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

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

华笙江流 著

连载中免费

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华笙江流全文免费阅读,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最新章节,华笙江流小说,《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凤彩鸾章,斐然可观,主角是华笙江流。正在故事递网站火热上线,精彩节选:华笙大婚之日,新郎逃婚,香艳视频落在所有来宾眼中,华笙淡定如初,指定江流为替补新郎,引起全场哗然……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华笙江流全文免费阅读,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最新章节,华笙江流小说,《名门婚宠替补老公太缠人》凤彩鸾章,斐然可观,主角是华笙江流。正在故事递网站火热上线,精彩节选:华笙大婚之日,新郎逃婚,香艳视频落在所有来宾眼中,华笙淡定如初,指定江流为替补新郎,引起全场哗然……

免费阅读

  三小时后

  一个消息在这座安静的城市里彻底炸开。

  将之前谢家二少爷大婚当日竟然流连温柔乡的丑闻都给盖过了。

  那就是,新娘婚礼上抓了一个替补新郎。

  而最有意思的是新郎的身份,居然是江城龙头财团,四大家族之首江家的太子爷。

  江家太子爷到底是何许人也?

  不仅因为他是五代单传这么金贵,更厉害的是。

  传闻江家太子爷,颜值爆表,智商情商双高。

  又是剑桥毕业的高材生,23岁回国接管家业,如今整整三年半,将江家业绩翻了几倍。

  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的青年企业家之一,是江家注定要继承大统的人。

  而这样一个人,居然毫无征兆的闪婚了?

  闪婚的对象,还是被谢家老二悔婚留下的新娘?

  这简直不可思议……

  江家的太子爷,照理说,那是要比谢家老二高上几个档次的?

  可他居然愿意委屈自己,娶一个连谢家老二都看不上的女人?

  这……明显不科学?

  可如今这世道,谁还在乎可不科学?

  所以三小时后,这件事一直霸占各大新闻头条,热搜更是爆了。

  标题是——江流华小五。

  华家出身名门,祖上也是辉煌过的,到了如今这一代,有点阴盛阳衰。

  华家老先生华镇岳和许丽华夫妇连续四个,都是女儿。

  到了最后一胎,因为是龙凤,所以让华家大喜,却没想到出生的时候,男丁因为发育不好,没有抢救过来,只留下了瘦弱的小五。

  五小姐理所当然的被认为不祥之人,出生没多久,就跟着老太太去了钟翠山。

  多年来不曾下过山,跟父母关系也就那么回事了。

  如今华家老太太病重,华家又深陷经济危机。

  无奈之举,只能联婚。

  而一听说要嫁给谢家那个臭名昭著的老二。

  华家单身的三小姐和四小姐都是眉头一皱,摇头否决。

  而这时,大家便想起了没存在感的小五。

  小五是老太太一手带大,自然是对老太太很有感情的。

  老太太近两年身体不好,尤其是今年,八十四一个坎儿。

  想着自己若是撒手人寰,小孙女没人照顾可怜的很。

  华笙一直记得那日在医院里,奶奶跟她说过的话。

  奶奶说,“阿笙啊,奶奶不能照顾你一辈子。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奶奶派人打听过了,虽然谢老二人品有些瑕疵,但谢家是名门,你若嫁过去,一生衣食无忧,谢夫人也是个性子好的,你若是有福气能为谢家生下一儿半女,想必谢家二老也定然不会亏待了你。”

  华笙同意联婚,一是有私心,想为奶奶冲喜。

  就算最后不成功,那也能让奶奶有生之年看见自己成婚,了却一桩心愿,回报她多年养育之恩。

  二是因为奶奶一生虽然吃斋念佛,但是很看重华家的家业,不想就此陨落。

  所以才宁可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只是,没想到大婚当日,出了这等丢脸的事情。

  好在,她临时抓了替补……只是……那替补怎么看着如此难缠?

  “少夫人,江少让我来接您先回江家。”

  江流的司机开着黑色的宾利过来,将华笙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

  新郎可以临时抓个替补,可……其他的毕竟都是谢家出的。

  江流也不好占人便宜,所以跟华笙谈好条件后,去处理其他的事。

  命人将华笙先接过江家去。

  江流其实平时很少住江家老宅,都是在公司旁边的公寓楼里,自己留了一套200平米的跃层。

  可那里毕竟不是家,想着还是先将这忽然得来的媳妇送回老家才行。

  酒店会客厅内

  江家二老一脸懵的看着儿子,等着他来一个完美的解释。

  江流松了松领带,先笑了笑。

  “爸,妈,恭喜你们,多了一个儿媳妇。”

  这话说完,江家二老都是心里一惊。

  “胡闹……你真是胡闹……。”江爸爸指着儿子,一直觉得这件事很突然,尤为不妥。

  江夫人也是一脸愁容,“儿子,这叫什么事啊?这是人家谢家和华家的婚事,怎么我们家就被搀和进来了?”

  “你是不是跟华家小丫头之前认识?”

  江爸爸到底是长辈,又纵横商场多年,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唐突,有些不对劲。

  江流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腿上看着父亲,摇摇头。

  “那你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江爸爸又问。

  江流点点头……

  “荒唐,第一次见面,你什么都不了解就答应娶人家也是糊涂……这样吧,反正口头的也不作数,你回头去跟华家和谢家解释,就说当时为了维护他们两家的面子,不得不为之,但,君子不夺人所爱,让他们两家自己收拾烂摊子去。”

  “听见没,我的意见和你爸爸一样,赶紧脱身,不要搀和进去,我看见新闻那边都开始发酵了,我已经派人去联系媒体解释,我们江家多少年来,都没一个黑料,不要因为一场别人家的闹剧,牵连到自身。”江夫人很同意老公的处理方法。

  就跟媒体也好,华谢两家也好,解释一下。

  当时上场救急,不过是维护他们两家人的面子,但是他和华家小五,并没有什么关系,也不会承认这荒唐的婚事。

  可……江流不是这么想的。

  他听完父母的意见,只有一句话,“爸妈,我要娶她,我俩都说了,明早去领证。”

  这句话的分量足以震得江家夫妇再次傻了眼……

  听儿子说,不仅不想去解释,还想要了那华家小五,还要去领证?

  江夫人着急了,起身握着儿子的手,“江流啊,你可不要糊涂……你是什么身份?婚姻大事怎么会如此荒唐随便?那华家小五你可知道连学都没上过,自小跟着奶奶吃斋念佛,去了钟翠山。她是华家最不受宠的丫头,将来也不会继承华家大业,只是她们家用来联婚的棋子而已。这些都不算,而且那丫头又是被谢家老二戏耍过的,你想想谢老二是什么人,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轻易被阴了?还不是不想认可这们婚事?说白了就是瞧不起华家小五这个人,这样被谢家嫌弃的一个人,怎能配得上我的儿呢?”

  江流的身份,位高权重,说白了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江家下一代唯一继承人。

  这样身份显赫的太子爷,怎么可以去要一个人人嫌弃的野丫头?

  江夫人这些话,似乎是江流预料之内的。

  他不急不躁,反握住母亲的手。

  很温和的回道,“妈,我也不小了,今年也二十七了。”

  江夫人性格急躁,立刻脱口而出,“你要想娶妻,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别说我们江城,就是全国上下,我们都可以随便挑,可以找到更好的,而不是捡别人不要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面子,毕竟都是名门家族。

  连谢家老二都嫌弃的,婚礼上故意闹这么一出,江家自然也是看不上的,这很正常。

  江流又来了一句,“妈,可她深得我心。”

  江夫人愣了愣,“你刚不是说你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吗?”

  “是啊,所以一见钟情嘛,况且这种事也不能当玩笑,刚在婚礼上你也看到了,在场的宾客都看到了,我跟那姑娘在千人宴会上对着牧师发誓说了誓言,又……当众亲吻,这……我们若是再悔婚,你让她一个姑娘家以后该如何啊?”

  江爸爸忍不住插嘴,“儿子,这是婚姻大事,是一辈子的,我们不能因为心软,因为看别人可怜,就把自己搭进去。”

  江流笑出声,“爸,我可不是那么博爱的人,没有圣母心……我之所以愿意……是因为我是真的喜欢她。”

  这一句喜欢,又让江家父母没了词儿。

  确实,这些年来,儿子很少说过喜欢谁?

  就连当年那个……也没说过,算了,当年的事情如今在江家是禁忌,所有人都不提。

  尤其是在江流面前,所以江妈妈只能在心里想想。

  如今听到儿子主动说喜欢人家姑娘,还着实意外了一下。

  “你第一次见到人家,就喜欢人家?会不会太儿戏?”江妈妈还是心里不踏实,其实也是从心里无法认可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儿媳妇,在她眼里,未来的儿媳妇,必然是万里挑一的很优秀,有着很好容貌和家世的女孩子。

  “所以妈妈你觉得,一见钟情这个词是子无须有吗?”

  “你这是铁了心了?”看儿子一直跟她夫妇俩对峙,江妈妈隐约觉得,若是想劝儿子放弃,似乎没可能了。

  她的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倔强,若是决定的事情,估计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决定了,就是她了,并且我已经让我的司机接她回我们老宅了。”

  一句话说完,江家夫妇陷入了沉默……此时此刻,就算不同意,估计也不好说了。

  都将姑娘主动接回了老宅,还上了媒体新闻,这要是送回去,估计也没办法跟华家交代。

  另一边,谢家夫妇一个劲的给华家赔罪。

  尤其是谢家家主,谢云。

  他今天可谓是颜面尽失,这个老二本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自打几年前回国后,一直都跟娱乐圈很多女明星传绯闻,如今想着给他定下一门婚事,倒是自己愣生生的给搅合黄了。

  “老哥,对不住了今天,我已经命人去抓我家那个逆子,到时候肯定五花大绑亲自带着他登门给你们赔罪。”

  华老爷没等说话,夫人沉下脸,“谢董事长言重了,我们家小五没那个福气,分量不够进不了你们谢家的大门。”

  这话一说,事情闹的就更僵了……

  华夫人说完这句话,谢家二老的脸色都不好看。

  可事已至此,就算说再难听的话有什么用?

  华家夫妇带着怒气和不满匆匆离开了酒店。

  “东泽。”谢家老爷子冷声道。

  “爸。”

  “不管用什么方法,把那个畜生给我弄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丢下这句狠话后,谢家老爷子拂袖离去。

  一个小时后

  某七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谢家老二,也就是谢东阳摇摇晃晃的从里面穿好衣服出来。

  而那个女明星却早已不见踪影,也许是怕媒体堵门。

  “东阳,你这回闯下大祸了。”

  谢东泽看着弟弟,眼神里都带着担忧之色。

  谢家生有两子一女,老大谢东泽,是个很听话的,目前是公司副总,跟在老爷子身边做事已经有年头。

  妻子是大学时候的同学,华裔加拿大国籍,跟他结婚后就回国定居,已经生了一个女儿。

  而老二谢东阳,自小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传说中富豪圈内的纨绔子弟就是他。

  上学的时候名声就不好,听说还调戏过女老师,简直是恶贯满盈。

  谢老爷子想着给他娶个媳妇,也能让他收收心,好好的过日子,哪知道,这下捅了更大的篓子。

  要说这谢老二比谁都鸡贼,光是明星的设计,肯定不会这么完美?

  说到底,他还是不满意家里给订的媳妇,就是故意闹这么一出。

  这让谢家和华家丢了脸不说,还把江家给牵扯进来了,这下可真的热闹了。

  听大哥这么一说,谢老二嗤笑,“大哥,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我,我从小到大,闯的祸,哪个不够大?”

  “你还好意思说……等着回家爸怎么收拾你吧,你说你……好好的婚事,怎么就搅合黄了,你让人家华家小五一个人在婚礼台上,多么的下不来台面,人家一个女孩子……你还真是坑死人家了。”

  “诶?大哥快别这么说,你弟弟我也是看了新闻的……那女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可听说,她为了维护面子,当场就找了一个替补新郎,而且眼光好到不要不要的,选的人是江流,对吧?”

  “你还好意思说,那还不都是你惹得祸?”谢东泽可是无奈了,心想,要不是自家这个不省心的弟弟来这么一出,会把江流牵扯进来吗?

  其实,华家小五和江流后续的事情,谢家人还不知道。

  那毕竟是江流私下和华家小五谈的,还没正式宣布。

  估计等他们知道的时候,又要大吃一惊了。

  “是要多谢我成全才对吧,不过我倒是很意外……这次,江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我的新娘,又是亲又是发誓的,看他怎么收场,呵呵?”

  谢东阳和江流向来不和,原因很简单。

  因为谢家老二总是在他面前夸人家怎么怎么样,你怎么怎么样,所以让他有了抵触心理。

  如今听说江流给自己收拾烂摊子,他倒是很期待,后面该怎么办?倒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不等谢东泽说话,谢东阳又来了一句,“江流不是向来喜欢高高在上吗?这一次,我看他还怎么高的起来?”

  谢东阳悔婚是是早就有预谋的,本来华家也不如谢家,所以自然不放在眼里。

  但是没想到的是,还顺便牵扯了江流进来,这对他来说,是意外收获。

  那感觉就好像,他谢东阳不要的东西,但是江流却捡了,一个字,爽。

  谢东泽看出弟弟的意思,也没说太多,只是按照父亲的吩咐将他带回去。

  当晚,谢东阳挨了一顿皮鞭。

  谢老爷是真的生气了,拿着鞭子一顿抽,是真的不留情面的那种。

  最后还是谢夫人心疼儿子,给求了情才肯罢手。

  “你这个不孝子,我就应该打死你。”谢老爷拿着鞭子,气喘吁吁。

  谢东阳愣是一声没吭,咬着牙,明显不服气。

  “那就打死呗,也省着我碍您的眼嘞。”

  谢东阳小时候曾经在龙城姑姑家住过几年,所以偶然会蹦出几句京腔,听着就更让人来气了。

  “你就不能少说几句,你想气死你爸啊?”谢夫人也是生气,用拳头捶打谢东阳的肩膀。

  但其实力道不大,谢夫人最是疼这个老二,自然是舍不得下手。

  “妈,这件事不怪我啊,你说你们给我订婚,都不经过我,就直接摆酒席,请客人,我到现在连华家那小五长的是圆的还是扁的都不知道,旧社会啊?什么都父母做主,尤其是我爸,简直活在清朝,什么事情都是你们做主,那我是巨婴啊,我自己没脑子啊,不会谈恋爱啊,要你们帮我选?娶媳妇是给谁娶啊,是给我,还是给你们啊?”

  谢东阳这张嘴,向来是不饶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

  机关枪是的,一顿牢骚。

  这谢云就更生气了,拿着鞭子还想抽,可刚抽一下,就有点头晕。

  一下子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

  “爸。”谢东泽赶紧上前搀扶。

  “他爸,你怎么样?”谢夫人也赶紧凑上前。

  “瞧瞧,还不让人说,一说就血压高……这简直就是毫无人权。”谢东阳继续吐槽。

  “快闭嘴吧,东阳,爸身体不好……婚事你不同意,你可以提前说,干嘛要闹这么一出,这么大的事情闹出来,现在我们家和华家脸面都挂不住,这件事就是你不对,你就给爸道个歉多好,还嘴硬。”谢东泽也指责着弟弟。

  谢东阳低着头,不再多言,反正这顿皮鞭也受了,这婚肯定是结不成了。

  此时此刻,江家老宅

  江家父母和江流都坐在豪华的客厅里,三人一言不发。

  华笙换好衣服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

  三人抬起眼望。

  她换了一件淡红色的长款旗袍,是那种新改良式。

  既有现代的美,又有古典的韵味。

  耳朵上只带了一对很简单的珍珠耳钉,成色极好。

  头发简单盘起来,跟年轻的脸有些违和。

  其实华笙今年才22岁,这个年纪就结婚,确实很早。

  她在大家的注视下,一步步走下来,极为优雅。

  然后走到江家二老面前,微微俯身行礼,“江伯伯,江伯母。”

  “叫错了吧,应该改口了。”江流眼带笑意提醒。

  华笙低着头,微微脸红……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