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梦回大清

梦回大清

雅拉尔塔茗薇 著

连载中免费

梦回大清,雅拉尔塔茗薇小说,梦回大清全文免费,雅拉尔塔茗薇最新章节,作者金子可谓是龙章凤姿,铺采摛文。他创作的古言类著作《梦回大清》,主角是雅拉尔塔茗薇,故事递小说网推荐阅读:二十一世纪的女大学生触动神器,回到清朝,成为雅拉尔塔茗薇,清朝的一切,都在她的眼里绽放光彩……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梦回大清,雅拉尔塔茗薇小说,梦回大清全文免费,雅拉尔塔茗薇最新章节,作者金子可谓是龙章凤姿,铺采摛文。他创作的古言类著作《梦回大清》,主角是雅拉尔塔茗薇,故事递小说网推荐阅读:二十一世纪的女大学生触动神器,回到清朝,成为雅拉尔塔茗薇,清朝的一切,都在她的眼里绽放光彩……

免费阅读

  “噢,这样呀……”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背景,只好端起茶来喝,以做遮掩。又听她道:“小妹小字春华。”噗……我的一口茶全喷了出去,郑……郑春华???那不是小说里才有的人物,杜撰出来的吗?我拼了命地咳嗽,吓得小桃和这位郑姑娘赶紧走上前来帮我拍抚。好一阵子,才算压了下去。我惊疑不定地望了她一眼,看她也正奇怪地看着我,赶紧把我内心的惊讶和疑问都压了下去。“这茶好烫呀。”我向小桃抱怨道。丫头笑道:“哪有像小姐那样喝茶的,一大口就灌了下去。”郑春华也笑了出来:“姐姐真有趣。”

  “呵呵。”我跟着傻笑,心想总算是掩了过去,忍不住又看了她两眼。她抬头望望窗外,“时候也不早了,姐姐也请休息吧!过会儿子还有事情呢!小妹也回去休息了。”

  “啊,好啊。”我赶忙站起来送她。到门口,她突又回过身来:“真是与姐姐一见如故呢!不知往后能否继续交往呢?”

  “好呀,我也很是开心认识了你呢。”我微笑着说,心下真的不讨厌这个初识就吓了我一跳的姑娘。她开心地笑了:“过会儿再来找姐姐同去。”同去?去哪儿?本想问她,又一想一会儿就知道了,就点点头,看她回屋去了。我转身回来坐下,心中还是激动得很,但又有些糊涂。是巧合呢?还是历史中真有其人?这可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了。现下想破了头也无用,顺其自然吧。刚到这儿就有这么大的惊奇给我,真不知后面还有什么。人受了刺激好像比较容易困,我打了个哈欠,看看时辰,好像离着集合时间还早,告诉小桃到时辰了叫我,翻身立刻香甜地就睡去了。反正有什么事情也管不了,总得养好了精神才能对付,睡梦中不知又会有什么,真希望能梦到家人……

  “嗯……”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真是好舒服呀!一觉醒来,觉得神清气爽,心里头很熨贴,觉得今天一定有什么好事发生。昨个下午,我和小春(是她让我这样称呼她的)一起去大厅集合,略数了数,总有五六百人汇集在一起待选,真是环肥燕瘦,各有春秋。以前认为古人长得并不出色,看了那么多现在复原的古人模型,也没觉得哪个很漂亮。不过现在看来真有那么几个是有当明星的素质的,即便在现代,也是美女一名呀!

  叽叽喳喳……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的女人凑在一起,效果就可想而知了。我和小春一走过去,就有无数道目光扫射过来,从头到脚,无一遗漏地被X光了一下。小春很美,我也不差,俩人走在一起是满扎眼的。我倒是不在乎,在我那个时代,谁走在大街上,不是周围得有个上千号人,还会怕人看?可小春就略有些羞涩了,攥着我袖子不肯撒手。我无奈之下,也就随她去了。

  “当!当!”忽听两声锣响,看见一个内务府的官员走上厅前台阶,放大了声音,“各位待选的秀女,从今个儿起两个月内,你们都要在这里,学习皇宫内院的各种规矩,不能离院;过了这段日子,是凤凰是凡鸟也就知道了。望各位安生养息,好自为之。”四周的女孩们又叽叽喳喳地谈论了起来,过会儿也就各自散去了。晚饭都送到房里,自由也不是很限制。正想着,小桃推门进来,侍候我起床,自从穿越到这儿以后,天天有人把我照顾得舒舒服服的,这要是能回到现代,还真得好好地适应一番呢。

  “小姐,下午才学规矩呢,您上午想做点儿什么消遣呢?”

  “嗯,让我想想……对了,我想出去走走,就四处转转。”

  “啊,可是昨个儿不是说了,不让出门呀。”小桃接着说。我笑笑看着她:“干吗?怕我逃跑呀。”这丫头腾地红了脸:“瞧您说的……”

  “我知道了,别担心,我只是在这府里四处走走,昨个儿来的时候,看见有好几处不错的景致,想去瞧瞧罢了。”

  “那我跟您?”

  我摆摆手:“我自个儿想清净一下,午饭前就回来,你要没什么事就歇着吧。这几天也辛苦你了。”

  “是,谢谢小姐。”小丫头有些意外但又很开心地目送我出去。

  我顺着甬道按我的记忆往海子边走去。想着小桃,丫头人不错,但肯定是受了现在我那爹娘的吩咐,要紧盯着我,显是怕我再闹点儿什么事情出来。我摇了摇头,不去想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跟我都没关系,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渐渐地听到了水声,我不禁精神振作了起来。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自小就喜欢那有山有水的地方,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智仁兼备呢?“呵呵……”想来好笑,不禁低笑了出来。

  转个弯子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水域出现在眼前,翠柳拂岸,波光粼粼,一阵清爽的凉风扑面而来。我深深地为之陶然,深呼吸了一下,大步向海子边走去。到了岸边,看见好多石头砌成的河岸,野趣盎然。我四下观望,除了杨柳、春花,并无别人在,放下心来,拣着一处平坦又紧挨着水面的石头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感受着微风拂面,点点阳光的照射,心下极是惬意,嘴里不禁哼起歌来。

  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赶紧睁开眼睛四下打量。没有呀……真是奇怪了。转念一想,自从来了这儿每时每刻都很紧张,生怕出了什么漏子被人瞧了出来。过了一会儿,没什么异样的感觉,也就放下心来,自在地享受着难得的安宁。太阳慢慢地上来了,有些热度了,我用手遮着眼,心想反正此处很是僻静,不如……

  身随意动,我脱了鞋袜,光着脚浸入了水里。“唉!”我大大地叹了口气,真是太舒服了!这也算是人世一大享受呀!用脚拨弄着水,心下庆幸好在满人不缠足,不然现在看着一双畸形的脚丫,别人不知道,反正我是笑不出来了。看着水面,觉得底下好像影子闪过,是鱼吗?我又往前凑了凑,想看个清楚。

  “喂,你好自在呀。”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啊!”吓得我不禁向水面栽了过去,心中正大喊倒霉,胳膊就被人攥住,硬拉了回来。我用手捂住心口,让自己赶紧平静下来,过会儿觉得好多了,定神看时,一双皂靴,雪白的下襟,再往上……

  “啊……”我低呼了一声,一双我从未见过的漆黑双眸正定定地望住了我。

  傻傻地看一阵子,发现那双眼睛里传来好笑的意味,我这才猛地惊醒了过来:“你是谁?”

  “你是待选的秀女吗?”他不答反问,本不想理他,可转念一想算了。“嗯,现下这儿的姑娘不是秀女的真不多吧。”我讽了回去,心想我这身藏蓝的袍子,一看就是选秀时穿的制服,他还真是明知故问。我抬眼,笑问:“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吧,小鬼?”只见他脸上腾地就红了起来:“你说谁是小鬼?”

  “就是你呀。”我仔细地看着他,分明超不过十五六岁,姑娘今年已经二十五了,叫他小鬼有什么不对?他退后一步,忍了忍,可终究忍不住:“你还不是一样,也是小鬼,又跟我有什么差别了?!”

  “啊!”我一愣,这才想起来我现在可不也是十五六吗?呵呵!还真是开心呀,返老还童了。那男孩看我不怒反笑,也是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我。我这边高兴完了,一抬头,看见他傻乎乎地,又是一笑:“你说对了,我也是个小鬼,那么我们算扯平了。”我自转过身去,望着水面,觉得身边一动,转头发现那个男孩坐在了我的身边,也望着水面无语。我不想说话,只是闭了眼静静地体味着这份祥和。

  “你是谁家的姑娘?”他突然问我,我睁开眼,看见他细细地望着我,不禁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暗自叹道,这孩子长得真俊,长大了可不得了,迷死一大票呀!英姿勃勃,很有男儿气概,显是年纪尚轻,身量还未发育足。

  “喂,为什么不说话?”嗬!吓我一跳,我发现他沉了脸,却极有一股威严感,我下意识地回答道:“我是雅拉尔塔家的。”

  “噢,户部侍郎英禄是你父亲?”

  “对。”我看着他,又转过头去不说话了,心想这小鬼还真是臭屁。“咦,你的额角怎么有伤?”我发现那里青紫了一片,还隐约有血痕,凑上前去看,却被他推开,还瞪了我一眼,还真是……我瞪了回去,还真是不可爱。我把手帕浸入了冰凉的水里,拧干,上去扳过来他的脸,轻轻地擦了上去,他一惊,想挣扎……

  “别动,我只是看它碍眼而已,擦干净了我才懒得管你。”我感觉手下的身体一僵,不动了。我淡淡地笑了开来,不知为什么,这个男孩给我一种很心疼的感觉,也许是他眼睛里的那份与他年龄不符的愁闷,也许是他那倔强的脾气,总之很想照顾他。擦干净了,又把手帕重新洗了洗,敷在了他的额头。歇口气,我又坐了下来,发现他在看我,很认真地,让我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很显然他发现了,因为他眼里浮现出了一种揶揄的笑意,我有些生气,竟被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小鬼嘲弄。转过头去不想理他,可他竟凑了过来,挨着我。我浑身不自在,反手去推他,好重,他懒洋洋地任我乱推,也不说话,我倒是出了一身躁汗,也懒得理他了,忽然发现他专注地在看什么,顺着他的眼光一看——我的脚,可能因为过去的女人不穿凉鞋,那双脚雪白纤细,肢理分明。“很美。”他笑着说。这人小鬼大的小鬼,本来我是不在乎的,这在现代很正常,脚有什么不能看的,可不知怎的,就是不想让这小子看。我转过身去穿袜着鞋,收拾完了,起身想走,却被他一把拉住,差点跌进他怀里,再挣扎着想站起来,被他按住。抬头想骂,却骇然发现他离得近近的,彼此呼吸可闻。

  “你好特别,我很喜欢你,一定要讨了你去。”

  “是吗,那还真是荣幸呀!只要你能有这个本事。”我很幼稚地反驳了回去,这个小子很是能够撩我的火气。他笑了,很坏的那种,一个黑影压了过来,我下意识地一闪,一个温热的吻留在了我的颊边。

  “你等着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闪了闪,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我站那里哭笑不得,竟被个小孩吃了豆腐去,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呀。摇了摇头,看看时间不早了,也该回去了。一路走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个时代的人还真是早熟得很,想想那男孩临去之前所说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穿着、气质倒像是个好出身。算了,无非是个孩子,怎能把他的话当真,下午还得听规矩呢。想来真是头疼,最讨厌开会了。心里乱糟糟的,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摸摸脸,热腾腾的,不知是太热还是因为刚才……我加快脚步往回走去,想把一切的迷乱抛在脑后。

  我的天呀,累死了,我晕头晕脑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管丫头怎么看了,一头就倒在了床上,不肯动了。小桃吓了一跳,赶紧上来轻推我:“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呀!”我头埋在枕头里,本是一句话也不想说,可听着小丫头明显是带了哭腔,只好转了头去看她,“没事呀,你别急,只是觉得好辛苦。”我扮出了一副苦相给她看。“哧!”丫头笑了出来:“您还真会唬人呢,下午不是学规矩吗,怎的就累成了这副模样?”说着上来给我按摩推拿。“嗯……真是舒服呀。”按了一会儿,“您渴不渴,我去给您倒碗茶来?”

  “好呀,我不但渴而且还好饿呢。”我一副赖皮相看着小桃,丫头笑着去倒茶。“来,您慢着点喝,一会儿就有人送晚膳来了,您要是忍不住,这还有两块核桃酥,先吃了垫垫?”我想了想,觉得太甜又腻,“算了,还是一会儿再说吧。”喝了茶我又躺了回去,小桃帮我接着按摩,看见我的惫懒模样,笑说:“知道的您是去学规矩,不知道还以为您搬了一下午的砖呢。”嗬!这小丫头跟我处了这么些天,已经慢慢地接受我的改变,也能跟我说笑了,我倒是乐见其成,让我一天到晚板着个脸去使唤别人,还真不成,可能是天生的穷人命吧,我苦笑着想。

  “小姐?”

  “啊,没事,行了,我觉得好多了,别按了。”我笑着说,“再给我杯茶喝吧。”

  “哎!您等着。”我心想以后这胡思乱想的毛病得改改,不然总有一天让人看了出来惹麻烦。接过茶来喝了一口,我笑着说:“以前看荣嬷嬷治小燕子,还以为是笑话,今儿个可算是领教了。”我想着伸了个懒腰,哇!好痛,痛死了!赶紧伸手在腰部捶着,小桃一看赶紧上来接手帮我拿捏着:“荣嬷嬷是谁呀?小燕子又是谁?”

  啊……我暗自叫糟,刚提醒完自己别胡思乱想,这嘴上把门的又跑了。“啊,说了你也不认识。”我拿出小姐的威势把这个问题压了下去。“噢。”丫头也迷迷糊糊的,却知道不能再问了,仔细地看了看我,显是怕我生了气。我心下有些不好意思,又对她笑着说:“你不知道。甭说别的,万福就道了上百个,绕着那个厅堂又走了无数圈,要抬头挺胸,又要婀娜多姿。”我连说带比,丫头早就笑弯了腰。“唉?你还笑……”我假装瞪着她。“不笑不笑,我给您看看晚膳去。”小桃捂着嘴出了门去。

  我抬头望望窗外,晚霞映得天红彤彤的,煞是好看,我却觉得浑身酸痛,龇牙咧嘴地站起来,活泛活泛,心想着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古代的女人还真不好当,规矩太多了,这要送进宫的,要求就更多了。我在屋里来回地踱步,实在是坐不住了,腰骨酸疼,看来晚上得洗个热水澡,才能去了酸痛。转回头一想,这要是改天我能回了去写本书,就叫——《一个秀女的成长之路》,肯定特火,然后我就发了。一边想一边走一边傻笑,连人进来了都不知道,一回过身,就看见郑春华和小桃正愣愣地看住了我,八成是以为我撒癔症了。我的脸大红,结结巴巴地说:“小春,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进来的呀?”小春“扑哧”笑了出来:“早进来了,丫头通报您都没听到。只看见姐姐您一人走来走去,又自言自语的,就没敢打断您。”我大窘,挠了挠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小春见状,赶忙走上来:“我是想和您一起用饭,如何?”

  “啊,好呀,一起吃吧。”见小春替我解了围,我赶紧走上前去,同她在炕桌旁分坐两边,等着小桃把晚膳布好。闻着饭菜香,低头看看,菜色还真是不错,等着丫头把碗筷递给我,让了让小春,就埋头苦吃起来:“嗯,这鸡丁好好吃,这笋片也很香……”

  正吃得高兴,听见小春吁叹了一声,抬头看见她拿着碗却愣愣的。“怎么了,为什么不吃呀?”我问她。

  “姐姐,您说这进了宫会被选上吗?又会有荣宠吗?”

  我一愣,有些明白了,放下了碗筷:“你是在想今儿个下午的事吧?”

  “嗯。”她点了点头。我不禁想起今天下午学规矩之时,碰到的那几个贵族小姐,真是目中无人,颐指气使,压得别人都抬不起头来。大家心下都很明白,就算没被皇上选中,也还有太子、阿哥、王宫亲贵们会去挑选,然后再剩下的可能被选去做女官,然后就只能做丫头了。这真是一选定荣辱。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小九九,虽说心里咬牙,可面子上还都过得去。可那几个出身高贵的小姐,就完全地没了顾忌,想是父亲兄弟势力庞大,不怕没有好去处。小春容貌很美,在这群秀女里算是拔尖的了,因此那几个小姐看了她就不顺眼,一下午明的暗的,嘲讽使绊,总之是不想让她好过。我在旁边看着,原本不想插手去搅和这浑水,可是实在是看不下去,小春又认了我做朋友,因此我也想方设法地护着她。好在我那个爹还是个有头脸的人物,那群贵族小姐知道我的来历,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地欺负我,只是嘴里不饶人地说三道四,我只当她们放屁,全然不去理会。正想着,听见小春又叹了口气,我回过神来安慰她:“没什么大不了的,躲着点就是了,以后怎么样谁知道呢!”

  “嗯,姐姐说的是,今儿个下午多亏您了,不然……”

  我挥挥手,打断了她,“朋友之间不必客气。”我豪气地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看着我笑了:“姐姐还真有一股侠义之气呢。”我不禁笑了:“这话我爱听,行了,饭都凉了,快吃吧。”

  “嗯……”

  送走了小春,又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更觉得身上疲倦,就早早地歇下了。身上很乏,可脑子里偏偏乱哄哄的,睡不着。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想着小春的无奈,想着那群贵族小姐的跋扈,想着那些让我欲哭无泪的规矩,还想着——那个男孩……

  进退有度,言语有节,姿态高雅,举止温柔。这一个半月下来,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气质大变,虽然很是辛苦,可也慢慢地体味些意趣出来。这里有专门的嬷嬷、教席们教导规矩,很是严厉,可冷眼旁观着,对那几个贵族小姐却是阿谀奉承,很能溜缝讨好。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