑满脸鄙夷和嗤笑,另外一只手摸上她的脸。

  “放开你的脏手!”

  叶凝雪又急又怒又羞。

  “我的脏手?没有你这身子脏吧。”

  梁剑的手不停……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着着能有一天可以得到她……

  “梁剑你放开我,放开我!”

  叶凝雪拼命的挣扎。

  她宁愿被人扔臭鸡蛋臭垃圾,也不愿意被这男的摸一下。

  “哎呦喂,梁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呢?她不过是我们怡红院的杂奴而已,你没必要犯着要这么劳气吗?”

  凤三娘扭着柳腰走了过来,软语嗲气的说。

  “我要她陪我睡!”

  梁剑对凤三娘说。

  叶凝雪大惊,目光投向凤三娘求助。

  “梁公子,她不过是一个干粗活的杂奴而已,你想要人陪,牡丹不能令你尽一欢的话,我可以让雪莲来陪你。”

  凤三娘手上的扇子轻轻扇着,娇柔的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力,“你也知道,我们怡红院有自己的规矩,杂奴是不能陪一客的,梁公子你不会是想要坏了我们这里的规矩吧,到时候我怕我的老板会不高兴,对你不利哦。”

  众所周知,怡红院大老板神秘不能惹,谁敢在怡红院闹事,必然倒大霉。

  之前有兵部尚书的儿子在这里争风吃醋闹事,结果被打断了双腿扔到他家门口,尚书却不敢追究。

  梁剑的父亲不过是副总兵而已。

  “我不坏你们这里规矩,但是她刚才打了我,这口气我是怎样都要出的。”

  “不知道梁公子要怎样出这口气呢?”

  凤三娘媚笑着问。

  梁剑看着叶凝雪那对他依然充满鄙夷的高傲的脸,松开那抓着她头发的手,伸出脚说,“我要她帮我擦干净这鞋。凤老板,她不过是个杂奴而已,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

  凤三娘看向叶凝雪,冷冷的命令,“擦!”

  虎落平阳被犬欺!

  叶凝雪气得浑身发抖,目光扫向那横栏……

  凤三娘一把抓住了她,冷冷的说,“你忘记我昨晚对你的警告了?你跳下去如果死倒也罢了,不死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

  叶凝雪的身子软了软。

  “叶凝雪,你以前说我帮你提鞋都不配,呵呵,现在呢,你也不配帮我提鞋,只配擦鞋!”

  梁剑一想到以前高高在上的叶大小姐极其卑微地伏在他面前擦鞋,就兴奋不已,“凤老板,你的杂役似乎很不听话哦。”

  “擦!”

  凤三娘严厉的命令,“要不就陪睡!”

  叶凝雪轻一咬银牙,吞下了那一口羞愤之气,从丑婆子的手里拿过一块抹布,在梁剑面前蹲下。

  “用你的衣袖擦!”

  梁剑用脚踢开她手上那块抹布。

  叶凝雪再次咬咬牙,放开抹布,用衣袖擦鞋。

  “哈哈——”

  梁剑嘚瑟大笑讽刺,“叶大小姐,你做梦都想不到能有今天吧。当初如果你答应嫁给我,就算你是一只破一鞋,我也是不会用猪笼送你回去的,现在至少可以在我梁府好吃好穿做少奶奶。”

  叶凝雪默不作声,一股愤懑之气在胸腔横冲直撞。

  她今日会有这番遭遇,全是萧北堂造成的。

  她喜欢萧北堂很久了,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意,非他不嫁。

  最终,等到他向她家求婚。

  她欢喜万分,却不料新婚之夜,他突然变成了冷血猛兽,把她打入地狱。

  她不明白萧北堂为什么会这样子对她。

  她自己很清楚,她并没有任何失贞的行为,明明是处一子之身,为什么却在行一房之时不出血。

  到底是天意弄人,还是什么?

  “叶大小姐,难道你不知道擦鞋的时候,要抱起人家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慢慢擦的吗?”

  梁剑的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满眼嘲讽问。

  叶凝雪把脸别走,强忍着厌恶把他的脚托到她的膝盖上,给他擦鞋。

  “哈哈,今天过得真是太痛快了!”

  梁剑从钱袋里掏出一个铜钱,递向叶凝雪,“这是大爷我赏你的。”

  “谢谢。”

  没想到,叶凝雪竟然收下了这铜钱,还向他道谢。

  “叶大小姐,你真是令我失望,你以前的骄傲劲哪里去了?你怎么能一下子变成这么卑微的賎人呢?你真是令我失望。”

  梁剑看到她这副样子,有点意兴阑珊了。

  “我现在只是个卑微的杂奴,让梁公子你失望实在不好意思。”

  叶凝雪淡淡的回答。

  她已经下定决心,好好的活着,又朝一日可以找萧北堂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也明白,像梁剑这种人,如果她还摆出高傲的样子,遭受的羞辱会更大。

  韩信尚且能忍受裆下之辱,她又何尝不能?

  “没意思!”

  梁剑一脚把她躲开,“下次大爷来了,记得继续给大爷擦鞋。”

  “好的,梁公子慢走。”

  叶凝雪闷着胸口那一口血,一副卑微自如的样子。

  凤三娘看在眼里,淡淡一笑,说道,“这人啊,一旦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和位置,日子就会好过多了。”

  “谢谢凤老板的教导,我进去倒夜壶了。”

  叶凝雪朝凤三娘弯了一下腰,走进牡丹姑娘的房间,方松开那因为握得太紧,导致指甲都掐进肉里的拳头……

  “过来,把我这些衣物收去洗了!”

  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来,叶凝雪抬头看去,女人漂亮倒是漂亮的,只是妆容实在太艳俗,还满脸风尘味。

  “是的,牡丹姑娘。”

  叶凝雪想着自己既然已经决定把自己的身份摆低了,也表现出听话顺从的样子,但是,当她看到木盆里的竟然是染着月事血的脏亵一裤和卫生带,有点崩溃了。

  “给我洗干净,记得加点香料泡浸,让它们可以香香的。”

  牡丹姑娘吩咐说。

  “让我洗?”

  看着盆里的血迹斑斑,叶凝雪的肠胃忍不住要翻滚了。

  “哎呦喂,不是你洗,难道还是我洗?我这手是要养得娇娇贵贵白白嫩一嫩的服侍客人,沾不了阳春水。”

  牡丹姑娘朝她伸出那双手。

  叶凝雪瞥了一眼,纤细柔长,但皮肤还是略粗糙,很明显的出身于贫寒之手。

  牡丹的目光也看向叶凝雪那伸在粗布袖外面的手,有点酸意了。

  她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手,纤细白嫩柔长,指甲精致粉红,没有一点瑕疵,堪称完美,再看她的脸,尽管有五道鲜红的血痕,却依然不能遮掩出她的风华绝代。

  “叶家大小姐?”

  牡丹从椅子上起来,走到叶凝雪的面前,扬起手里的香巾,语气轻佻的问。

  “我只是一个杂役而已,牡丹小姐,我得干活去了。”

  叶凝雪弯身端起那木盆说。

  “我怕你偷懒把我的衣物洗得不干净,得看着你洗才是。”

  牡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这双从来不沾阳春水的完美双手,是怎样在冰凉的冷水中为她洗这些脏衣物的。

  叶凝雪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

  不过,这些活估计都是她以后难以避免的,哪怕是恶心也要习惯。

  她端着木盆下楼到后院的水井边。

  牡丹站着在一旁,摇着小香巾看着她。

  她艰难地从井里打起一桶水,倒进木盆里面,一些血迅速的浮了出来。

  “呕——”

  她控制不住肠胃的翻滚,干呕了一下。

  “呕?你这是觉得我的衣物脏了?”

  牡丹看到她这样子,生气的伸手拧了一下叶凝雪,推着她说,“你立刻给我放手进去洗!”

  叶凝雪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微微闭上眼睛,咬紧下唇,把手放了进去。

  井水的冰凉让她打了个寒颤。

  “哎呦喂,有人洗衣服还闭着眼睛的吗?你给我睁开眼睛看着洗,必须得洗干净。”

  牡丹用香巾用力的甩了一下她的脸,命令说。

  “牡丹姑娘,让我来洗吧,我的手有力,可以洗干净点。”

  之前那个丑婆子走了过来,对牡丹说。

  “不行!必须要她洗!以后我所有的衣服鞋袜都是她洗!”

  牡丹厉声说,“她以为她还是那娇贵的大小姐啊,既然做杂役,就得像个杂役的样子!”

  “我洗!”

  叶凝雪略显厌恶的看了一眼牡丹那张涂了厚厚粉底的脸,忍着恶心,洗起那些血污来……

  “再泡洗一遍!”

  牡丹看到叶凝雪那被凉水泡得发红的手指,依然像红玉一样好看,心有不忿,继续命令。

  叶凝雪只好再洗,直到手上的皮肤全部被水泡浸得皱巴巴的,牡丹方放过她。

  在三楼的天字号房里,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穿着黑色锦衣的神秘男人,坐在窗前,把她这一幕全看在眼里,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上的酒杯……

  叶凝雪把牡丹的衣物晾起来后,腰酸背痛的想要回房休息一下,却被凤三娘拦住,“这个房子得让新来的姑娘住,你住其他地方。阿丑,你把她带去你的房间,以后你们就住同一间房。”

  那丑婆子过来,把叶凝雪带到后院的杂役房。

  房里有两张床,一张铺着床褥,一张放着一些杂物。

  “我睡这张,你睡那张,自己把床收拾好,柜子里有席子被褥。”

  丑婆冷口黑脸的说完,走了出去。

  叶凝雪绝望地环视了一下房间,阴暗潮湿狭小,墙壁上还有一层烧火过后留下的黑碳灰,估计曾经做过柴房。

  她把那张闲置床上的东西收拾放一边,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席子和被褥。

  这些被褥挺干净的,没有什么怪味道,只是比身上这件麻布衣还要粗糙的粗麻布,漂染成难看老土的深蓝色,被芯是又厚又闷的棉胎。

  床板硬邦邦的,只有一张被子,没有垫下面的,也不知道该怎么睡。

  以前的她,床上必须要铺三层被褥垫着,盖的必须是极其柔软精细的丝绸被子,被芯是轻盈的天鹅绒。

  伴随着一阵香风,凤三娘摇着她的小香扇进来了,带着嫌恶的小眼神溜了一圈房间说,“哎呀,这房间怎么能睡人呢?我劝你趁早的认命,以色侍人,我可以给最好的房间你住,让你锦衣玉食,不用受这种苦。”

  “谢谢凤老板的抬举,我只是个杂役。”

  叶凝雪一点都不心动,淡淡的拒绝。

  “哦?那去各房把姑娘的 夜壶倒了,姑娘有需要你做的,不得拒绝。”

  凤三娘立刻换上冷脸,摇着小香扇,扭着腰肢走了。

  叶凝雪刚想出去,想了想,从墙上摸下一把炭灰,均匀地涂在脸上和脖颈上,让自己看起来黑不溜秋的,还点了几个难看的黑痣。

  身在怡红院这种地方,美貌只会是一种祸害。

  果然,她这副模样出现在各个姑娘的房间,没人理会她,只是这倒夜壶的工作实在是让她恶心。

  “你的手怎么了?”

  在她进入一个姑娘的房里,正要拿起夜壶要走的时候,一个温柔关切的声音问。

  她抬头看了一眼。

  这姑娘长得十分的清秀,妆容淡雅,头饰简单,穿着一身白衣,有几分出尘脱俗之姿,完全不像是烟花之地的风尘女子。

  不过,叶凝雪瞧她很眼熟,像是哪个人,却又想不起像谁。

  她没有回答这姑娘的话,继续要走。

  那姑娘快步上前,递给她一瓶护肤雪花膏,温柔地说,“睡觉之前你擦擦,可以 保护皮肤的。”

  “谢谢,不用了。”

  叶凝雪拒绝她的好意,“我不过是杂役而已,没什么必要保护皮肤。”

  “好吧,我是雪莲,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雪莲一脸同情地看着叶凝雪说。

  她那同情的目光,像一把尖刀一样刺向叶凝雪,让她的心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她叶凝雪何曾需要被人同情?

  “萧侯爷,雪莲姑娘在等着你呢,请进请进!”

  门外传来了凤三娘谄媚的招呼声,叶凝雪的呼吸一滞,全身血液几乎凝固,手指冰冷,“恍啷”一声,夜壶滑落,尿一液撒在地上……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